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上门女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没蹼的大鹅 书名:在韩国
    <---凤舞文学网--->    呜呜~~天杀的,是那位巨巨投的12ooo字的催更票啊,还一投就是4张,天!这不是要馋死大鹅嘛。--凤舞文学网--以大鹅的龟,就是累死也达不到啊,拜托各位大大,以后咱们统一投个6ooo字的怎么样?这样的话大鹅就能拿到了。~(a^_^a)~

    放心,大鹅不是那种在公众版磨蹭,然后到上架再爆的人。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上架,但是大鹅保证公众版的字数绝对会在3o万——4o万字左右的,绝对让大家过瘾。o(n_n)o哈!

    好了,大家看书。大鹅去码字,大鹅伸了伸翅膀,我就不信了,这4张催更票今天就拿不下来?过会还有,大鹅拼命了……

    ………………………………………………………………

    舒舒服服的睡了个好觉的孙艺珍,睁开眼已经是早上1o点了,伸了个懒腰,很享受的看了看屋外的阳光。只穿着一十分简单的内衣便去洗漱间,在家中她一向如此随便的,睡对体和塑形都有很大好处的。也只有在家中才能感到完全的放松。这种感觉很让她着迷,但是也想着有时是不是应该多一个男人了。自己已经27岁了,老姑娘了。摇了摇头抛开这个突然之间涌上的荒唐的想法。还是泡澡去吧。

    哗啦啦!

    哦,里面有人?一定是妈妈,刚才听见爸爸在屋里的声音了。门没锁,孙艺珍一边推门,一边脱下她那贴的真丝小裤裤,把它惜的放在手里。进去后直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影,不意外至极的“啊”了一声,那个影一惊之下蓦地转过来,正在放水的家什也不及关上,依然故我的流淌,竟然直到距离不到2尺的雪白小腰上,随着水流的变小一路从孙艺珍的白皙**的内侧顺势而下淋遍了整个小腿和玉趾……

    而两人互相盯着对方,都想不到会在如此况下相遇,都如木雕泥塑一般站立着。随着水流的消失,男人的家伙好像意识到错误似的在独眼中一滴晶莹的眼泪,在眼圈打转。而孙艺珍整个下半都因为意外而变得**的。而两人的眼睛互相盯着对方的下半,直勾勾的,好像谁也不愿示弱似的先开口。

    良久,时间和空间都放佛静止了一般,惊慌失措大脑一片空白之下的金秀一鬼使神差的说了句,“啊,你也来尿尿啊,一起尿吧……”

    “啊?不,不了,你先尿吧。”孙艺珍双眼茫然的没有焦距,但是从小受到的教育,让她下意识的顺着男人的口气谦让了一句。

    “呜!!”外面电水壶烧开水的声音惊醒了两个神游天外的男女。

    然后,男人突然之间反应了过来,像一只菊花中了箭的兔子似地,手捂着大脸迅的跑出了这个被不知名气味所包围的狭小空间之内。孙艺珍则是木呆呆的攥着手里的小裤裤,因为过于用力而使得整个指甲深深陷入了掌心中。

    良久,终于回过神来的她,拿起淋浴喷头疯似的清洗起来……不知洗了多久,雪白的蛮腰,两条洁白的**都被洗的通红,浴液也用掉了整整一瓶。才无力的坐在浴缸里出起了神。

    突然间,孙艺珍一跃而起。不对,他怎么到我家来了。--凤舞文学网--偷偷进来的?一定是。这个混蛋、流氓、痞子……不行,我得去报警。拿起一条浴巾围上自己玲珑凹凸的**,想了想,回到楼上卧室迅的穿上了T恤和长裤。跑到前厅拿起电话,刚要拨打。房子门锁一响,被人推了开来,是妈妈。

    孙艺珍双眼通红的扑入了母亲的怀抱。放佛找到了避风港一般,刚要哭诉。孙妈妈摸着女儿的小脑袋,“有什么可害羞的,女人迟早有这一天的。来,帮妈妈把菜拿到厨房里,他们爷俩在你爸的书房里下象棋呢。好久没看到你爸这么高兴了,一会喝点清酒……”

    妈妈的话让孙艺珍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帮妈妈把菜拿到厨房里,装做漫不经心的问道,“谁来了啊?爸爸的朋友?”

    “你还和妈妈装糊涂,人都到家里来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不过小伙子看着很稳重,很和气,模样也可以,有种儒雅的气息。看人不可以光看外表的,重要的是要老实,能过子……”

    “你说的是金秀一?!”孙艺珍不得不打断妈妈的话,小心翼翼的抱着一丝希望是自己错觉的问道。

    “是啊,不是小金还能是谁?他9点就来了,说是给你送什么东西来的,是昨天落在他那的,顺带着看望我们一下。懂礼貌的,礼物也重的……我怕你留在他那的东西是什么私人物品,所以让他一会等你醒了亲自交给你,之后他和你爸聊了起来,竟然都是那么的喜欢中国,并且小金的文化很渊博,很多中国历史诗词都能信手拈来般的娓娓道来,一下子把老头子给镇住了。说什么要领人去书房切磋一下中国文化,肯定是抓着人家下象棋去了,呵呵……”孙妈妈今天特别的高兴,女儿的事有着落了,小伙子人也不错,老头子又找到了知音。所以连说话都带着可亲的笑容,一门的弄起菜来。

    却没注意到孙艺珍的脸色已变的一片煞白,浑似失去力气般靠做在厨房外面的墙壁上,大脑一片空白,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猛地站起,心里在呐喊,这是谋,绝对是谋,绝对不能让他得逞,我是不会屈服的。这个混蛋,不经我同意就闯入我家,还在家里的洗漱间里对我那样……绝对不能饶恕!

    却听到后书房的们打开,爸爸爽朗的笑声跟着传出,拉着那个可恶的无赖向她走了过来。“小金啊,你的知识是够渊博,但是棋艺还是不行啊,要多多努力啊!今天要谢谢你陪我这个老头子浪费时间了,现在我把剩下的时间交给我女儿啦。快去吧,不然老头子我可有罪受了。呵呵,你们聊。”孙爸爸看到厨房边上站着的女儿,脸上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吓”得赶紧大步来到客厅打开电视看了起来。心里却乐开了花,看女儿紧张的模样,这回八成是有戏。

    孙艺珍真是哭无泪,针对那个无赖的表,竟然被爸爸误会是生气占了“小俩口”宝贵的时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了。不行,今天一定要说清楚。

    金秀一看见孙艺珍的眼睛瞪了过来,马上意识到了危险。要是让她把话说出来,今天的一番苦心算是白费了。赶紧拦话道,“我看看伯母需不需要帮忙。”趁女人一愣神,一溜烟绕过孙艺珍跑进了厨房。

    孙艺珍张了张嘴,看着他小心翼翼死缠烂打的影,不有些哭笑不得。老天,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想起了爸爸书房中的中国史书,这不就是其中所讲的,“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嘛。

    ……

    靠在厨房边上等待机会的孙艺珍,听着母亲和那个无赖有说有笑的讨论着做什么菜,怎么做好吃,又有几种做法等等。不想到这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连厨房做菜都这么头头是道,说得潜心厨艺多年的老妈也是不住点头喜笑颜开。

    想起来还真是荒唐,一个自己见过不到两天,连认识都算不上的无赖男人,竟然莫名其妙的大受自己父母的欢迎,甚至堂而皇之的以女婿的份坐在家中吃饭。世事最离奇郁闷的事,恐怕也不过如此了。

    这时厨房里响起母亲的叫声,怕妈妈出事,孙艺珍马上冲了进去。结果看到了只有在书籍电影中偶然出现的炒菜手法,先是刀工,灵活的手指上下翻飞,切出一片片晶莹透明的片,用盐、味精、白糖、花椒粉、料酒泡制起来。然后迅的裹上了和好的面粉,放入滚沸的锅中烹炸了起来……最后把调好的汤汁淋在仿佛艺术品般的面片上。赫然是只在中国餐厅见过的锅包。当时因为正在控制体重忍痛割了。现在见到颜色味道更加人的这道菜,只感到口舌生津,心中不跃跃试起来。

    接着看着他拿出一颗腌制泡菜剩下的白菜,迅的切成片状,倒入糖醋地瓜制成的芡粉,在锅中翻炒起来,那模样绝对专业大厨级别的。

    接着开始打鸡蛋,加入调料搅拌,先把西红柿加点葱花在锅里炒香炒熟,然后加水。等水开了后把打好的鸡蛋倒进锅里,加点盐。然后等水开鸡蛋熟。一股浓浓的香气扑鼻而来。

    鲜红的西红柿加上金黄的鸡蛋,汤面上飘着几段葱花。简直是艺术,看得孙艺珍母女目瞪口呆。母女俩都没想到这个有些儒雅的男人做起菜来不仅轻车熟路而且还是顶呱呱的色香味俱全。

    看来女儿以后有口福了。孙妈妈心里美滋滋的想道。

    饭菜上桌之后,老头子看着以前没见过的三道菜,疑惑的看向老伴。孙妈妈就把刚才厨房里生的事添油加醋的讲述了一遍。

    老头子顿时面带笑容的冲着一脸羞涩样的金秀一点了点头,先喝了口西红柿蛋汤,眼睛一亮,接着又各自夹了一块锅包和醋溜白菜。放在嘴中咀嚼了两下,马上笑容放大赞不绝口,一边用眼神看向女儿,一副你捡到宝的样子。让孙艺珍不苦笑起来。

    这一餐吃得非常尽兴,孙父即兴的朗诵起了诗词,虽然语调掌握的不太好,但是音还是比较标准的。诵着诵着突然卡住了,显然把最后一句忘了。看着有些尴尬难受的老人家,金秀一想也没想便迅的接上了最后一句,并用正宗的中国话和准确的语调诵了出来。

    这下可把老头子喜欢的不得了,连连问金秀一还会些什么,能不能再背诵一,在孙艺珍复杂忿忿和父母兴奋期盼的眼神中,金秀一正了正嗓子,抑扬顿挫毫无停顿的背诵了一苏大大的《**奴.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崩云,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应笑我,早生华。人间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直把老人听得如痴如醉,一家人都沉浸在词的意境当中不能自拔。

    苏轼这《**奴》,无疑是宋词中有数之作。立足点如此之高,写历史人物又如此精妙,不但词坛罕见,在诗国也是不可多得的。

    而韩国不少老人青年中国诗词(青年占少数,老年人居多),并致力研究,以会中国的诗词而自豪。显然孙艺珍的父母一家就是如此。

    良久,老人双目放光的望着金秀一,一副找到知音忘年交的表,“小金呐,能否给我们解读下这词的意思啊。”

    看着老人放佛找到心玩具的纯真渴望的眼神,金秀一只好略过孙艺珍扫视过来带着浓厚杀气的眼神,答应下来。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细想万千年来,历史上出现过多少英雄人物,他们何尝不煌赫一时,俨然是时代的骄子。谁不赞叹他们的豪杰风流,谁不仰望他们的姿容风采!然而,“长江后浪推前浪”,随着时光的不断流逝,随着新陈代谢的客观规律,如今回头一看,那些“风流人物”当年的业绩,好象给长江浪花不断淘洗,逐步淡漠,逐步褪色,终于,变成历史的陈迹了。

    “浪淘尽”──真是既有形象,更能传神。但更重要的是作者一开头就抓住历史展的规律,高度凝炼地写出历史人物在历史长河中所处的地位,真是“高屋建瓴”,先声夺人。令人不能不惊叹。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上面已泛指“风流人物”,这里就进一步提出“三国周郎”作为一篇的主脑,文章就由此生开去,这还要从中国历史最著名的赤壁之战讲起,不过这个时间恐怕是不够了……”

    接着看到老者求知欢喜中遗憾的眼神,金秀一咬了咬牙,决定冒着生命危险,做一回好人。向孙爸爸不厌其烦的讲起了《三国演义》,介绍起诸葛亮,周瑜,曹,赤壁之战……

    这顿饭一直从上午十二点半“吃”到下午五点半,直到家里的电话响起,孙艺珍一而再,再而三的“慎重提醒”,这才结束了金大侠的业余说书生涯。一家人才恍然,时间已近黄昏,并“自觉”的把剩下的时间留给了两个看样子急需沟通的年轻人,殷切的确定下来一有时间就来看望二老的邀请。两位老人才相互搀扶着上楼去了。

    剩下有些心虚的金秀一则是和孙艺珍大眼瞪起小眼来,久久不一语。

    最后渐渐心里有愧的金秀一先咳嗽了一声,有些尴尬的小声说道,“其实我这次来是给你送剧本来的,想让你看看,这个角色真的很适合你。但是没想到伯父伯母这么。”顿了顿,”还有,上午,那个,在洗漱间里的事……咳咳,是意外,绝对的意外……”恨不得指灯誓证明自己说的话的金秀一,看着对方晶莹剔透的精致面容,清澈洁净倒映着自己面容的眼眸,自己都说不下去了。在人家的洗漱间对人家宝贝闺女做了那样的事,还混了顿饭吃,让其不得不陪着自己和其父母大聊特聊了一下午……这怎么说也说不过去啊。只好干笑两声住了嘴。

    半晌,孙艺珍眼神复杂的看着金秀一,“看在你使我父母这么开心的份上……把剧本拿来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在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