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话 惊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贾神仙 书名:同居陌生人
    这是改动前的“第一话”,请各位读者评断一下,与现行第一话相比,哪个更为成熟。。。。。

    ~~~~~~~~~~~~~~~~~~~~~~~~~~~~~~~~~~~~~~~~~~~~~~~~~~~~~~~~~~~~~~~~~~~~~~~~~

    世事就是这么的无常。

    当何俊告诉阿恬,他要去意大利寻找他的伊特鲁利亚姑娘之后,那架飞往意大利米兰米兰马尔彭萨机场的飞机前轮突然断裂,机头擦着跑道滑行了将近三十米。

    何俊跌跌撞撞的跟着众人从飞机后舱的紧急滑道跳了下去。当他从地面站起来时,才发觉自己的手机不知被哪里碰撞了一下,眼下它正在自动向“阿恬”拨打着电话。

    何俊挂掉电话,简单给阿恬发了条短信:飞机前轮失踪,意大利之行取消,人没死,还活着,莫失望…..发完短信,何俊摇摇晃晃的随着人流涌出了机场跑道。

    在酒店三楼的房间无聊的呆够到十二点整,何俊收拾行装出门下楼到大厅交还了钥匙。阿恬打过电话来幸灾乐祸的安慰他,

    “喂,死鬼。”

    “喂,阿恬。怎么会换号?你在香港?”何俊看到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一般阿恬去香港地时候才会换号,所以他这样问道。

    “嘻嘻,聪明。奖励下‘啵’!我在香港新买的手机,旧手机一直在包里放着。专门用来给你联系的。”阿恬从手机里亲了何俊一口,“怎样,你的伊特鲁利亚姑娘找到了没?哈哈哈哈,口口声声说去找你的天之梦,结果去了就变成丧门星!你真是好倒霉,哈哈哈!”

    “去死啊!”何俊怒吼了一声,啪,挂了电话。

    刺耳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何俊接过电话道:

    “有话说,有放,爷心里不爽。”

    “喂……回来吧,人家想你了。”阿恬的声音变得有些嗲。

    何俊心里一痒,但还是强撑着说道:

    “水杨花的女人,鬼才信你的话。我已经买好回北方的机票了,到家后跟你联系。你老老实实在香港陪你男友吧。”

    “我不嘛……他好无聊,我又烦了,你来嘛……”阿恬在“世界明珠”里无休止的撒着,何俊真想一颗原子弹将香港夷为平地。

    “你现在吃人家,喝人家,住人家的,游艇都为你买了一艘。你信不信,再把这个惹急了真的把你卖到蛇口**!”何俊已经看不下阿恬的“换人游戏”,三个月换了三个男朋友,一个比一个有钱,一个比一个实力雄厚。

    现在这个“徐公子”已经给这个小妖精买了一条精致的小游艇,如果阿恬再把他甩了,按照豪门公子的小肚鸡肠,估计这次真的会伤害到阿恬。

    做生意还讲就个“赔赚相抵”呢,一味的让人家投资,到最后人财两空,估计就算换到李嘉诚也会忍不住把阿恬从九龙码头丢到海里喂鲨鱼的。

    “那你让我怎么办嘛!他讲话真的好无聊,天天去那些舞会,去见他的那些生意伙伴,妈妈的朋友,爸爸的朋友。最后竟然把我放进一堆大婶中间不管,自己跑去谈生意!妈的!”

    何俊对阿恬的粗口已经习以为常,他只是好奇问道:

    “一堆大婶?去舞会还给你找保姆?”

    “就是大婶,一群二十多岁的已婚妇女,都是抢破头皮嫁入豪门的鸡啦!”

    “啊!你以为你自己多大了,别给自己立牌坊了。自己傍大款还说别人!大学生了不起啊!”何俊在电话这段不无鄙夷的回复道。

    “哎呀,人家才二十岁嘛!傍大款是无聊打发时间的,人家都告诉过你了,讨厌!”

    “Okay’了,罗湖师,我要去赶飞机了,有事等我下飞机再说。”何俊嘲弄的叫起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关于阿恬“罗湖师”的外号,随即挂掉了电话。

    何俊捡起被自己扔到地上的旅行箱把手,拖着满满一箱的外衣内裤还有两双鞋子,径直穿过酒店大厅。

    何俊,男,24岁。系香港中文大学毕业,但却是土生土长的大陆人。本系大陆一所不知名高校的二年级学生,攻读电视编导专业。

    由于他在学期末拍摄有一部低成本电影在国际影坛获得多项大奖,被香港中文大学以年奖学金60万港币的条件破格录用。

    在港大修完两年中文之后,香港的一家影视公司便跑到学校拉何俊入伙。但何俊竟以花不惯港币为由只回到大陆。

    当他一进入罗湖口岸,便被一家已觊觎何俊多时的大陆影视公司盯牢,他们派人派车将何俊接到了珠三角最豪华的一家大酒店里。

    通过一个美女制片人持续三天的软磨硬泡,何俊最终同意在珠三角这家最大的影视公司应聘导演的职位。而这个美女制片人就是阿恬。

    阿恬,全名林妤恬,她做制片人只是兼职,实际上她还是珠海一所大学的大学生。公司为了拉到何俊这个年轻有为的新晋导演,既不想失了体面,又不想白白放跑了这株摇钱树。于是,一个凭相貌才华进来兼职制片的女大学生——林妤恬,成了最佳人选。

    林妤恬在当时正愁没有男朋友,包囊渐瘦没钱吃饭。突然之间,公司在她的工资账户上打进两万块钱,并且限定让她一周之内花完。前提条件是,她必须将一个名叫何俊的男人拉入公司麾下。

    林妤恬兴奋的拿着银行卡,只来到了何俊入住的大酒店。对于林妤恬来说,所谓异不分年纪,在她眼里,都是只会用下半思考问题的“男人”。

    林妤恬心想,只要自己稍微色一下这个叫何俊的男人,不愁他不乖乖的在自己边转悠。林妤恬的这种想法,在东南沿海这些大城市,几乎是所有女孩的常识。

    经济发达,人们变得市侩,女人财,男人好色。这成了不争的事实。就连那些在大城市中家境殷实的女孩,都成了追求嫁入豪门的主流大军。

    照林妤恬看来,这个故作清高的何俊,同样也不住她的“人财两”。双管齐下,不出三局他绝对会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到时候银行卡上花不完的钱可全是自己的了,说不定还能收获一个如意郎君呢。

    林妤恬自幼姿色出众,十五岁时候就有大老板开法拉利接送上学。有的老板为了她一掷千金,一次她高中统考迟到,路上又遇到大堵车,那位大款竟然动用了直升机将她一路护送到学校的大场,当她从直升机里很低调的走出来时,她的照片立刻在那个繁华都市的主流报刊上坐了一周的头条。

    然而令何俊惊讶的是,林妤恬小小年纪尽自阅尽红尘俗世,以20岁幼龄名登珠三角师TOP10榜首,但竟还守如玉是个处女!何俊想破脑袋也搞不明白,她是怎么一路平衡过来的。

    然而,就当林妤恬来到酒店,看到何俊的第一眼,却突然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竟对自己完全不屑一顾。

    而自己也不由自主的在他面前放下了一副淑女装,就当两个人勾肩搭背的去三隅的大排档放的喝啤酒吃烤鱼片时,林妤恬还在想:这次自己是怎么了,到底将这个何俊当成什么东西了?喜欢的人?两万块?哥们?还是红颜知己?

    而同时,何俊也在想:为什么面对这个艳的女人自己没有产生一丝**呢?

    当夜,林妤恬与何俊纷纷喝醉,他们在一家小旅馆的破上相拥睡了一夜。醒来后,两个人发现他们之间竟然什么也没有发生。林妤恬与何俊几乎半的坐在上,互相端详了半晌,忍不住相视大笑,一段狐朋狗友的交就这么结下了。

    最终,林妤恬不费吹灰之力,便将何俊留在了那家影视公司。公司的主管心知肚明,却也误会颇深,以为此次林妤恬是用美色勾住了何俊。

    只有林妤恬和何俊知道:何俊的留下与林妤恬的成功,全是因为两个人的一见如故。那天林妤恬破天荒的在自己的校内写了一篇志:我有了一个红颜知己……

    好了,关于林妤恬的文字到此告一段落,本书的主人公就是眼前这位玉树临风,大毛病没有,小毛病不断,有点愤世嫉俗,有点闷,甚至有点宅的何俊。

    他的旅程将要从意大利米兰改至他在北方的家乡,由于年底的时候在预算花完之前,何俊完成了一部20集电视剧的制作,公司特别准假他带薪休假一个月。

    看着机场ATM提款机里他的账面上多出来的六十多万人民币,那是他拍摄电视剧获得的酬劳,何俊心里有些飘飘然。此刻他一无外债,二无妻小,三不愁租房月供,这比巨款简直可以当作零花钱来用了。

    何俊取出两千块,提包走向机场服务柜台,他要将手中去意大利的机票改成飞往山东的。这时候正是人潮汹涌的午间,F区办理机票的柜台竟排了五六米的队伍。何俊站在人流最末端,百无聊赖的看着前面形形色色的旅人。

    忽然,前方一个绿衣女孩映入了何俊眼帘,女孩站在队伍里正侧着子调弄她的MP4,不知为何何俊对这种喜欢将针织衫叠穿的女孩有特别的好感,女孩贴穿着一件小白兔图案圆领字母T恤,可之外透着一股优雅气息。蓬松卷曲的亚麻色头发浑然天成,在一侧绑了一个俏皮的发结。女孩不赢一握的腰肢上着一条深蓝色咔叽布短裙,短裙下亭亭玉立着一双一看就属于南方女孩的纤细双腿,又白又嫩,看的何俊吞了口口水。

    仿佛察觉到有人在注视,女孩将头一转,恰好与何俊对视了一下。不夸张的说,除去一副花痴像,何俊也算玉树临风那一类的男人了——一米八的个头,不高不低,但棱角分明的脸颊带着一股野总是能成功的给异带来极强的冲击感。

    正巧今天何俊穿着一价质高昂的prada男士夏装,独特的气质在机场的芸芸众生之中也算一道风景,绿衣女孩看到何俊不愣了愣,随即羞涩的笑了笑转回脸去。

    何俊自失的笑了笑,他也打开自己的MP4,戴上了耳机。这种“机场缘”仅仅就是人朝中惊鸿一瞥的缘分,瞥过了缘分就尽了。鸿雁一啄,各奔东西,一生不再相见。

    何俊脑海中回味着那个女孩的模样:白皙的皮肤,微微抿着的嘴唇,翘翘的鼻子,一双半月形的大眼睛,头发在前额剪成稍齐的短BOB。

    不只不觉间,何俊已经将要从队尾排到队前,突然之间,他感觉一股香风扑面而来。原来是女孩办完手续从何俊边经过。何俊抬头,包括在何俊后的几个男人一起抬头,何俊正好看到那个美丽的绿衣女孩跟他面对面的交错而过。尽管他边的几个男人都在注视着那个女孩,但何俊可以肯定的是,女孩的的确确用余光瞥了他一眼。

    何俊心中一动,他蓦然之间产生了结识这个绿衣女孩的冲动。但这种冲动只是持续了十秒钟,随着他前面一个人办理完手续,柜台服务员喊了一声“请下一位先生站过来点”,已经将何俊从梦境拉入现实。

重要声明:小说《同居陌生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