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妖物 书名:谋国
    <---凤舞文学网--->    在这个世界里,最大的问题是人口问题,不管做什么,都会觉得人太少。--凤舞文学网--一些法律就是为了增加人口而设立,按照法律,除了王室成员外,四十岁以下女子不得戴面纱,这样她们就更容易和男人交往,从而把自己成功地嫁出去。并且四十岁以下女子如果丈夫死了,最多守寡三年,然后必须再嫁,如果想要继续守寡的话,是违背社会道德和法律的,必须没收一半的家产作为惩罚。

    如果韦林和卡金娣之间发生了什么,也是很正常的事,何况特里莎大婶也说过希望韦林成为自己的女婿。阿蒂妮只是讨厌这种欺骗的手段,明明可以正大光明地结婚,关金鱼什么事?

    但是现在卡金娣提到了父神,这事就有点诡异了。虽然父神教提倡贞节,但是要贵族们保持对伴侣的忠诚无疑是件可笑的事。不管是**还是交换人,几乎都是公开的秘密。如果说这么点小事就会受到父神的惩罚,那么王国里的贵族恐怕会被父神宰个干净,也许会剩下几个吧。或者说,卡金娣是个虔诚信徒?平时看不出来啊。

    “头啊……天鹅的,我吃了两个呢。”卡金娣抽泣道。

    看样子真相水落石出了,父神教认为动物的血和头颅是不能吃的,因为血里包含了永恒的灵魂,头颅则代表了希望,把血和头颅都交给父神,就是表示愿意服从神,听凭神的安排。至于内脏,则是归奥林匹斯神教所有,他们相信内脏上有神秘的力量,所以要拿这东西去占卜。

    于是一只牲畜或是禽类在被父神教信徒宰杀后会放掉血,如果是被奥林匹斯神教信徒宰杀的话,内脏也许会被先拿来占卜,接着还是要烹饪的。小户人家会把禽类的头也扔掉——反正上面没有多少,贵族们喜欢保持完整烹饪,吃的时候不去碰头就是了。但是家畜和野兽的头比较多,扔掉就舍不得了,大家会心照不宣地仔细把剔下来后烹调,别让人在吃的时候看到完整的头颅就可以了。

    “好啦,吃了就吃了,有什么关系,上面那老家伙又不是猎头族,要头干什么?不会找你麻烦的,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就是了。--凤-舞-文-学-网--虽然我很怀疑那东西有什么好吃的,居然还吃了两个。”

    “真的很好吃嘛。”卡金娣的泪水来得快去得也快,“韦林坏蛋哥哥吃得好快,我开始吃第二个的时候他就开始吃第四个了。总共只有六个啊,我本来可以吃更多的。”

    “真有那么好吃?”阿蒂妮有点动心了。尽管人们有很多的食材,但是烹饪方法通常是炖、煮和烤,再加上香料的匮乏,这个世界的菜肴实在是让人提不起多大的兴趣。即使是贵族们的宴会也只能追求食物的完整造型,比如一整只带着羽毛的孔雀或是天鹅,简直可以算是艺术品,但是味道就不要指望了。“既然这样,下次找个机会让他做给我们吃吧。”

    “好啊好啊。”卡金娣欢呼雀跃。

    “说起父神教啊,我倒是想起……”阿蒂妮正懒洋洋地谈起新话题,却被一只窜进屋里来的蝙蝠吸引了目光,随即她发现窗台旁边好象有什么东西,是野猫?还是……阿蒂妮顺手抄起搭在浴缸旁的湿布扔了过去。

    没有击中目标,那东西突然消失了。阿蒂妮警觉起来,立刻从浴缸里跳出来,一路滴着水跑到墙边,拔出了一柄长剑,倒退几步,又拿起一面弧形方面大盾护在前,缓缓向窗户边走去。

    卡丽娣和卡金娣早就跑到了门边,蹲低了体。走廊上应该有巡逻的卫兵,只要大声呼救就会过来。但是现在当然不能喊,如果没有任何危险就把卫兵叫来,会被人笑死的,更何况阿蒂妮小姐现在上连一寸布都没有呢。

    阿蒂妮走到窗户边,什么都没有发现,墙上的藤蔓、院子里的树,全都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只是……狗到哪里去了?那条叫卡拉的科尔特猛犬,一直都喜欢趴在树下面的。

    阿蒂妮后退一步,依然将自己保护在盾牌后面,微微侧头对卡丽娣说:“叫卫兵警戒,立刻搜索城堡,把狗都放出来。”

    卡丽娣轻轻地“嗯”了一声,拉开厚重的木门出去后,卡金娣又把门闩上了,然后爬到一面盾牌后面躲好。

    不一会儿,院子里就有卫兵举着火把出现了,他们用手中的长戟检查每一处可疑的地方,仆人们牵着狗也在到处检查。

    阿蒂妮这才从窗口离开,在卡金娣的服侍下迅速擦干体,穿上衣服,然后在墙上的武器中选了一张长弓和一袋箭。

    做完这些,阿蒂妮走到窗户前,把箭囊放在脚边,用脚踩住弩前端的铁环后双手拉住弩弦一用力,弩弦就挂上了,又抽出一支箭来上好,就静静地站在那里不动了。

    这时候,整个城堡都起来了,已经有士兵点亮了城墙上的火盆,持弓的士兵全都上了城墙和塔楼。

    韦林也被叫了起来,手里塞了根鹤嘴锄,迷迷糊糊地跟在别人后面到处乱转。

    “那是什么?”有人喊了起来。

    韦林立刻把鹤嘴锄护在前,确认没有遭到袭击后用力在腿上拧了一下,感觉清醒多了,这才发现一个人影在迅速向城墙上爬去。就象是只猴子一样,攀着墙上巨石的缝隙,灵活地移动着。

    在那人的头顶,刚好有一名弓箭手,很明显是只菜鸟,刚了一箭,却到了地上,箭杆上的白羽还在不停颤动。那弓箭手恐怕做梦都没有想过会在这种场合成为焦点,他伸手去拿箭,却怎么也碰不到箭囊,明明只要稍微偏一下头就可以看到箭囊,然后从容拔箭了,但他的眼睛却死死盯着那人影,仿佛中了魔咒一样,手指无意识地挥动着。

    下面有人喊了起来:“快拔箭!”

    “箭在哪里?”那弓箭手问。

    “箭囊里!”下面的人都在替他着急。

    “箭囊在哪里?”那弓箭手更着急。

    “股旁边!”下面的人都快急哭了。

    “我的股在哪里啊?”那弓箭手已经哭出来了。

    “这家伙死定了。”不少人都这样想。刚才其他弓箭手本来可以击的,但是都怕误伤,公爵大人也不会无故下令杀自己人。现在看到这弓箭手的表现,就算侥幸活下来也会受到惩罚的,并且那人影已经快爬到顶上,挡在路上的那弓箭手肯定会被顺手干掉,公爵大人恐怕会立即下令其他弓箭手击了。

    “可怜的孩子。”即使死的是白痴,也是令人伤感的,已经有人开始为他祈祷了。

    “弓箭手准备!”果然楼上传来了公爵的声音。弓箭手们纷纷把弦拉开,到处都响起了吱吱嘎嘎的声音。

    那人影已经爬到了城墙顶部,一只手按着墙面,双腿一蹬,就象只豹子一样敏捷地冲向外墙,另一只手带着寒光向还站在那里拔箭的弓箭手划去。接着一翻,就一头栽到了地上。

    栽到了地上?韦林先看到了那人背上的白羽,然后才听见弓弦响动的声音。扭头看去,正看见阿蒂妮小姐站在窗前,正缓缓放下手中的弩。她穿着一宽松的袍子,仿佛风的精灵,黑色的头发在发着光。

    周围的人群好象突然消失,天地间只留下了这个优雅而神秘的影,韦林痴痴地望着上面,觉得自己真的恋了。不需要任何理由,韦林认为自己已经深深地上了阿蒂妮。

    韦林后悔了,他本来就是准备晚上去仔细研究一下阿蒂妮小姐的花瓣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始终迈不出那一步。为什么?是害怕被抓住,是觉得这样太无耻,还是自惭形秽?

    韦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上满是庄严地喃喃自语道:“大好美女,自当推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谋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