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暗袭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血族皇储 书名:热血虫潮
    <---凤舞文学网--->

    特里郡的城市格局和凯斯特城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凯斯特是人口集中化的大型都市式格局,而特里郡的城市格局看起来则有些零散。--凤-舞-文-学-网--

    从地图上来看,特里郡像是一个圆形。虫会与城主府的所在地凯旋大道,自然是处在城市最中心的地方,也是相对来说人口最为集中的地方,而这一部分便是特里郡人口中所说的内城。由于面积太小,所以只有极少数份高贵的人才能住在内城。

    内城之外就是面积辽阔的外城了,外城由无数村镇组成,犹如众星拱月一般围绕着内城而建。

    这些建在内城城墙之外的村镇,被内城的人称之为乡下,由城主所组建的一支治安卫队管辖。

    这次瑞克他们所要达到的第一站贝宁镇,就是特里郡最南边的一个重镇,严格意义上来说属于特里郡的边疆了。

    不过此时的瑞克他们,却还没走出内城。

    在靠近城门的地方,莫亚买的那辆二手虫车‘吭哧吭哧’的努力前进。

    从外观上看,层层坚实的虫甲鳞片将车包裹,而在车的内部,一大群拇指大小的搬运虫不知疲倦的推挤着齿轮与链条,另一旁的滚筒里,无数米粒大小的润滑虫不停歇地分泌着润滑液,将齿轮与链条的每一个角落浸染。

    “这车跑的真慢。”瑞克坐在车的后排上,无聊地打着哈欠。

    “慢怕什么,最主要的是耐用。古话说,路遥才知马力,等着看吧,以后你就会佩服我的眼光。”莫亚刚刚把唐吉柯德的地图占为己有,此刻正叼着一支笔在地图上勾勾画画。

    “我现在就想尽快把这件该死的任务做完,然后当个正常的猎人,别再和地扯上什么关系!”瑞克现在是一听到地这个词就怕了,朝着莫亚就是一通抱怨。

    “别吵!”

    突然。车窗外伸出一只手。用力敲了敲瑞克边上地窗子。

    “是修斯特。这怪人……好好车不坐。竟然喜欢趴车顶上。”瑞克吐了吐舌头。轻声抱怨了一句后不再说话。

    不久。车来到了城门边。特里郡晚上有宵。所以晚上出城需要城主或者是南泽会长地手令才行。

    “要手令。”开车地费拉回头喊了一声。

    “幸亏我早有准备。”

    瑞克似乎听到边上的唐吉柯德轻声嘀咕了这一句,然后便看他从大大的包袱中拿出一张盖了章的条子,递给费拉。

    接住条子,费拉一愣,道:“你是会长指定的任务执行人,这种事该你去干才对!”

    “我累了,不想出去,你去递一下不行吗?”唐吉柯德用帽子遮住脸,粗着嗓子说。

    无奈,费拉只能一脸不爽的走了出去。在递手令的时候,突然一队骑着地狼虫的城主卫队也要出城,而带队那人似乎正是白天广场上和费拉他们交头接耳的那位军官。

    “该死,竟然是蒙克多。”唐吉柯德说了这么一句,有些惊慌把子往下俯了一些。他的这一表现,顿时让瑞克再次疑惑了起来。

    而在车外,费拉与那名叫蒙克多的军官在城门口攀谈了几句,那军官甚至还扭头看了他们的车一眼,虽然他脸上带着笑,不过瑞克总是觉得这个笑容中似乎蕴涵了一些别的东西。

    不久,费拉回到了车上,正准备开车,瑞克突然问:“那军官叫什么?”

    “蒙克多,怎么啦?”

    “哦,没什么。”瑞克撇了眼边上神有些古怪的唐吉柯德,随口问:“你和他在说什么?”

    “……”费拉突然浑一紧,强装出一丝笑容说:“没什么,只是随便聊聊。他正好要出城巡查,所以我们就聊了两句。”

    “哼哼……”

    费拉说完,突然听到车窗边有声音,回头一看发现修斯特只露了个头在窗边,正用一种让费拉看着发寒的眼神看他怪笑。

    “他发现了?”费拉心中咯噔一下,心立即跳到了嗓子眼。

    正当他和罗斯惊慌失措时,修斯特又把头缩回了车顶上,看起来就像从来都没出现过一样。

    费拉和罗斯这两各怀鬼胎的家伙惊魂未定,瑞克突然从后伸手拍拍他们肩膀,“那家伙是怪人,老是这么神出鬼没的,早晚有天会被他吓出病来。”

    听到瑞克这么说,两人顿时用力点头。

    顺利出了城门,虫车在狭窄的乡间小路上卖力行驶。天空,月光明亮、众星璀璨,如果不是此时要赶去做一件要命的任务,瑞克还真有种世界如此美好的感觉。--凤舞文学网--

    忽然,研究了半天地图的莫亚抬起头看了看窗外,疑惑地说:“我们走错路了吧?”

    “走错路?”他这么一说,瑞克和唐吉柯德立即把头探向窗外。

    “去贝宁镇的话我们应该顺着小路走,你怎么走大路?难道去个贝宁镇还要绕圈子?”莫亚把目光望向唐吉柯德。

    “不是我的主意!”唐吉柯德急忙摇手。

    “是……是因为小路在修缮,没办法走,所以我们只能走大路。而且走铁索桥的话,应该也不是绕很远。”费拉解释的时候似乎很紧张,而且在说到铁索桥的时候,罗斯狠狠瞪了他一眼,只不过这些小细节,瑞克和莫亚都没有注意到。

    而由于费拉的解释还算合理,所以瑞克和莫亚都没有在深究下去,只有唐吉柯德拄着下巴暗暗思索:“小路在修路吗?我怎么没听爷爷说过……”

    接近凌晨时,瑞克他们已经离内城很远了。一路上除了这辆破车‘吭哧吭哧’的哀鸣外,四周一片寂静,甚至连夏里蛙虫的鸣叫都很难听到。

    车厢内,莫亚和唐吉柯德都已经睡着了,不过瑞克却显得很不安,他总感觉似乎有些什么不对劲,而且四周也太安静了,这绝对不正常。

    推了一下莫亚,瑞克凑在他耳边小声说:“莫亚,醒醒。我觉得不对劲。”

    “别吵,困着呢!”莫亚推开瑞克凑近的脸,扭头又睡。

    “喂,你……”

    瑞克正想再叫,却不妨前排的罗斯回头说:“别闹他了,他刚刚植入虫卵,体正虚弱着呢。”

    “哦,也是啊……”

    瑞克点了点头,但随即一想,他突然察觉到哪里不对劲了。

    “不应该啊,这两个家伙被我打这么惨,为什么现在这么和气的和我说话?甚至还考虑到了莫亚体不适?他们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

    这事有古怪!

    瑞克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费拉与罗斯,而驾驶位上,费拉正满头大汗的盯着后视镜,镜中显示的正是露出疑惑表的瑞克。

    “到了。”

    忽然,罗斯用手肘推了推费拉。费拉从紧张中回过神来,看到目前的铁索桥,表顿时如释重负。

    车子突然开始加速了,这突如其来的颠簸顿时让莫亚惊醒,抬头看了看前面被黑暗笼罩的大桥,他不解地问:“大晚上的,开这么快干什么?不怕掉河里?”

    费拉和罗斯没有回答,而是拼命加速。这一异常的表现顿时让莫亚也感觉不对劲了。

    “喂,你们在打什么鬼主意?快停下!”

    瑞克想起拉费拉,却不料在瑞克起的那一刹那,费拉和罗斯居然不约而同的推开车门一跃而下。

    “!”

    现在傻瓜都知道这两家伙有诡计了,瑞克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跃到了前排,但把手按在方向盘上后他才想起自己不会开车。

    “妈的,我也不会开车!”

    车子已经开始失控,这顿时让瑞克急的大喊。

    “拉刹车!拉刹车!笨蛋,按那个按扭,让发动机里的搬运虫停下来!”莫亚吓的脸都白了,在后面手忙脚乱的乱指挥。

    “!真复杂!”

    瑞克一拉刹车,再对着仪表盘上的按扭一通乱按。

    一阵刺耳的声响之后,虫车摇摆着车尾开始打转,失控的车子随着惯狠狠的甩向一边,轰的一声之后,车头狠狠撞上了桥墩,但总算停了下来。

    车内,瑞克和莫亚早已被那一通乱转给转得七荤八素,反倒是唐吉柯德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睁开懵松睡眼,看了瑞克一眼后,傻忽忽的擦了擦嘴角边的口水,但没想到却不小心把胡子给擦没了一半。

    “吓?”瑞克愣住了,用力揉了揉眼睛。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唐吉柯德似乎没发现自己的胡子出了问题,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问。

    “不知道,但不是什么好事。下车!”瑞克现在也没时间理会唐吉柯德的胡子了,一脚踢开变形的车门,拽着他下了车。

    “他妈的,那两混蛋跑哪去了!”瑞克一下车便杀气腾腾的寻找费拉和罗斯,但却连鬼影都没看到。

    “喂……瑞克……”莫亚从后偷偷拉了拉瑞克的衣袖。

    “干嘛!妈的,让我找到那两家伙,我一定要活剥了……”瑞克正在火头上,回头便朝着莫亚一通大喝,但他的话说到一半便卡在了嗓子里。

    原因无他,因为他总算知道了莫亚拉他的原因。

    在来时的路上,如幽灵般无声地矗立着一队地狼虫骑兵,浓重的杀气顿时让这夏的夜晚变得凉飕飕的。

    “是蒙克多!”唐吉柯德似乎在隐藏着什么,见到这一队骑兵,他立即像把头埋进了沙子里的驼鸟般,躲藏在瑞克的后。

    “他们想干什么?”瑞克凑近了莫亚,压着嗓子问。

    “天知道。”莫亚翻了白眼,补充道:“但总不会是什么好事,你上去问问。”

    “我?”

    “废话,我是伤员!”

    “那……”瑞克本想叫唐吉柯德,但一看他那模样便立即把这个主意烂在了肚子里。

    深吸了一口气,他强装出镇定的样子走上前去,笑眯眯地问:“尊敬的卫队长大人,您……”

    “我接到报,说这里有匪徒出现,所以我来这里把守这条道路,不让任何人通过。”蒙克多端坐在彪悍的地狼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瑞克。

    “匪徒?”瑞克有些哭笑不得,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

    他悻悻然的回到莫亚边,压着嗓子说:“谋,这一定是个谋,他们堵在那里不让我们回去。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那只能往前走啦。”

    “可……”瑞克看了眼被迷雾和黑暗笼罩的铁索桥,不安地说:“我感觉那里有危险,不如我们回头杀回去吧。”

    “你疯啦!可以当上城主卫队长的,战斗力都至少等同于本城最高级别的猎人水准,你想找死吗?”

    “那还是算了。”瑞克缩了缩脖子。

    “喂,桥上有人走过来了。”唐吉柯德惊恐的大喊,或许是因为惊慌的缘故,他的声音听起来竟然有些尖锐。

    瑞克和莫亚定睛望去,只见烟云缭绕犹如鬼蜮一般铁索桥上,几个黑影撕开弥漫的紫色雾气,向瑞克和莫亚他们所在的方向走来。

    “有敌意!”

    还没等对方走近,瑞克便能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他猛的一甩手臂,墨绿色的甲胄顿时‘咯咯咯’的覆盖他上

    “回车里去!”瑞克朝后大喊。

    莫亚和唐吉柯德不约而同的钻进车,只留瑞克一个人孤挡在铁索桥头处。

    现在,回想罗斯和费拉在广场与卫队长蒙克多鬼鬼祟祟的谈话,瑞克总算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鬼主意了。

    在这悬在大河中的铁索桥上,两头都被堵住了,除了拼死一战外,似乎就只有跳河这一条路可走了。可看看桥下黑黝黝的汹涌潮汐,与那一支支如尖牙般露出水面的狰狞礁石,瑞克立即打消了跳河的主意。

    “妈的!妈的!够狠啊!”瑞克狠狠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冷汗,他可没把握对付对方那么多人,更何况还有莫亚和唐吉柯德这两非战力在拖他的后腿。

    人影渐渐走进,以瑞克的视力,终于能看清对方的相貌了。

    “是你!”

    看着对方那一头在夜风中飘散的银色长发,瑞克认出了这个带给他一系列厄运的人。

    “我们又见面了。”银发男子脸上依旧带着妖异的笑容,他望了望瑞克后的那辆虫车,微笑着问:“修斯特呢?”

    “我不知道,刚才我就没看见他。”瑞克向虫车边靠了靠,他有种不妙的感觉。

    “是吗……罗斯和费拉这两个笨蛋!”银发男人似乎对瑞克失去了兴趣,背下令:“虽然主要目标走了,但杀个小角色也不错。”

    “妈的,又来!”

    听到对方的话,瑞克不怒骂。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招惹这个帅哥了,为什么他总和自己过不去。

    人群渐渐围了上来,瑞克回头望向蒙克多的卫队,可这些被赋予维护治安使命的家伙一点都没有制止的意思,脸上的表简直比看大戏还轻松。

    没办法,对方赶尽杀绝的意思已经表现的这么清楚了,瑞克不拼也不行了。

    正当瑞克思量着该先找哪个拼命时,桥下黝黑的水面上突然暴出一阵炸响。

    “吓!”

    在瑞克惊讶的目光中,一道闪电般的黑影带着长长的水珠,犹如鬼魅般跃至铁索桥的栏杆上。只见他脚尖轻轻一点,残影电光火石般掠过人群。

    两颗头颅顿时飞起,从被斩断的脖颈中飙出的血雾足有三个人那么高。

    “厉害!”

    瑞克呆住了,这是他第一看到这么干净利落的杀人。甚至他都还没看清动作,已经有两个人被干掉了。

    “修斯特!——”

    银发男人在黑影冲出水面的那一刻便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只是他还是慢了一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部下被斩杀。

    “在找我?”

    修斯特耸立在铁索桥悬空的铁链上,狂野的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

    他用满是杀气的目光瞟了眼蒙克多那边,大笑:“狼群好大的手笔啊!”

    “哼!——狂妄!明知我在找你,你还自己送上门来,你还真当自己是涅磐了……”银发男人目光冷,双眼死死地盯着修斯特,银白色的角质渐渐覆盖大半个体。

    “银狼卡辛?”修斯特的眉头微微一皱,他把目光扫向表呆涩的瑞克,大吼:“还不动手!”

    被他这么一吼,瑞克几乎是下意识的挥动双镰,斩向离自己最近一人。

    瑞克这是突然发难,加上自实力又不俗,措手不及之下,当前那人顿时被瑞克一刀劈飞,口吐着鲜血撞开人群倒飞了出去。

    “呓?”

    瑞克没想到自己下意识的攻击居然为自己撕开了包围圈,如此良机他又怎么会错过,影一闪而逝,眨眼便冲了出去。

    而卡辛带来这些人显然也是狼群中的好手,手很明显超过罗斯和费拉很多,在回过神来之后,他们立即改变阵型。

    只见一阵人影交错,瑞克便又被围在了其中。不过因为这次行动的主要目标是修斯特,所以在他现之后,除了缠住瑞克的三人,其他人全部扑向了铁索上的修斯特。

    以一对多,修斯特却全无惧色,他子一沉,借着铁索的弹力高高跃起,迎面冲向飞扑而来的狼群众人。

    凌空的瞬间,修斯特的掌心突然窜出一根隐形的细丝。

    金铁交接的火星炸现,人影错而过,修斯特飘然落地。但落地后,他嘴角突然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只见他右手轻轻一扯,与他错而过的众人中,一人的喉间突然浮现一道血线,接着,冲天的血雾飙出。

    “蛛丝?原来是魔虫级的天狼蛛。”

    卡辛看清了整个交手的过程,他冷冷一笑,双臂变化成两根布满倒刺的细长软鞭,双脚也再次变化,双膝尖刺密布,快速蔓延到脚面,形成张力十足的虫肢轮廓。

    更可怕的是他的面部,一层细密的角质遮盖了他大半张面孔,包裹着丝丝银发,看上去邪恶而恐怖。

    “居然达到了虫将的顶级境界!”

    看到卡辛这副装扮,瑞克不惊呼出了声。要知道,虫将境界之上那就是可让体内虫永生的虫师境界了,这可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境界,而卡辛离这个境界只有一步之遥。

    “王虫级的天牛虫……”

    桥面上,修斯特的表也不再轻松。

    虽然在天虫级、玄虫级、幻虫级、魔虫级、王虫级、兵虫级这虫类的六大级别中,王虫级的虫并不算高,甚至还比他的天狼蛛低了一级,但虫将的顶级境界却可弥补这一先天的差距。

    植入虫的等级越高,那么修炼起来就越为困难,境界的提升也相对缓慢。

    修斯特拥有魔虫级的天狼蛛,成名已久,但真正说到境界,他也不过是虫将二级境界,甚至都没有费拉和罗斯高,只比瑞克高一个境界而已。

    以他二级虫将的境界,只能发挥出天狼蛛百分之六十的力量,对上可发挥出天牛虫百分之九十力量的卡辛,胜负只是五五之数。

    修斯特猛的一甩手臂,双臂上的细密尖齿“喀”的一声散开成一排排的刀刃形态,并且呈螺旋状缠绕在手臂之上。

    修斯特很少以真正的战斗形态对敌,但这次面对卡辛,他不能不认真。

    两大强者相互对峙,所造成的庞大压力似乎把气息都凝固了起来,沉重的令旁观者有种无法呼吸的感觉。

    轰!——

    突然,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两道模糊的影在铁索桥的正中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卡辛的银色软鞭,在第一时间卷住了修斯特遍布着刀刃的双臂。趁着修斯特被控制行动的瞬间,他背后的甲壳突然一展,两片薄翼以眼难辩的速度飞速拍动。顿时,他的形犹如离弦的箭一般急驰,右手的软鞭则如长枪般向修斯特的面门。

    卡辛的动作太快了,修斯特根本无法闪避,他硬拼着用自己手臂上的刀刃去挡卡辛的锋芒,但他没想到在刀刃与卡辛长臂相接的一瞬间,看似如长枪般坚硬的长鞭突然一软,顺着刀刃折了个方向,直接从背后洞穿修斯特的肩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热血虫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