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一个好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妖物 书名:谋国
    <---凤舞文学网--->    象是拿到了一个新玩具的孩子一样,韦林感觉如果不些苦行僧,那就是吃亏了。--凤舞文学网--所以他开始认真地思考,到底该怎么做,朱娜提了很好的建议。

    “派他们去暗杀掉那些不听话的领主吧,他们就是做这个的。”朱娜很敏锐地发现了他们的价值,“就算是被抓住了,也与我们无关,我相信没有人能够从他们口中拷问出主使者的。”

    朱娜的说法让韦林深受鼓舞,“是吗?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暗杀呢,你不是一直接受的正统骑士教育吗?”韦林兴致勃勃地说着。

    “那可没什么关系,女人总是心软的,不愿意看到太多的人受到伤害。”朱娜的解释让韦林愣了半天,“并且这办法可不是我发明的,只是现在我们有了合适的人手而已。”

    韦林对于使用苦行僧去暗杀没有一点犹豫的,然后他就找到了一个目标,“施塔尔根堡,这个老家伙我早就想对付了。”韦林恶狠狠地说道,“原来我还想着要保持和谐局面,所以一直在拖延时间,只是那家伙不太过分就由着他,现在我可不会客气了。”

    朱娜愕然道:“是吗?我也是想建议说先解决掉施塔尔根堡呢。”说着,她又捧起了韦林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庄重地说道:“但是要当心,千万不要被这样的力量所引。暗杀始终只是一种辅助手段而已,不要在任何时候都把它当成最终的解决办法。”

    韦林欣慰地手上略微用力。用拇指摩擦着朱娜地脸道:“放心好了,我没有那么疯狂的。真高兴你能够随时提醒我,让我不致于迷失。”

    那领头的苦行僧叫做格塞尔,韦林把他叫了过来道:“哦,格塞尔,我有一件事想要你去做。这件事很重要,只有交给你才可以让我放心。”

    格塞尔没有任何表示,如果不是他的眼睛一直是睁着的,韦林简直就要怀疑他是在站着睡觉了。看样子格塞尔不是很喜欢说话。他就站在那里,等着韦林继续。不过他并不是迟钝,在他看到了韦林那略有点尴尬的神色后,就立刻说道:“您可以信任我们。”

    好吧。总算听众有了点反应,韦林只好说道:“你知道吗?在南方防御同盟里面,有些很恶心的家伙。他们混进了这个神圣的联盟里面,然后利用我的仁慈和其他领主地同心。做出了损害整个联盟,甚至是损害卡耳塔的事。”

    格塞尔的眼色没有任何的被动,但是韦林依旧慷慨激昂地说道:“那些蛀虫,他们地存在是所有正常人类的耻辱。请原谅。我甚至都不愿意复述他们做过的事,那会让我也染上罪恶。太邪恶了,太可耻了。简直是不可饶恕。他们应该被阉割以后再斩掉四肢。哦。不,那太仁慈了。应该把他们的四肢折断以后再放在车轮上面。任凭各方来人唾骂,看看他们能够活多久。也许还应该在他们快要死地时候,再倒吊起来,用大锯子从两腿之间一直锯下来,也许他们能够在自己生命里的最后一段时间里,清醒地忏悔自己的罪孽。--凤-舞-文-学-网--”

    在韦林派人给格塞尔他们安排了远远好于马厩的房间时,他们坦然接受了。在他们只能够啃着面饼,喝着清水地时候,楼下正传来饭菜的香味,他们也是平静地面对。

    韦林曾经怀疑,他们根本就没有人类的感,只是一群机器而已。但是现在,当韦林讲起要如何惩罚敌人地时候,格塞尔地眼中出现了神采。那就象是在一大群如白开水般乏味地家伙中,突然发现某人的每句话,就象是自己要说地一样。

    “如果那个人愿意忏悔的话,我认为可以让他喝下滚烫的水,或者是吃下燃烧的煤块。”格塞尔突然很认真地说着,一副学者专家的派头,“这样温暖的刑罚,可以让他那腐朽的灵魂得到救赎,这样他就不用被处死了。”

    这样做当然就不用被处死了,因为一个人是无法被处死两次的。韦林有点被格塞尔的吓到了,他立即说道:“哦,那个……那些家伙都是极其顽固的,我相信他们是不会选择这样忏悔的。我认为我们可以使用更简单有效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简单的?那么用猫爪怎么样?”格塞尔两眼放光,比划着说道,“就是用锋利的铁爪,将罪人的皮一点点地撕下来,他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招供,或者是反省自己的一生。更重要的是,如同您要求的那样,猫爪做起来很简单,任何一个铁匠都可以做。”

    韦林感觉自己的背心有点发冷,即使知道这个人在自己的权势面前如同蝼蚁,但是没有人会喜欢和这样的家伙待在一起。

    “呃……实际上,这有一点小问题。”韦林企图纠正格塞尔的错误想法,“因为现在联盟里面的况很复杂,那家伙蒙蔽了一大批不明真相的领主。如果我们对他进行公开审判的话,那就会导致很严重的后果,那对联盟的稳定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所以我希望是能够让他死于意外,这样也可以达到惩罚他的目的了。”

    格塞尔看起来很失望的样子道:“这样啊,那他就不能够在痛苦中忏悔了,这可不好。他的灵魂甚至都不会认识到自己的罪行,所以不会得到救赎的。”

    “也许你可以试着向父神祈祷下,让他在临死的时候得到救赎。”韦林怂恿道,“我相信父神会答应这个请求的,尤其是你这样虔诚的信徒。”

    格塞尔有点犹豫地说道:“好吧,我会试试的,希望如此。但是……我们要对付的是谁?”看起来现在格塞尔是发现了。自己和韦林有点共同地兴趣好,或者是在某些认知上是一致的,所以话也多了点

    这个发现让韦林和欣慰,他马上回答道:“施塔尔根堡。”格塞尔迷惑地问道:“施塔尔根堡?它的主人是谁?”

    “施塔尔根堡不是城堡的名字,那个家伙的名字就是施塔尔根堡。”韦林发现这个名字很容易让人误会,这又是一条可以认定那家伙有罪的证明了。

    施塔尔根堡男爵最近发现自己越来越重要了,他有很多的事要做。要知道,原来最让他伤脑筋的,就是如何在躲过自己妻子监视的同时。和女仆们鬼混了。

    千万不要小看这个,偷也是力量与智慧地结合。如果缺少任何一样,不是在翻窗户的时候被卡住,就是在撒谎的时候脸红得象熟透了的龙虾。却还不知道自己地谎言幼稚得可笑。当然还有更凄惨的可能,但是施塔尔根堡男爵却从来没有陷入过那种窘境。

    在周围的领主们看来,施塔尔根堡男爵是一个只会混水摸鱼的家伙。这并不是贬义,而是一种极高地评价。

    如果贵族无法保护自己就表现得太与众不同。那就是为自己和家族惹麻烦。施塔尔根堡男爵在历年来的各次重大事件中,不是最引人注目的那个,但也不是最倒霉的那个。

    他只是获得自己刚好能够获得地那份好处,太多的话。就会引起嫉妒,太少的话,那就没有多少利益了。他一直把这个度掌握得很好。

    在他地妻子眼中。他地一个好丈夫。虽然在上地表现欠佳。但是他总是体贴地对妻子的一些私人活动视而不见,特别是在他地妻子会见那些肌发达的“闺中密友”的时候。

    而他的妻子却没有发现施塔尔根堡男爵有出轨的任何迹象。这让她经常感觉到有那么一点点愧疚。所以作为一点补偿,施塔尔根堡男爵在他妻子娘家那里的口碑一直很好。他也能够得到更多的帮助,安全方面的,还有经济方面的。

    对于施塔尔根堡男爵的人来说,这个老头子是一个很好的人。他是贵族,是一位领主,光是这一点,就比那些小伙子们强太多了。至于幽默风趣、温柔体贴等等优点,那不过是女人们在心里,用来说服自己的时候充数用的。

    幽默风趣、温柔体贴的小伙子不少,但是他们没有一个是领主。所以女人们总是能够找到理由,来说明这些男人根本就不适合她。

    施塔尔根堡男爵本来以为自己要永远过这样的生活,直到某一天在某个女人的上死去。但是周围的各种变化,却让他感觉到了另一种可能。

    首先是南方防御同盟的成立,培根成为首任盟主。这对他来说,当时就有点蠢蠢动,任何一个领主都知道,培根根本就不是当领主的料。

    但是出于一惯的谨慎,施塔尔根堡男爵没有任何异常的表现,他想看看再说。果然,培根迅速地结束了他的盟主生涯,拉马克子爵成为了新的盟主。

    其实拉马克子爵的盟主位置,当时也是很不稳当的,后来又发生了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战争。拉马克进攻了,拉马克胜利了,拉马克再次进攻,但是被挡下了。

    然后又是韦林的出场,瑞恩斯坦的突袭。领主们撤退到南方的防线后面,却被瑞恩斯坦一个个地拜访。

    再后来,瑞恩斯坦被韦林赶走了,但是对于领主来说,事才刚刚开始而已。韦林将领主们的军队进行整编,有的人对此无所谓,因为他们后来又得到了补偿。但是有的领主惶恐不安,认为韦林是在企图得到更大的权利。

    本来他们的担忧是正确的,但是没有人在意。大家都认为自己也会这么做,区别只在于得到好处是谁而已。

    所以在韦林的安排下,领主们不可避免地分裂了,这是他们的本。有的领主平静地接受这一切的,得到了很多的好处。

    还有一些是坚决地想要阻止大魔王韦林继续下去,当然他们只会用其他的说法来表明,自己也是有可能得到那个位置的。

    更多的人,对什么都无所谓,或者说,他们聪明到了让人认为他们是无所谓的。施塔尔根堡男爵就是其中的一员,但是让他恐慌的是,那些混蛋决定把他推举成为下一任的盟主。

    这就象是当初培根会成为盟主一样,现在也是因为那些反对派们,根本就无法找到一个大家都心服口服的盟主出来,所以施塔尔根堡男爵就是一个最好的人选了。

    他是一个好人,一个老好人,没有人说他的坏话,他也没有表现出什么野心。施塔尔根堡男爵是最合适的临时盟主,他的意义就在于能够把大家团结起来,而不用担心别人借着自己爬个那个位置了,再翻脸不认人。

    大家都知道,施塔尔根堡男爵没有那样的实力。在成功地将韦林赶下台以后,施塔尔根堡男爵也将完成他的历史使命,等待领主们的斗争结束,选出新的盟主来,接替他的位置。

    如果领主们现在就要决定出真正的新盟主,那么在他们的斗争结束前,韦林就将发展成无法撼动的了,所以施塔尔根堡男爵其实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

    但是施塔尔根堡男爵不是个死人,他也许曾经是滑不留手的。但是现在,当他发现自己得到了以前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尊敬时,他有了其他的想法。

    没有人是甘于做傀儡的,施塔尔根堡男爵也如此,他很想把那些虚与委蛇的笑脸变成是永久的。所以他开始认真地团结周围的领主,而不是被动地当个傀儡。按照他一向的好名声,竟然也给他聚集了一批人起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谋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