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大小姐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血族皇储 书名:热血虫潮
    <---凤舞文学网--->

    哭丧着脸坐在沙滩上,瑞克一脸怨恨地瞪着莫亚。--凤-舞-文-学-网--

    “都怪你,你害我成了犯!你说你出的这是什么主意,要是被南泽那坏老头知道我偷看他孙女尿尿,他不宰了我才怪!”

    “这哪能都怪我!”莫亚委屈地摸了摸头上的大包,抱怨:“谁叫她女扮男装,还弄的这么神秘,聪明人都会怀疑啦!又不都是我的错!”

    “你还狡辩!”瑞克一把扑了上去勒住他的喉咙,苦着脸大叫:“我的好名声都被你给糟蹋了,你叫我怎么办啊,她现在一定对我印象极差!”

    “印象差?靠……咳咳……你不会是看上这丫头了吧?”

    “谁说的!”瑞克红着脸推开莫亚,有些担心地望了眼树林那边,“你说她怎么还没出来?不会是想不开……”

    “啊呸!还说你没看上人家!”莫亚趁瑞克不备,洒了把沙子迷住他眼睛,一头扑过来和他扭作一团。

    ……

    不久,拉芙终于走出了树林。此刻的她已经恢复了女生打扮,一头金色的长发被她用皮筋扎在脑后,上厚重的长袍也丢了,穿上了带着花边的小衬衫,下则是一条浅色马裤。

    走出树林,拉芙可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生惯养的长这么大,她可是头一回碰上这种糗事。

    一想到自己啥都被瑞克给看到了,她便恨的牙痒痒。

    可转念一想。自己搞地这么神秘。破绽又那么大。人家怀疑自己也是正常。这本来就是个误会。而且瑞克不是还救了自己一命嘛。

    “如果他态度好。肯老老实实地认错。我就原谅他吧。”

    拉芙心里这么想着。就走出了树林。可出来一看。瑞克哪是在低头思过。这没心没肺地家伙和莫亚玩地正欢呢。这顿时把拉芙给气地七窍生烟。

    “瑞克!——”

    尖锐到足以把耳膜震破地河东狮吼贯脑而过。瑞克一下就被拉芙这一绝招给震得晕忽忽地。

    迷茫地回过头。看到拉芙一女装打扮。瑞克这家伙眼睛一亮。立即又精神了起来。

    他甩开莫亚,三步两步的跑上前去。站在拉芙面前,挠着头不好意思地说:“你总算出来了啊,你再不出来我就想进去找你了呢。”

    瑞克本来的意思是想说担心拉芙,可在拉芙听来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她为什么在里面待了这么久,那是她在换衣服。

    如果不是在气头上,拉芙估计能理解瑞克的意思,可现在……

    “这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刚才没看够?现在居然还想再看!”

    拉芙又气又羞,恼怒之下一把揪住瑞克的耳朵:“你这没教养的小混蛋,你知道你刚才干了什么吗?人家是女生,你怎么能这么对人家!”

    说着,拉芙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滚了出来。

    瑞克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女生哭,一见拉芙哭,也顾不得耳朵上的巨痛了,手忙脚乱的哄了起来。

    可他没想到的是,他越是哄,拉芙哭的越是伤心,那眼泪就像不要钱似的哗哗的往下流,一时间,瑞克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喂,丫头,你是南泽那老东西的孙女吧?”突然,一个沉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个冷冰冰的声音,拉芙就像吃了止哭药一样,一下止住了哭。

    “呓,你也知道?”瑞克回头,呆呆地看着修斯特。

    “哈哈哈……”听到瑞克的回答,修斯特兴奋的大笑,眼神中顿时闪过一丝邪恶的杀气。

    瑞克对杀气格外敏感,在感觉到修斯特气质变化的一瞬间,他一把把拉芙拉到自己的后,怒瞪着走近的修斯特。

    “你想干嘛?”

    “你说我想干嘛?”修斯特不屑地撇了眼瑞克,接着把目光越过瑞克望向缩在他背后的拉芙:“据说老东西最宝贝他的孙女了,你说我要是抓了你和他换能完全解我体内毒素的解药,你说他会不会换?”

    “……”

    气氛一时间凝固了,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四周静的简直连掉根针都能清晰的听到。

    “瑞克……”莫亚有些担心的看着瑞克,他就怕瑞克一时冲动和修斯特动手,虽然眼下修斯特伤了,可他并不认为瑞克有赢的机会。

    “如果我不答应呢?”

    沉寂了许久,瑞克斩钉截铁的说出了这句话。--凤-舞-文-学-网--

    如果这事是之前发生,或许瑞克会选择不插手,但现在他总是觉得自己亏欠了拉芙什么,所以在一番心理挣扎之后,他断然下了这个决定。

    “你是认真的?”修斯特瞳孔紧收,很明显他已经动了杀意。

    “我可见不得别人欺凌弱小,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都不行。”

    “愚蠢的孩子……”修斯特叹了口气,一把扯掉上带血的外,小臂处的旋转刀刃‘噌’的窜了出来。

    莫亚见两人真要动手,吓的急忙挡在了两人的中间,他用眼神狠狠瞪了瞪瑞克,凑在他耳边说:“那丫头给你啥好处了,连命都肯为她赔上?”

    “那难道看着她被抓走,然后被拿去当人质要挟坏老头?”

    “这有什么不好,说不定和修斯特合作一下,坏老头还能顺便撤消我们的赦令了呢?”

    “你这笨蛋,他撤了一份不会再发一份?再说了,男子汉一诺千金,我可不做这么反复的事。”瑞克脖子一硬,显然已经下了决心。

    莫亚知道瑞克的脾气掘,让他认定一件事的话,就算一百头牛来也拉不动他。

    局势箭弩拔张,莫亚急的团团转,可他偏偏没什么好办法来解决目前的问题,无奈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修斯特的伤势上了。

    或许真是莫亚的祈祷起了作用,突然间,一脸杀气的修斯特脚下一个踉跄。

    “好机会!”

    这种机会瑞克怎么肯错过,冲上前去将修斯特一肘砸翻在地。

    “呓?这么弱?”

    看了看地上明显已经失去意识的修斯特,瑞克不傻愣在了原地。

    “他……他或许是体内的毒素发作了。”见危险已经解除,拉芙拍着口,心有余悸的说。

    “对哦,他从特里郡出来后还没吃过解药,真是够幸运。”瑞克抬手擦了擦额头上冒出冷汗,在刚才他可是打算拼死一搏的,要说不紧张,那肯定是骗人。

    “如果不给他解药,他会死吗?”莫亚蹲在地上看着修斯特,突然问。

    “应该不会吧,我听爷爷说,这种毒素已经经过改良,主要作用是切断虫与人体的联系,所以不给解药的话他并不会死,只是会浑无力并且无法运用虫的力量罢了。”

    “瑞克,你打算怎么处置他?把他丢下?”莫亚用询问的目光望向瑞克。

    在怎么处置修斯特这个问题上,瑞克其实也拿不定主意。一方面他希望丢下修斯特,这家伙太过危险,留在自己边简直就是个定时炸弹。而另一方面,他又希望能够借助修斯特的力量,毕竟丢下修斯特的话,他们这个团队仅有他一名战斗人员了,要是遇上危险,恐怕难逃厄运。

    犹豫了一阵,瑞克咬牙说:“带上他,把他捆起来。只要不给他解药,凭他普通人类的力量应该无法挣脱绳索,就算挣脱了我也应该能摆平他。”

    瑞克做了个折中的决定,他想让修斯特成为备用战力,要是遇上危险就给修斯特解药,看在同坐一条船的份上,修斯特应该不会不管,昨晚的况其实就已经证实了这一点,只要他没有拿到解药,他就必须跟着拉芙。

    莫亚和拉芙对瑞克的决定没有异议,随后,莫亚从虫车的车仓里取出绳索把修斯特像裹粽子一样捆了起来,扔进了车仓。

    解决了修斯特的问题,接下去要解决的就是拉芙问题了。

    老实说,对这个小公主,瑞克很是头疼。他可不觉得一个千金小姐会有能力帮助他穿越重重阻碍,前往阿尔曼斯荒原完成使命,一路上不给他惹麻烦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但是他在心中,他却又期待拉芙能与他同行,美人相伴、亡命天涯,这种景想想就觉得很心动。

    “但……”目光撇向丛林,瑞克想起了那只水蛭虫。一只水蛭虫就能威胁到拉芙的生命,就更别说地中的危险了。

    “还是送她回去吧,她与我们不同……”

    苦笑着摇了摇头,瑞克抬起头,刚想说出自己的决定,却没想到与拉芙的目光碰撞在一起。

    “我好不容易才跑出来,你可别想把我送回去。”拉芙仿佛会读心术,一下就点破了瑞克心中所想。

    “……”

    自己想说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拒绝了,这让瑞克感觉像是被噎住了一般难受。

    “我说大小姐,我们可不是去玩,还是让我们送你回去吧,但你得先把解药给我们,不然我们制不住修斯特这疯子。对了,还有我们的特赦令。”莫亚将手伸到了拉芙面前向她索要。

    “不给!”拉芙后退了几步,嗔道:“你这个浑脱力的家伙都能去,为什么我就不能去?”

    “……”

    被当面点破累赘的份,让莫亚的脸上很挂不住,强笑道:“我是向导,作用并不比战斗人员弱。而且我现在只是刚植入虫卵才会浑脱力,等三天一过,我马上就是最优秀的向导。”

    “哼,一个连自己植入虫的能力不清楚的人,怎么可能发挥出向导的能力?”拉芙终于想到了自己留下的理由,脸上开始流露出坏坏的笑容。

    “谁说我不知道虫的能力……不就是辅助虫嘛……应该……应该很快就能摸索清楚才对……”莫亚一开始还在大声争辩,但越说声音却越小。因为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植入的是什么虫,所以心里也没底。

    “如果那么容易就能被摸索清楚,那世界上就没有天才了。要知道,植入你体内的可是改良过的虫卵,而且是试验品,它的能力只有我最清楚。”

    “试验品!”莫亚脸色煞白,转而大声尖叫:“南泽这坏老头,居然拿我当试验品!该死的……万一出了问题可怎么办啊!”

    “有我在就不会出问题。”

    “你?”莫亚面如死灰地瞟了眼拉芙,摇头苦笑:“算了吧……”

    “别瞧不起人!”拉芙起了,看着二人自信的说:“我是最优秀的虫类专家!所以你体内的改良虫卵,只有我最清楚!”

    “……”

    虫类专家?

    开什么玩笑,在这个时代,虫类专家可是比城主更高贵的存在,每个虫类专家都像国宝一样被保护在城主的手中,怎么可能像拉芙这样随随便便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哈哈哈……”想到这里,瑞克不捧腹大笑,他伸手揉了揉拉芙的前额:“行了,想跟着一起玩也用不着吹牛吹成这样吧。”

    “我没吹牛!”拉芙一把推开了瑞克的手,这种被当成恶作剧小孩的感觉让她很是委屈,而且瑞克和莫亚这两个半大小子明明和她年纪差不多大。

    “没吹牛?呵呵……”

    “你……”

    拉芙见瑞克还不相信,顿时生气了,嘟着嘴说:“得罪我会遭报应的,等着看吧,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马上就会有反应了,到时候可别来求我!”

    说罢,拉芙也不理瑞克了,径直进了车厢生起闷气。

    “呵呵,小丫头还真横。”

    瑞克和莫亚可没把拉芙的威胁放在心上,在他们看来,这不过就是一个顽皮的千金小姐在乱发脾气罢了。

    “她不肯走,怎么办?真带着她?”

    瑞克其实心中本来就很希望拉芙留下,听莫亚这么问,随口就说:“她喜欢跟就让她跟着吧,我可不认为她能吃得了冒险的苦。或许挨过一阵子就能想通了,到时候我们随便找个镇子把她交给当地的官方售虫商店就好了,他们应该会带她回特里郡。”

    “哎……也只能这样了,希望不要出事才好。”

    多了个必须得供起来的宝贝,莫亚实在是高兴不起来,他几乎可以肯定,要是拉芙这大小姐伤到了哪,南泽那份通缉令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撤消了。

    钻进车厢,瑞克和莫亚翻出被河水稍稍浸湿的干粮,给了拉芙一块后,边吃边研究起了后面的路线问题。

    由于昨晚受到狼群袭击的缘故,瑞克他们现在已经偏离了原先的路线。现在要取道到达贝宁镇,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原路返回,但很有可能会在路上被追击他们的狼群成员逮个正着。而另一条路就是穿越这茂密的红树林,这一条路线虽然能够避开后的追兵,但红树林有一部分是未知区域,其中的凶险不言而预。

    “怎么办?”莫亚看着瑞克的眼睛问。

    在他的分析中,这两条路都不是那么容易过,无论选择哪一条,都得冒上很大的风险,更何况现在队伍中需要照顾的人太多了,一不小心或许就得把命都搭上。

    “与其对付人,我宁愿选择对上虫。”作为目前队伍里唯一的战斗人员,瑞克的话几乎就等于是决定了。

    “你确定?”莫亚放下手中的干粮,看着手上那份详细地图:“你可得想好了,红树林里的危险是躲不过的,而且我们后还有人追着,如果选择这条路,说不定我们会遭遇人和虫的双重危险。但如果选择原路返回,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可以躲开那些人。而且就算碰上,我们也只需要应付一方面的危险就够了。”

    “我可不认为我们会有那么好的运气。”瑞克松了松筋骨,搭着莫亚的肩笑道:“红树林里的虫又不会只攻击我们,狼群的人追进来,它们一样会咬他。只要进了树林,就是在比谁跑的快了,呵呵……两大地我们都闯过来了,我可不认为有谁会比我们更精通逃跑。”

    “对,进树林!就这么定了!”

    莫亚还在犹豫,但拉芙可不愿给他考虑的时间。她这次偷跑出来,就是觉得虫会的生活太无聊,出来寻找刺激的。比起昨晚上那种猎人与猎人之间血淋淋的撕杀,树林中的冒险显然对她来说更有吸引力。

    “外行人一边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莫亚把从后座冒上前来的漂亮脑袋按了回去。

    “破向导,你嚣张什么!”拉芙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莫亚的鼻尖。

    “外行人……”

    “破向导……”

    看到莫亚与拉芙针锋相对的大喷口水,瑞克不一脑门黑线。

    莫亚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嘴上不饶人,当初刚认识的时候也和自己吵的像生死仇敌一样。

    回忆起自己刚和莫亚认识时的场面,瑞克乐的嘴角偷偷翘起。

    “行了,吵得我头都晕了。我决定了,就从红树林走!”眼看这两家伙快要在车里打起来了,瑞克急忙做出决定。

    “哼!听到没,走树林!”听到瑞克的决定,拉芙得意朝莫亚仰了仰下巴。

    “得意个,没有我这向导,你进树林就是去当点心的。”莫亚不屑地撇了眼拉芙,突然冒出一句:“下次解手最好选个安全点的地方,可别被什么小虫虫给吓哭了。”

    “……”

    听到莫亚这么恶毒的挖苦,瑞克痛苦的按住了额头,偷偷往自己耳朵里塞了两团棉花。

    “破向导,我和你拼了!——”

    沉寂许久之后,山呼海啸一般的叫声自车内喧嚣直上。

    在四周鸟兽惊飞的辉映下,胖胖的虫车离开沙滩,摇摇晃晃的向林中驶去……

    瑞克他们离开后不久,宽阔的沃尔特河被一道白线乘风破浪般破成两瓣。

    蓦然,一道人影带着长串的水珠从河心跃出,犹如凌空的飞鱼一般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稳稳的落在沙滩上。

    龙虱巴尔扎克,这是狼群四大支柱之中最为骄傲的男人。

    他从来就是独来独往,不屑于任何人合作,哪怕是曾经的头狼,卡恩。

    在狼群,他是最另类的存在,但从没有人敢质疑他的能力。与犹如雏鸟一般被哥哥庇护的银狼卡辛相比,他就如同一头强大的孤狼,始终尾随在狼群的后,默默注视着狼群中的头狼。

    回首过往,整整五年,他一直被头狼卡恩的光芒所笼罩,没有人能够理解他对头狼这个名号的渴望。所以,当现在这个机会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它抓到手了。

    “已经走了吗……”俯摸了摸沙滩上深深的轮胎印,巴尔扎克冷俊的面容露出一抹冷笑。他直起子,上金黑镶兼的甲胄‘咔咔’作响,瞬间收回体内。

    他并没有马上追击瑞克,而是在沙滩边不断徘徊。在一根腐朽的树根边,他发现了一条带血的绷带。

    铁索桥之战,巴尔扎克目睹了全过程,对于修斯特这个与他有相似气质的男人,巴尔扎克相当欣赏。在当时,他有种很想现与之一较高下的冲动,但到最后他还是忍住了,眼睁睁看着修斯特潇洒离去。

    “如果我当时出手阻击,恐怕你就无法安然离开了。”巴尔扎克将绷带放到鼻子前,用力吸着绷带上的血腥味,脸上流露出陶醉的神

    “很感谢你杀了卡恩,又很感谢你将卡辛这个绣花枕头衬托的如此无能。所以……我会记住你鲜血的味道,并把你的血当成我的收藏品之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热血虫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