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王室秘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妖物 书名:谋国
    <---凤舞文学网--->    那个关于国王的谣言很多人开始也是一笑置之,但是后面的事却让人越发觉得诡异了。--凤-舞-文-学-网--新的谣言又出现了,比如说国王是个冒牌货,其实是维吉亚异教徒假扮的。

    这样的谣言还是很低级的,稍微有点头脑的贵族就知道是在胡扯。但是看起来这只是个开始,接下来又有人开始说起费尔巴哈陛下的祖先得位不正了。

    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其中又搀杂了大量的无法考证的消息。简单地讲,就是说费尔巴哈陛下的某位祖先,暗算了自己的兄弟,甚至是姐妹,又控制了自己的父亲,最后成功地登基为王。在成为国王以后,也没有忘记把自己的那些有威胁的近亲逐一解决掉。

    对于这样的事,不管是贵族,或者是平民,都是很感兴趣的。更何况,这件事,看起来还是有一些事实依据的。

    在历史上的确是有某位国王,在他登基前后,死了些兄弟姐妹的。当然,没有谣言说的那样夸张,但是也不能够完全否认那些谣言。

    比如某人提出了,当时那国王的一个哥哥,只是死于意外。但是在新一个版本的流言里面,就解释了当时这件事,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谋。那其实是一次谋杀,而不是意外。

    又有人说起了那国王在登基以后,一个弟弟是因为谋反被杀的。但是马上就有解释了,说那其实是陷害。

    在这一时期,无数有良心的青年历史学家,泪流满面地为大家揭露了一个又一个真相。越来越多的秘闻被大家所知晓,虽然还是有很多人拥护费尔巴哈陛下,但是在他们的心里,却少了些仰视的感觉。

    现在他们看来,费尔巴哈陛下虽然看起来那么光芒万丈的样子,其实也可怜的。有那么一个祖先。真算不上是什么光彩的事

    幸好费尔巴哈陛下很争气,他在很多人地心目中,一直都是没有多少头脑的勇士形象。这样一个人。当然没有继承那祖先的谋诡计。

    人们对于无害地勇士,总是更宽容一些的。如果费尔巴哈陛下表现得象是他那位祖先一样,人们会对他畏惧,却不会对他戴。

    这样的谣言当然不会让费尔巴哈陛下高兴。所以他命令各地的领主将传播谣言地人吊死。这个命令如果是在和平时期的话,虽然残酷,但是也很有用。

    人民总是善忘的,只要他们能够活下来,是不会多嘴多舌地去传什么谣言。即使那些始作俑者没有抓到,只惩罚那些扩散谣言的平民,也是能够起到阻止的作用。

    但是现在,费尔巴哈陛下的命令可管不了那么多地方。很少有领主真的去这样执行了,大多数领主也只是警告一下那些人。--凤-舞-文-学-网--严重一点的,就拉去做苦役。更多的领主对此是完全不理会地,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没有为费尔巴哈陛下出兵的那些。

    因此那些谣言丝毫没有平息的迹象,反而扩大了。不少领主已经感觉到这肯定是有人在幕后推动的,但是却很少有人因此而去强力干预。

    直到一个新的谣言出现了,那就是隐晦地提出了,当初费尔巴哈陛下的父亲。好象死得有点奇怪。对于这样的话题,刚一开始。就让许多领主都噤若寒蝉。

    毕竟说起那隔了许多年地古人是一回事,说起现任的国王,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一些领主开始认真对付这个问题,止任何人谈论此事。

    韦林这边一开始就发现了许多探子进入了南方防御同盟地领地,当然他们很快就被监视了。结果发现。这些人并不是多么精锐的力量。只是经过一些简单的训练,最低级的那种探子。

    其中有相当多的一部分。都是被雇佣来地。他们地职责,就是散播谣言而已。本来如果再采取一些强硬的手段,也是能够问出他们地幕后主使者。但是韦林很怀疑,他们应该根本就不知道太多的东西。

    就算是问出来了,也许就是赫尔姆霍茨家族在做的这件事。或者是其他的哪个大贵族,比如瑞恩斯坦公爵,这也是有可能的。虽然对方不打个招呼就派人来做这样的事,是有点过分,但是如果韦林把那些探子弄死了,也是不好说话。

    反正这件事又没有损害到巴雷特家族的利益,韦林也就是派人警告了一下他们,不要闹得太过分了,不能够影响到联盟的正常秩序,然后就没有管他们了。

    其实韦林心中还是有些窃喜的,他知道自己迟早也要派人来散布这类似的谣言。只要国王还在,任何的大规模军事行动,都有可能被指认为是叛国行为。必须把这个绊脚石扔到一边去,才能够放心大胆地行动。

    虽然优秀的政客总是能够给自己找到借口,但是必须认识到,那些小领主对于名义上的东西更重视一些。他们通常不敢自己去制造这样级别的谣言,但是在发现事对自己有利的时候,却会希望有这样一个借口,然后就可以义正词严、欢天喜地地投奔新主子了。

    小领主的力量也是不能够小看的,毕竟他们数量众多,虽然实力都弱,但是如果不给他们留一点面子,事也会难上一些。不过说起费尔巴哈陛下的父亲,韦林也很想知道这件事,于是就把帕塞恩斯骑士和波林伯爵都叫了来。他们两个,一个以前就是摄政王的密探,应该知道一些东西,另一个光凭他的年龄的爵位,也不会是一无所知的。

    至于其他人,多半是不知道什么的,但是帕塞恩斯骑士好象也不知道,他苦笑着说道:“大人,这样的事按照我的份怎么可能知道呢?以前确实在王宫里面有各种流言,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当然最多地。就是那种有事实基础,但是经过了夸张的流言。我们以前关注的重点,还是主要为摄政王拉拢贵族。”

    “我倒是知道一点。那是很久以前地事了。”波林伯爵不等韦林询问就说了起来,“但是那件事也就是在陛下登基前后有人说过,后来就没有人再讲了。虽然我们的陛下经常出国征战,但是这一点还要感谢摄政王。他很重视这件事,他的密探当时可是忙碌得很。”

    看着他脸上讥讽的笑容,帕塞恩斯骑士有些尴尬。但是波林伯爵马上看了他一眼道:“那个时候,你应该还不是摄政王地手下,那件事,也有其他的人在负责,你是不知道的。”

    帕塞恩斯骑士知道接下来,就要讲到王室的秘闻了,他犹豫了一下。就站了起来准备离开,但是韦林立刻说道:“坐下吧,帕塞恩斯,你听一听也好。反正你是负责报方面的,这样的故事可以让你不至于被一些报迷惑住。”

    看着帕塞恩斯骑士重新坐了下来,波林伯爵思考了一下说道:“我的年龄比费尔巴哈陛下还要大一点,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他的父亲正当壮年。当时的领主们都认为这是一个很不错地君王,他不喜欢怎么干涉大家的事。但是对于他的家人来讲。那是一个很严厉的人,他的两个儿子对此应该是有很深的体会。”

    说到这里,波林伯爵看起来是陷入了回忆之中,他缓缓地说道:“据说费尔巴哈喜欢有事没事都往外面跑,企图以此逃避自己父亲的怒火。而戈尔茨则是乖巧得多了。他留在王宫里面老实地学习。现在看起来。他们两个地样子,分明是在那个时候就定型了的。当时王室里地人很多都认为戈尔茨比费尔巴哈更适合成为国王。但是长子继承,那是保持稳定的基础。费尔巴哈刚开始对此不是很在意,但是后来,他发现国王的份能够给他带来的各种便利,就想着快点成为国王了,但问题就在于,他的父亲体很好。”

    屋子里地小火炉正吐出火舌,水已经在响了,但是屋子里地人听着波林伯爵讲述的这个故事,感觉象是正陷入深渊之中,根本就听不到其他地声音。

    那段已经被尘封的往事,被一个老人娓娓道来,具有了一种奇特的魅力。大家都在心里想象着那之后会发生的事,波林伯爵却偏偏神恍惚地坐着不动了。

    也许他是在回忆墨菲家族当初的子吧,那个时候虽然他们也是在各大领主的夹缝中生存,但是无论如何,也比现在要好得多了。

    突然之间,炉子上的小水壶“扑”的一声,烧开了的水溢了出来,流进下面灼的火中。一直坐在影中的朱娜,急匆匆地跑了出来,将水壶提开。想来刚才她也是听得入迷,才忘记了这边的状况。

    也幸好有了这一下干扰,大家都恢复过来了。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朱娜尴尬地忙碌着,其他三个男人慢慢地喝着自己的饮料,让思绪平复下来。

    “后来,在一次狩猎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国王被野猪的獠牙刺中了,并且因为遭遇到直接的撞击,他当时就爬不起来了。”波林伯爵小口喝着自己的葡萄酒,用一副闲散的样子说道,“这只是一个意外而已,国王在两天后去世了。没有任何悬**,费尔巴哈成为了国

    韦林给了朱娜一个安慰的微笑,然后转过头去对着波林伯爵问道:“那么疑点在哪里呢?那些谣言不会是在很久以后才出现的吧?”

    “实际上,在老国王受伤的时候,就有人讲起了一些奇怪的事。”波林伯爵冷笑着说道,“好象是当时的侍从讲的,当时国王的边没有太多人,有人看到了费尔巴哈消失了一会儿,在野猪出现以后,他突然出现,将野猪杀了。”

    韦林迷惑不解地问道:“这个听起来很正常啊,我听说费尔巴哈陛下本来就是一个不错的猎手。”

    “关键就在于,他的确是一个好猎手。”波林伯爵提醒道,“他知道一些别人无法掌握的技巧,比如……如何让野猪跑向自己希望的方向。”

    韦林皱了皱眉头,很认真地说道:“从我个人来讲,并不是费尔巴哈陛下的崇拜者。但是现在面对这件事,我们需要更多的证据来支持。刚才你说的这些,巧合实在太多了。这当然值得怀疑,但是那也只是怀疑而已。”

    但是在后来,更详细的流言,好象解答了这个问题。其中一些说法,和波林伯爵讲的差不多,但是他们完善了一些内容。据说是戈尔茨也参与了进来,这个谋是兄弟两人一起策划的。

    费尔巴哈是因为想要早点得到那至高无上的位置,所以才决定下手的。而戈尔茨的理由,则是憎恨。他知道自己更适合当国王,父亲也知道,但是那个顽固的老家伙就是坚持要长子继承。无论他表现得多么优秀,都没有用处。所以当费尔巴哈决定下手的时候,戈尔茨也同意了。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得到王位,如果一定要找个报复的对象,他更愿意找自己的父亲,而不是自己的哥哥。因为在他看起来,自己的哥哥也是受害者。

    这样荒谬的理由也许很多人都不会相信,但是贵族们却更愿意接受。他们很清楚和自己一样的人的想法,长辈的人代表是这个该死的秩序,它束缚了一切。大家都想着要挣扎开来,但是很少有人真的去那样做。因为他们能够得到享受,都是因为这样的秩序,除非他们愿意抛弃贵族的份。但是那样更糟糕,一个平民,在这样的社会里,可以被人轻而易举地碾死,就象是他们自己曾经做过的那样。

    后面的事就很简单了,这个狩猎时的谋杀只是诸多计划中的一个而已。戈尔茨有了很多策划的意外事件,有的实行了,有的没有。那些实行的了中间,当然也有失败的,但是有兄弟两人的合力遮掩,老国王一直没有发现。

    野猪起到的作用并不是致命的,据说当时国王的伤势并不重。是后来在养伤的时候,兄弟两人再次下手,这次是一劳永逸地解决了问题。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谋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