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完美战虫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血族皇储 书名:热血虫潮
    <---凤舞文学网--->

    “我劝你们最好马上给我解药,不然你们会有大麻烦。--凤舞文学网--”修斯特不时望着车窗外,表有些局促不安。

    “嘿,我警告你,你别再打什么鬼主意,我现在忙着呢!”莫亚奋力转动着方向盘,让虫车歪歪扭扭的穿行在林罗密布的枝杆间。

    “愚蠢的小子,比起干掉你,我更愿意让自己活下去,而不是被你这蠢货连累着得一起死。”

    修斯特几乎快发狂了,但莫亚并不理会,甚至在耳朵中塞上两团棉花。

    而在车顶上,瑞克依旧在执行着导航员的工作,不过他感觉这林间的气氛越来越不对劲了。之前一直在虫车四周徘徊的大蚂蝗、水蠕虫之类的东西通通消失不见了,这虽然减轻了他的压力,但是事这么异常又这么突然,就有必要警惕了。

    用力将手中的树枝如标枪一般在四周的水域中戳了几下,除了溅起一滩滩的污水外,瑞克没有任何的发现。

    “不对劲,太安静了……这水底下绝对有什么东西。”

    直接将野生虫卵植入体内的瑞克,对危险来临前的嗅觉,简直能与野生虫相媲美。这种对危险的提前预知曾经救过他好几次命,所以他十分相信自己的敏锐感觉。

    “莫亚,停下。”瑞克用手上的枝杆用力敲了敲车窗,让莫亚停止前进。

    “怎么啦?”莫亚将车窗摇下了一点,探出头问。

    “不知道,我感觉很不好,我想检查一下附近。”瑞克黑着脸观察四周,附近几处粗壮的树杆与头顶密集的树冠让他稍稍有了些安全感。

    “蠢货。你还不给我解药吗?另一个小子比你聪明多了。至少他知道该怎么保护自己。”车中。修斯特愤怒地大吼。

    “妈地。你给我闭嘴。出了什么事瑞克能应付。我可不想你给他添乱!”莫亚也被瑞克地异常表现弄地心中毛毛地。对于给不给修斯特解药这个问题上。他心中也拿不定主意。不过在事真地糟到瑞克应付不来前。他不打算解放边这个定时炸弹。

    “该死地蠢货。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先宰了你。”

    “闭嘴!”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什么事都没发生。四周安静地如同墓地。只有潮汐拍打在虫车上响起有节奏地‘啪啪’声。

    瑞克依旧没有让虫车继续前进的打算,他就如同一具雕像般站在车顶上一动不动。

    车中的莫亚和拉芙显然没这么好的耐心,这种安静的状态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煎熬,长时间的保持一个姿势,甚至让他们浑都有种酸胀的感觉。

    “瑞克是不是太小心了?”

    莫亚受不了,他准备摇下车窗向瑞克询问是否可以继续前进。

    蓦然,异变突生。

    在又一波潮汐打在虫车上的同时,一条黑色的影子顺着波浪从浑浊的水中鱼跃而出,如同闪电一般扑向车顶上的瑞克。

    “来了!”

    瑞克在这道黑影跃出水面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的存在,他用力下蹲,借着车被浮力弹起的一瞬间,电光火石般跃上附近的一根树叉。

    这本是一次完美的躲闪,甚至跃上树梢的瑞克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可眼前发生的一幕让他惊呆了,他竟然看到那道黑影在扑空后再次入水时,用两脚一点,在水面上轻松跃起,直击瑞克所在的位置。

    “怎么可能!”

    瑞克从不相信真的有人可以做到水上飘,甚至还能借着那一点点的浮力跳这么高。

    这一瞬间的惊讶让他错失了最好的防御时间,只感觉一道劲风袭来,他下意识的挥动双镰。

    砰!——

    两股力量的冲撞带来刺耳的响声。

    对方的力量很强,以瑞克的手,换做平地的话还不会吃太大的亏,可现在被动防御的他唯一的着力点便是脚下那根手臂粗细的树枝,而这显然不足以抵御这一次碰撞的冲击力。

    枝杆应声而断,失去平衡的瑞克被狠狠撞飞。

    “瑞克!”

    虫车中,莫亚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在他紧张的注视中,瑞克凌空扭,让自己的腿绕上一根扯在半空中的藤蔓,这才避免落水。

    “这里的地形不利,他会死的,快给我解药!”修斯特的语气不再激动,但在平静之中却透露出一种不容质疑的气势。

    莫亚与拉芙犹豫的对视了一眼,脸色在一瞬间变的煞白。

    车中的僵持并没有影响车外的激战,在修斯特向莫亚索要解药的同一时间,瑞克借助这一根藤蔓迅速翻而起,顺势斩断藤蔓,跃上另一根更高的树枝。

    “要远离水面,绝对不能落水。”瑞克知道,如果自己落水,那将是死路一跳。

    “小家伙,不错嘛。”

    伴随着一个金属般的嗓音,黑影跃出水面,傲立在瑞克对面的一根粗枝上。

    “你是谁?”瑞克注视着对方,警惕地问:“我从没在狼群的成员中见过你。”

    “狼群?哈哈哈……现在的狼群只能被称为狗群。他们还没找到一条合适的头狼,而我,即将是这条头狼。记住,我的名字叫巴尔扎克。”

    “巴尔扎克!”瑞克猛然一惊,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了,在出这次任务前,他曾向莫亚请教过狼群的况,而其中除了头狼卡恩外,提到最多的人就是四大支柱中的龙虱巴尔扎克,那个被称之为全能战士的怪人。

    “你要成为头狼关我什么事,你应该去找卡辛才对。--凤-舞-文-学-网--”瑞克子微微下蹲,摆出一个随时可以躲闪的姿势。

    “不能手刃仇敌的话,凭什么能成为头狼。卡辛没有做到,所以他已经失去了成为头狼的资格,而我将会带你们的头颅回去,成为狼群新的领袖。”巴尔扎克淡淡一笑,他撇了眼在水中浮浮沉沉的虫车,“修斯特为什么不出来,他在等待着将我一击毙命的最佳时机吗?”

    “……”

    瑞克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他才不会蠢到将修斯特中毒的事告诉对方。

    “他对修斯特有所忌惮,我有机会赢!”

    当这个念头在瑞克脑中闪过的一瞬间,瑞克的体便下意识的做出了攻击的动作。

    他化为一道绿芒,双手化作的双镰从高处落下,滑出一道圆弧,狠狠落向巴尔扎克的头顶。

    “速度不错,可惜这里不是陆地。”

    巴尔扎克轻轻往下一跳,在瑞克的镰刀砍到前,跳下树枝钻入水中。

    “该死!”

    一击落空,瑞克急忙在摇晃的树枝上稳住形。这里的地形对他太不利了,他唯一能够选择的战场仅有横在半空中的那几根树枝,而巴尔扎克可选择的战场是从上到下全方位的,这让巴尔扎克可以很轻易的将他入绝境。

    突然,瑞克感觉脚下的树枝一阵猛摇,接着,粗壮的树杆从下而上的开始倾斜,重重倒入水中,砸起漫天水花。

    “妈的,他在水中切断树根!”

    瑞克刚跃到另一棵树枝上,便觉得脚下再次摇晃起来。

    附近只有四五处可以站人的粗枝,这让瑞克虽然知道对方想干什么,但还是无能为力。

    瑞克无奈的被迫跳跃了三次之后,附近除了那漂浮在水面上的断木,与那高到他无法触及到的树冠处的枝杆外,没有任何地方可供他落脚了。

    “早知道就先跳上树冠处了。”

    瑞克后悔也没用了,而且就算他跳到了树冠处,他对虫车中的莫亚和拉芙也无法再起到保护作用。

    瑞克被入绝境了,他被迫站在漂浮着的断木上,这里是最靠近水面的地方,只要稍有不慎,他便会被巴尔扎克击入水中。

    “给他!”

    突然,虫车中暴出一声不甘的怒吼。

    轰!——

    几乎在同一时间,断木从中断为两截,瑞克借力跃起,巴尔扎克破水而出,手持两把弯刃如影随形。凌空,巴尔扎克用弯刃的锯齿绞住瑞克的双镰,借着鱼跃的冲势一头撞入他怀中,拖着他一起重重坠入水中。

    浑浊的河水一股脑儿的灌入瑞克的口鼻之中,他拼命挣扎,用力踢开与自己纠缠的巴尔扎克,但变为战斗状态后的他天生就不适合在水中作战。如果是常人形态,他或许还可以游泳,但看看已经变化成镰刀的双手,就算巴尔扎克放他一马,他也会被污浊的河水给溺死。

    瑞克越沉越深,在水中的他憋住气,惊慌的睁大了眼睛。忽然,他看到离自己六米远的地方,一道黑影正犹如游鱼一般向自己飞速接近。

    “完了。”

    在水中,他根本无法逃脱,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黑影越来越近。

    忽然,一道细丝如针头般扎入水中,绕上了他的腰部。

    只觉得一股力量用力一扯,瑞克如火箭般冲出水面,被高高抛起,甩向最高处的树冠层。

    肺部终于可以呼吸到空气了,这种感觉对于瑞克来说如同重生,他狼狈的落在树冠处,拄着膝盖大口喘息。

    粗喘了几下,瑞克因为缺氧而眩晕的脑袋终于清醒了些。他定睛望向水面,发现修斯特竟能在远离水面三米的地方凌空飞跃,而巴尔扎克此刻也远离水面,紧贴着水面不断穿梭。

    “怎么回事?”瑞克有些傻眼了。

    回忆莫亚曾经与自己仔细分析过的虫类介绍,再细看二人的战斗方式,他总算明白了。

    龙虱巴尔扎克,从这个外号上就可以知道他的虫是魔虫级的龙虱。

    龙虱在所有的战斗虫中是实用能最高的中级虫类之一,甚至有水、陆、空全能战虫的美誉。虽然在战斗能力上,龙虱的拥有者唯一的杀伤武器只有那对弯牙化成的短刃,但是它强就强在对于战斗空间的利用。

    越是复杂的地形越是能发挥出龙虱的战斗优势,所以,契合度高,能完美把龙虱杀戮本能与自格斗技巧结合起来的战士,往往在复杂地形下能发挥出远超一般魔虫拥有者的战斗能力。

    而与之相比,同是魔虫级的天狼蛛就是另一个极端了。比起龙虱,天狼蛛在战斗空间的控制上有着先天的缺陷,但是天狼蛛是魔虫级的战斗虫中战斗天赋最出色的虫,短牙化成的匕首、柔锐兼备的蛛丝、一击毙命的毒液、隐秘难辩的蛛网陷阱,等等的这一切让天狼蛛的拥有者可选择无数种不同的战斗方式,同样,只要天狼蛛的拥有者有娴熟的战斗技巧,便会成为最可怕的杀手。

    修斯特和巴尔扎克显然都是各自领域内的佼佼者,战斗的激烈程度甚至让瑞克有种无从插手的错觉。

    “厉害,真是太强了……”

    瑞克蛰伏在树冠处,目不转睛的盯着激战中的二人。他并不是个喜欢坐以待毙的人,虽然从目前的况下看,修斯特与巴尔扎克势均力敌,但瑞克知道,如果自己不在最佳的时机加入战场,输的人一定是修斯特。

    原因,便是巴尔扎克的境界比修斯特高出整整两级。达到虫将四级境界的巴尔扎克除了没有野生龙虱那么强的感官外,其他能力已经全部与野生龙虱等同。而仅是虫将二级境界的修斯特却仅拥有天狼蛛百分之六十左右的战斗能力。再加上由于地形的缘故,修斯特必须空出一手来用蛛丝掌握自己的战斗空间,所以他真正能够用于战斗的只有一只手而已。

    以一只手对付两只手,就算修斯特在运用天狼蛛能力上再有天赋,也无法避免落败的命运。

    数次交锋之后,巴扎尔克也看出了修斯特的弱点,要迅速解决修斯特的唯一办法,就是切断他与树冠之间的联系,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占据他上方的空间,斩断他诡异的蛛丝。

    ‘呼’的一声,巴尔扎克背后的薄翼猛的一扇,影瞬间窜至上方。

    巴尔扎克影一动,修斯特便知道他的打算,他迅速收缩蛛丝,形紧跟着巴尔扎克向上攀升,他要抢到至高点。

    从速度上来说,飞行中的巴尔扎克明显占优,他抢在修斯特之前达到了至高点。寒芒一闪,连接着修斯特与树冠的蛛丝断为两截。

    失去了蛛丝的连接,修斯特不由己的向下坠去。但在飞坠的同时,他不死心的再出一道蛛丝,绕向另一根树枝。

    “你死心吧!”

    巴尔扎克拔出小腿上的匕首,凌空截断刚刚缠上的蛛丝。同一时间,他的形犹如一只扑食的猎鹰,从上空向修斯特俯冲下去,想把修斯特像对付瑞克撞入水中,他相信,只要到了水中,修斯特便再没有能力与他对抗。

    两道影飞速接近,眼看巴尔扎克的弯刃就要修斯特的膛,突然,修斯特的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不好!”

    看到这个表,战斗经验丰富的巴尔扎克立即明白自己中计了。

    背后,‘呼呼’的风声大作,锋利的锋芒尚未斩到便已刮的巴尔扎克头皮生痛。

    硬是用强悍的腰力让自己凌空扭,巴尔扎克下意识的举起弯刃。这时,他只看到一对狰狞的镰刀在自己眼中不断放大,甚至连刀锋上如淬火般的漂亮纹路都能清晰可见。

    轰!——

    几乎把耳膜都要穿透的巨响,在半空中如炸雷般响起。

    在如烟花般四散飞溅的火星中,瑞克的蓄势一击将巴尔扎克直接斩飞,其巨大的力量甚至将巴尔扎克的虎口都双双震裂。

    在半空,直接面对如此巨大的冲击力,就算有娴熟飞行能力的巴尔扎克也无法化解这股巨大的力量。他飞速向水面坠去,越是接近水面,他的心中越是觉得安全,至少在水中,瑞克和修斯特都无法对他造成威胁。

    但就在背部离水面不到一米处,巴尔扎克感觉有什么东西阻止了自己的坠势。

    “蛛网!——”

    巴尔扎克勃然变色,他眼角的余光甚至已经看到向自己飞速扑来的修斯特。

    双刃翻飞,一片片如花瓣般的光影瞬间将蛛网切碎,他顾不得依然缠在上的那些蛛丝,扭就想坠入水中。只可惜,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在入水的一瞬间,他感觉一件锐器破开甲胄刺入了自己的背部,并不易察觉的注入了几滴冰凉刺骨的液体。

    巴尔扎克咬牙破水而入,直接沉入水底。

    慢慢,一片殷红的血迹自水下浮现,‘咕噜咕噜’的冒出一个个气泡。

    瑞克重重坠在了漂浮的虫车顶上,警惕地举着双镰,观察着浑浊的水面。而修斯特则依靠蛛丝挂在空中,锐利的目光简直能够穿透水面。

    不久之后,几条大蚂蝗被血腥味吸引,争相出现在血污边,大口吸着血水,同时,很久没有出现的水蠕虫也竞相赶来。

    看到这一幕,神经紧绷的瑞克松了口气,他扭头望向修斯特:“他死了?”

    “恐怕没有,但至少暂时不再对我构成威胁。”修斯特冷的一笑,目光撇向虫车车窗后揣测不安的莫亚。

    “喂!我劝你最好不要有那种的念头。”瑞克迎上了修斯特的目光,丝毫不让。

    紧盯着瑞克的双眼,修斯特似乎是在考验瑞克的决心。

    “你该知道,我是个向往自由的人,不喜欢被约束。”

    “没人喜欢被约束。”瑞克顿了顿,突然加重语气道:“但前提是绝不能威胁到我想保护的人。”

    “喜欢保护别人可不是个好好,那会害死你自己。”修斯特放长了蛛丝,让自己悬挂在瑞克面前。

    “但一个人独活也不是什么好主意,那样的生活绝对不会精彩。”

    “……”

    修斯特抿住了嘴唇,瑞克的话犹如一柄利剑,毫不保留的刺痛了他的内心。

    回首过往三十年,他修斯特是远近闻名的猎头者涅磐,死在他手下的成名猎人成百上千。但是这又如何,这种黑暗世界中的荣誉根本没人能与他分享,每次在双手粘满鲜血后,他依然只能在暗的角落中,像受伤的野兽一般孤独的舐自己的伤口。

    感觉到了修斯特内心的动摇,瑞克急忙开口:“现在有个机会让你可以尝试一下新的生活,为什么不试试?”

    “新的生活?”修斯特抬起头,凄惨地笑了笑,转而脸色再次变的冷:“我是那种一天见不到血就没办法睡觉的人,这样的我怎么改变生活方式?”

    “……”这回,换成瑞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好了,不要再废话了。”短暂的绪波动之后,修斯特再次恢复了原先的狠辣,他眯起眼睛,锐利的目光直脸色煞白的拉芙:“我不想与瑞克这小子起冲突,老实说,我很欣赏他。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会为了这一点点的欣赏放弃自己的安全,我还是喜欢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而不是一个小丫头的口袋里。”

    “真的要打?”瑞克叹了口气。

    “也不一定。”修斯特撇了眼瑞克,淡淡地说:“我只想解决我体内的毒素,这丫头不是虫类专家吗?只要她肯帮我解毒,我没兴趣欺负一个小丫头。”

    “拉芙!”听到修斯特这一让步,瑞克惊喜的回头,期待的望向拉芙。

    “没办法,我没办法做到。”拉芙满脸苦色的摇了摇头。

    “那就没办法了。”拉芙话音刚落,修斯特的脸色便拉了下来。

    “喂,等一下!”瑞克急了,他伸手拦住修斯特,扭头向拉芙大喊:“傻丫头,你不要命了嘛!难道你真想看到他抓着你向你爷爷索要解药?”

    “就算抓住我,爷爷也拿不出能完全根治他体内毒素的解药,因为这种混合毒根本就是无解。”拉芙低下了头,一脸愧疚。

    “无解?”

    修斯特面色巨变,他无法想象一直需要解药度的生活将会是什么样子,那简直就是一条被铁链栓住了脖子的狗。

    “南泽,你这条老狗,你想栓我一辈子吗?哈哈哈……好,我现在就抓了你孙女与你同归于尽好了!”

    眼看双目赤红的修斯特就要发狂,瑞克急忙大喊:“拉芙,想想办法,你是很出色的虫类专家不是嘛,你一定有办法的!”

    “办法也不是没有,只是……”拉芙的声音越来越低。

    “只是什么?妈的,马上告诉我,不然我立即让你这漂亮的脑袋变成水蠕虫的粪便!”修斯特面目狰狞,几乎就要失控。

    拉芙瞄了眼修斯特,诺诺地说:“我之前也参与过这种混合毒素的研制,里面主要的一种元素是来自阿尔曼斯荒原的一种不知名虫类体内的毒素,这种毒素是爷爷的一位老朋友给他带回来的。在经过我们的研究之后,我们发现这种毒素有分离虫类细胞与人类细胞的能力,所以你便成为了这种毒素的试验体……”

    “妈的!”

    修斯特朝特里郡的方向狠狠淬了一口,而瑞克和莫亚也觉得南泽这坏老头做事确实不太光彩,尤其是在莫亚也被当成了试验体的况下。

    “我现在手上缺少这种无名虫类的详细资料,只是大约知道这大概是一种幻虫等级的虫类,所以我没办法制造解药。但……但我相信虫子的毒素都是为猎杀而自我进化的,而物种相克是自然界最常见的现象,所以在理论上说,世界上一定有种东西可以抵御这种毒素,并且就在阿尔曼斯荒原。”拉芙说完这段话后,脸上神采奕奕,这是一种只有在追逐自己梦想时才会流露的神采。

    “也就是说,只要到了阿尔曼斯荒原你就有机会帮我研制出解药?”修斯特冷静了下来,他不相信拉芙这个小丫头会对他说谎,但心中的谨慎让他追问:“那你口袋里那种解药是怎么研制出来的?”

    “这个……”拉芙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如实说道:“其实这种临时解药很简单,就是各种虫类的胚胎液,由于胚胎液中蕴涵大量虫类的激活细胞,所以在服入后你体内的毒素会暂时把目标对向这些激活细胞,从而短暂复苏你的人类细胞与虫类细胞之间的联系。”

    “胚胎液?哈哈哈……亏你想得出来。”听到这种解决的办法,修斯特脸上的表好了很多,“就是说我只要不停的服用胚胎液,让毒素一刻不停的去对付那些胚胎液,我就不会被这种毒素影响了?”

    “这……其实并不是这样……”拉芙畏惧地看了修斯特一眼。

    “还有什么?”修斯特暴躁的大吼。

    “这……这种胚胎液的效果时间有限,而且虫类细胞长时间被孤立的话会慢慢衰退死亡,并且因为你体内毒素没有清除的缘故,你没办法再植入新的虫卵。”

    “……”

    听到这个消息,修斯特面如死灰的闭上了眼睛,就连瑞克和莫亚也流露出不忍的表。毕竟如果无法得到根治的解药,修斯特等于被剥夺了一切。

    修斯特沉默了许久,四周静的让人害怕。

    “好吧,或许这就是命吧……”修斯特终于开口了,但语气中已经少了以前那种锐气,而多出了些许无奈。

    “修斯特,你……”瑞克试着靠近修斯特。

    “你说的对,我的生命如果再这么下去,就算没有这种毒素也会变成一个疯子。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让我改变一下也好,至少在没有力量的况下,可以让我短暂克制一下心中噬血的冲动。”在说这段话时,修斯特似乎变了个人,那种危险的气息全然消失,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一般。

    而修斯特的这种转变也让瑞克放了心,他卸去了武装状态,笑了笑说:“你还有机会,反正我们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都是要去阿尔曼斯荒原的,或许这段旅行能让你找到新的生活方向也说不定呢。”

    “或许还能让我更快的完成万人斩这个目标。”修斯特邪恶的笑了笑,在瑞克目瞪口呆的表中一头钻进车厢,拉着拉芙问:“对了,我还没问服一次胚胎我能保持战斗状态多久?”

    拉芙惊恐的缩到一边:“36……36个小时……”

    “36个小时?也不少嘛,够我杀几个人来过过瘾……”

    “我或许不该释放这个恶魔……”车顶上,被修斯特惊人梦想吓坏的瑞克终于回过神来,他用力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冷汗,口中自言自语:“万人斩……天呐,这家伙还真敢想……”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热血虫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