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谋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妖物 书名:谋国
    <---凤舞文学网--->    在城堡里面已经没有人走动了,只是在走廊上每隔一有点燃的火把,插在了墙壁上的铁圈里面。--凤-舞-文-学-网--那火光在近处还好点,远处也就是比伸手不见五指好一点而已。

    在任何一种传统的文化中,什么房间在什么位置,总是有些规律的。格塞尔虽然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城堡,但是他也能够猜出领主的房间在哪里。

    按照最正统的设计,城堡如果是三层的话,那么必然是在底层有大厅。二楼是城堡主人的房间,城堡主人的儿女和客人通常就是在三楼了。

    至于为什么城堡主人为什么不是在最上面,也许是为了避免儿女晚上偷跑出去?或者是三层的结构中,只有中间的那层温度最合适?反正领主通常是要在二层光线最好的房间,这城堡本来就不是很大,找起来就更加方便了。

    格塞尔从厕所爬上去后,先是用旁边堆的那些干草,将脚底仔细地擦了一遍。这不是为了自己好受点,而是防止某些东西粘在脚底,走起路来会很滑的。并且万一有人晚上起来,看到地上一串脚印,那就不妙了。

    一名苦行僧将那盖子还原,三人顺着墙角摸了出去。在开门的时候,一名苦行僧将有链的一边略微上提,另一名则是提起了有门环的一边。

    这样做的话,因为链不需要承担门扇的重量,所以在开合的时候是没有多大声音地。这时候的门又大多做得很是笨重,如果只有格塞尔一个人。会麻烦很多的。

    这层也就几个房间而已,三人迅速地分散开来,逐一试着推门。凡是能够推开的,果然不是主人的卧室。那些从外面锁上的,显然也不是。

    还有两间房屋的门是被从里面闩上的,格塞尔随便找了一间,将眼睛凑在门扇上面向里看去,但是这门做得好了点,木板之间结合得很紧密。所以门缝太窄。

    格塞尔退到一边,向旁边的人示意了下。一名苦行僧立刻轻手轻脚地过来,从腰间地口袋里摸出一个小钻子来。

    他将钻头抵在门缝上,然后摇动后面的手柄。没有过多久。他就觉得手中一松,显然是已经将门钻穿了。

    那苦行僧将钻头退了出来,一声不响地让到旁边,格塞尔将又将眼睛凑了上去。他一动不动地保持着那个姿势。另外两人也不去催他,而是继续警惕地监视着附近的动静。

    过了一会儿,格塞尔拍了拍两人,做了个肯定的手势。然后退到一边。一名苦行僧轻轻地在门上按压着,感受着门闩地准确位置。

    然后他停了下来,拔出一把锋刃极薄的匕首来。插进了门缝里面。这苦行僧先是将门缝扩大了些。然后再用匕首尖扎在门闩上面。小心地将门闩向旁边一挑。--凤-舞-文-学-网--

    没有挑动,再试了几次。也是如此,这必然就是门闩又被固定住了。其实大家都知道门很容易被挑开,特别是一些门缝宽了点的,简直就是对盗贼不设防。

    所以有聪明人就在门闩上面凿了个小洞,门闩上面那个位置的木头上也穿个洞。关门以后,先将门上,再用一根铁钉从门闩上面地那个位置穿下来,就可以将门闩固定住了。

    这样一来,门被横向的门闩锁定,门闩又被纵向的铁钉锁定,就不用怕被人将门闩挑开了。可惜的是,格塞尔他们不是盗贼。

    那苦行僧只是略一思考,就又拿起了钻子开动起来。他钻地位置刚好就是在那门闩的上方,钉子的下面一点。

    他地动作不是很快,但是有一种奇特地韵律。如果有人盯着他看,简直会着迷地。在那低微的声音中,木粉向下掉落,很快就又出现了一个洞。

    那苦行僧收好钻子,拿出一根铁针,刺进这小孔里,小心地试探着。那铁针在试了几次后,终于将固定住门闩地铁钉挑了起来。铁钉都是用细绳拴在门闩上的,所以没有掉在地上,以致于发出响声。

    与此相比,将没有铁钉固定的门闩向旁边挑开,就很简单了,连蟊贼都会。门被推开一点后,依旧是稍微向上提一些,避免发出声音。格塞尔侧进入了房间,蹲在门边,另一名苦行僧也进来了,留下一人在外望风。

    屋里没有灯,但是格塞尔他们还是能够依稀辨认出来,上的人是两个。这真是让人感动,在世风下,道德沦丧的今天,一位贵族还能够和他的妻子睡在一张上,共渡温柔的夜晚,真是非常难得啊。

    格塞尔摸到边,仔细辨认了一下,两人睡得正香,全然没有察觉到旁边有不速之客。格塞尔轻轻地掀开了薄被,象抱婴儿一样将施塔尔根堡男爵抱了起来,然后他后退几步,离远了点。另外那名苦行僧则盯紧了还在沉睡中的女人,虽然没有必要把她也杀掉,但是如果她突然醒了过来,就是大家的不幸了。

    施塔尔根堡男爵依旧没有感觉到,自己被人抱在了怀里,就象是在拥抱一样。格塞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双臂用力收紧。

    这样巨大的力量导致了施塔尔根堡男爵在痛苦中醒来,他发现自己就是在恶梦中。在一气来。

    他想要大声喊叫,却惊愕地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发出太大的声音。施塔尔根堡男爵张开嘴的时候,只是发出细微的“嗬嗬”的声音,那是中最后一点空气也被挤了出来。

    施塔尔根堡男爵的骨头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音,然后他感觉到了腹部一阵剧痛,那是肋骨折断了。倒插进了内脏里。

    这样的巨大痛苦,让

    根堡男爵恨不得自己马上就死过去,所以他真地死了塞尔扔到地上的时候,就象是一个布偶一样,发出沉闷的声音。

    但是格塞尔又马上把他提了起来,轻手轻脚地放回了上,还仔细地盖上了薄被。没有必要检查了,这这样的状况下能够活下来的,应该就不是人了吧。

    格塞尔出了门。那苦行僧跟在后面,将钉子仔细地斜插在那门闩上面的小孔中。在出门后,将门轻轻拉上,又用匕首将门闩慢慢拨回原位。

    本来现在已经算是任务完成了。但是三人没有一点焦急的样子。这苦行僧工作的时候,另外两人也没有打搅他。

    门闩被推到原来的位置上后,那钉子受到震动,就自动插了下去。看起来就和原来地一模一样了。

    随后的撤退,就更是简单了。苦行僧们控制铁链尚且能够出神入化,更何况是绳索了。当他们顺着绳索爬下去后,只是轻轻一抖。那本来牢牢抓住的铁钩就脱落了下来。

    当三个黑影消失在远处的时候,守卫城堡地士兵还在继续欺骗自己的上司。那些躲在塔楼里的人将腌在火上慢慢烤着,然后小口吃下去。他们装成大口喝酒的样子。其实每次只喝下了一点点。那么小地一个酒壶。象是永远喝不完一样。

    他们低声交谈着,然后发出压低了的哄笑声。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是他们能够真正放松的。不论是贵族的风流韵事,还是某个仆人地傻头傻脑,都可以让他们开心上很久。

    这个夜晚如同以前一样平静而祥和,所以在第二天,领主夫人发出了响彻云霄的交叫声后,大多数人根本就还没有反应过来。

    有机灵的仆人就赶快往那边跑,希望能够给主人留个好印象。更机灵地故意给自己找了点事做,他们知道能够让领主夫人如此尖叫地,必然不是什么好事,还是不让她注意到自己为好。

    其他地人只是相互看着,士兵们向其他人打听着,仆人们也只能摇头,他们也一无所知。当跑得最快的仆人到了领主地卧室外面,发现那门还没有打开,只好不停地用拳头锤门。

    可惜那领主夫人好象吓慌了,根本就不知道来开门。幸好那尖叫声一直没有停下来过,这至少可以表明夫人没有事

    外面的人无奈之下,只好通过侍卫队长,派了几名扈从过来,用巨斧将门砍得稀烂,才能进得了屋。

    这一来,当初格塞尔他们在门上动手脚时留下的细微痕迹,也被破坏得一干二净,再也无法恢复了。

    施塔尔根堡男爵的死亡,对于整个南方防御同盟来说,都算是个大消息。对于那些谋计划着,将韦林挤下去的领主来说,他们突然失去了一个很好的中间人。

    原本只有施塔尔根堡男爵,才是他们各派别之间都可以暂时信任的。现在他的突然死亡,让那些反对派们无法决定,到底是先该找个人来继承他的位置,还是想想别的办法。

    而这个“别的办法”在更多的详细况被大厅出来后,就好象只省下了一个办法了,那就是停止一切活动。

    按照现场的况来看,门是关得好好的,窗户也是狭窄得无法让人钻进去。城堡里的所有士兵都赌咒发誓说,当晚绝对没有任何异常的况。

    而施塔尔根堡男爵就那样死了,在自己的上,象是被巨蟒勒死的一样。而就睡在他边的夫人却一无所知,直到第二天才发觉。

    这样诡异的状况让其他的很多领主看起来,只是觉得有趣而已。毕竟这件事对他们来说,还是稍微遥远了一点。虽然施塔尔根堡男爵也是联盟的成员,但是自从他开始卷入反对派们的那一边,很多领主就开始疏远了他,至少不敢再表现出很亲密的样子来。

    混水摸鱼谁都会,大家也想看看况再说。所以施塔尔根堡男爵的死亡,只是对于他的那些同伙来讲,是如同晴天霹雳一样的。

    特别是那种离奇的死法,更是让领主们开始向超自然的方面联想。有几个特别聪明的,想起了以前关于韦林的恶魔的传言,虽然后来被证明了是谣言,担心现在看起来,韦林好象是有一些特殊的能力。

    当然这样的想法只能够埋在心里,说出去也没有用的。人们在揭露了一次谎言后,往往会认为类似的况,特别是针对同一个人的,依旧是谎言。

    所以那几名领主除了对韦林更加地敬畏以外,什么事都不能够做。而还有一些反对派中的,头脑清醒,意志坚定的领主,这认为这是一个谋。

    他们觉得这样的谋杀必然是有内的,至于内是谁,大家各有猜测。只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他们这个小团体的内部,为了争权夺利,才暗算了施塔尔根堡男爵。

    在这个时候,如果大家保持信任,还是可以继续维持下去的。可惜的是,如此卑鄙的,显然是有内的谋杀,让所有人都提防着自己的盟友。

    然后,几名领主为了缓和关系而派出的信使突然消失掉,更是让大家都变成了刺猬。他们让士兵彻夜巡逻,不敢单独接见任何人。

    这个反对韦林的团体,就如此土崩瓦解了,并且他们彼此很难再恢复信任了。他们虽然这次实力没有受到打击,但是已经成为了一盘散沙。那些分散开来的,彼此互相提防,甚至是敌视的领主,是无法对韦林造成威胁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谋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