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比阉歌手更纯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妖物 书名:谋国
    <---凤舞文学网--->    弗卢龙骑士被派遣到了前线,在那里的一座城堡中,建立了前线指挥部。--凤舞文学网--他被授权在合适的时候,发动进攻,并且可以不必获得韦林的确认。

    关于北方的报,都是直接送一份给他这边。这个老军人现在突然表现出来的活力,让所有人都为之目瞪口呆。

    他早就希望能够大干一场了,已经习惯了战争的他,现在还没有感觉到厌倦。也许在将来的某个时候,他会更喜欢田园生活。但是现在,弗卢龙骑士显然更喜欢是盔甲铿锵的声音,还有皮革和铁腥的味道。在他看来,农夫种地的时候翻开泥土,和士兵们建立营地时,挖开的泥土,气味是不一样的。

    士兵们这段时间来,都在接受着快速攻城的训练。虽然以前也有相对的训练,但是现在明确了目标,显然更有针对一些。

    那些巴雷特家族在北方的探子们,只是比平时更警觉一些,却没有多忙碌的样子。因为绝大多数的探子,都是无法接触到机密报的。

    何况现在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关注是否有领主突然大规模地发兵。这个工作不需要进城堡去盗窃文件什么的,只是要留意一下市集和城堡的况就知道了。

    在备战的时候,必然会大量购买粮食,虽然大家都可以从敌人那里掠夺,但是通常不会有人完全把希望寄托在那方面。无论如何,突如其来的大规模储备粮食都是不正常的。

    只需要监视着这名领主附近的市集,或者干脆是监视通往城堡的道路,就可以看到,是否有运输粮食的车辆进入城堡。

    另外,还有关于一些消耗品,特别是箭矢,也许会突然让工匠加班加点地开工制造。这如果不是已经知道了有敌人要入侵,就是准备着入侵别人。

    因为箭矢这东西,是无法保存太长时间的。虽然铁制的箭头要锈蚀掉。需要不少的时间,但是木制的箭杆就相当容易受潮了。那些将箭头和箭杆固定在一起地胶和线,都是比较容易受到环境影响的。

    所以正常况下,军队总是保持一个固定的储备量,然后定期更换。当他们开始要求额外的武器,那就一定是有什么行动了。

    一般铁匠铺这样的重要建筑物。都是在城堡里面,平民是无法随便入内查看的。但是铁匠铺生火后冒出来地烟,和平时城堡里厨房冒出来的烟,是有明显区别的。只需要远远站在城堡外面,就可以看个明白。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看领地里的征兵况。领主们都习惯了在战时大量征召农民入伍,只要看到农民们扔下土地。拿起武器,就知道有况了。

    不过正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所以反而是不怎么保险的。有的领主为了起到突袭地效果。有可能只带着自己的常备军就发动进攻。或者是在征召士兵的时候,只召集遥远农村地,并且让他们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扎营,这样就有可能躲过探子的监视。--凤-舞-文-学-网--

    所以韦林特别交代了,要留意其他方面的况,否则就有可能被骗过去。也幸好如此,这些探子虽然有了如此重要的使命。但是因为不需要进行一些危险活动,平时关注的那些东西,不会受到人的怀疑。所以如此大规模地监视,也没有领主察觉到。

    韦林还在主堡里面安排一些留守的事项,他已经决定了,战争开始以后,自己是一定要到前线去的。或者不等打起来。自己就要到前线指挥部去。弗卢龙骑士现在只是暂时代替韦林而已。那是为了防止这边地事没有安排好,北方就开打了。

    领主在战争的时候亲自指挥。那是天经地义的事。这么重要的战事,如果韦林躲在后面指挥,那是一点都不现实的。

    他现在是在安排留守人员地事,波林伯爵当然是有能力地,但是现在依旧不能够完全相信他。如果他留下来了,说不定会用巴雷特家族的资源去做什么事。把他带着边,只是作为一个参谋使用,那就可以放心了。

    管家哈特莱和侍卫队长穆勒地长辈,都是在许多代以前就跟着巴雷特家族了。他们的每一个孩子,也是为巴雷特家族服务的,他们是可以信赖的。

    这两个人当然是负责南方防御同盟的经济和军事方面了,这个工作并不是很难,只需要维持着以前留下来的规矩办就是了。

    帕塞恩斯骑士负责报工作,不适合上战场,还是留下来好了。另外伯多禄主教现在正守着他的大教堂,一门心思等着竣工的那天,现在是不可能到处乱跑的了。

    安排到这里,韦林却突然想了起来,一支军队的战斗意志是极其重要的。即使无法保持士兵们旺盛的战斗意志,至少也要让他们在精神上得到抚慰。

    在这个方面,父神教做得相当出色。他们有比较完善的教义,还有丰富的经验,让士兵们在沮丧的时候坚强。

    以前巴雷特家族的士兵都是很不错的,因为他们世代都受到了巴雷特家族的优待。那些措施让他们比其他领主的领民更富裕、更自由,这样的荣誉感驱使他们奋勇战斗。

    这点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再加上考虑周到的善后制度,让士兵们不用担心自己阵亡或者是残疾后,一个家庭就此破碎。

    所以巴雷特家族的职业士兵都是相当有战斗力的,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大量的南方联盟的精锐被编到了韦林的军队里,他们虽然说是精锐,但是也就比普通士兵好那么一点点而已。

    那些人不能够指望拥有坚强的意志,虽然现在他们已经接受了训练,但是对于巴雷特家族,还没有太大的归属感。按照现在的速度,让他们对巴雷特家族死心塌地只是个时间问题,但是现在偏偏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

    就如同是一大桶美酒里面掺了清水一样,虽然分量是多了,但是却没有原来的质量了。必须让他们能够在精神上和以往区别开来。所以韦林想到了父神教。

    韦林立刻带着扈从向大教堂的工地而去,远远地,就能够看到几顶帐篷突兀地搭建在那里。最醒目的是一顶大帐篷,就是和以前巴雷特家族地家主出游时,所使用的那种帐篷是同样大小。

    那帐篷用了许多的绳索和粗大的木桩来固定,里面宽敞得可以开舞会了。现在。按照伯多禄主教的要求,那帐篷用白色为底,装饰了金色。看上去显得肃穆庄重,

    父神教的旗帜在旗杆上面飘扬,让人很远就能够看到。在那周围,还有几顶小一点地帐篷,应该是让牧师们临时休息用的。

    韦林下了马。步行走过去的时候,看到了那大帐篷的门帘是放下来的,那就说明里面应该是正在进行什么仪式。

    这样去打搅可不好。韦林放慢了脚步,听见那大帐篷里面隐隐约约传来唱歌的声音。伯多禄主教真是舍得下本钱,他将一整队的阉歌手唱诗班都带了过来。

    必须承认地是,如果不去考虑那些唱歌的人是什么样子的,这种歌声具有无与伦比地感染力。虽然韦林根本就不相信父神教,但是他听到歌声的时候,就想着一定要听完这首曲子。

    父神教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即使你不相信那些,也无法忽视其存在。特别是父神教的一些副产品,比如圣歌之类的。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韦林闭上眼睛倾听着,仿佛在云端漫步,感觉自己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这首歌完了以后,一队男童从帐篷后面走了出来。

    他们神态谦恭,体态轻盈。一个个都是看起来象是女孩一样。但是却全然没有这个年龄孩子应有的活泼。

    韦林好奇地看着那些人,却突然发现其中有个小胖子。那可是不常见地。他微微偏过头来笑着对着朱娜说道:“看起来父神教的伙食真的不错啊,阉歌手里面有这样地小胖子可罕见得很。”

    “那个人力气也大得很,听说当初阉割的时候,就是他努力挣扎,结果割了四次才割完的。”旁边有人在说话,韦林转过头去,发现是伯多禄主教。他穿着华丽的盛装,虽然看起来累赘得很,但是却显然增添了几分庄严,他正指点着那边说道:“那人脑子里总是一些奇思妙想,经常自称是白狼的子孙,所以我们都叫他小白狼,大人对他有兴趣?”

    韦林知道他说地兴趣是什么意思,地确有很多贵族和教士喜欢娈童,但是他没有这个好。于是他立刻坚决地摇着头,同时一手搂过朱娜。伯多禄主教会心一笑,就没有再说起这事。

    “我这次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来和您商议地。”韦林看了周围道,“我们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好吗?”

    伯多禄主教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道:“当然,请跟我来。”说着,他就将韦林带到了一旁的小帐篷里面。韦林的扈从们立刻分散开来,将帐篷围了起来。

    “现在卡耳塔的最新局势,我想您也是知道的。”韦林知道,父神教肯定也有自己的报渠道,即使在卡耳塔没有多强大,但也能够知晓一些事。伯多禄主教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韦林继续说道:“现在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我们的敌人很有可能会发动进攻,为了将这一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之中,我决定先发制人。”

    对于韦林说的这些话,伯多禄主教根本就不相信。他很清楚,现在与南方防御同盟接壤的领主们,根本就没有这个实力进攻,能够防守住就很不错了。当然这样冠冕堂皇的借口,父神教一向是用得很熟练的,所以他甚至都没有那个资格来鄙视一下。

    韦林说的这些话,也许只有一句是真的,那就是他准备进攻了。这样重大的消息,让伯多禄主教凝神细听。

    “我认为在战场之上,正是使父神教得到扩张的好场合。”韦林的话,让伯多禄主教心中一喜,但是接下来又猛地一落,“但是我们不能够大规模地把传教士派上战场。”

    伯多禄主教用袖子挡住自己紧抓住椅子扶手的手,以此掩饰自己激动的心。多少年了,父神教在指间大陆上统一了人们的思想,但是却无法在卡耳塔得到突破。

    卡耳塔那些狡猾的家伙,总是利用父神教的名义为自己捞好处。但是在父神教要求能够得到更大的传教权时,却总是推三阻四的。他们也从来都不翻脸,只是慢慢地拖着,让父神教的人根本无可奈何。

    韦林这边,能够修建一座大教堂,虽然是让伯多禄主教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座教堂在竣工之起,必然能够让父神教在卡耳塔的影响更大。

    这段时间来,伯多禄主教能够向一些建筑工地的工人传教,就已经算是打开了一个突破口。现在,韦林又提出了能够让父神教的人上战场,更是让伯多禄主教喜出望外。

    在战场之上,是随时都有可能到来的死亡。那些被掩埋在泥土中的战友,缺手少脚的幸存者,都在提醒着人们思考,自己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死后又会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父神教描绘出了死后的世界,并且引导着人的道路。从这一点来讲,其实父神教对领主们是有好处的。因为父神教鼓吹着人民要忍受,要服从,那样就可以在死后得到幸福。

    韦林盯着伯多禄主教说道:“我们都知道,现在卡耳塔的领主们对于父神教都是很警惕的。他们很担心,自己的利益受到伤害。他们认为父神教的目的不是那么单纯的传教,这一点就足够让他们抗拒了。”

    伯多禄主教愤怒地说道:“这样的猜测毫无道理,父神是至高无上,不容侮辱的。”

    “但教会不是。”韦林冷笑着回答。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谋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