正文 第四十三章 电影上映与远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没蹼的大鹅 书名:在韩国
    <---凤舞文学网--->    立切看似真的,却是只是次出了“意外”的演习”饮珊甲在孙秉浩以及其他人的眼中愈的不可控制起来。--凤-舞-文-学-网--

    不光是报社和地方电视台出动,最后在事态扩大的时候,引来了鹏电视台以及无孔不入的东亚报。

    孙秉浩一个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以及郑在泳一个不值一提的小人物,共同的出演了这场吸引全国视线的真实“演习”

    “模拟演习?哪个傻瓜想出的蠢主意?”特警队五名先头部队的全军覆没。让其带队而来的指挥官越的暴躁起来。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件本应该是手到擒来的行动,却被弄到如此地步的他,回去之后会成为一个大大的笑柄。想到这里,受了不少大风大浪却在一次演习中栽了一辈子都可能起不来的大跟头,指挥官额上青筋直蹦,口不择言的对此次演习的负责人破口大骂起来。

    “你之前不还说这是一次多么真的演习么?”资格较老的交警队队长在一边陪同的说道。

    “你”,哼!”

    银行内部。

    所有人都在默默的毫无精神的坐着,他们的份只是人质。

    “咕噜,”

    寂静中一声明显的肚子叫声响了起来。

    “你们不饿吗?”出声音的是一个银行中新进的男职员。

    其他人无声的点点头。

    “不管做什么,都不应该让肚子空着。”有些不住的老爷子也是说了话。

    “啊。全小姐。银行周年纪**的米糕到了没有?”银行经理突然想起什么的道。

    众人立即精神大振,全都用希翼的目光看着蔡妍。

    蔡妍撅着小嘴道,“雨伞倒是有,就是没米糕。”

    “众人一起叹气道。

    这时那个前挂着“被绑昏迷”两块牌子的长脸狐狸眼中年李小姐再次忍不住跳了起来,“该死的!喂!你到底要把我们关到什么时候啊?!”

    《李!你银行经理阻止道。

    李小姐将脖子上挂着的牌子全部一把扯掉扔在地上,激动的说道,“经理,这要是个真的强盗你还会这么做么?”

    “我说。你应该还在昏迷中才对。”郑在泳提醒对方道。

    “昏迷?!嗤!昏迷个。”连累带饿,又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李小姐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一张小马驹脸越的长了。“就算我昏迷了又怎样!怎样?”

    “哦。我昏迷了,就得在这躺一整天?!我就起来了,怎么?你的拳头太轻。所以我昏倒后又醒过来了!不行啊。”

    “继续等着我啊。怎么?你不爽?一直都是你在这边自诺自话,为什么我就不可以?!”

    这时早在一边躺的不耐烦的“殉职”的吴钟大也接着说道,“不错,说的对极了。昏倒的人确实是会醒过来的。”能在这件事上为郑在泳添添堵。这种机会吴钟大可是不愿意放弃的。

    听到吴钟大的话语,长脸李小姐快步上前,脸色抽搐的大声喊道,“大叔你已经死了!!”

    吴钟大一脸尴尬,嘴角抽*动两下,寂然无声了。

    “总之,随便干什么都好,你自己一个人去做。”说完李小姐便向门外走去。

    郑在泳立时脸色严肃的端起枪对准了她。

    “哼!怎么?又想向我开枪?!你也想让我这样倒下去装死?真搞笑!”李小姐比戈,了几个夸张的姿势,绕过郑在泳继续向门外走去。

    就在此时,郑在泳上前抓住李小姐的两只手臂,将之推到墙上。

    众人都以为这次郑在泳要动真格的了,都要上前的阻止的时候。

    郑在泳将风衣领子一扯,然后在地上坐起了伏地俯卧撑运动。

    众人都好奇的看着他,不明所以。

    郑在泳没有管这些,一边认真的做,一边还喘着粗气,就像是在做一件让人兴奋的体力活一般,,

    随后镜头一晃,长脸女人重新回到了一开始昏迷的地方,不再大吵大闹。只不过头乱乱的披散了下来,时不时的还轻轻抽泣一下,一副深受打击遭受厄运的模样,其脖子除了“被绑昏迷”的牌子外,又挂了一个红色的牌子,“被强*

    观众们顿时爆一阵恍然大悟的笑声。

    “我靠。这也行。

    “呵呵呵,笑死我了。“被强*”有创意”

    “真是太逗了,这家伙一直冷着脸,但是干的都是搞笑的事,我真是服了。”

    “演戏演得这个份上,这家伙也算是古今第一人了。”

    “这哥们,人才啊,”

    “果然。老实人也有老实人的办法。”

    “是啊。只是,有点出人意料,咯咯咯,”

    这时。电视台的记者寻找到之前与郑度满关系密切的人物进行了短暂的采访。

    “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从很小的时候就是,他一直很有礼貌,也很强壮。里面的人应该很惨吧。他也是时候出来了啊?!”李**有些担心的说道。

    “郑警官之前是侦查科的精警员,后来被降职到了交通队,是什么原因呢?”记者显然是有备而来,接着问道。

    李**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回忆的神色,“大概两年前,是在市长贪污丑闻之后,那次是件很严重的案子,我们有着强烈的直觉,但就是找不到证据,所以我们根本无从下手,因为难以预料结果,我们无疑是鸡蛋碰石头”

    “那结果呢?”

    “结果。那个时候的署长被开除了,而我们这也开始有了接盗。之后,度满也被降职了”李**说到这里耸音低沉下去。

    记者和李**都没有看到的是,在两人头顶两米处的人行桥上,孙,秉浩正在和副署长一傥赞注着他们六本来想多了解下郑在泳的讨去。找出弱凶 可破,没想到却听到了这些他不知道的事

    他经历了不少啊。”孙秉浩有些感慨的说道。

    副署长也是点了点头,显然这些事的内幕他并不是第一次知道。只是无力改变而已。

    “对了,那个,我说这些不要紧吧?”李**有些忐忑的问道。

    正在这时,副署长的电话响起,“喂?哦,哦,请等一下。”说完便小心的将电话交给了边的警察署署长孙秉浩。

    “署长,是中央警察厅打来的。”

    孙秉浩看了他一眼,接过电话道,“我是李承宇”什么?全国直播?鹏引”

    两个因为此事焦头烂额的正副署长,对视一眼,迅的找了一台电视打开。

    “这里是三圃市警署举行的一次模拟演习现场。大家肯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要做这些 ”电视台中的记者报道的声音,清晰至极的钻进了两人耳朵。

    “现在我们就是想停也停不下来了。”孙秉浩望着一脸呆滞的副署长平静的说道,事到如今,他已经豁出去了。

    此时的银行内部。却是气氛很好,放弃了所有反抗的大家都三五一群的聚在一起闲聊,时不时的还出一声压抑的笑声,可以说除了肚子有点饿之外,到没有什么不好了。

    物职”的两位吴钟大和韩素荣警官也起活动开了体。

    蔡妍则是为每个人都冲了一杯咖啡。

    银行经理,保卫与那个怀孕的女职员,三人甚至一起玩起了花

    可以说除了众人上挂着的牌子幕明了“演习”还在继续外,其他的钟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

    突然,“我赢了。赢了。”的兴奋声音之后,怀孕的女职员响起了一声惨叫,“啊。啊,啊!!”

    郑在泳带着蔡妍举着一块牌子出现在了大门口。

    牌子上写着,“暂停。突事件!”

    郑在泳还用双手比划了一下大肚子的形状,示意有人生孩子。

    顿时,一副担架将那位要生的女职员抬走了。

    周围记者白花花的闪光灯连成一片。

    她也许不知道。她生孩子的这事,已经全国直播开来了,,

    看着站在门口的郑在泳,孙秉浩走上前,点头道,“很感谢你把她放出来了。”距离两人上次见面的时间不过只有一两天,但是现在孙秉浩的心真是如打翻了五味瓶一番,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

    像头一次看清这个人一般,盯着郑在泳看了良久,才有些平静和缓疲劳的问道,“你还要再继续吗?”

    郑在泳看着两米外栅栏处聚集的众多媒体,有些意外,也有些紧张,听到署长的问话。想了一下,慢慢的说道,“我会。”

    孙秉浩顿时深吸了一口气,极为费解的问道,“你的理由是什么?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郑在泳慢慢的眨了眨眼睛道,“我说过,您会后悔的。--凤-舞-文-学-网--”

    肾旦我毕竟是名警察。如果您命令我现在停下来的话”我会的。”

    “怎么样?要我停下来吗?”慢慢的将这句话说完,郑在泳平静的看着孙秉浩,等待着最终的答复。如果要求结柬,那么不光是这场演习扮演抢匪的他的失败。也是他执行任务中的一次失败,在以后的人生子中,这种失败的感觉将会一直缠绕着他,刻骨铭心。

    小人物也是可以出璀璨的光芒的,哪怕只有一天,足够了。

    蔡妍在两人的边,举着牌子,很是好奇的看着两人,一个高高在上的大署长,一个在最底层的小交警,是什么让他们能用这种看似平等复杂的语气对话的呢?在蔡妍看来,两个人。此时,更像是一对闹别扭斗气的朋友”,

    孙秉浩看了看郑在泳,他知道这是一个松会,一个结束这场闹剧般让警方屡屡吃瘪失败的糟糕演习的机会,但是他犹豫了。他并不是怕事的人,即使全国直播,只要最后成功也没有人能把他如何,升迁也照样会进行。但他同时也并不是那种得过且过,只要平安就好的无作为的警察官员,年富力强的他,有一颗极强的事业心,不服输的心。

    想到这,看了看在郑在泳边乖乖举着牌子的小姑娘蔡妍。

    头一次被这么大的领导盯看,蔡妍脸上并没有惊慌拘谨,而是自然而然的露出了清纯的笑容。让人如沐风。

    孙秉浩也笑了一下,接着收起笑容对着郑在泳说道;“我看你到底能怎么样?”

    “尽力做到最后一刻,知道了吗?”

    “是。我会把那当做是命令的。”郑在泳的声音越平静下来。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件好事”少了一名人质。”孙秉浩再次看了郑在泳一眼,转离开了。

    这时,耕栏外的记者大声问道,“结束了吗?什么时候放人

    孙秉浩看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这个答案其实他也不知道。这名小小的交警郑在泳的能力。让他和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那个,我的话还没说完。”郑在泳接着说道。

    “什么?”孙秉浩转问道。

    郑在泳对着蔡妍一点头,蔡妍将手中的牌子换到了背面,上面写着,“交换人质”

    他解释道,“要是我是真正的强盗,就不会放这些人质走,为了公平起见,我需要有人来代替他们。”

    孙秉浩听完这句话后,脸色的僵硬慢慢融化,露出了一丝抑制不住的笑容,“好。”心中十分高兴,这个郑在泳也不是那种死板的不知轻重的人嘛,只要将人质安全成功的交换出来,那么放在他和所有三圃市的警察上的重压。起码就要立时减少一半了。因为对峙到现在,终于有成果了。

    郧我孙秉浩点头答应,就要老讲去

    “不,我来选人质。”郑在泳拒绝道。

    最后他指向了一个拿着摄像机的电视台记者。

    孙秉浩再次一笑。“要他把摄像机也带进去吗?这是一对一的公平交换,所以他应该留下摄像机,摄像机也算是一个“人”因为它有“眼睛”言下之意却是极力的想让其放“摄像机”一齐进去,这样的话,上的压力将会再次减轻,因为全国人民都能看到人质安然无恙,警方也就不会显得太过无能。

    郑在泳并尔是傻子。相反,他是精明的可怕,不然他也不会被选到侦查科当刑警。更不会一个人将整个警署牢牢的挡在了外面 8个小时了,他只是不愿意去无缘无故耍心眼而已,所以,这个要求他想也未想的便答应了下来。接着道,“我刚才放了两个人质”说完,再次比哉,了一下大肚子。意思是还有个孩子呢。这样摄像机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入银行之中了。

    银行内部。

    因为多了一台金国直播的摄像机。所以每个人都不在随意,努力的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露给全国人民”

    女人全部照镜子整理仪表,男人也是努力的做到抬头,精神抖擞的样子,那个上挂着三个牌子的长脸李小姐,更是偷偷的将那块写着“被强*”的红色牌子掖进了衣服里”

    “好,大家都准备好了,开始。”摄像师扛着摄影机道。

    先是郑在泳。只见他对着镜头道。

    “对,是我,我就是演习中扮演强盗的那个。警员郑度满。”停了一下,郑在泳接着道,“乎我们的意料,这场演习延时了。也远远乎了你们的预料。但是三圃市的警察们将会不惜任何代价来保护居民们的安全,以及我们城市的和平。”

    旁边的吴钟大和赵成旭,韩素荣都是一脸尴尬。因为这些话本来应该使他们说的,却没想到被一个。“强盗”说了,这真是讽刺啊。

    “当然,我也不知道这场演习什么时候会结束,但其目的是提高我们应对突袭事件的能力。我想再强调一下,我也的感谢这些,十分配合的人质们。”

    这个时候放在一旁的步枪突然掉在了地上,出“砰”地一声,走火了。

    但是这次子弹打在电源开关上的威力,竟然还高于之前的那两枪。电源顿时被打的闪烁起来。

    正对着枪口的吴钟大,顿时吃惊后怕不已的大叫,“你这混账,网刚那枪是对准我的?”

    “啊,不”我也不知道它刚才怎么就”

    这时因为这声枪响,孙秉浩和特警队指挥字接到了中央警察厅的行动命令。

    “有时候由不得你不愿意,案件只能以一个人的死亡来结束。”指挥官有些无奈的道。

    良久。孙秉浩咬牙点了点头。

    几个短镜头快穿插。四处的制高点上全部站满了狙击手。

    “找到目标”不多时对讲机中传来了准备完毕的声音。

    “报告,我烧了,要喝药。现在,我浑冷。”戴着眼镜的银行领班颤抖的举手道。

    郑在泳看了看他,点点头。示意来窗前的饮水机倒水喝药。并且善意的将上的绿色风衣脱了下来给他穿上了。

    正在这时。狙击手报告道,“看见抢匪。”

    孙秉浩道,“确定是他吗?”

    “是 ”

    指挥官看着孙秉浩道,“耍开枪吗?”

    “不,等他完全静止下来。”然后再次强调道,“不许有任何差错。”

    银行领班将风衣穿上,帽子戴上,顿时感觉舒服了很多,在窗前接水将药喝下。

    这时,狙击手报告,“他停下来了。”

    指挥官顿时道。“好,开枪。”

    “砰!砰!”

    “伙,两枪都正好击中头部。”狙击手报告道。

    “伙!”指挥官顿时笑着说道。

    银行内部。

    在窗前的银行领班。将窗帘拉开,看着玻璃上的两点红色血迹,起呆来。

    从镜头中瞄准查看的狙击手顿时间道,“嗯?等等。他戴眼镜的吗?”

    “什么?”孙秉浩一呆。

    “到目前为止。又增加一名死亡人员,伤亡人数已经达到了8人,由于警方的失误,错杀了一名无辜的人质。势仍在不断恶化”记者继续做着报道。

    挂着“死亡”的牌子,加入到“殉职”的吴钟大和韩素荣中间的银行领班,有些恍然的说道,“这样是不是就可以申请意外保险了?”

    吴钟大说道,“当然,有人寿保险,还有政府补偿。你会得到很大一笔吧 …”

    画面切换。

    孙秉浩坐在临时搭建的指挥所里,木木的起呆来。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失败了。已经让他有些麻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才能结束啊。一时之间,他有些后悔之前没有下命令结束。行动之前的信心早就不翼而飞了。

    “宋警官。请带郑度满的母亲来。”孙秉浩对着这个郑度满的好友道。

    “是。”李**虽然疑惑,但是还是答应下来。

    在来银行的路上。开车的李**小心翼翼的对着郑度满的母亲说道,“伯母,已经杀了8个人了,其中一个是警察误杀的。总之,这是署长的意思

    “好,我们现在开始。总之,你就像平时那样说话就好。”谈判专家说道。

    郑在泳的母亲点点头,接过话筒。

    谈判专家告诉她,跟着他说,“我的儿子再,度满”

    “度满啊。我是妈妈

    “你要带上“儿子”这个词语的。”

    “你不是说像平时说话那样吗” “恩,但是这个词很重要。”

    度满母亲想了想。重新对着话筒喊道,“我的儿子啊,度满,我是妈妈。”

    声音很大,距离又近,所以听到母亲声音的郑在泳迅的来到窗前向外看去。

    谈判专家继续小声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想想你的父

    度满妈妈也跟着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想想你的父母。”

    “如果你现在投降,我们就原谅你。你在听吗?度满。”

    “他们说如果你现在停下来,就会原谅你。”

    副署长问道,“难道你认为这会有用?”

    孙秉浩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只是尽人事罢了。”

    “哎,算了。你还有什么话,就自己继续说吧。”谈判专家也放弃的对度满母亲说道。

    度满母亲想了想说道,“度满啊,你把印章放哪去了?我明天要用,但是怎么也找不到。”

    噗嗤!”周围的记者和警察全部憋不住笑了。

    “我去!竟然说这个

    “哈哈哈,不愧是度满的妈妈,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子”

    “嘻嘻,是有其子必有其母才对,这对母子真有意思。”

    “厉害,劝降劝到这个地步,也算是三圃市古今第一人了。”

    “怎么会想到这个办法,真是失败啊。”

    “警察脑袋都这么不灵光么”

    度满的母亲说完之后,走到了指挥官、副署长、交通大队长的面前,低声说道,“我知道你们因为我的儿子现在很为难,但是他真的很善良,你们不该让他演强盗的。我敢打赌这么做他一定很难受。”

    “哎呀,大婶!不是我们要他做的。是他抽签抽来的!”交通大队长急声辩解道。 “每个人都抽了角色,就他抽到了强盗!”

    “啊”那就是他的运气了。你们继续忙吧。”度满母亲看了三人一眼,便离开了。

    “哎,你,你这女人

    鹏电视台晚间新闻。

    “今天下午。在三圃市,一场模拟演习成为了大家的焦点,经过刮、时的对峙,却是以警方死亡7名警察和误杀一名人质为代价的 此时的三圃市这场模拟演习已经进入了白化的阶段,让我们连线现

    “铃铃铃,”

    银行内部的电话响了起来。

    郑在泳接了起来。

    “郑度满,我们试着用家人感化强盗,但很不幸。我们失败了。这是为什么?因为你不是一个真正的强盗,我忘记这点了。不过这也证明了你并没有按照要求执行任务,你有责任要表现的像个真正的强盗,如果你真的做到了,就不会这么无动于衷。

    为什么?因为那是你母亲,总之你没有认真工作,或许我们应该演习结束之后来谈这个”孙秉浩压抑着怒气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语句之快,声音之大,都是破了以往的记录,儒雅的形象已经完全不复存

    。

    静静的听完署长的话,甚至威胁,郑在泳仍旧很平静,缓缓的说道,“现在轮到郑警官言了。”

    “你怎么还可以称自己为警察?”孙秉浩厉声打断他道。“你是强盗,你一直是强盗!”因为失去控制,忘记了郑度满那边的声音是连接着电视台直播的,所以声音之大,围观的民众、警察、乃至记者媒体,全部都听得清清楚楚。都呆呆的看着这个声严厉色,失去理智的警察署来

    孙秉浩放下电话。看着周围无数人的灼灼目光。顿时惊醒,这才想起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被放大到了全国人民的眼中。

    这个想法瞬间让他平静了下来。

    “郑度满,你说。”

    “我的理由很简单,我的母亲没有流下一滴眼泪,那是因为她是警察的母亲,而不是强盗的母亲。如果自己的孩子真的是强盗,任何父母都会伤心流泪。这就是破绽。”郑在泳仍然是那副平静的近乎呆板的面孔,全然不因为一言一行落在全国人民的眼中而稍有变化。“我是强盗,但是我的母亲还是警察的母亲。所以他没有流泪,也没有辩解。我誓,如果我的母亲真的哭了,我会投降的。”

    这一段话,用郑在泳异常平静的话语讲出,却自然有一股震撼人内心深处的力量,母。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一种真

    周围的人都是大受震撼。不论是人质还是警察。甚至是围观的民众,都有人止不住眼泪,掉落下来。都感受到了这个好像木讷一般的男人话语中蕴含的那种巨大活天般的感。

    曾经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每一个母亲曾经都是一个漂亮的仙女,有一件漂亮的衣裳。当她们决定要做某个孩子的母亲。呵护某今生命的时候,就会褪去这件衣裳,变成一个普通的女子,平淡无奇,一辈子。

    人的嘴唇能出的最甜美的字眼,就是“母亲”最美好的呼喊,就是“妈妈”

    孙秉浩也是被惊呆了,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小小的最最普通的底层人物。竟然有着这样的感和内涵。这是即使在高位的他也能引起共鸣,不能抹杀的。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总是用那慈平和无无求的目光看着他,从婴儿到幼年,从幼年到少年,从少年到青年,从青年到成年,那不含杂质饱含着浓浓关的目光从未变过。而现在因为工作的调动,竟然不知不觉已有一年没有见过母亲了。想到这里,一股抑制不了的冲动猛然暴,就想那么的跑回到母亲的边,再与她拥抱一次,再让她亲亲自己的额头。

    好一会,孙秉浩才强自压抑着自己抖的声音,“郑”着”郑度满!”

    “还有一件事。请转告我的母亲

    章就放在第二个抽屉 镜头中。在家里从电视关注着儿子的度满母亲,眼睛里满是惊讶和欣慰,她不知道自己从小便有些木讷的儿子,竟然有着这样炽烈的感

    孙秉浩再也控制不住了,不由得放下了电话。眼睛迅的湿润了起来。

    影院的不少观众也是隐隐的抽泣起来,内心之中都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影片中的郑度满,又何尝不是现实中的自己呢!

    说完这些的郑度满,像是做完了最后一件事。重新戴上了标志着柜匪份的大口罩。

    对着摄像机的镜头道,“现在是晚上口点药分,旧点石分在银行门口准备一辆巴士。确保可以开到三浦海港。到海港的时候,还要准备一艘中号船,所有警察都必须站在马路对面大楼的楼顶上。”

    “我是第一个被通知演习开始的人,我也要最后把它结束。我坐船向北走。一靠近领海,就会让人质带着救生衣离开。等我出了领海,演习就结束了。我不会投降。”郑在泳异常肯定的说道,“还有,如果这些条件没有实现的话,我就每隔,纷钟杀一个人质。”

    说完,将口罩摘下,目光坚毅的看着外面的指挥车。

    做记录的副署长,轻声的对低着头绪不对的孙秉浩说道,“我们要怎样才能弄到巴士

    “你疯了吗?”

    “是,没有巴士。“副署长对着明显心波动的署长,连声应道。

    这时,一位东过半百材矮胖的中年人来到了现场。

    顿时被现的记者围了起来。“市长先生,您如何看待这次的演

    ?”

    “您有什么信息吗?”

    “您有什么说的吗?”

    “您知道些件么”

    “呃”等会再说”市长眼神一厉,但随即隐去,只是分开记看来到银行门前。与这里的主人孙秉浩见面。被带到了银行栅栏里面的窗户前。

    郑在泳一眼就看到他。顿时将窗帘拉开。

    孙秉浩看着他道,“听说你们俩是认识的。”

    市长低声的笑了起来,“呵呵呵,是,是,关系不浅。”

    郑在泳将窗帘合拢,隐去了形。

    市长看着孙秉浩,意味深长的说道,“你会吃到苦头的。”

    “已经吃到了。”孙秉浩平静的说道。“我这么说,是因为你认识他,而且也了解他的脾气,所以”您现在最好离开这里,我们可不敢保证会生什么事。”

    “这不是演习吗?”市长一愣,不放心的问道。

    “我们的市民非常的没有安全感,通过一次这样的演习,作为市长,我也应该站出来,给予温暖的安慰”

    孙秉浩不耐的打断道,“不好意思,这是一次很重要的演习,您呆在这里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对方一眼,扬长

    去。

    矮胖的市长眼中凶光四的看着孙秉浩,但是又想起了什么,随即忌惮非常的隐去凶光,又看看在银行中的郑在泳,眼中的寒光却是怎么也止不住了。低声咒骂道,“该死!”

    “当您得知要去当强盗时的感觉是怎样的?”女漂亮的记者向郑度满问道。

    “像我第一次当上警察那样,既兴奋又激动”竟然会是一样的心,会不会很奇怪?”

    “那么,作为强盗,您是如何看待此次演习的呢?”

    “嗯,我希望尽快能被抓住,越快越好。”

    “那是您的想法,但是您也知道,这场演习似乎不会尽快结束,作为一个强盗,您现在感觉如何?”

    “还能有什么感觉?作为强盗。我很担忧。因为已经耗费了很长时间,我都后悔扮演这个角色了。我没想到这次会牺牲这么多人。我讨厌自己把事弄得这么糟”我真的没打算,杀害或是伤害这么多人。”

    “生命对于每个人而言都是宝贵的。啊,“啪。!”郑在泳在说这句话的瞬间。起双眼通红激动异常的朝着摄影镜头开了一枪。

    镜头一晃。摄影师脖子上挂着一块纸牌,“死亡”

    这表示最后的决裂和自己的决心。如果不满足条件,他是不会介意大开杀戒的。

    摄影师满脸木讷的不解道,“那个,他为什么朝我开枪?”

    一个银行职员回答道,“因为警方已经过了旧分钟的期限,而且你又老烦他,举着个摄像机拍个没完。”

    摄影师小声辩解道,“我哪有烦他?只是想拍一下这里”

    “度满啊。再怎么说你也应该用自己的枪啊,这是每一个持枪者的基本市仪啊,很忌讳的,你知道我从没对人开过枪”吴钟大对于郑度满在直播的时候。拿着自己的枪,在全国人民面肃杀死人质,很是

    。

    郑在泳一言不,将饮水机上的整桶水全部浇到了自己的头上。

    然后在众人质的惊呼声中,将窗帘全部拉开。

    让自己和人质全部暴露在警察的面前。

    然后抄起一把椅子狠狠的扔向窗户,“咔嚓”一扇玻璃的完全破碎声,然后又是一张椅子”

    知道窗户全部破碎。

    郑度满抓过银行保卫,拉到窗前,透过破碎的玻璃。面色扭曲的厉声吼道,“又是一个十分钟了!要是巴士还不来。就再死一个!”

    说完拿着枪顶在保卫的头部。和不远处听到声音出现的孙秉浩毫不退让的对视着。

    正在这时。蔡妍站了起来,轻声说道,“请不要这样,我们一直相处的那么好。”

    郑在泳的脸色不自然的潮红起来。拿着枪的手微微颤抖,但依然

    孙秉浩终于咬牙点了点头,“撤队,叫辆毛士来。

    外面的天色

    一阵雷声轰隆而过,大雨瓢泼一般洒了下来。

    “如果我是强盗,我会上车吗?”看着外面的天气,郑度满踌躇道。

    “不上车怎么办?你真以为警察就这么撤退?我们个里面。谁才是他们要抓的?你的脑子怎么从来就不转弯?”吴钟大趁机报复的奚落道。

    “个人质?”郑在泳说道。

    这时候学生说话了,“因为没有上镜头,所以他们不知道我和爷爷在这。新闻没拍到我们。”

    众人都看着郑度满,有些明白了他的意思。

    在大雨中一个卷着裤腿光着脚打着雨伞的人站在银行门口。

    狙击手顿时将其瞄准,同时立刻报告说,“目标人物已出现。”

    大家都在观看着那个人。

    突然,那个人打着伞向前走去。紧接着后面一个接一个的卷着裤腿打着伞的人,一起出现,都是同样的打扮,同样的光脚。就那么走上巴士。

    这样的形,顿时让狙击手全部犹豫起来。

    之前错杀人质,已经让他们很是被动了。而现在没有百分之百确定之前。说什么也是不会再开枪了。

    孙秉浩拿着望远镜仔细观察。“哪个。是郑度满??”

    没人能告诉他。天下着雨。众人还都打着伞,距离又不近,谁也不是神仙。

    “找他的裤子!”孙秉浩想了想大声说道。

    “他们都是卷着裤腿的。看不见裤子。

    狙击手沮丧的回答道。

    “找左撇子!”

    “里面有三个左撇子”

    啊,啊,找风衣,风衣!”

    最后全部跑上了巴士。孙秉消失去了理智,不甘心又一次败给了这个家伙,崩溃的喊道,“开枪,给我开枪啊!”

    但是没人和他一样疯狂,,

    最后所有人都上了巴士。

    孙秉浩带着所有警察追赶而去。

    此时巴士中,吴钟大哭丧着脸,“怎么可以叫我开车,如果碰到警察,那就惨了。”

    赵成旭说道,“哎呀,这里没人会开车啊。”

    “啊。真是受不了o警察怎么可以帮强盗?!”

    “那让我来开吧,我不介意。”

    “哦?爷爷您会开车?”

    “不就是踩着油门,不停地换方向么?”

    这时,一部分警察进入了银行内部。

    “报告长官,银行里面没人。我们撤退了。”

    过了一会,寂静的银行内部合金门后的缝隙内。蔡妍的声音轻轻的响起,“走了,他们都走了。”

    郑在泳将灯打开,“走了?”

    蔡妍可的探着小脑袋看了看。点头道。“恩,肯定走了。”进这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哦。好冷。”

    另一边巴士的后面跟着长长的一队警车,驶向了三浦海港,

    整个银行内部,只剩下了郑在泳和蔡妍两个人。

    带着长长的针织围巾的蔡妍向浑微微颤抖喝着咖啡的郑在泳问道,“你不觉得冷吗?”

    郑在泳看了下女孩,低着头道,“恩。有点儿。”

    蔡妍将自己的围巾的另三头递给郑在泳,示意其系在脸上,“这样可以暖和些。”

    “那个。 我们什么时候走?”蔡妍看到对方听话的系完围巾,心翼翼的问道。这无关恐惧。只是孤男寡女在一起的矜持。

    “你有经理的车钥匙吗?”郑在泳看了一下时间,起道。

    “啊”没有防备的蔡妍被其一下带到。郑在泳伸手去扶,将旁边的信封中装的银行存单弄散了一地,手中的咖啡也到在了上面。

    突然,郑在泳现了这些被咖啡弄湿的存单中的异样。但是旋即压下二自语道,“我现在还是强盗,不是警察。”

    镜头一晃,巴士还在带着所有的警车直奔海港

    终于吧士听到了码头。

    孙秉浩以及所有警车将其团团围住。

    看着在掌握中的巴士。孙秉浩只来得及松了一口气,就现车上的人一一走下来,却没有一个是郑在泳。

    这个现令他不可置信,所有的警察也是目瞪口呆。

    孙秉浩疯一样拽过对讲机,“目标人物逃走了,立即封锁所有路口”

    这时,坐在车中的蔡妍系着白色的围巾,俏皮的对着正在开车的郑在泳说道,“等这一切都结束,你的麻烦就大了。”

    “我已经习惯了。”

    我也习惯了,但是。你真的很棒。不仅没有被抓住,还逃离了现场。真的很棒!”蔡妍满眼都是崇拜欢喜的笑意。

    尔可思议”我当警察的时候拼命努力,但总是被忽视。没有一样做得好,可是做强盗却是这么瞩目”

    只,我们不是去海港吗?”

    “我们去不了了”

    蔡妍不解的网要问为什么。就被警车围住了。

    郑在泳停下车,让蔡妍先下车。

    然后拿着枪指着蔡妍。

    孙秉浩心复杂的看着“末路”的郑在泳,“你又想利用人质?已经结束了。成功的强盗拿到钱。就会安全的逃走,不会被抓住。你认为现在还赢得了吗?”

    “我从来不是为了赢。我只是在做我的工作。我在您的嘱咐下抢银行。但这并不是我原本的计刑。杀了8人。强*,人,我不会屈服。我有枪。在这种形下,对强盗没有选择。我现在没有希望了 说完将枪指着蔡妍喊着“啪”蔡妍应声再到,然后用枪指着自己,“啪”也利在了地上。

    完!

    ,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在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