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没完没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妖物 书名:谋国
    <---凤舞文学网--->    对垒的双方,总是会不可避免地犯错。--凤-舞-文-学-网--只不过要看自己能不能够马上纠正自己的错误,或者说是不是来得及看出并利用敌人的错误。韦林和王室军都错过了一些机会,但是也为自己制造了一些机会。

    当双方军队几乎是同时开出营地列阵的时候,都是心中有些诧异。但是现在没有机会去仔细分析了,也许是敌人看到了自己出营,所以也匆忙出来了。他们都有点不怎么相信,敌人也是在等着自己心浮气躁。

    韦林这边的一些围墙,本来是安排好了那种可以快速放下的,但是现在为了避免先让敌人发觉,还是老老实实地走正门。不过骑兵都是从两边的侧门出去的,反正他们速度快,正好跑到两翼去掩护。

    一队队的士兵先后出营,韦林并不想现在就去突击一下敌军。在这样乱哄哄的况下,那样当然可以取得一些战果,但是如果敌人出营的太多,自己派去的士兵就有可能被缠住。若是太少的话,那么敌人可以很轻易地放弃在外面的那些人,缩回营地里面去。然后很有可能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小心翼翼,这可不是韦林想要的。

    现在韦林虽然装成不慌不忙的样子,但是他还是想着要快速解决战斗的。因为他深知自己要对付的最凶恶的敌人,就是瑞恩斯坦公爵。那边有自己的外公拖着他,但是总不能够无限制地拖下去。

    只有快点把王室这边解决了,才可以腾出手来解决瑞恩斯坦公爵。当初瑞恩斯坦公爵就是想耍这一招,结果那些守拉多吉尔堡的人没有守住,他也没有来得及快速南下,所以失败了。

    即使现在几乎占领了大半个卡耳塔。但是根据报人员的描述,现在王室军中还有着一中莫名其妙的轻视心理。

    是的,就是轻视,他们看不起韦林,觉得他这样暴发户先前只是运气好而已。并且遇上的都是先边远地区地小贵族,一旦与他们这些京城附近的确的正牌贵族交战。就会原形毕露的。

    这样的心理很奇怪,但也不是不可理解的。目前在韦林对面地那些贵族,虽然也在很久以前就参战了,但是因为他们的份更高贵一些,多多少少都有些王室血统。所以他们和他们的军队都没有被安排到最危险的地方去。

    在许多的战斗中,往往是前线报告说有队伍被击溃了,指挥官决定要撤退地时候,这些人就是最先跑的。甚至有的时候他们还会影响到指挥官的决策。也许只是小小挫败而已。这些人若是感觉到不保险,就会鼓动指挥官撤退。如果指挥官不敢得罪他们,那还就会真地就这样跑了。

    这样地人都有着一种奇特的本事,他们虽然不停地经历了失败。但是却可以转眼间忘得一干二净,或者说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解释。

    比如他们在谈到某场战斗的时候,就会无限愤怒地说起自己当时是如何英勇地想要率领扈从上前杀敌,可惜那些胆小鬼退却了,自己是被逃跑的人群携裹着离开战场地。--凤-舞-文-学-网--测试文字水印7。

    这个时候那些听众就会连连点头,安慰着这个不幸的勇士,然后悲伤地说起自己有一次也是这样的……

    韦林觉得人到了这样的程度。也是值得敬佩的。关键是他们并不想是装成不在乎的样子。而是似乎真的轻视韦林,这从他们地一些策略就看得出来。

    当然了。这对于韦林来说,是个好消息。他准备利用这些人还在保持着这种心态,狠狠地给他们一下,后面地事就好办多了。

    韦林这次准备要堂堂正正地在正面战场上击败敌人,所以士兵出营的时候,也只是防备着敌人发疯来突袭自己而已。

    他地长矛兵最先出营,然后立刻展开,形成了一个越来越长的正面。他们虽然战斗力不太高,但是防备骑兵还是比较有效的。

    在他们出去了一些人以后,就是弓弩手也跟在了后面列阵。与此同时,长矛兵也缓慢地向前推进,以腾出地方来给后面的士兵。

    这些人前进的速度比较慢,关键是绝对不能够显出慌乱的样子,否则那简直就是引敌人来突袭了。

    然后再才是剑士,以及另外的那些长矛手和弓弩手,等到他们全部都出营了,就是韦林的技师推着各种器械出营。他们的位置在最后面,背后就是营地的壕沟。

    这个时候,韦林两翼的骑兵也赶到了,他们纷纷展开,在离步兵稍远一点的位置停了下来,这个距离是在弓箭程之内的。

    对面的王室军基本上也是同样的顺序出营,看得出来,那指挥官还是比较谨慎的。只不过因为他们的士兵并不是在一起训练出来的,而是由各领主带领。所以在出营的时候,就显得有些杂乱。

    另外韦林的夜袭似乎起到了一些作用,一部分士兵因为预料之外的值夜而导致了精神萎靡,排兵布阵时他们不得不都被安排到后面去。

    本来王室军的指挥官准备安排出一个宽大的正面,那样的话就可以轻而易举地从侧翼进攻韦林。虽然他们的骑兵没有韦林多,但是这样的话,也可以用步兵包抄过去。

    可惜因为大量的士兵值夜了,体力消耗是不可忽视的。所以处于小心谨慎的考虑,王室军的阵列正面要比原计划窄一些。

    当然他们可以强行要求士兵们从侧翼进攻,但是王室军的指挥官深知,自己的骑兵占劣势,更容易被冲散,还是保险点好。

    本来骑兵居于劣势,算是个坏消息了。但是在王室军中弥漫着贵族的乐观主义绪,他们嘲笑韦林的重装骑兵只是披着骑士皮的泥腿子而已。这样的假骑士会在第一次冲锋地时候就全部掉下马去。

    现在,太阳从他们的侧面照耀下来,这显得很公平。在战斗中,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往往就会累积起来,成为压垮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

    比如说。两军对垒的时候,面对刺眼阳光的一方,无疑地要吃点亏的。还有刮风的时候,处在下风位置的军队,也会因为不得不眯着眼睛而减少一点点战斗力。

    今天有一点风。但是还没有到影响战斗的地步。也就是能够让人感受到清风扑面地感觉,这很不错,让大家都感觉有些舒适。

    韦林和他的扈从一直等在营地里面,看着军队出去得差不多了。然后绕了个***到了阵列的左翼。

    然后。他让战马慢慢地跑了起来,巡视着自己的军队。虽然没有事先排练,但是感谢韦林军中地那些下级军官,他们知道该怎么做。

    韦林所到之处。士兵们纷纷举起手中地兵器大声喊叫着。韦林也微笑着扬起自己的右手致意,扈从们知趣地跟在后面稍远一点的地方,没有挡住韦林出风头。

    从这一端到另一端,韦林享受着那欢呼声,然后跑到了阵列前面的最中央。他看着士兵们说道:“我地朋友们,众神已经将胜利放在了我们的手中,现在我们就要将它握紧。此战胜后。奖励加倍。财富在等着你们。”

    韦林其实也想要长篇大论的,但是况不许。他已经想过了。这么多的人,如果都要聚集起来听自己训话,恐怕能够听见的没有多少,大家反而要厌烦了。

    还是实在点的好,扈从们策马奔驰着,高声喊叫着将韦林的话一遍遍地传达下去。士兵们又是更加烈地欢呼声,连王室军那边都能够听到。

    那边有领主偷偷地看看了后面,还依稀可以看到高台上地女王,他悄悄地对同伴说道:“看起来对面也是在训话了,怎么看起来效果不大一样呢?”

    “因为我们的女王除了自己地嘴以外,没有任何奖励。”他的同伴冷静地说道,“我敢打赌,对面的那暴发户一定是许诺了不少东西。可是看看我们这边,大家有一点点感动的意思吗?”

    这领主缩着脑袋看了看周围,大家的脸上并没有多少女王陛下所期望的那种,比如说感觉到了荣耀啊,为王室作战是他们的荣幸啊之类的。

    “我就知道,有的人来帮忙的时候,你甚至都不知道他是来帮谁的。”那领主咕哝着,同时向后面看了看,下定决心今天不要被人推上去消耗掉了。

    韦林这边先列阵完毕,王室军的士兵还没有完全出营。所以韦林命令全体士兵原地坐下休息,很有风度地看着敌人差不多准备好了,才下令继续前进。

    两军对垒的时候,往往最先发挥作用的,就是弓箭。而韦林这边有更多的选择,他有可以随同军队一起移动的投石机,还有大炮。哦,这个就算了,野战炮架一直没有弄出来,他们现在只能够将大炮放在车上移动,然后又抬下来放在固定炮架上击而已。

    如果说现在要在营地外面展开投石机的话,那还是需要不少时间的,部队不可能就这样等着。所以韦林是让一些技师在围墙里面,比较靠外的地方弄好了配重式投石机。他们准备的是燃烧弹,可以在必要的时候阻隔敌人的军队。

    随同士兵们一起移动的,主要是更小型的扭力式投石机。在那投掷臂后面的凹槽中,可以放上燃烧弹,大一点的石头,或者是许多的碎石。

    本来还有巨弩的,也可以推出来一起移动,不过韦林看着敌人没有什么器械,也就懒得拿出来了。那东西虽然精度比较高,但是还没有到能够精确地斩首的地步。面杀伤的能力又不如投石机,虽然一支弩箭穿几个人的样子很有震撼力,但是韦林感觉它最重要的作用还是破坏敌人的器械。

    士兵们最后一次检查了自己上的装备,坚定地向前迈进。整个世界似乎突然变得狭小起来,只是眼前的那么一点。本来他们能够看到远处的一些丘陵和树木,但是眼前所见,只有敌人而已。

    韦林的人是少了点,但是骑兵排列得比较开,所以看起来也不弱。王室军一方必须依靠大量的步兵,又不敢把阵型安排得薄一点,现在看起来竟然有些旗鼓相当的意思。

    现在韦林没有站在最前面了,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韦林自认为作为盟主,还是要当心点好。他选择的地方,是在长矛手和弓箭手之后,剑士之前。

    似乎都是希望在野战中解决问题,双方的队伍都在缓步前行,然后在弓箭的击距离外停了下来。

    王室军的指挥官眯着眼睛看了看对面,那个看起来光芒万丈,正反着阳光的骑士,就是罪魁祸首了。

    他挥了挥手,对旁边的扈从说道:“准备吧,让长矛手前行十步,弓箭手……”“大人,请等一等!”边突然传来了声音。

    指挥官恼火地转头看去,正是自己是扈从,那人策马而来,在指挥官的耳边低声说道:“大人,刚才女王陛下传来命令,说是她要派人当场斥责叛军。这样说不定可以让良心未泯的叛军弃暗投明,至少也可以沉重地打击他们的士气。”

    “狗娘养的,到底有完没完!”指挥官的声音很大,但是周围的扈从都装成没有听到。他然后又强行抑制着自己的悲愤道:“你有没有告诉她,现在说这些根本就没有用?”

    指挥官看着自己扈从那无辜的眼神,苦笑着叹息道:“算了,我知道你也无能为力的,只是我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那个女人……哦,你去禀告女王陛下,就说我们服从她的命令。只不过,最好是快一点,哦,这句话不用说了,说也没有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谋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