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张允贞生日宴会上的打架事件(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没蹼的大鹅 书名:在韩国
    <---凤舞文学网--->    冻在客房讨了下极品烟柜瘾的金秀回到宴会厅,正着盾“飒泽在蔡妍边不停地说着什么,蔡妍几次想要摆脱,都被其巧妙的堵在了前。--凤-舞-文-学-网--以金秀一略高于常人的耳力,稍微能隐隐约约的听到,“不知道有没有兴趣私下交流一下艺术啊”你的私人号码是多少,我的是一会我们一起出去兜兜风好吗?韩国的夜景好美的

    金秀仁不有些恼火。这家伙怎么净干这些惹人讨厌的事啊。

    刚要上前给他个教钟。就看见他被一个一脸谄媚猥琐的家伙叫走

    。

    而蔡妍趁机来到了宋大官张贞跟前,与其一起在宾客中穿梭了起来。

    金秀一百无聊赖的来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端着一盘子的小吃,慢慢品吃起来。

    突然一阵特意压低了声音的谈话传到了金秀一的耳朵之中。

    “金公子都查清了,那行,叫蔡妍的女孩,没什么背景,只是在综艺节目中路过几次脸,算是一个比较看好的新人, ”

    “那药”没问题吗?”声音虽然很低,但金秀一一下就听出了这是金成泽的声音。

    “没问题。我都试验过好几次了,,嘿嘿。保正管用,”

    “那好一会你找机会。放到杯里,然后让她喝下去”

    只,,可是,她要不喝怎么办,”

    “什么可是,这种事还用我教你吗?”

    “是小的明白,只是她是那个金秀一的人,这个”金秀一现在正红,,不太好惹啊”

    “他?呸小他算个。我玩的就是他的女人,一个小歌手而已,狗屎运弄了一部叫座的影片。根基还薄得很那 告诉你吧,那家伙和本少爷是对头”前一阵已经下手了,可惜这小子命好,正遇到检察院头子李清民批示,说什么怕引起市民恐慌,要大事化小”要不然,他的那个什么电影公司我都能让他停业喽”他恐怕还不知道是谁在背后弄的吧,这就是这种没有根基小人物的悲哀,永远不清楚他们的喜怒哀乐都是纵在我们的手里,为我们所娱乐服务的,等本少爷腾出手来,再好好和他玩玩,让他知道敢抢本少爷女人的下场,还有那行。严正花,妈的,过几天找个机会,也下药好好弄弄她”等她知道本少爷的厉害,到时候就是她反过来求少爷我了”嘿嘿  ”

    “那是,那是。少爷神威无敌,上那更是百战金网”

    “行了,一会你听我的暗耸,然后就递酒

    “明 白。明白小的明白,”

    “嘎吱吱”

    听得真真的金秀一怒火腾的一下就冒了出来,手中铝合金所制的钢化托盘,瞬间就在手中变成了一个小球。

    这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既然你要玩,那你家小爷就陪你好好玩玩。”

    别人都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是这在金秀一上完全行不通,他所信奉的是小人报仇,即时即刻。

    起整了整衣服,就那么慢悠悠的向着正同样步伐优雅,走向蔡妍张贞的金成泽,恰恰比他快上了一步,在他前擦而过,金成泽一愣,网要说些什么。就听见对方在自己的耳边清晰的说道。“看什么看,**男人,说你呢。还看,你个蛋,瞅你丫那行,长得毛毛样吧,信不信你家小爷我找两个感染二期花柳的彪形大汉,暴你丫长痔疮的烂菊花。 到时候再拍摄成一个系列的,满大街四处免费放啊。怎么样?兴奋不?到时候可别萎了哦,看你那唧唧歪歪的人渣样,赶紧从小爷眼前给我消失,没卵子的三丫蛋子,瞅你就不烦别人。”只是一斤小交错的瞬间,从金秀一面带微笑的,张口冒出了,金成泽,金大少爷从出生到现在加起来也没听到过的恶毒至极的下流语言,而且被骂的对象还不是别人。而正是他自己。

    现这个事实的。一向自认为高人一等是贵族的他,何曾被人如此的当面破口大骂过。更何况骂他的还是之前他不屑一顾瞧不起的“小歌手狗屎运导演”金秀一。

    只是瞬间小金成泽就被这巨大的反差而产生的极度的愤怒冲昏了头脑,双眼通红择人噬般。彷佛天地间就剩下了那一个令他厌恶的背影,向着停在远处正在和人说着什么的金秀一就冲了过去。

    却不知,金秀一等的就是这个。金秀一是什么人,体健壮异常的二手流氓武术家,说这些话为的就是激怒他,想让他失去理智先对自己出手,那么自己“正当防卫”就理所当然了。这些东西金秀一在检察院早就学得门清了。在这种全是名流大腕的公众场合,众目睽睽之下,金成泽像只疯狗一样冲向了金秀一,顿时让其他人都大吃一惊,惊呼起来。

    就在他冲到“毫无防备”的金秀一的背后一脚踹出的时候,金秀一恰到好处的听到边人的惊呼。“反应”了过来。匆忙转,看似手忙脚乱的挨了对方一脚。实则却是用左手锁住了对方的单腿,令金成泽无法后退躲闪小然后一斤小蓄谋已久的撩腿便顺势踢了出去。

    ”

    只有离着最近的金秀一,金成泽两人才能听到的细微的爆碎声响起,“脸上惶恐”的金秀一嘴角微微一动,隐隐带着一丝邪恶计谋得逞的意味,而反观金成泽则是满脸说不出的痛楚,嘴巴张大到了极致就要放声哀嚎。金秀一甚至能看到对方嗓子眼里的小舌头”

    不过金秀一那会给他这个机会,趁着对方嘴巴大张将喊未喊出来的刹那,双脚微呈内八字瞬间蓄力,然后双脚脚尖外分,一个原地垫步搬拦捶,右手手臂像一个炮筒一般,眼可辨的细微伸缩了一下,就像是大炮开炮之时的后座力一般,然后金成泽的瞳孔就被一个越来越大好像炮弹出膛一般的拳头影像所布满。

    “砰!”

    “毕嚓!”

    这一拳正打在金成泽的左脸脸颊骨上,有些忘形列讶众下力度没有控制的那么宗美,稍稍的大了”子的脸颊骨顿时出一声清脆的骨骼破碎声,塌陷了下去,强烈的打击震,使得对方的满口洁白的牙齿也好像爆米花户般全部喷了出去,,

    这在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大比武而变得一片鸦雀无声的宴会上,骨骼破碎声,牙齿打掉声,显得是那么的清晰,悦耳……

    金秀一并没有后悔惋惜,对待朋友一向是天般温暖的他,对待敌人二向更是绝对比冷酷的严冬还要冰冷无的多。索仁不做二不休,扳不到葫芦洒不了油,顺势对着因为屡受重击要向后栽倒的金大少爷,就是一个反函度侧踢……

    “舆!”

    所有的嘉宾和正在宋大官带领下介绍一些个名流制作人的今晚的寿星张贞和顺道沾光的蔡妍,正看到本来要缓缓到地的金成泽,突然随着金秀一突如其来的一脚就那么像一只铁棒抡中的破麻袋似地凌空对折的倒“飞”了起来。--凤舞文学网--

    直撞到那棵张贞之前刚刚亲手种下的“长寿树”上,然后才被阻下,倚坐在树下受到重打击的金大少爷,一边哀嚎,一边勉强抬起手指指向金秀一,“啊啊,,哦!好疼,,我,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被金秀一踹中的胃部一阵翻江倒海,顿时将晚上的菜谱仰天喷了出来,众人就看到一股参杂着不明东西的糊糊状的东西,被喷起了一尺多高,然后又垂直落下”在金成泽的变得有些怪异的大脸上,,

    众人看得一阵呕意,受伤不轻的金成泽,也被自己落在脸上的排泄物的气味一激。连气带怕带疼带恨,就此口吐白沫,双眼一翻晕了过去。后的那颗遭受强烈震的碗口粗的小松树,也在此时,受力不住,“吱呀”一声倒了下来,正压到金成泽,金大少爷此时跟个烂地瓜似的大脸上”,

    众人看到如此惨象,即使再对金成泽讨厌不待见,也都不由地齐声在心中说了一声,阿门!

    然后众人自然而然的将目光都集中在了“事件起源”的金秀一上,只是这“挨打”的对象除了口一个十分不明显的脚印之后,似乎一脸红光满面,兴奋之溢于言表。精神头甚至比生这件事之前还要好上许多。现这一点的众人不由地在金秀一和被树压着的金成泽之间来回扫视,面容都不古怪起来。

    作为众人焦点的金秀一,略微尴尬的眼珠转了转,猛然间捂着脑袋,惨叫了起来,声音凄厉非常。音调之高昂,音色之饱满,音域之宽广,都让在场的行家里手由衷的佩服。只是,好像,捂错了受伤地方”,众人有些怪异的看着从头到脚干净无比,只有前的那个醒目脚印的金秀一,却用双手捂着脑袋嗷嗷叫唤,

    接下来的一幕彻底让众人对金秀一的印象徒然加深了许多 ,

    就看见不住叫唤得抑扬顿挫,语调悦耳的金秀一,摇摇晃晃的用脚在地上比量了一下距离长度,然后在一个量好的地方,脱下了外衣铺在了地上,然后才一边叫唤,一边的好像上休息般仰天躺在了上面,双眼一闭,表示昏迷了…

    众人彻底无语。

    整整一分钟之后,“反应”过来的宋大官才赶紧在众人哭笑不得无比异样的眼神中,叫人将金成泽送到医院医治疗伤,而将另一位事件主角“重伤昏迷”的金秀一,宋大官在太真儿、李秀满、朴振英的帮助下抬到了酒店之中的休息室。

    然后众人就那么用奇异的眼神看了看闭着眼睛,舒舒服服“昏迷”躺下的金秀一,然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八目相投,都是齐声大笑了起来。

    今天这场戏,真可谓走过瘾至极啊,这些年的歌手生涯,那个没有受过这些所谓的大财团,大企业的气。只是当时实力不行,只能忍气吞声罢了,后来羽翼渐丰,却又因为这样那样的顾忌以及可能对唱片经纪公司的影响,只能选择了相安无事。

    但是多年积累的怨气,却一直没有消失,反而因为今天晚上以电视演员份参加宴会的,旧的少爷金成泽的嚣张跋扈,肆意妄为的搅乱会场气氛的行为,而愈加膨胀开来。

    可以说今天金秀一做的这件事,就是他们年轻之时想做却因为能力,地位等种种原因,没有去完成的事。所以四个加起来郗过了四多岁的老鬼,才突然间一同畅笑了起来。

    金秀一喃喃的睁开眼睛,心里虚的讪笑着。 “各位好啊,天这么晚了,怎么还没休息啊,心这么好都在小子这聊天啊。”

    四个人相视一笑,李秀满和朴振英微笑不语,冲着宋大官打了个招呼,一马当先的走了出去,太真儿。也出门去送这两位歌谣界具有绝对权威的大人物。可以说以他们的份,近几年,一般的歌谣大赏和综艺节目也已经不去了。今天能够来此已经是给足了宋大官、太真儿的面子了。

    心他背后的人,,那可是一个巨无霸啊,”

    金秀一也是一改笑嘻嘻的模样,脸色有些凝重的说道,“田电子,金本茂。”

    “没错,就是他。这个足以毁灭任何世俗事物的庞然大物,才是你需要担心的。今天解气是解气了只不过,他儿子金成泽丢了这么大的脸,一向视家族子弟为根本的金本茂,恐怕不会如此简单就善罢甘休的”希望他伤的不重吧,否则你今后的子怕是更要不好过喽。”宋大官有些担心的看着金秀一缓缓的说道。

    金秀一有些感激的点了点头。随后又傲然一笑,“今天所有人都看到了是他金大少爷先对我动的手。我只是正当防卫罢了,大不了大家撕破脸打官司罢,有相关的国家法律条文在,我岁会怕讨是个有气”饿户罢了。”

    宋大官微微一笑,“你这么说金成泽,我不反对,但是你可千万不要小瞧金本茂这个人,这老家伙已经成精了,虽然接触的机会不多,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但是和他差不多同一时代的我们这些人,都是眼看着他把田从一个一般规模的排不上号的中上游企业,在十几年间变成了如今韩国企业排行前十名的家族财团,每年上税和对各种政府设施支援捐献过旧韩元,绝对不可小视啊

    知道这个老人对自己是真正的提点关心,怕自己因为小看对手而吃亏。不由心中感激,论起出电子的可怕,金秀一更是知之甚详。在今后几年宋大官所说的这个数字将会翻上十番,利税和对基础设施的捐助将达到近十万亿韩元,年销售额达到恐怖之极的呕万亿韩元,一跃成为韩国仅次于三星电子,现代汽车公司两大龙头企业之后的第三大企业,吞金巨鳄。

    但是此时为了安宋大官的心,嘴上依然假装倔强的说道,“韩国是一个**制的国家,我就不信了,正义难道得不到伸张?”

    宋大官被气得乐了。“狠狠地”在金秀一的脑门上来了一下,“还正义?伸张?你真是敢说啊,你们法官看到活蹦乱跳的你。再看看伤势惨重的金成泽,你说他们会相信谁?再说”宋大官脸色突然黯淡了下来,“再说,在韩国并不是每个人都在法律的管制范围之内的 ,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小心些吧。如果伤势不重的话,以金本茂的份,他应该不会过多的难为你吧?但愿

    说完,抬脚迈步,冲着要起相送的金秀一摇摇手,就那么走了出

    。

    金秀一看着宋大官有些萧索的影,嘴角微微一咧,他自己下的手,他自己最清楚,恐怕伤势要比想象的“稍微”重一点哦。

    面临着一个准备动攻势的巨无霸财团,金秀一此时反而没有丝毫的畏惧,只有那一丝丝自己都感到奇怪的兴奋与期待。

    金秀一卷了一根早烟。正要点燃,就听到有人推开了休息室的门,金秀一有些疑惑,这个宴会都快结束的时候会是谁还来这里呢?同时心中犹豫是不是要摆出一副“受伤过重”的表。就在此时,眼角掠过了一抹酒红色,心中顿时放松下来,整个宴会上穿这种颜色衣服的,男人女人都算上,也只有蔡妍。既然是他,那就没关系了。

    抬头看去,却是微微一愣,原来自己猜对了,又猜错了。猜对了是因为确实有蔡妍,猜错了是因为还有一个女孩在她边。

    这两个风各异的女孩站在一起,那种视觉上的冲击让金秀一不为之赞叹。

    个穿素白色的短裙。露出一双浑圆修长的隐隐泛着光泽的美腿,齐颈的亮丽乌下,一双中狐狸精似的狭长的美目中,满是对世界的好奇和灵动,此时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卷着烟卷的金秀一。另一个穿一袭低露背的晚礼服,酒红的颜色下好像包裹着一团火焰一般,微微染着楠黄的头高盘而起,露出了雪白粉嫩的美好脖颈,还有那露的粉背玉肌,前的曲线夸张的隆起,以及触目惊心的一大片雪白,将前柔软丝绸高高裂的紧绷撑起,腰间系着的一条细带,完美的将手可一握的纤细腰肢显现了出来,下丰腴的瓣向后翘着,划出一道惊人的弧度。在晚礼服的后摆衣裙之下!呈现出了完美的桃形,而与之相对的前面,则走出现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塌陷,一个隐隐轮廓的三角暗影,让金秀一不看得血脉喷张,简直就是一个完美到爆炸的大型啊。

    而此时因为不胜酒力脸色酡红,浑散着惊人魅惑力的喷火女郎正在用关切的目光询问着金秀一的况。

    女孩关切的目光让金秀一感到心中一暖,微微一笑,冲着女孩微微的点了点头。

    女孩顿时如释重负。雀跃不已的眼神变化,让金秀一心也随之开朗起来。

    知道金秀一没事,张贞则是侧头对着蔡妍说道,“姐姐,有些男人,你不能对他太好的。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他们往往都不会珍惜的,而且你那么漂亮感,要小心边的男人啊,否则到时候吃了亏,可不要跑到妹妹这里哭鼻子哦。”

    听到张贞这么说,蔡妍的脸色越红润了,轻轻的将落下的秀别在晶莹的小耳之后,“贞,你可能误会了,金秀一是我恩人和老板,他怎么会和外面的那些人一样呢,再说了,我只是一个不出名的小歌手,人家还不一定看的上我呢

    “哎呀,天哪,姐姐。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为女人,本因为势弱就会受到更多的伤害。如果你自己再不好好的保护好自己的话,那么这朵鲜花还没有找到可以依附一生的花瓶之时,就会枯萎的。还有啊,别看这些男人一个个表面好像是伸士无比,谦逊有礼的样子,其实背地里是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的。不要只看表面,不然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张贞说完还特意看了一眼,显然话中的对象是谁,不言而喻了。

    金秀一有些哭笑不的。怎么又扯到自己上了。这不是城门失火嘛。顿时眼观袅袅观口口观心,目不斜视的正襟危坐起来。不过,平心而论,听着看着两个赏心悦目的美丽女孩在自己边聊天,感觉还是很舒畅很享受的。

    蔡妍偷眼看了一眼正自一副老僧入定样子的金秀一,轻拍了一下张贞,“哎呀,妹妹,哪有那么危险啊,而且我也不傻,能分清好坏,照顾自己的。再说了我一没有名,二没有钱,还是别人从本捡回来的,那还有男人会看上我啊?你这么说,好像我是小孩子似地,好像大上两岁的人是我吧,怎么看起来你比姐姐的经验还多啊,快从实招来,不会是正在交往了吧?”

    张集贞抚一硼饮,副受不了的样子”唉,我的傻大姐啊,泣是每知道的啊,女人在体力上毫无优势,所以就只能多用智慧思考怎么才能趋利避害保护自己啊。而且。你难道不清楚你自己是多么的招男人吗?你看看外面的那些男人,哪个看到你不是两眼放光,一副想把你连皮带骨一起吞入腹中的垂涎滴的样子啊。你看看你,这么惹火的材,天生就是传绯闻的料子啊,一个手指勾过去,那男人还不趋之若鹜啊。所以啊,危险无处不在啊。”

    蔡妍听到张贞说自己招男人,不由得被这大胆的话语羞红了小耳,随即又想到了什么脸色黯淡起来。

    金秀一听到张贞的话语,心中也是颇为同意。虽然不太中听,但是社会现实确实如此。金成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而且看得出张贞很是关心蔡妍,两人的关系很是不错。也为蔡妍在这么短时间内交到了这样一个朋友而感到高兴。

    但是见到蔡妍黯淡的脸色,知道恐怕是触及到女孩的什么伤心事了。

    连忙张口转移话题道,“你不要这么说你姐姐,就说你吧,在我看来,你更是大胆,比你姐姐都招风,你看看你整天穿着只到大腿根的裙子,将大腿完全露在外,你这不是在勾引男人是在干什么?你就不怕吃亏啊?”

    张戈贞转过头来看着金秀一,歪着头道,“女人都是漂亮的,我这么穿只是单纯的喜欢而已,哪像你们男人想的那么复杂,好像女人天生只会靠**勾搭男人似的。”

    金秀一看着女孩说话时。狭长的美目中好像有一道水亮的波动在其中漾,很是吸引人,连自认为是正人君子的金大官人也有些蠢蠢动。忍不住的就想调笑几句。“你看你,一对水汪汪的桃花眼,长得跟个小狐狸精似的,就好像中国神话中的姐己和纣王一般,夜**不已,可惜韩国男人并没有纣王那样的强健体魄,,估计到时候都的被你吸干啊,哈哈哈

    蔡妍听到金秀一这么调笑张贞也是“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张贞看着对面翘着二郎腿晃里晃的一脸坏笑的金秀一,气得呼呼喘,还没有那个男人敢在她面前这么说她呢。要不是看在之前他送的两经典好歌的面子上,真想就这么上前照着那张可恶的大脸挠他几把,看他还得意不。

    “你,你那营养不良的样子吧,还说别人,你自己就虚弱不堪”说到这,张贞不联想到之前金秀一翻侧踢。将金成泽踹飞的场面,那真是飞得好高好远啊,手利索的简直不像话,无论如何也让人联想不到他体弱不堪,顿时下面的话硬被憋了回去。

    但是怨气不但未消。反而在口团团转动,让张贞很是闷,心郁郁,这还是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吃败仗呢,这个金秀一一点也不像那些个外面恭敬有礼的传统韩国人,至少人家表面还要谦让女,面子上过得去,哪像他表里如一的坏,越想越生气,气急败坏之下一脸忿忿的恨恨的说道,“你不要的意。有机会让你知道知道本姑娘的厉害,早晚把你吸干!”

    “咯咯咯”蔡妍再也忍不住大尖起来。

    金秀一也不莞尔。心说这个女孩子还真是不一般的“狠”啊。

    话一出口,张贞就知道自己失言了,看着两人可恶的笑着,狠狠的一跺脚,指着金秀一道。“你,你坏蛋,流氓,你给我等着,我们走着瞧。”

    说完便一拉笑不停的蔡妍向门口走去,临出门时还说道,“你个大色狼,自己回家吧。蔡妍姐姐不用你送,省得你使坏。到时我自己送她回家。还有,你以后孤一人的时候小心点”哼!”

    看着震动渐渐停止。重新合拢上的大门,金秀一哈哈大笑起来,这个女孩真有意思,还威胁自己,呵呵。很久没有人和自己斗嘴了,想想还真是怀**啊。

    穿起外衣,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坐着将刚才卷好的旱烟抽完,这才站起,伸了个懒腰,跺跺脚,活动一下体,推开门向外走去。为今晚主角的张贞都已经走了,按道理现在应该是没有人了。

    走到大厅一看,果然。整个大厅之中空空,没有一个宾客,只有四个服务生正在快而专业的清理着。

    金秀一向着门口继续走去,路过长条桌案时,顺势双手一伸。一手一只准确无误的抄起两只火鸡腿来,就那么左右开弓,狂野的撕咬大嚼起来,走到中间,网啃完鸡腿的时候,正看见这个显眼的位置上放了一瓶没有开启的很是眼熟的红酒,便将鸡骨头一扔,将两只油手在雪白的桌布上胡乱的搓*揉了一下,一伸手,便将红酒拿了下来。左右看了一下,没有找到起塞器,但这根本难不倒金秀一,这厮一向是自食其力的惯了,顺手抄起餐盘之中的一把小叉子,对准瓶口看似坚固得严丝合缝的木塞猛力地大捅了起来。一边捅还一边嘀咕,“跟小爷较劲,小爷在野外求生练中拿第一名的时候,估计你还没出生”嗯?年

    金秀一歪着头看了一眼红酒瓶子上标江的年份,“拉斐尔吧2”“怪不得这么眼熟呢,原来是你丫的,你忘了在美国我还照顾过你生意呢,老熟人了都,就别装紧了,,好不,,好,“嘭!,哈哈,开

    只是几下软木塞便被金秀一捅进了酒瓶之中,木屑洋洋洒洒不计其数的铺满了整瓶红酒之中,老金不在乎的拿过一个大号的高脚杯,先倒了半杯,晃了一下。涮涮杯底,然后向外一泼,在满满的倒了一大杯,一仰脖“咕咚咕咚”的全部灌了下去。顺手将剩下的还有三分之一多的酒瓶扔放在桌子上。

    然后打了个酒嗝,随手抹了两把嘴,在另一块干净的桌布上擦净了手,这才略感腹中踏实的大踏步的推门离开。

    金秀一离开的关门声。才将四个服务芒从惊愕中震醒,不光是第一次看到这样不顾川恭的宾客,第一次看到因为没有起塞器而这么开启酒舰盾”而是因为那个男人最后喝得那瓶红酒。

    因为他们清楚的记得,他们的偶像宋大官刷卡签单结账之后,一斤,预定了下一场宴会的人拿过来了这一瓶红酒,据说是价值联口万韩元的“拉斐尔喊”因为宴请一个重要的宾客而准备的。

    而现在,那瓶当时吸引了所有人目光的极品红酒,此时就那么凄凉毛极的立在那里。商标上的油污,瓶口的几处破损,以及瓶中到处散落的彷佛满天星斗的木屑渣,都在昭示着这瓶酒国皇后在之前究竟受到了什么样的粗暴待遇。

    四斤小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想到了自己不过才力万韩元一个月的薪水,要抵上这瓶酒的话,起码要干上三十年,并且不吃不喝才可以,想到这,顿时低下头,用加快近一倍的度,以及高度的默契配合,将所有的东西收拾干净,然后飞快的冲出大门,交换工具,打卡换衣下班。

    至于那瓶酒的事,呃,既然这一班没有报告那么自然是保管员和下一班的事了……

    ,”

    此时,金秀一缓慢开着车在沿江的高环形道上悠闲悠哉的兜着风,看着这夜晚明亮插黄的路灯,将汉江的波澜壮阔的轮廓完全的显现了出来。

    卷起一根早烟。借着临江湿润的空气,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憋住,再从鼻孔徐徐喷出,一股空冥的感觉油然而生。

    兴致来到的金秀一,不停下了车子,站在路栏处,向外张望着。欣赏着这在别处难的一见的景致。

    汉江,朝鲜半岛著名河流,源于太白山脉西坡五台山,大体向西流经江原道、京畿道和忠清北道,在中游两水里处与北汉江汇合,穿韩国都尔市,于河口处与临津江、礼成江相汇,注入黄海的江华湾。河口形成溺谷,呈喇叭状。

    全长引4公里汉江流过尔,其中劲公里通航,自古视为运输要道,流域面积2缸凹平方公里。生产各种农作物。下游有岛屿。沿岸各城市民用及工业用水均取自此江。上游用于水力电。可以说国计民生皆尽于此。

    被誉为韩国的国江,当这两年随着韩国的经济开始腾飞所取得的成绩,也被冠以“汉江奇迹”的名头,可见它在韩国人心中的重要位置。

    这条流淌在尔这座大都市之下的大江,即使在工业化空前的今天,它依然如诗画般地清澈、安宁、美丽。沿汉江而下,仍可见到许多中国传统文化对这里生活方式的影响。虽然用现代眼光看,汉江颇为沉寂,但正是这里过于的沉寂使得它比韩国其他许多河流更接近自然与人文的原生态。

    凭栏远望,面对如此广阔奔涌不息的大江,不由得想起了王维的一《汉江临眺》其中的两句,正合此景。

    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

    郡邑浮前浦。波游动远空。

    汉水浩瀚,好象是流到天地之外,两岸重重青山,迷迷蒙蒙,山色朦朦胧胧,时隐时现,若有若无,好像远在虚无漂缈中。沿江的城市,恰似浮在水面之上,水天相接的边际,波养激滚动。此处的风景,确实叫人陶醉赞叹。

    虽然此汉江非彼汉江,但是此时的意境却是相同的。金秀一也不有了一种与古人相重合的抽离感。很玄妙,很空灵。

    在这种况之下。金秀一慢慢的吸了一口烟,沉思起今之事来,古人之,君子每必三省其,有利于心健康,和收拢思绪,查缺补漏,调整方向。避免失误,金秀一虽然称不得是什么君子,只是这茫茫尘世中的螃横一只。倒也很重视这种修养生治世的法子。

    从今天所在的酒店想起,服务周到,装潢典雅设施齐全,冲浪浴缸、桑拿间、卫生间、淋浴器、钦英寸的平板电视带有环绕立体声、电脑、消毒器、加。机播放器、饮水机、空调、电吹风、大、两张椅子、咖啡桌等等全都具备。之外还有免税店,健房,凹,室内游泳池。小型电影院,茶座,以及运动场和散步的绿化带等等。

    很是不错,当然。价钱也是不错,标准间为的比韩元大概讹四元人民币每夜。名副其实的高消费了。

    只是住上个个把月,几乎就能在一般的城市买上一栋小公窝了。而酒店除了一点电水之外,消耗极其微小。

    其中利润的巨大,连金秀一都有种想要投资一间酒店的想法了,不过一联系到自己现在正欠着的亿美元的巨额欠债,可以说是在韩国,全亚州甚至世界上都数得上号的第一欠债王。就有些兴趣惘然。

    接着又想起宋大官对于金成泽的父亲的评价,金秀一好心至此被破坏无遗。

    对的社长金本茂,要说一点没有害怕忌讳,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像这种随着国家的展而巨富起来雄跪一方,甚至能够影响国民收入的巨无霸。金秀一估计除了一无所有的傻大胆之外,没人会不惧怕

    。

    不过,因为自己后有金大中总统支持,还有“这样的命脉企业在手,所以倒是无虑他的从政治上和经济上的压迫报复。

    而且随着网络大时代的来临,灯即使受到打压,也会很快恢复元气,获得迅展的。这个担心要小上很多。

    而根据金秀一以及宋大官的分析,金秀一知道以金本茂的份地个格,注定了他不会走另一条极端的道路的,那么他所能用的方法就都在金秀一所能承受的范围之内了。

    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招,你家金大爷都接着就是。

    想到这,金秀一将烟头屈指弹飞,钻进车里,加大油门,向家驶

    。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在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