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浩瀚林海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血族皇储 书名:热血虫潮
    <---凤舞文学网--->

    黑夜,像一张大网盖在了森林的上空,黄白色的月光洒下,也只能透过层层枝叶的缝隙在地上留下点点光斑。--凤舞文学网--

    气温骤降,淡淡的薄雾如同团团冷气在空气里缓缓飘动着,在树林上凝结成滴滴冰凉的水珠,顺着树干行行滑落。

    瑞克饥渴难耐,掏出最后一块虫油糕狼吞虎咽了起来。

    本来以为可以快去快回,谁知竟留在了这里,而且还得继续走下去。

    他打了一个寒颤,冰凉的雾气让他搂紧了体,一不小心,脚底一滑,摔了个双脚朝天。

    如今,瑞克算是切实体会到了装备的重要,在这无边的森林里,没有装备的帮助,个人是很难独立待下去的。

    没有火种就无法驱赶这人的寒冷,没有照明虫灯,更是寸步难行,至于腹中的饥饿,要是此时有一块野外干粮那该多好……

    这一切都集中在一个小小的背囊里,在虫会的商品柜台里按价出售,可惜他连区区一百多块银币都付不起,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别人一件件地选购着。

    “怎么办?不饿死也会冻死……”瑞克打了一个喷嚏,摸索着一颗大树靠坐下来。

    夜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抖落下的水珠砸在他的脸上,让他冷不经猛然一震,像是从噩梦中惊醒。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瑞克抹去脸上的水滴,环视四周,希望可以找到些什么。

    光线异常微弱。一个手臂地距离外。什么也看不清。倒是空气里微微有着一股硫磺地味道。源头似乎就在附近。

    “是地狱走廊那地气味吗?”瑞克疑惑起来。仔细一想。这里离地狱走廊还很远。气味不至于这么快就飘来。

    那只有一种可能了。是硫磺虫地味道……

    硫磺虫只分布在森林里。在树干内部筑巢。通过咀嚼木质纤维产生硫磺黏液。收集起来后可以直接生火。是一种燃烧效率很好地燃料。

    要是有灯光照明。找到硫磺虫并不难。可是在这伸手不见五指地黑夜。要摸索到它地巢就只能靠追踪气味了。

    瑞克小心地站起。硬着头皮往前走着。脚下厚厚地一层树叶堆积层像是一片沼泽。腿迈了上去就得使出很大力气才能抬起。所以每走一步都吃力得很。

    不知不觉的,瑞克忽然发觉脚下变得平坦了许多,硫磺的气味也渐渐加重,一阵冷风拂过,空气里突然弥漫起呛人的焦味,厚重的一层颗粒粉末扑面而来,眯在眼睛里立刻引来剧烈的灼痛。

    “咳……”瑞克剧烈地咳嗽起来,寻思着地上一定都是树叶的灰烬,硫磺虫的分泌物在这里汇集后发生了自燃,烧掉了堆积的树叶,所以才会使得这里尽是树叶灰粉。

    就在这时,一声脆响骤起,瑞克只觉得耳根剧痛难忍,慌忙捂鼻倒地。

    “啪……”爆裂声接连炸响,树木碎裂迸,几颗朽木更是被拦腰炸断,轰然倒下。

    瑞克屏住呼吸,顾不得方向,撒腿就跑,贴着炸响穿梭在林海中。

    虫翅挥舞着迎面扑来,瑞克本能地伸手挡住脸庞,刚俯趴下,一阵爆响在空中炸开,后背的衣服被浪掀碎了,碎布四散。

    “妈的,走到虫窝里了。”瑞克心道,在地上快速匍匐着向前。

    炸响持续不断,他忽然感到右手一阵剧痛,缩手一看,整支右手已经被一团大火点燃。

    他挥动着着,浪翻滚,顺着手臂贴敷在脸上。

    慌忙中,瑞克大喝一声,使出全力气甩掉手上的火苗。

    周围虫翅挥舞的声响不绝于耳,并且迅速成片的汇集过来,他虽看不清四周的况,可依稀能觉察到无数硫磺虫正冲来,浓浓的硫磺味几乎让他窒息。

    “不要……”瑞克想到了自己被炸成泥的惨景,不顾一切地跑着,脑袋里都塞满了近似发狂的意念。

    手臂上的火苗随着他的步伐舞动着,猛然间一声爆响,一团火光吞没了他的躯,靠近的硫磺虫被火苗点燃了,一只接着一只地燃起炸响,继而引发成片的硫磺虫燃烧爆炸。

    浪一波接着一波,瑞克完全失去了对体的控制,惊恐着被浪掀出好远,重重地撞在一棵大树上。

    到处是耀眼的火光,浪拖拽着瑞克往一边移去,他赶紧死死地抓住大树,任由气流撕碎了他的衣服和裤子。

    树叶带着火星纷落,瑞克好不容易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顿时让他呆住了。

    周遭的树木已然成了一个个高大的火炬,浓密的枝叶被一齐点燃,浓烟滚滚。

    火光无穷无尽地出现,一层压着一层,将黑夜驱散了,如同耀眼的红色强行涂抹在漆黑的天空。

    空气在升腾,未被点燃的树木卷起了皮,树叶弯曲收缩成一团,瑞克急忙低下子,在地上扒开一堆烂土藏进去。

    等到高温一点点减弱,瑞克方才探出头来看个究竟。--凤-舞-文-学-网--比起刚才的刺耳的炸响,四周现在安静了许多。

    树木带着火团伫立着,高温让枝干纷纷裂开,一个个硫磺虫被压力积压了出来,许多幼虫刚一接触到火焰就化成了虫水,堆积在地上。

    瑞克喘着粗气,发尖都发出一阵焦味,四周的泥土依旧灼,让他一时无法挪动体。

    但是一个奇怪的景象让他欣喜不已,甚至顾不得四处的浪,兴奋地蹲坐了起来。

    大火与流硬是在森林里开辟出了一道走廊,无数残留的火星在树梢上燃烧着,噼啪而响中照亮了周遭的一切,让瑞克可以清楚地看到前方的路,甚至是满地的硫磺虫残碎的肢体。

    瑞克捡起一根手腕粗的树枝,上面的虫水碰到火星后立刻剧烈的燃烧起来,足可以当作火把来用。

    刚才的爆炸震碎了他的衣服,整个人看上去光溜溜的,仅剩下一条破烂的内裤遮体,全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高温让汗水竞相渗出毛孔。

    豁然开朗的前方让瑞克深感意外,他想了想,这里的火光虽然帮了自己大忙,可是无形中也等于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不过总比困死在这里的好……”他在地上搜罗着衣服碎片,揉成一团后粘满硫磺虫的虫水,这样一来,足足可以应付几天的照明。

    红光漫天,中间参杂着翻滚的黑烟,还好风向是逆转的,烟雾被向侧后方吹散,前方的道路算是一目了然。

    瑞克来不及多等待了,忍着地上的高温快速跑向前方,只要熬到天亮,等到太阳出来后,至少可以辨识出大致的方向。

    后方,森林边缘。

    兰特带着手下徘徊在小河旁,莫亚四处搜寻着,脸上贴满了止血贴。

    “到处都是那家伙的气味。”莫亚揉了揉脸,“他肯定是疯了,居然跑到了a区。”

    “你能肯定?”兰特高举起虫火灯,脸色凝重,“要是决定追上去,我们必须得做心理准备。”

    话音刚落,众人面面相觑,都不作答。

    “怎么了?怕了?”兰特叹了口气,“我们投票吧,同意继续追下去的说句话。”

    “我……”莫亚走了上去,可看到周围众人都没说话,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声音立刻低了下去。

    “又是你,你给我们带的麻烦够多的了。”几人嚷嚷道,“要是你小心点,在车上就能抓到他了。”

    “我?关我什么事?”莫亚一脸的无辜,“我可是一直都在帮你们找他。”

    “闭嘴,事因你而起,如果不是你大意,虫卵也不会被人抢走,更不会出现后面一堆的破事。”

    “你……”莫亚无言以对,只能可怜巴巴地瞅着兰特。

    “你有责任……”兰特提高了声音,话锋一转,“其实我也很想追下去,但不能否认这太危险了。”

    “老大,我劝你还是别有这个打算,看那人的况,他好像成功变成了虫人……”手下议论着。

    “我知道,但我不想就这么算了,毕竟抓到虫人的赏金是个大数目,你们认为呢?”兰特反问。

    “老大,你拿主意吧,我们听你的。”众人纷纷表态。

    “折中一下,既不追上去也不要这么就算了。”兰特走近众人,“我们先回城,然后找其他猎人帮忙,至于赏金嘛……只好和别人分了。”

    “没意见,这倒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众人连声附和。

    “你呢?也没什么话说了吧?”兰特问莫亚。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莫亚上。

    “我……”莫亚顿了顿,抬起了头,“我还是想追下去。”

    “随你,走走走,离我们远点,省得添乱。”众人爆发了,几人更是推搡起莫亚。

    “好了,都安份点。”兰特板着脸,“莫亚,你自己决定吧,我不勉强你。”

    “我决定了,我会找到他的。”莫亚坚决地说,倔强地昂着头。

    “怎么和你说不通呢?”兰特取下背囊扔给了莫亚,“还有一点补给,好自为之。”

    说完,他带着众人往凯斯特城方向走去,没有一个人回头看莫亚。

    “你们太小瞧我了……”莫亚站在原处,狠狠地握紧了拳头。

    他把背囊甩在肩头,同样头也不回地向森林里走去。

    黑夜渐渐散去,天亮了。

    瑞克不知道跑出了多远,回头一看,夜里遇险的位置俨然成为了巨大林海中的一个窟窿,焦黑一片,醒目的嵌在森林中央。

    他看了看四周,这里的森林仿佛铺设在丘陵上,放眼看去,一层接连着一层,无边无际。

    瑞克定睛看去,这奇怪的森林梯田延伸出一段阶梯,在它的尽头,一潭耀眼的亮光在晨风中闪烁不止,成片的涟漪随风而动,映衬着四周油绿的林海,如同一块碧绿色的翡翠石。

    瑞克感觉到意外的宁静,一切危险似乎都在这般美妙的景象中消失了,他兴奋地往下跑去,扑面而来的晨风让他全然忘却了整夜的疲惫。

    忽然一股恶臭随风吹过,视线里随即出现大片墨绿色的巨大花蕊,透明的花茎里,绿色混浊的液体来回涌动着,不时地从花瓣中渗出。

    瑞克惊慌失措,慌忙在坡上停下,一不小心没站稳,翻滚着往下坠去。

    刚刚由于兴奋,一时没有看清楚这梯田森林里的真实面目。这里寄居着杀人的霸王花,由于通体是绿色,所以和树木混为一体,不易察觉。

    瑞克后悔也来不及了,连忙用手抠住地面,脚尖死命地踩在土壤里。

    “啊……”他呼喊着终于停了下来,转脸看去,不远处的霸王花已经张开了巨大的花瓣,似乎在等待着他陷落其中。

    瑞克一口气爬出了好远,在坡顶停下后喘着粗气,不后怕起来。

    “破册子上怎么没有提到这里有这鬼东西?”他不停地抹着汗水。

    其实先前曾经听说过霸王花的传说,但没想到世上居然真的有这么一种可怕的植物。

    传说中,霸王花的花茎里寄生了一种分解虫,用来分解落入花瓣的生物,和霸王花一道分享猎物的营养。

    恶臭正是出自霸王花消化后留下的残渣,多半是其他虫类的尸体,但也有一点似乎是人体的残肢。

    “这里来过其他猎人?”瑞克倒吸一口冷气,全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呕人的花蕊吞吐声中,大滩粘稠的物体顺着花茎,和绿色液体一道缓缓溢出,中间夹杂着累累白骨。

    从数目上看,这群霸王花足足吞噬了五六人之多,它们的花茎上有明显的割痕,看来这群猎人一定是在挖取分解虫的时候反被杀死的,没有一个逃脱。

    瑞克干呕着,臭气让他无法再忍受,并且霸王花群在肆意地张开着满是尖刺的花瓣,贴覆在树木上的花茎和根部纷纷抬起,撕下整片的树皮,它们居然通过网状的根部在缓慢移动。

    瑞克惊骇得几乎出不了气,慌乱中夺路而逃,往坡上猛跑。

    一夜的劳累在此时彻底发泄了,当他爬回原地,立刻像烂泥一样瘫倒在地,唯一庆幸的是自己还活着。

    “怎么办?”瑞克懊恼地躺在地上,现在看来,这里是一道坎,如果不通过这个死亡陷阱般的梯田森林,是无法再继续前行的。

    至于远处的那个奇妙的圆湖,或许也是一个藏匿着杀机的陷阱,即便通过了梯田也得面对那般不知所以的凶险。

    肚子里空的,虫糕没了,甚至连水都难找,本来可以在森林后的圆湖里畅饮一番,可瑞克一想到这树林里的惨景,不由地放弃了这个打算,说不准那潭水也积满了死者的血液和霸王花的呕人液体。

    阳光开始变得耀眼,瑞克刚想翻,一个并不陌生的影闯进了视野。

    “他们追上来了?”瑞克暗惊失色,后没了退路,自己完全暴露在对方的视野中。

    不过事实很快让他纠结的心放了下来,对方并没有选择现,只是努力的躲藏在某个角落里,忍受着树林上空飘来的层层焦烟。

    瑞克不敢大意,调动起最后的一丝力气,随时准备迎接迫在眼前的危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察觉到对方始终没有任何动静,似乎在等待着援军。

    “就这小子一个人?”瑞克暗喜,瞅准了对方的大致方向,快步冲了上去。

    锯齿随着步伐的迈动迅速爬满了右臂,瑞克瞄准了侧前方的一棵大树,猛地跃上前去。

    莫亚似乎察觉到了这野般的攻击,急忙闪出一个空当,往后躲开。

    可是他还是迟了一步,瑞克的手臂带着呼啸的弧线劈来,一声震耳的脆裂响声中,大树炸开了花,四溅的碎屑簇拥着莫亚,一道滚出好远。

    “啊……”莫亚惨叫着在地上翻滚着,全被木屑划伤,鲜血淋漓的模样如同一个血人。

    瑞克快步跑上前去,踩住莫亚的手臂,厉声问:“你为什么老盯着我?”

    “你……”莫亚瞪大了眼睛,上气不接下气,“虫人也会说话?”

    “放,谁是虫人?”瑞克怒不可遏,用力碾去,惹得莫亚嚎啕痛哭,放声惨叫。

    “滚开,你这怪物……”莫亚的脸上没了血色,但依然奋力地推开瑞克的双脚。

    瑞克微微一震,满脑的杀戮陡然被莫亚的狂叫冲散,并且大为不解起来。

    两人持有的都是黄铜徽章,实力应该在伯仲之间,可是两次遭遇,对方都表现得不堪一击,实力简直达不到猎人的水准。

    “你原来是个冒牌货色……”瑞克不屑地看着莫亚,第一次体会到了鄙视别人的快感。

    “什么意思?”莫亚吃力地挪动着体,似乎疼痛让他全微颤不已。

    “没什么,我只是纳闷你干什么把黄铜徽章挂在上,切……你根本就是个假猎人。”瑞克说完,转就走,“别再来烦我,否则我真的不客气了。”

    “怪物,你去死吧。”莫亚掏出徽章狠命地砸向瑞克。

    “妈的,真痛……”瑞克恼火地转冲了过去,不经意间,他发现地上的徽章好像和自己的有点不一样。

    虽也是黄铜的,但是这徽章上却没有猎人特有的星辰,月亮或是太阳图案,而是一团盘曲的浮雕,活像一团大便。

    他打量着莫亚,恍然大悟:“怪不得你像跟虫一样,原来你体内是屎壳郎虫卵……”

    “少废话,杀了我吧。”莫亚声音沙哑地叫嚷着。

    “杀你又不能赚钱,何苦呢?”瑞克揉搓着徽章,“这种破东西还是扔了吧,哈,原来我的徽章不是等级最低的……”

    “可恶……”莫亚懊恼地看着瑞克,双手猛地拉起袖管,用力对地一磕,轰的一声,一团桔黄色的火焰直冲上天。

    “这白痴放焰火干什么?”瑞克惊讶地看着他,抬眼望去,桔黄色的火焰在爬到空中后立刻炸开了,丝状的细密火光弥漫在半空。

    “怪物,你跑不掉了。”莫亚惨笑,无力地躺了下去。

    “什么意思?”瑞克突然预感到不妙,望着地上冒烟的管状物体,拿起来一看,竟是信号弹,原来这家伙在通知其他人。

    “混蛋,你有完没完?”瑞克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拎起莫亚拖向坡下,“让你报信,今天我把你喂花去。”

    莫亚猛地一惊,面对着不远处的鬼脸般的霸王花,立刻没了刚才的硬气,他无助的挥动着手臂,挣扎起来。

    就在这时,霸王花突然紧缩成一团,满是锯齿的花瓣迅速收拢,变成了类似菌类的模样。

    与此同时,花茎也停止了绿色液体的输送,急速萎缩后聚集成盘状,死死地缩在花瓣的下方。

    “怎么回事?”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脚,傻望着四周。

    瑞克生怕有什么意外,撂下莫亚,撒腿就跑。

    “带我走……”莫亚哭丧了脸,慌乱地爬着。

    “你喂饱了它们,我就没事了。”瑞克头也不回地狂奔,躲在一棵大树后。

    他惊慌地看着坡下,奇怪的现象全然看在眼里。

    莫亚靠近的地方,霸王花看上去像见到了天敌一样,纷纷再次紧缩,硕大的花瓣眨眼的功夫就缩成了鱼缸大小。

    “难道这家伙克霸王花?”瑞克暗惊,“就是说我可以靠他通过这里了……”

    瑞克想到这,急忙冲了上去,把莫亚拽回到坡上。

    “看你可怜,这次是我救了你。”

    “……”莫亚已没了力气,更像是吓傻了,神恍惚。

    “喂,你不会是疯了吧?”瑞克踹了他一脚。

    “你走……我不想和怪物在一起。”莫亚趴在地上痛哭着,像是在发泄心中的恐惧。

    “告诉你,我不是怪物,镰刀虫在我体里好好的,没使我变成虫人。”瑞克揪着他的头发,亮出自己的黄铜徽章,“看看清楚,我是虫会承认的猎人……”

    “不可能,鬼才信。”莫亚瞄了一眼又低下头去,“你识趣点就快走吧,其他人看到我的信号弹就会往这里聚集,你迟早得完蛋。”

    “你……”瑞克强忍住火气,“我到底怎么说才能让你相信?妈的,你睁大眼睛看看,这徽章上有我的名字,还有这个小册子,上面有我的编号和照片……对了,还有这个任务单,老子的手印还在上面呢。”

    莫亚一脸的不愿,但看着瑞克出示的这些东西,脸色慢慢地变了。

    “你真的当猎人了?”他紧张地问。

    “等回到城里,我们可以去第一大道3号,大眼小姐可以为我证明。”瑞克理直气壮地回应。

    “你也认识她?”莫亚追问的同时,眼神中的疑惑变淡了。

    “废话,怎么样?我没说错吧?”瑞克反问。

    “那……那就是说我们没有理由再追杀你了……”莫亚深吸一口气,“怎么会这样?白费了这么多事。”

    “行了,既然你搞清楚了,你也要为我证明。”

    “你要我怎么做?信号弹都已经发出去了,又没办法收回来……”莫亚的声音越来越低,差不多是由于失血过多的原因,头一栽,晕了过去。

    “嗨,白痴你别晕,你得想个办法啊?”瑞克急得快抓狂了。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阵阵轰响,道道火光直冲云霄,与先前一样,橘红色的光球在空中爆裂开来,宛如一幕幕绽放的礼花。

    “不会吧?都在响应这白痴?”瑞克不知所措地惊骇起来,自己已经成为了千夫所指的对象,完全沦为了猎物。

    他无奈地背起莫亚,横下心来,往坡下走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热血虫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