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谈判与发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没蹼的大鹅 书名:在韩国
    <---凤舞文学网--->    本北海道拓殖银行,是本专为北海道地区提供长期开资金而设立的特殊银行,创建于19oo年2月。--凤舞文学网--总行设在札幌。国内设有分支机构163家,国外有分支机构3家。带有半官方质。建行初期的业务范围仅限于行债券和长期贷款,兼营存款和一定范围的短期贷款等普通银行业务。

    195o年,本废止了北海道拓殖银行法,该行转为普通银行,变为地方银行。1955年,又由地方银行转变为城市银行,后又被准许成为“甲级外汇指定银行”。该行的业务特点是其贷款中有季节贷款,如渔业、甜菜资金,鲑鱼、鳟鱼收购资金等。1993年资产总额为897.51亿美元,在世界第83位。

    北海道拓殖银行(hokkaidoTakushokuBank)是由于蒙受了大约78亿美元(约7ooo亿元)巨额的坏帐亏损,而面临倒闭的命运。

    不过,本财政部已经表示,本银行将向北海道拓殖银行,提供一笔无抵押贷款,帮助北海道拓殖将不包括坏帐的资产和业务,转移到北海道的一个区域银行机构——北太平洋银行福冈(northpanetbsp; 这也是中央银行次向面临财务危机的商业银行,提供无抵押贷款。

    由于政府和本银行已经向银行存户保证,他们在北海道拓殖银行的存款不会有问题,所以,并没有出现人潮挤提的况。

    本相桥本龙太朗表示,受泡沫经济的影响,本银行业已经被巨额的坏帐所累,北海道拓殖银行的收盘,可以使金融界减少“其中一个不稳定的因素”。

    北海道拓殖有2o2个分行,截至今年3月财政年,它的坏帐总额是935o亿元(约1oo亿美元),在它的总贷款中的比例是13.4%。

    本北海道警方2晚以“特别渎职罪”嫌疑逮捕了因经营不善而宣布倒闭的原北海道拓殖银行总裁山内宏、河谷帧昌等4人。

    这就是金秀一从柳生明口中了解到的,根据观察基本都是事实,而实际上听到金秀一的垂询,柳生明差点没当场感谢上天,可以说对金秀一所问的那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甚至连一些本不该为外界知道的事也一并说出。让金秀一大为满意的同时,也自轻松了许多。

    金秀一表松缓的同时,心中暗凛,这所银行简直从根子上烂透了。怪不得他提出如此无理的收购要求,却没有被本政府一口回绝。而是被邀请而来,单独会面。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不是如此,这种世界也能排上号的知名银行在前世是根本不可能倒闭的。

    而从柳生明的嘴里还得知一个信息,本大藏大臣(相当于中国的财政部部长、中国人民银行。)已经秘密召见过几个国内有数的大财团。其中最有实力的是三井、三菱、住友、安田四家,通称本的“四大财阀”。也是如今本著名六大财团的前四位三井财团、三菱财团、住友财团、富士财团的当家核心。

    柳生明看了看面色缓和的金秀一,暗自咬牙又加了句,“但是最后由于报价的原因,并没有谈拢。桥本相和内阁的意思是,让最终接手的财阀,连亏损的坏账一起接手。--凤-舞-文-学-网--并且至少要再付出1oo亿美元的现款……”

    金秀一心里暗道,你,人家更是不傻。为了一个倒闭了的银行而替政府支付2oo亿美元的行政错误费。那些成了精的老家伙们才不会干呢。也只有自己这样的傻子新手才会接手吧。想了想,金秀一面色平静的微笑着,看着一脸谄媚的柳生明,淡淡地问道,“那么请问你们商务部所上报的竞价底限是多少?”淡然的就好像在说今天你吃了没有的客气话,而不是在问一个需要严格保密的问题。

    柳生明被这记重磅炸弹惊的张大了嘴,喉咙里出“嗬嗬”的怪声。心里大喊道,如此明目张胆的在本相府邸,公然让本政府官员泄露政府底限这样的最高机密……天皇在上,这家伙绝对是个吃人的魔鬼。

    ……

    与本大藏大臣的会面是简短而愉快的,金秀一的3o亿美元的现金加上苏格兰皇家银行21%的股份作抵押,一共算作1oo亿美元。正式接手了本北海道拓殖银行。所有亏损的坏账由金秀一全部承担,加上亏损的5o亿美元以及坏账5o亿美元,也就是金秀一在买下银行的同时还承担了1oo亿美元的外债。看似相当的吃亏,但是金秀一却知道,银行不比其他,信誉上去经营得好的话,再加上经济复苏,那么过不了三五年这些花费就会连本带利的全部回来,要是经营一家连政府全力支持的老牌强力银行都赚不到钱的话,那么还是干脆老老实实的回家做个艺人吧。

    政府象征的持有5%的股权,无权买卖,只是表示银行的一切都在政府的监控承认之中。

    这是金秀一坚持的无偿给予,当然投桃报李,由本政府,桥本龙太郎批复,同意金秀一的展提议,从国家展计划扶持基金中拿出1o亿美元对其进行为其5年的无息放贷。

    7月1本北海道拓殖银行正式更名为红旗银行。并且重新开设高息存款、行高息债券并开始恢复一些小笔的短期高息贷款。

    桥本龙太郎相与继任的小渊惠三相先后表讲话,号召全国的民众进行存款,以对国家进行支持。

    金秀一旗下风向标所有的歌手艺人全部出动,对红旗银行进行铺天盖地的宣传广告。为此,金秀一甚至一度中止了今年计划的演唱会、行专辑之类的活动。

    从7月到1o月份这三个月的时间内,金秀一除了按时给打电话,让其放心外。就是以编写剧本为由强硬的让s.m.公司续假,留在了本。借着《无间风云》的大势所趋,惊人票房,s.m.高层还是十分痛快的答应了,不过要求下一部电影要有s.m.公司的参与。金秀一想了想,也就答应了。毕竟电影市场的蛋糕这么大,一个人想吃完,是不现实的。而且多绑一个重量级的制作公司,尤其是歌手明星众多的s.m.,资源优势互补之下,还是有赚头的。

    《无间风云》上映1oo天,剩下的时间内,只是在其他城市中小影院放映,尔的上映影院已经将其逐步的撤出,换上新的一批作品(制度要求,实际上映天数一般在9o—143天之间)。在韩国本土的观影人次从多到少再到多,断断续续的竟然一共达到了恐怖的6oo万人次,不多也不少,堪堪与姜帝圭的《生死谍变》整个韩国最卖座影片的观影人次持平。

    但是考虑到票价的增长,以及制作成本的不到二分之一,使得影片的最终票房,达到了恐怖的4ooo万美元(《生死谍变》投资5o亿韩元,票房35oo万美元,获利率为7倍),获利率达到了惊人至极的二十倍,电影评论员都认为这是一部越姜帝圭前作的又一振兴之作。

    虽然只是年中,但是99年年度韩国电影票房冠军,非此片莫属了。裴勇俊、孙艺珍再次受到全国民众的瞩目,价暴涨之余,人气声望更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隐隐有与崔岷植、金珍并驾齐驱的势头。

    而姜虎东、李赫财的表演也是赢得了大部分人的掌声,赞扬。车太贤、申正焕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给人们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千明勋也是在广大观众面前小露了一把脸,算是迈出了接触大银幕的第一步。

    这些成绩虽然不错,但是金秀一却早有思想准备。最让其惊喜的是《无间风云》在入选第4届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后,电影票预售开始后仅仅38秒就销售一空,创下了历届釜山电影节最短时间售罄的销售纪录。让来自6o多个国家的315部影片的导演演员为之侧目。纷纷打探正视这位新晋的才华惊人的年轻“二手”导演。

    而同时还收到了本东京国际电影节的邀请,由于两者时间相同,剧组成员肯定会优先考虑本国的影响,所以本东京国际电影节,就由正好本的金秀一全权代表了。而无暇分的金秀一自然选择了让滨崎步去代为参加。只是提名,又不是得奖,金秀一才懒得去呢。至此,这两个亚洲数一数二的电影节都对金秀一出了橄榄枝。一时之间,金秀一的名字因为《无间风云》而渐渐为各国导演熟知,算是小小的打出了一番名气。

    已经有不少人在推测今年的韩国青龙电影节,大钟奖,百想艺术大赏中,《无间风云》的强势出击了。

    这些对金秀一来说是很高兴,荣誉嘛也是对他努力的一种肯定。但这不是金秀一的最终目的,奥斯卡金像奖和世界五大国际电影节(法国戛纳电影节,创办于1939年,最高奖为金棕榈奖;德国的柏林电影节,创办于1951年,最高奖为金熊奖;意大利的威尼斯电影节,创办于1931年,最高奖为金狮奖;加拿大的蒙特利尔电影节,创办于1977年,最高奖美洲大奖;以及捷克的卡罗维利电影节,创办于1946年,最高奖为水晶球奖),这才是金秀一要为之奋斗的目标。

    跟剧组一一通话,安排好注意事项之后,金秀一的便把其他时间全部投入到了展银行存款额度上来了。

    还好的是只要是国家下力气重点支持的企业,基本上都是没什么太大问题的。至少前期过渡时期是不会出现冷门,倒闭的这种对政府打脸的现象的。

    在本政府的全力配合下,与金秀一风向标国际传媒(唱片)公司旗下艺人的通力合作,整个1o月份的存款额,从上个月只有935亿元,一跃至现在的3833亿元,贷出款为533亿元,并且恢复了季节贷款,如渔业、甜菜资金,鲑鱼、鳟鱼的收购等等。

    同时本政府布了“鼓励国民存储,年利率上调3%”“国家替银行拿利息”“政府担保储存金”等一系列优惠政策,使得民众踊跃储蓄。银行资金迅回笼抛出,低息借贷给农民和工商企业,把民众和银行牢牢的拴在一起,寻求最小风险。

    ……

    正当这一切都走上正轨的时候,金秀一悄然来到一座全式风格的老式建筑前,递上名片,然后被引至一处偏厅等候。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金秀一知道一般的大家族都有这种不讲理的待客传统,所以即使在如此况下,金秀一一脸平静甚至连子动也没动过。

    金秀一知道如果不能引起三井家族的重视与投资,那么别看自己现在很风光,只要三菱财阀微微勾勾手指,这一切就会全部改变,而自己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被净出门,千万不要怀疑这些在本政治经济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的财阀们的实力,可以这么说,只要本存在,这些财阀就会存在,并且只会越来越强大,这是由本的制度与实际况决定的。

    最后,就在金秀一以为那人不会见自己的时候,一个有些苍老,但精神矍铄的白老人,领着他走进了旁边的茶室。然后静坐在一边,放佛一块木制的雕像。金秀一用余光暗暗打量室内的装修,其内部空间除涂笼(泥墙小屋)外没有明确的区分,只在有活动时用屏风、帘帷等加以划分。而配置的必要的室内用品,金秀一知道这在本称之为“室礼”、“铺设”,榻榻米也仅在必要的场所铺设。

    正面对金秀一的是一块错拉式的槅门,当金秀一盘腿而坐的时候,由两个穿和服的本女人搬来小几,在金秀一面前演绎了一番精深至极的本茶道,然后倒上一杯清茶放在金秀一面前的小几之上,茶水翻滚,茶香四溢,让人精神都为之一振。其中一个女人转同样在老者的前小几上放了一杯,然后一齐起把拉门打开,现出一个薄纱轻罩的狭小空间,在一个兽嘴小鼎中点燃一种不知名的香料,便分别跪坐在门内的两侧,不再有任何动作。

    清香袅袅,让人沉醉,与此同时,一阵悠扬的琴声古色古韵的响起,如微风拂面,又如清水入盘,清脆绵长,余音不绝。起如高山沟壑,落如飞鸟坠林,以金秀一从未感受过的方式,在狭小的空间内营造出一个如在林间山水饮茶弹琴论道的惬意之境。

    在金秀一还在享受那种清心适意的绝佳感受之时,一个轻柔悦耳的清幽从对面响起,“献丑了,金先生觉得刚才小女子所弹的琴艺如何?”

    金秀一忍不住开始叹息。那个好听的声音又自响起,带着一丝询问的意味道,“先生为何叹息?是我弹得不好吗?请多指教。”

    “来往怜幽独,怕伤,古调难复。”金秀一蔚然道,“琴音微妙,为宇宙之希声。古今中外,上下千年,未有乐器,令众多文人雅士、方外道者恒久倾注如此如古琴者。琴之音声,清微旷远,通太古之先,令后代之人于喧嚣闹之社会生活中,可籍琴音而得暂息,酣恬虚古远之乡,返原始本然之境。

    本以为是古人妄言,今闻小姐之琴声,技近乎道矣,古人诚不欺我啊!”

    说完将手中之茶一饮而尽,默不在言。心中却暗道,“这他***是摆的哪一出啊?不过是拜见三井家族的族长而已。没必要搞得这么神神叨叨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在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