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 秘密潜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妖物 书名:谋国
    <---凤舞文学网--->    韦林的军队在忙碌了一天以后,终于在天黑以前搬家完毕。--凤-舞-文-学-网--而王室军这边显然要忙碌得多,直到天黑了,城墙上点起了火把,人们还在继续工作。

    还有那么多的石头和箭矢要搬上城墙,还有那么多的士兵要聚集在城墙下面,还有那么多的茅草屋等着士兵们去掀掉屋顶。

    与此同时,女王陛下在亲自下令要防备叛军夜袭后,就去参加一个宴会了。至于理由,那当然是庆祝在白天的战斗中,王室军英勇无畏地阻截了敌人,把凶恶的叛匪拦在了城墙外面。

    正如同在其他时候,其他地方一样,上位者只是动动嘴,下面的人就要跑断腿。那些刚退回京城塞克斯的士兵们,当然有理由休息。防守的重任,就交给了那些原先就是在防守京城塞克斯,没有出城的士兵。

    还要加上很多今天才征召的平民,他们中的一些人刚刚变得无家可归。为了女王陛下的荣耀,为了京城塞克斯的安全,他们连自己的茅草屋都无法保全。

    许多人是生平第一次手持武器,他们在士兵的带领或者说是监视下,躲在雉堞后面,胆战心惊地看着外面黑沉沉的夜色。

    防守城市,就不能够那样奢侈地在外围点上一圈篝火了。城墙上有火盆,下面用三根木条作为支架。火光可以照亮周围的一圈地方,中间还有些火把。但是并不多。

    但是那带来的几乎只是心理上地安慰作用,他们不可能把人们安排着站在每一个垛口后面。战斗的时候也许可以,但现在只是值夜而已。

    现在王室军采用的方法。就是在火盆旁边由一名士兵带领几名拿着武器地平民。他们会轮流站起来,脸对着城墙外面,努力搜索一切可疑迹象。

    如果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就要由那名士兵来决定是否发出警报。当然了,大家都是极其虔诚地向自己所知的一切神明祈祷,希望至少在今天晚上是能够平平安安地度过。

    格塞尔带着几个人,借着夜色的掩护,轻松地潜入到了城墙下面。那宽阔的护城河甚至都无法给他们带来困扰,只是让大家的上弄湿了一些而已。

    城墙上的光线。在照到城墙下面的时候,就显得没有多大作用了。格塞尔抬起头来看了看,确定了自己的位置正是在两个火盆之间。

    这里地光线是最昏暗的,虽然还有些火把,但是这并不是个大问题。格塞尔倾听着上面传来的声音,肯定了在这上面没有人。

    他向旁边的一名苦行僧点点头。那人拿出一块木片后退几步。他歪着脑袋看了看上面。然后又退回去小声说道:“角度不对,那火把刚好在雉堞后面,我打不到那里。”

    格塞尔皱了皱眉头,他本来是寄希望于这名苦行僧的暗器技巧的。--凤舞文学网--那人善于使用各种结果特殊处理地木片,准确地击中远处地目标。作为准确度和程来讲,那其实不值一提。但是关键他使用的是木片,即使落到地上被人发现了,也不会怀疑的。这在秘密潜入的时候,显得格外重要。

    但是现在看起来,问题有些麻烦。火把应该是下面被箍在铁圈里。所以不会掉下来。格塞尔希望的是将火把弄灭,毕竟在光线的照耀下爬上城墙,那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看起来只有格塞尔自己出马了,他对那苦行僧低声说了几句,然后两人一起退后几步,看着上面的城墙。格塞尔估计了一下距离,然后扔出了一根绳索。他平时虽然偏好使用带刺铁链。但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的时候用那个。简直就是在通知附近的敌人。

    这种绳索是特制地,比普通的可坚韧多了。那绳索一下子就在了火把上面。格塞尔的手一抖,火把从铁圈里面被提了出来。

    那苦行僧同时抖手扔出了木片,那木片刚好打在了火把上面,涂在上面的药剂粘在了正燃烧的火把上。火焰跳跃了几下,然后就熄灭了。

    此时格塞尔控制着绳索,将火把又重新插回了铁圈里面,然后收回绳索,一声不响地躲回城墙的影下。

    附近的士兵立刻就听到了这边有什么奇怪地声音,有名士兵立刻跑了过来。当他看见了熄灭地火把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就仿佛是用尽了全地力气喊道:“敌袭!”

    跟着他的那些平民不知所措地看着这边,他们实在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该逃命还是该叫救命,也许是该一边逃跑一边叫救命?

    另外一队防守者跳了起来,他们勇敢地向这边跑了几步,然后又迟疑地停了下来。他们没有看到敌人,但是又有人在报警,这真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那发现火把熄灭的士兵还在大喊大叫,他愤怒地看着自己的同伴,那些人什么也没有做。这让他更加的愤怒,因为敌人如果在暗处的话,现在不知道到了哪里了。

    他正准备用更大的力气喊叫一声的时候,巡逻队到了。这些完全是由士兵组成的巡逻队会不时地经过,他们的作用在理论上是要防备敌人潜入,监督士兵们好好防守。但是大家都知道,他们能够起到的唯一作用,就是在看到有偷懒的家伙时,上去狠狠地踢他的股。

    巡逻队的队长冲了过来,他显然是一位有经验的战士。他在看到了这位大喊大叫的士兵后,甚至都没有去问一下他,而是马上就跑到了那雉堞后面,探出头去看了看城墙下面。

    他当然什么也没有看到。格塞尔和他的同伴隐藏得很好。那巡逻队地队长挥了挥手,他的手下立刻分散开来检查。

    他们检查得很仔细,不但是城墙外面要探出头去看看。就连城墙里面也看了,当然没有发现任何疑点。那涂了药剂的木片被很自然地忽略了过去,那东西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谁会在意呢?

    那上面地药剂也被弄得和烂泥一样,并没有什么刺激的味道。不止一名士兵看到了这木片,但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它。

    在一无所获以后,巡逻队的队长冷冷地问那士兵道:“你刚才在叫什么?”那士兵战战兢兢地回答道:“我看到火把熄灭了,所以……”

    巡逻队长看着那个火把,没有任何异常。只是熄灭了而已。他紧紧地盯着那士兵道:“这只是熄灭而已,经常会有风吹熄火把,这很奇怪吗?”

    那士兵艰难地说道:“可是我听到了有声音,真的。”巡逻队长冷笑道:“是吗?”他回过头去看着那群平民道:“你们谁听到了?还有谁?”

    他看到的是众人一致在摇头,巡逻队长回过头来看着那士兵道:“只有你一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那士兵绝望地说道:“我真的听到了啊!”

    这些巡逻队的士兵也许在战场上算不上是精锐,但是作为守卫者来讲。他们是负责的。所以他们对于这个大喊大叫地士兵极其愤慨。那家伙破坏了和谐的局面,惊扰到了附近的士兵。最关键的是,让自己也空忙一场。

    由于那傻瓜或者说是胆小鬼没有惊扰到正在宴会中的贵族们,所以他受到的惩罚只是被吊起来打而已。

    巡逻队被赋予了一定地权利,可以用不那么严厉地手段惩罚某些士兵。他们很快地将一辆有些奇怪的车子推上了城墙,这其实是一种带轮子的架子,巡逻队将受罚的士兵固定在上面后,就推着在城墙上面前进。

    那家伙的上衣被剥了下来,一名士兵手持藤条在后面对他进行鞭笞,让所有的士兵都能够听到这倒霉鬼的惨叫。同时还有另外一名士兵在大声宣布他的罪状。在这以后,果然城墙上安静许多了。

    巡逻队所到之处,士兵和平民都好奇地看着那个正在惨叫的人,同时提醒自己不要犯同样的错误。

    在巡逻队远去以后,那个缺少了士兵地小队留在了原地。他们并没有被指派另外的一名士兵过来领导他们,但是平民们也没有得到许离开这里。

    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继续留在原地。直到第二天有人来换班为止。刚才的教训虽然不是落到了他们的头上。但是也让他们不敢作出任何激烈点的决定。

    格塞尔在城墙下面听到了整个过程,他默默地等在那里。甚至体都没有动一下。其他几个人都还在些悄悄地活动手脚,但是格塞尔就如同雕塑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格塞尔突然说道:“走!”他从藏的地方走了出来,抖手扔出了绳索。那绳索准确地在了雉堞上面,格塞尔用手拉了下,很结实。

    一名苦行僧最先上去,有了绳索的帮助,他在上去地时候悄无声息,并且行动敏捷。他在雉堞那里探头看了看,没有发现危险。

    这里正是两个火盆地中间,光线比较暗淡。本来这是用火把作为补充的,但是在刚才被熄灭以后,大家都忘记了重新点燃。所以那苦行僧伏在地上地时候,就像是一团影一样。

    那苦行僧转过头去扯了几下绳索,就尽量将自己的体缩在雉堞之间。如果有人盯着这里看,那也只是觉得光线比较暗而已。在城墙下面的几个人都上来了,最后一个人就是格塞尔自己。他抓住了雉堞,快速地看了看两边。士兵和平民都聚集在火盆那边,他们根本就没有看这个地方,注意的只是前方而已。

    格塞尔像是蜥蜴一样在地上爬行,他的腹部紧紧地贴着地面,四肢向外舒展开,并且呈现一种诡异的角度。如果有人往这边瞟了一眼,绝对不会想到这是一个人。

    他爬到了城墙的内侧,将自己的绳索固定在上面,另外一头扔了下去,然后再慢慢地滑了下去。另外的那几个人也跟在后面,当最后一个人也下去后,绳索像是蛇一样扭动起来,然后固定在上面的一头松脱开来,掉了下去。

    对于入侵者来说,城墙是最危险的地方。这里有火光,有士兵,但是一旦突破了,就像是核桃被砸开了壳一样。在城市里的其他的地方,都无法达到城墙上这样的士兵密集度。如果是要刺杀一个人,那么更危险的事还在后面。但是如果只是潜入而已,那么越过城墙的,就可以松一口气了。

    格塞尔和他的人消失在了京城塞克斯的夜幕里,他们轻而易举躲过了在街上巡逻的士兵,在某栋房子里得到了接待。

    这个夜格外漫长,士兵们盘算着自己能够再活几天,平民们思**着自己的妻子、房子和狗——如果他们有的话。一些人在闲聊的时候被明显夸大的流言吓得胆战心惊,以至于有些在城墙上的平民声称自己看到了一个比城墙还要高的黑影在外面徘徊。

    有的人说那黑影的头上有两只角伸出来,有的人说其实那是怪物的另外两个脑袋,还有人信誓旦旦地说,其实那是两只翅膀。

    本来这样的流言大家都会相互传的,只不过军队中绝对止这样的事。有些士兵知道这种流言的危害,所以那些愚蠢的平民被捆了起来鞭笞。

    如果他们那队的士兵不知道阻止,或者是那士兵自己也被吓到了的话,这一群人都会在越来越离谱的流言中吓得瑟瑟发抖。直到巡逻队经过的时候恢复正常,然后继续发抖。

    而韦林的营地还是显得那样平静,他们在晚上并没有前来夜袭。王室军所得到的几起夜袭报告,最后都被证实完全是士兵太紧张所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谋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