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 无可奈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妖物 书名:谋国
    <---凤舞文学网--->    现在全卡耳塔的目光都在关注着巴雷特,韦林一方是想知道什么时候才真正开战,自己好去捞战功。--凤舞文学网--对于这一点,韦林很宽容,甚至是在鼓励的。他需要用这样的手段将军人们团结起来,最重要的是,团结在自己边。

    带他们去打仗,打胜仗,不贪污他们的战利品,基本上就可以得到他们的认可了。当然其中还有许多的门道,比如平衡军中派系,利用补给之类的控制一支军队的战果等等,都是需要仔细考虑的。

    伪装成朋友的敌人企图知晓韦林需要在其中耗费的时间,以及具体的计划,如果可能的话,说不定还要将事弄得更混乱一些。

    所以说虚假的和平比战争更糟糕,因此韦林抢先下达了命令,让报部门派人去整合王室领地那边的土匪。只要让那些家伙焦头烂额自顾不暇,那么就没有闲工夫暗算韦林了。

    许多杰出的探子已经被派到那边去了,还有军中的勇士保护。因为有韦林源源不断的物资供应,加上附近韦林所控制军队的配合,在王室的城堡附近使其不得安宁,似乎并不是很难。比较起来,这些任务要比弗卢龙骑士做的简单多了,实在没有理由做不好的。

    韦林要对付瑞恩斯坦公爵,事先需要做的事就是合围。先前他们为了收缩防线,所以撤回了一些在北方的城堡,并且人为制造隔离带。那当然是减少了北方被攻击地可能。但是从另一方面讲,韦林也不用怎么担心赫尔姆霍茨家族再遭到致命打击了。

    虽然韦林是要想要削弱、控制赫尔姆霍茨家族,但是这些资源既然被他看成了囊中物,那么就不容瑞恩斯坦公爵染指了。双方在边境上平安无事就好,省得自己分心。

    并且如果瑞恩斯坦公爵继续和哈伯尔尼亚人的地盘接壤,那么就有了变数。说不定在他山穷水尽的时候,就要寻求哈伯尔尼亚人的庇护。想来哈伯尔尼亚人是很乐意在卡耳塔中埋下这枚钉子的。将来如果时机成熟了。以瑞恩斯坦公爵或者是他后代的名义,介入卡耳塔的内部事务,多少也有些名正言顺了。

    虽然不知道瑞恩斯坦公爵会不会做这样地事,但是也不得不防。现在他困兽犹斗。还想着能够割据一方,又看不起北方那些蛮子。所以主动放弃了这样地机会。但是等他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哈伯尔尼亚人再透露出一点意向,说不定瑞恩斯坦公爵也就从了。因此给赫尔姆霍茨家族家族提供一点点援助,甚至是以协助防御的借口,派兵去驻扎在那边的城堡里,也就是顺理成章地事了。

    韦林这段时间来一直在大张旗鼓地。准备着给予瑞恩斯坦公爵最后一击,自然也是让他们有了相应的措施。但是韦林没有想到,他们给予自己地回报,是如此激烈。

    瑞恩斯坦公爵的使者就在大厅里,按照他们这些人的一贯风格,应该是桀骜不驯的。--凤-舞-文-学-网--但是现在,虽然那使者也是满脸傲气。但是也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因为在他的面前,就摆放着弗卢龙骑士的尸体。看得出来。他地尸体被人精心地整理过了。虽然脸色实在算不上好看,但是也并不显得狰狞。

    他的头发全部向后梳理,露出了皱纹如同刻画的额头。弗卢龙骑士的眼窝深陷,即使现在是闭着的,也能够让人感觉出他的眼神一定很深邃。

    弗卢龙骑士的上换了新地亚麻布袍子,双手交叉,放在前。他地剑上面全部都是裂口,前端还少了一部分,此时正放在边,

    韦林不敢想象他在死的时候是经历过了什么样地战斗,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没有在老了以后死在上。这个战斗了一辈子的军人,终于还是死在了战场上。

    没有多余的话语,韦林就这样静静地站在旁边,似乎要记住弗卢龙骑士的面容。他轻轻叹息道:“我的亲人又少了一个了。”言语之中没有多少悲伤,在一旁的朱娜却忍不住悄悄向前一步,担心地看着韦林。

    看着韦林好像没有相信中的那样大发雷霆,那使者送了口气,又有些鄙视地看着韦林。他淡淡地说道:“弗卢龙骑士是一位勇士,虽然他和他的人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但是必须承认的是,他是一位了不起的战士。如果不是他袭击了许多手无寸铁的新兵,他简直就要算是一位了不起的骑士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韦林轻声说道,“我记得前段时间,我的人还报告说况一切正常呢。”双方现在简直是有不可调和的冤仇了,两人却能够看似心平气和地说话,这也算是异数了。

    现在韦林最想做的事,就是拔出剑来,把面前的这个家伙砍成十多段。但是他不能够这样做,因为虽然自己的外公是死在他们手里,但是对方又把遗体送了回来,并且听起来是死在正大光明的战斗之中。

    如果把这样的使者杀了,那实在有些不知好歹。要报仇的话,就留到战场上去,现在若是要对付这使者,实在不是好汉。还不如趁着机会,将况弄清楚。

    感谢瑞恩斯坦公爵那莫名其妙的教育,虽然他自己还是很会利用各种况,并且总是企图占便宜。但是他的一些手下却是没有那么聪明,他们只看到了瑞恩斯坦公爵光辉的那一面,几乎永远是正大光明的,似乎是骑士的楷模。但是他们却完全忽略了瑞恩斯坦公爵暗的那一面,比如以前地韬光养晦。后来又能够设计谋夺墨菲家族的地盘,将家主波林伯爵骗去攻打韦林,自己跟在后面拣便宜。

    虽然因为韦林坚守住了,培根带着人又及时出现,所以他没有得逞,但是墨菲家族的地盘还是落到了他的手中。最关键的是,他做这些的时候。名声还是很好。当然真正看得穿的人对此只会说他狡猾。而不是他自己吹嘘说地急公好义。

    可惜地是,他的一些手下对此并不了解,只是片面地认为要保持骑士风度。比如现在韦林问的问题,那使者就可以完全不回答。甚至是利用这个给韦林设下圈导他作出一些决定。虽然不一定成功。但总可以试一试的。

    但这使者也就真地回答了,他看了看弗卢龙骑士的遗体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地话,应该是您的探子没有能够及时把报传回来而已。我们只要严密封锁边境,并不是可以让人随意来往的。”

    韦林点了点头,心中自然明白,应该是报上的延误。但是这个也怪不了任何人。因为本来就不是随时送报的。都是弗卢龙骑士的人定时将报送到一个隐秘地地方,然后再带回新的指令——如果有的话。

    这样一来,双方有些什么变化,自然就不能够及时地反馈给对方了。不过这一点也没有办法,毕竟是深入敌境,怎么可能保持信息的顺畅呢?并且说得极端一点,就这件事来说。强求报要及时其实没有多大的意义。毕竟弗卢龙骑士已经死了。韦林早知道和晚知道其实没有多大的区别。因为让他们撤退的命令已经下达了,只是他们应该是刚收到而已。不管弗卢龙骑士死不死。剩下地那些骑兵都会撤退地。

    那使者继续说道:“您的战士持续不断地扰我们地征兵队,这是与骑士精神相悖的。幸好弗卢龙骑士是一位勇敢的人,他亲自带人去袭击防守更严密的目标,比如巡逻队、哨塔之类的,甚至还有城堡附近的村庄。”

    韦林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如果的确是这样的话,那就是弗卢龙骑士没有听从命令了。明明韦林是让他去扰瑞恩斯坦公爵控制区内的征兵,这样的目标真的很好欺负。虽然这使者口口声声说是新兵手无寸铁什么的,但是那显然是夸张。

    新兵也是士兵,不管他们当时手中有没有武器,当他们被征召的那一刻起,就不再是平民了。攻击他们,没有任何道义上的问题。那些人还没有接受任何的训练,一遇到攻击就会四散而逃。

    只要杀散了那些押送他们的士兵,那些新兵们就会一直逃回自己的村子去。他们一路上所经过的地方,和他们自己的村子,就会知道当兵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了。这些人即使再次被征召,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成为真正的士兵。如果队伍被击溃,他们一定是最快跑的人。

    这样好的目标不去欺负,反而去啃硬骨头?韦林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自己的外公了。也许他是也是好心,想着对瑞恩斯坦公爵的控制区造成更大的破坏,但是这样无疑是将自己置于更大的危险之中。

    “所以你们就设下了圈吗?”韦林叹息着问道,那使者回答道,“并非完全如此,我们的确设下了埋伏,但是在用上以前,弗卢龙骑士就自己送上门来了。其实事很简单,在一次遭遇战的时候,他的好运气刚好用完了,遇上了我们的大部队而已。当时是他在袭击一个城堡附近的村庄,本来他有机会在城堡里面的守军出击前逃走的。但是正好在那个时候,我们有一支骑兵部队奉命到那个城堡去,所以他被包围了。”

    韦林疲惫地点了点头,看着那个使者没有说下去的意思,就向他点了点头道:“那么您此来的意思,就是专程送回他的遗体吗?”

    “正是如此。”那使者骄傲地说道,“虽然我们双方很遗憾地处在了敌对的立场上,但是像弗卢龙骑士这样的人的遗体不应该受到亵渎。”像是背书一样说出了这些话,他就没有说别的什么了。

    韦林仔细看了看这个人说道:“既然如此,请接受我的谢意。阁下远道而来,请手下我们一点小小的礼物吧。”看那使者要拒绝的样子,韦林马上说道:“是给瑞恩斯坦公爵的,请务必带到。”

    旁边的仆人把东西拿了过来,是一壶酒,韦林笑道:“这壶酒虽然不怎么珍贵,但是倒也没那么容易弄到。请转告瑞恩斯坦公爵,在我到达他的城堡的时候,希望能够和他共饮此酒。”那使者显然没有听出来韦林话中的意思,疑惑地点了点头,就告退了。韦林微笑着对周围的人说道:“请各位代我去送送这位使者吧,所有人都去。”

    在场的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韦林如此郑重,却也鱼贯而出。朱娜走在最后,还在担心地看着韦林,韦林在她要出门的时候突然说道:“等等,帮我把门关上。”大厅的门可不好关,旁边来了几个仆人,合力将门关上了。他们都以为韦林的用这样的方式来表明对瑞恩斯坦公爵的态度,让这么多人去送客,那就绝对算不上失礼,而韦林关上门,就代表了双方的关系简直是不死不休了。

    所以他们没有听到里面传来利器劈砍木头的声音,还有那压抑着的仿佛野兽的咆哮。韦林感觉自己能够忍到现在,已经算是很有修养了。

    当他拔剑出来将桌子砍成碎片的时候,心才感觉稍微舒畅点。直到他精疲力竭,颓然坐在旁边的时候,才能够开始想一些事

    在麦独孤死的时候,韦林都没有如此失态。那是因为他总有一种幻觉,就是感觉父亲还没有死。那个平时就嘻嘻哈哈的人,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他如果要死的话,也应该是在大笑中死去才对。

    并且麦独孤是没有埋葬在泥土中的,他消失在了明镜湖中。韦林要寄托哀思的地方,当然就是在明镜湖了。而这个地方在韦林看起来有几分仙气,尤其是在大雾弥漫的时候,更是如此。后来韦林甚至还怀疑,自己的祖先之所以要要求后代子孙用这样的方式处理遗体,说不定就是要留下一个心灵上的支撑,让人觉得亲人并没有死去。

    而弗卢龙应该是最后一个与韦林有血缘关系的人了,他这一死,就让韦林感觉到自己与这个世界的联系彻底斩断,他甚至还有了些疯狂的**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谋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