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取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妖物 书名:谋国
    <---凤舞文学网--->    韦林镇定地站在那里,看着朱娜从使者的喉咙里轻轻拔出匕首。--凤-舞-文-学-网--已经有不少人已经间接死在韦林的命令下了,但是在如此近的距离内,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被谋杀。并且这个人刚才还是客人,这样的事件让韦林并不象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平静。

    但是现在没有时间胡思乱想了,韦林又看着还呆在那里的斥候。事发生得太快了,在朱娜动手的时候,那斥候分明有个耸肩的动作,看起来就是想要拔出匕首的。

    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斥候最后还是没有反抗,也没有阻止这一卑鄙的谋杀。当他感觉到韦林的目光时,突然跪了下来说道:“伯爵大人,我家世代都是巴雷特人。我的父亲在退役后平静地老死在了家中的上,我的妻子在家族的作坊里工作。我自从参军以来,负伤七处。您的意志,就是我的使命。”

    虽然他说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但是也总算一口气说完了。饶是韦林心沉重,这个时候也有点想笑的感觉。

    他记得以前在看小说的时候,总是有些主角在未发迹时,成功地获得了大人物的青睐,又或者是凭借自己的智慧,让人刮目相看。

    现在仔细想来,刚才这斥候的表现,其实就很有点某些主角的风范了。“不过我才是名正言顺的主角啊。”韦林信心十足地想着,对着朱娜说道:“你看。我早就知道了,其实每个人都不简单,只是以前没有那个机会让他们表现出来而已。”

    这话听不出来韦林的意图,朱娜也就笑了笑。手里拿着匕首,然后慢慢走到了斥候地侧后方。那斥候全的肌都僵硬了,韦林都能够清楚地看到他脖子后面的皮肤上出现了鸡皮疙瘩。

    “你为什么不反抗呢?”这个时候,韦林反而象是不慌不忙的样子问着,“就算是你无法打倒我,那你也可以逃跑地。”

    那斥候头也不敢抬地说道:“我实在是不敢……”韦林不耐烦地说道:“别说谎,否则会被狼吃掉的。反正也到了这样的地步,说点真话吧。”

    “我没有把握逃掉的。更何况我所有的家人都在巴雷特。”那斥候看起来很是诚恳地说着,因为他脸对着地板,所以声音有些瓮声瓮气的。

    韦林挥了挥手,让朱娜站到一边道:“你刚才看到了,这位狄德罗公爵的使者是怎么死的?”

    那斥候一听到这话,立刻全都放松下来了,他地手一软。又急忙撑了起来。仔细地看了看那使者,然后非常肯定地说道:“我刚才看到了,是下面王室军来的一支箭矢,刚好中了这位使者的喉咙了。”

    “可是为什么他的伤口看起来不象是箭伤呢?口子也太大了吧?”韦林象是要故意刁难般地问道。那斥候立刻说道:“那是当时我慌了手脚,想要把箭头拔出来,所以看起来伤口大了点。”

    韦林笑着对朱娜点了点头,朱娜会意地在旁边拿起一支箭。--凤舞文学网--在这哨塔上面本来就是安排了弓箭手驻扎的,所以旁边有些备用的箭矢。

    朱娜将箭矢对着刚才弄出来的伤口插了进去,然后又猛地拔了出来。那箭头上面地倒勾带了一大团血出来。原先地伤口简直就是一个大窟窿了。

    “也许我们用不着这样做的——如果况向着好的那边发展的话。”韦林思考着说道,“当然了,如果赫尔姆霍茨家族坚持要看尸体,那就还给他们。不过最好是用不到那一步,我希望王室军不要让我失望。”

    那斥候也心中明白。韦林这个意思。就是说万一赫尔姆霍茨家族没有动摇根本,那么自然这就算是一条借口。大家还是不会翻脸。如果王室军能够把狄德罗公爵解决掉,那么应该也没有人会来关心一个使者是如何死的了。

    “至于你嘛……当个斥候实在浪费了。”韦林看着斥候说道,“先跟在我边做个扈从把,等这边的事结束了,再看看是不是要把你提升为斥候队长什么的。”

    那斥候感激涕零地连连点头,他知道韦林这样说,那就是真的不会马上杀自己灭口了。虽然韦林还是不放心,以至于要把斥候留在边,也就是要在不得已的时候,好迅速处置,但是这也可以说是一个机会。

    许多人削尖了脑袋,就是想着到上位者地边去引起注意。这斥候如果能够努力表现自己,若是刚好对了韦林的胃口,那就算是因祸得福了。

    韦林沉吟着问道:“你回来的时候,还有谁知道?”那斥候想了想道:“我们是分开行动的,因为这件事很紧急。所以我们的队长说打探到了报地,可以不通过他,自己回来报告。我那一组人当时被冲散了,我在了解到报后就回来了。也许还有其他人知道了详细报,但是我了解地这些,没有告诉任何人。”

    “那就好,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听到任何关于狄德罗公爵那边的消息,真是让人心急啊。”韦林叹息着说道。

    这话斥候就不敢接嘴了,他知道是韦林在提醒自己,他刚才什么都没有听到。不过想了想,这斥候还是小心翼翼地说道:“再过一会儿,肯定还有其他地斥候回来禀报的“没关系的,我可以……”韦林漫不经心地说着,突然改变了主意道:“等等,还是小心一点好。”

    在哨塔的下面,人们警惕地看着周围。虽然是在营地里面,但是依旧保持了警戒。韦林刚从哨塔上爬下来。他的扈从就围了上去。

    那使者地随从也在其中,他迷惑地看着朱娜和斥候都跟在了后面,但是自己的主人却没有动静。终于他忍不住站到了韦林的面前,言又止。

    韦林沉痛地拍了拍那随从的肩膀道:“你地主人。是一位可敬的人,只是……命运似乎并没有垂青于他。”

    这不祥的话语让那随从脸色发白地问道:“伯爵大人,出什么事了?”“刚才我们在上面的时候,眺望着远处的敌人在溃退。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下面有一个王室军的弓箭手,发了一箭,刚好正中他的咽喉。你地主人当时也许是疼昏了头吧,还没有等我们救护他。竟然自己就把箭矢拔了出来,所以当时就……”韦林悲痛地说道,“悲剧啊!”

    看着那随从失魂落魄的样子,韦林吩咐几名扈从爬上去把尸体抬下来。哨塔比较高,韦林要求他们不得亵渎死者的遗体,所以就不能够直接扔下来了。

    几条绳子被带了上去,然后穿过了那使者的腋下捆好。他被直着放了下来。然后迅速地转移到担架上面。当然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救护了。那使者喉咙上面的血让人感觉到触目惊心。那随从一下子就坐倒在地,呆呆地一言不发。

    韦林将那随从扶了起来道:“我的朋友,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狄德罗公爵大人会为他报仇地。活着地人要继续活下去,所以请振作起来吧。”

    那随从依旧是双目无神地看着韦林,这个样子真是让人同。韦林让人把他带到一边去休息,对扈从们说道:“准备一下,我要去看看王室军的动向。”

    这个命令真是不顾自安危,但是扈从们也只有服从。没有过多久。韦林就离开了营地,出现在了外面。

    当然那个方向并不是往狄德罗公爵那边去的,而是另一边,就是刚才来进攻韦林的那个方向。韦林已经派了些人去驱赶着他们溃退,现在去看看战果如何。也是顺理成章的。

    当然最重要的。就是躲开稍后会回来的斥候。如果有证据表明韦林见死不救,那么问题就大了。

    能够留下一个斥候。就已经是韦林看着那人还算是可造之材,也不想节外生枝才例外的。如果说回来了好几个斥候报告,韦林却没有什么反应,那阿蒂妮小姐说不定会立刻投降王室,只要求剿灭韦林。

    在这样的战场条件下,来报告地斥候想要寻找韦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吧。

    韦林找准了方向,就带着人急急地赶路。当他们找到了自己的部队时,已经到了王室军的营地外面。

    王室军的营地虽然比不上巴雷特家族地乌龟壳,但是也有着壕沟和围墙。光靠着韦林先前派来地这点军队,还是攻不下来的。

    但是他们也没有撤退,而是远远地看住了营地地几个门,竟然象是把里面十余倍的敌人包围起来了一样。

    看到这样的场景,韦林忍不住放声大笑。他一直认为自己的军队在气质上还是差了点,虽然装备不错,但是却没有那种老兵的勇气。

    现在看起来,终于有点骄兵悍将的味道了。虽然是因为弱不像话的王室军,他们才变成这个样子,但是也足够让人高兴了。

    韦林的到来,让他的士兵们更是士气高涨。但是韦林依旧小心地没有在王室军面前露面,他担心万一营地里面有人突然血,想要对自己来个斩首行动,那实在是很无趣的一件事

    不过韦林还是装模作样地询问了这里的况,东扯西拉了一大阵,然后又远远地绕着营地跑,用望远镜观察里面的状态。

    可以看出来,现在被围困的王室军的确是士气低落。如果是在平地上,恐怕他们就已经溃退了。

    但是幸好这里有个营地,当他们退到了营地后,就重整了起来,至少完全了防御。在那围墙后面,已经站满了弓弩手。可以想象到的是,敌人的其他兵种,也已经准备就绪了。

    韦林其实能够理解他们,在遭到了打击后,发现自己被一小群人围住了,首先想到的不是耻辱,而是疑问。他们会思考,为什么敌人敢于用那么少一点人就守在外面。

    最有可能的答案,就是敌人有埋伏,这几乎不用什么智慧,就可以想象到。所以无论韦林的士兵辱骂挑衅,或者是懈怠地下马休息,都瞒不过领主们那雪亮的眼睛。

    他们认准了一条,就是防守总比进攻占优势。自己这么多人守着,总是要比冲出去然后傻乎乎地中埋伏好吧。

    韦林慢悠悠地绕着王室军的营地观察着,当然做戏要做足。他还是不时地拿起望远镜观察一番,或者是做低头沉思状。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斥候找了过来。韦林看着那人焦急的脸色和干裂的嘴唇,立刻将自己的酒壶递了过去,威严地命令道:“不要慌,先喝几口再说。”

    旁人无不感动,那斥候更是泪流满面。韦林却只是恶意地希望那人在疾奔之下,又突然喝酒,说不定会当场晕过去,那就又可以拖延一阵了。

    显然,那人的体素质还是比较好的。这斥候急忙喝了几口酒,马上说道:“大人,我刚才从那边回来。哈伯尔尼亚人和瑞恩斯坦公爵勾结,狄德罗公爵全军溃逃。我回来之前,已经没有看到他的旗帜了,到处都是敌人。”

    这个消息……韦林的脸上出现了恰到好处的悲愤、震惊、不敢置信等等绪。看着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谁也不敢说话。

    最后还是朱娜担心戏演得过了头,轻轻地推了推韦林的胳膊道:“爵爷,请下命令吧,况还没有到最坏的地步,我们也许还可以做点什么。”

    韦林如梦初醒地说道:“你说得对,现在是我们大显手的时候了。”他对着旁边的扈从命令道:“你去通知这里的人,继续包围,然后在天黑的时候回营地。”

    然后韦林对着大家说道:“跟我来,让我们去挽救卡耳塔。”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谋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