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意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妖物 书名:谋国
    <---凤舞文学网--->    “在天上的父啊,您看到了吗?”一名牧师高声吟颂着,左手的小盾牌抵住了面前敌人的骑士剑,然后用力一推,随后他右手握住的钝头锤就砸了上去。--凤舞文学网--然后他才气喘吁吁地**出了下半句:“这些罪人不知道自己是有罪的,请宽恕他们吧。”

    那包裹着金属的木棍看起来一点都不华丽,但是也迅速地把那骑兵头盔砸得凹下去了一块。那人的脸颊那地方看起来简直就像是穿了个洞一样,但是他还在踉跄着后退。牧师赶了上去,又是一下敲在了那家伙的下颚,那骑兵似乎微微地向上跳了一下,然后就直地倒了下去。

    在他右前方的一名骑兵低声吼叫着,挥剑向那牧师砍去。此时那牧师正因为用力一击,导致体无法防御来自右侧的攻击。那牧师根本就没有穿着任何的铠甲,眼看着就要被那利剑从腰间切开了。却被另外一名教会骑士挥剑格挡开了,然后两人战作一团。

    因为教义的缘故,父神教会的牧师不得使用锐器,即使他们上战场,也只能够使用钝器格斗而已。当然他们自己解释是说不忍心看到他人流血,但即使是钝器,也可以把人砸出血来的。更何况反正人都死了,谁会在意自己是被砸死的,或者是捅死的?

    虽然在韦林看来,这莫名其妙的规矩有些立牌坊的嫌疑。但是必须承认地是。钝器对付铠甲有奇效。虽然现在瑞恩斯坦公爵的骑兵没有装备板甲,但是那种锁子甲也足够让人讨厌。

    使用利器来对付铠甲。总是有些力不从心地感觉,而钝器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直接一锤砸过去以后,即使锁子甲几乎是完好无损,但是里面已经是筋断骨折了。而且父神教会根据自己一贯以来的行事风格,派遣到卡耳塔来的牧师都是经过了格斗训练的。他们就是那种传说中可以一手拿长剑,一手持经书的完美传教者。

    另外还要加上一定数量的教会骑士,他们被训练得不亚于正统骑士了。有的人甚至以前就是封建骑士。在皈依父神教后,因为某种原因放弃了自己地一切,愿意终生为父神。也就是为了教会而战。这些人是相当可怕的战士,他们有了不起的武艺,还加上了狂地信仰。在同等况下,他们比封建骑士更难对付。

    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讲,教会和韦林有些相似。他们都不是靠自己采邑上的农业收入维持生计。但是他们都有另外的收入。并且绝对算得上是富可敌国。他们的骑士都是自己供养,而不是依靠骑士自己的采邑。

    不过让韦林嫉妒地是,那些家伙有信仰,所以在士气和凝聚力等方面都要高很多。所以他才也希望利用新教来抗衡父神教,毕竟从长久来看,即使是一个帝国,也无法和一个根深蒂固地庞大宗教所抗衡。

    所以虽然瑞恩斯坦公爵的轻骑兵都是装备精良、武艺娴熟的战士,但是在教会那群人的攻击下,也未能夺取矮墙。--凤-舞-文-学-网--但是他们的后续兵力源源不断地上来了。产生了相当大的压力。并且要按照实际战斗力来将。骑士理所当然才是最强大的战士。

    他们并不是那种只会傻乎乎地冲锋的笨蛋,毕竟他们一生不用为衣食而奔波。他们保护自己的采邑不被外敌侵略。那些人民则供养骑士。再往大说,则是骑士们聚集起来,为国王而战。同时国王也要率领其他地骑士来保护他们,使他们不至于独自面对敌人。

    他们简直算得上是真正地职业军人,当然他们也分心去处理一些政务,但是他们作为一个战士来训练的时间更多。那些由富有地庄园主组成的轻骑兵们,虽然比不上骑士,但是况相似,也是有许多的时间来训练。

    即使他们现在都下马战斗,也不是一般士兵能够抵挡的。如果瑞恩斯坦公爵是换了其他部队来夺取矮墙,最后多半是陷入胶着状态。但是现在瑞恩斯坦公爵让轻骑兵和一部分骑士卸除马铠后冲锋,然后再下马战斗。这样强大的攻击力使得韦林布置在前线的那些长矛手已经损失殆尽了,临时填上去的弓弩手如果不是在教会的人上来后,知趣地自己退后一点,也就要全军覆没了。

    现在还出现了一个新问题,就是韦林的火炮手无法像前段时间那样不受打搅地装填了。失去了那么多的长矛后,韦林无法将敌人拦阻在矮墙后面。所以瑞恩斯坦公爵的战士并非老老实实地,和韦林的人隔着一道墙互砍。

    在有些地段,瑞恩斯坦公爵的士兵已经翻墙进来了,虽然这边教会的人也堵了上去。但是很显然,在他们战斗区域附近的火炮手,必须马上退后,否则就会被伤到了。虽然在另外一些地段,还有杀得起的战斗牧师与教会骑士一起翻越矮墙,到另外一边去主动进攻敌人。但是韦林所希望的在最短时间内来一次漂亮的齐,那是没有指望了。

    这也是教会那群人最大的问题,他们根本就不是合格的军队。这些人不知道军纪为何物,他们只服从于一个大目标,但是在战场上别指望他们能够维持一个坚固的阵线。他们会在自己认为应该进攻的时候进攻,同时又不知道配合,最多就是几个关系好点的人一起战斗。这一点倒是有点像当初在罗慕洛斯帝国北面的那群野蛮人,指挥官既对他们无纪律的行为深恶痛绝,同时又舍不得丢下他们那强大的个人战斗力。

    一群农民在经过训练后。可以排成紧密地方阵,但是你永远别指望教会的人也会这么干。韦林敢打赌。自己地手下一定告诉过他们了,只能够待在矮墙后面,让敌人无法进来就可以了。现在的局面看起来似乎是双方打得有声有色的,但是却不符合韦林的计划。

    韦林往远处看了看,发现瑞恩斯坦公爵安排了人不断地把马匹牵走,维持着前面那块地方无障碍。还有更多的人向这边而来,等他们到达以后。恐怕那些教会的人就撑不住了。

    这个时候韦林有一点点后悔自己安排的阵地了,他实际上是为了让火炮和火箭能够发挥威力,就牺牲了步兵能够快捷调动。在火器威力足够强大地前提下。这是比较先进的战术。遗憾的是,现在地火器无法连续发

    韦林为了能够保证火器的力量,将备用的人员、设备、弹药等等都安排在火箭发坑的后面。并且为了防止出什么意外,还留了足够宽的防护带。这样一来,在后面待命地士兵。就必须跑上不短地一段路。才能够到达矮墙后面。

    至于教会的人能够来这么及时,还是因为韦林想着别人家的孩子不心疼,所以把他们安排在比较靠前的位置。如果是他自己的人,是绝对舍不得就丢在大堆火药中间的。

    瑞恩斯坦公爵的轻骑兵们,混杂着一些丢掉了马铠的骑士冲了过来。韦林已经懒得去计算这是第几波攻击了,似乎是第三,或者是第四次?不过也有可能是第十三,或者第十四次。

    本来这也没有什么,不过是在天平的一端加上个砝码而已。突然之间。韦林脸色大变。他惊恐地发现在不知不觉间。瑞恩斯坦公爵地人已经将矮墙前面已经清理完毕了。那里现在没有多少尸体,没有马匹。同时瑞恩斯坦公爵地人似乎都在有意无意地都在矮墙附近战斗。他们其中一些明明可以走得更远些的。

    按照韦林对于战局地敏锐度,还不一定会发现这些细节有什么问题,不过刚才瑞恩斯坦公爵的轻骑兵从矮墙上跃过的场面让他印象深刻。刚才敌人的那种骑兵突击是被长矛手摧毁,现在可没有长矛了。就算是有,教会的那群人也不会组成紧密的长矛阵了。

    韦林就眼睁睁地看着瑞恩斯坦公爵的轻骑兵越来越近,那些在战斗中的下马骑兵中间,有的人显得游刃有余,还在战斗间隙不时地回头看看。看着骑兵快要到了,他们大声喊叫着,退面前的对手,然后就往矮墙下面一蹲。

    其他人即使没有能够看到背后的骑兵,但是同伴的警告也起了作用。他们照样在退了对手后,就背靠着矮墙躲下了。韦林这边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瑞恩斯坦公爵的轻骑兵就冲到了面前。

    无论是不是穿着铠甲,被高速冲过来的骑矛一刺,结果都是没有多大区别的。只不过没有穿甲的会被捅穿,穿了甲的多半是被挑得飞起来,内脏受损。

    教会的那群人一直都是在使用的短兵器,所以他们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抵挡一下。在面对骑兵的时候,武艺好的人也许可以闪过某一名骑兵的攻击。但是至少信仰之类的东西,不会像他们在祈祷词中所说的那样,化为他们的铠甲。

    所以毫无疑问地,教会的人损失惨重。因为先前的那些下马骑兵就已经注意到了留出通道的事,所以骑兵们没有被挡住。他们在快到了矮墙的时候,除了持矛冲击的那些人外,其他的人都策马跃起,轻轻松松地跳过了矮墙。

    现在可没有长矛来碍事了,许多战马就直接落在了人群中。虽然多有失去平衡而倒地的,但是韦林这边被战马压得骨折的也不在少数。只是在一瞬间,韦林的防线似乎就被突破了。

    瑞恩斯坦公爵的士兵们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呐喊声:“瑞恩斯坦!”韦林愤怒地看着他们,心中也奇怪怎么他们这么会拍马了。必须承认的是,士兵们在欢呼的时候,喊的是统帅的名字,很容易让人的虚荣心得到满足。

    但是接着,韦林就看到了那耀眼的黄金狮子旗从矮墙的另一边进来了。虽然韦林看不到那面甲覆盖下的脸孔,但是只看看那家伙的铠甲,还有周围护卫的骑士,就说明了那名持旗者应该就是瑞恩斯坦公爵本人。

    韦林觉得体有些僵硬,这个时候瑞恩斯坦公爵的轻骑兵已经在分散开来,向着两边杀去。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人被砍倒,虽然侧翼被攻击,但是韦林的士兵还是在顽强地抵抗着。当然如果后面的人迟迟不到的话,那么失败似乎就只是个时间问题了。如果他们能够马上向着韦林这个方向突击,更是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在这里!”有骑兵在大喊着,虽然韦林躲在了白雾中,但是那若隐若现的影还是让敌人认为这里应该有个值得砍下来的头颅。此时韦林正前方的一段矮墙还没有陷落,那几个骑兵是从旁边走直线策马而来。韦林的头脑中一片混乱,正想着自己的扈从应该架着自己就跑。没有想到那几名骑兵一头冲进了白雾中,然后是马嘶和惨叫声响起。韦林这才想了起来,他们应该是掉到火箭发坑里面了。虽然坑并不深,但是毫无防备下掉进去,还是至少会摔个头晕脑胀的。

    “有陷阱,当心!”附近的骑兵们纷纷喊叫着,下意识地离那白雾远一点。实际上如果他们能够谨慎而又迅速地探路,就会发现在白雾中间有通道的。如果他们可以沿着那些路突击,就可以迅速击溃后面的军队,还说不定要捎带上韦林这个赠品。

    韦林的扈从已经坚决而又无声地架起了他,慢慢地向后退去。韦林正想着是不是要点燃堆积的火药以阻拦敌军,却听得白雾外面传来轰然巨响。然后那边又是巨大的声音传来,那是在许多人在咆哮着诅咒,更多的人在大声询问,还有一些人是在……悲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谋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