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赌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被自己眼中的小毛丫头如此调笑,那小胡子简直羞愤死怒气爆棚,西方世界历来就有爆小宇宙一说,小胡子嗬嗬地从嗓子眼里挤出两声嘶吼,竟然忍着麻痹疼痛,强撑起了上半。--凤舞文学网--该章节由网提供在线阅读

    这种毅力,就连法拉也敬佩不已。要知道,虽然他的实力算得上是众人里最强,但是距离过近又受到了法拉的刻意针对,承受的打击也最多,这样还勉强爬得起来,只能说是天生硬气了。

    不过敬佩归敬佩,我们的法拉公主向来是个憎分明的狠角色,压根不知道心慈手软怎么解释,当下毫不迟疑,弹弹手指又甩出一记电光,将这位顽强的斗士彻底打趴直翻白眼,这才施施然地开口宣威:“其实我也不大喜欢讲道理,但是我不必喝个半醉,就有足够的力量践踏法律---哦,错了。好象直到目前为止,我的所作所为还在法律许的范围内……需不需要我认真地践踏一下给你们看?”

    楼层里猛地响起一片咚咚声,那是各路好汉们在用体某处敲地板。李理猜,他们急着要表达的内容大概是“不必麻烦”。

    李理很想解释一下,这事儿一点也不麻烦----杀人不难,善后更简单,即使不考虑法拉的公主份,仍旧如此。

    如果混乱黑暗时代里的贵族连这点特权都没有,那还怎么维持统治?

    尤其法拉还是以法师的份在外行走,大庭广众之下杀害平民,不过是刚刚达到践踏法律的程度而已,都不够领一次苔刑的。

    法拉摇摇头,惋惜地叹了口气----这么轻轻一叹,立马就演出了变态杀人女魔的精髓,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给吓出了一冷汗。

    “算了,我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你们运气不错。什么时候能爬起来了,就过来回话。别给自己找不自在。”居高临下地吩咐完,看着这群佣兵噤若寒蝉的表,法拉的气总算消了下去,轻松地拍拍手,仪态万方地走回座位。

    一回到李理边,公主马上就变成了小女孩。跟米琳达凑在一起唧唧喳喳地笑闹起来,满脸化不开的兴奋。

    李理莞尔一笑,心里满是温馨。说来法拉也是压抑得太久了,单单联姻一事,就指不定积压了多少郁郁之气在心头,难得找到个放肆的机会,怎么泄都有可原,如果有人不开眼,他不介意把事闹得更大些。

    想是这么想。不过这些西方地“江湖好汉”没有给他机会。同死要面子地贵族不同。能在佣兵这个行当里混下去地人。没有一个不懂得审时度势。谁惹得起谁惹不起、什么时候该怒什么时候该忍。这些好汉分得门清儿。切体会过那场雷雨以后。没有人还会认为法拉仅仅是个漂亮妞。

    过了不大一会。角落里有个家伙手麻脚软地爬了起来。左右看看----尤其特意看了看仍旧趴着地小胡子。一咬牙。扶起边地同伴。默默下了楼。

    这就像个讯号一般。6续有人恢复行动能力。或拖或拽或拉地带着同伴离开。偌大地三层很快空旷下来。只剩下一地汤汤水水陶杯锡壶。以及小胡子和他地两个光头手下。

    小胡子到底是实力不凡。即使被法拉刻意针对。仍旧是最早恢复地一批。这家伙虽然狂妄了点。倒还算光棍。把两个同伴安顿好。二话不说就走了过来。仍旧是大马金刀地坐在李理旁边。说话却少了之前地趾高气扬。

    “技不如人活该受辱。既然没订下彩头。那么回答你们几个问题也是应该地。有什么问题。你们现在可以问了。只要能回答。我一定不会隐瞒。”

    李理斜了他一眼。竖起右手食指。轻轻摇了摇:“你似乎还没有搞清楚况。我不管你是否能够回答。我只要答案。如果有某件事是我想知道而你不知道地。那么你要去打听出来。然后告诉我答案----我地要求就这么简单。你明白了?”

    小胡子被李理的目光扫过脸庞,只觉得心里一紧,颈后的寒毛都炸了起来。

    异化!这双眼睛,绝对经历过异化!

    这倒霉家伙恨不得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心里这份委屈简直没法形容了----你说你一位大师,扮猪吃老虎吃到我们这群小绵羊上,太欺负人了吧?你要早点看我一眼,借个胆子我也不敢随意冒头啊……

    低眉顺目的,这家伙彻底服了软:“尊敬地大师,无论您想知道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过也请您体谅一下,毕竟我只是个小小的佣兵。”

    “咦?”米琳达轻讶一声,颇感兴趣地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他是大师的?”

    瞟了李理一眼,小胡子解释道:“大师地眼睛很特殊,很明显,这是一双异化过的眼睛。”

    李理望了小胡子一眼,心里微感惊讶:异化这个词儿,还是前些天眼睛刚起变化时法拉告诉自己的。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他居然知道,这家伙也算见多识广了。

    “我姐姐的眼睛也很特殊,你怎么能肯定她不是大师?”米琳达又抛出一个问题。

    小胡子耐心地解释道:“眼睛产生非自然变化的原因很多,比如血统觉醒、固化法术、特殊内伤、精神力异化等等。在这许多变化原因里面,惟有血统觉醒和精神力异化能够在目光里附带精神威压,这位女士明显不属于这两种之一,我猜,她应该是固化过某种法术吧?”

    “啊?这都能猜到?”米琳达给吓了一跳,她没想到小胡子居然只凭着一个眼神就能做出这种判断,突然意识到,这家伙虽然一击就倒,却也不是个普通废柴,轻视不得。

    不过米琳达可没那么容易服气,不依不饶地又问了一句:“那么你又是怎么分辨出血统觉醒和精神力异化的呢?”

    “这个分辨不出来。”小胡子耸耸肩膀,自信地道:“如果非要解释,那就只能解释成战士的直觉。我的感觉告诉我说,这是一双由精神力异化造就出来地眼睛。所以他必然是一位大师----虽然这个答案是最不可思议的那个。”

    “李理大师,请您原谅。”小胡子冲李理欠了欠,算是致歉,“我并不是有意轻视您,实在是您的年龄太令人吃惊了,您比传闻更强大也更年轻。”

    小胡子的礼节只是过得去而已。不过他那双眼睛确实很有魅力,清澈、深邃、充满智慧,除了眼窝太深,不大符合中部大6的审美观**以外,这双眼睛能够让他轻易博取任何一位贵族的好感,很难想象,这样地人居然会是一个佣兵。--凤舞文学网--

    李理心里明明对小胡子很感兴趣,脸上却始终流露着恰倒好处的疏远,即使小胡子一口叫出了他的名字。表也未有丝毫变化。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么……”李理刻意顿了顿,抬眼望向小胡子。

    小胡子明显不太适应贵族地交流风格。怔忪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连忙道:“我是汤那姆托斯耶里让达,您可以叫我汤姆。”

    李理点点头,继续道:“……那么我们就很容易达成共识,对吧,汤姆?”

    “我想是的。有生意为什么不做呢?您是一位大主顾。”

    李理的态度很倨傲,换了往常,汤姆相信自己一定会跳起来用拳头让他认清楚谁才是更有资格拿腔捏调地那个人,不过现在他只能也只敢表现出顺服。

    自打那件事生以后。李理的名字在香榭城的高级圈子里就臭了大街,甚至有人愿意相信,他是个经常使用活人献祭的邪神信徒,要不然他怎么可能以那么年轻的岁数晋升为大师?

    汤姆当然不会相信这么无稽的传言,他甚至敢肯定,所有地传闻都是某个组织刻意传播出来地谣言,目的正是丑化李理。虽然不清楚李理干了什么伤天害理地大事,不过能被这种庞然大物刻意针对,用得还是如此低劣的手段。这件事本就能说明李理的不凡。

    很难说清楚被这样一个人物找上头来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因为危险通常都会伴随着机遇,结果只在于能力。汤姆认为自己还算有能力,唯一可恨地就是,今天的考试题目是问答题而不是选择题,如果他不能让这位大爷满意,那个凶悍且胆大包天的逃婚公主会很乐意给他点苦头吃,结果就是机遇飞掉,危险变成现实。

    脑袋里转过了这么多弯弯绕绕。汤姆却并没有忽略李理的表。他注意到,在开口提问以前。李理曾经有过一瞬间的犹豫,这意味着什么?还没等他想明白,李理清冷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你说最近这边不太平……怎么个不太平法?”

    汤姆心里一喜。一般的佣兵碰见这种问题,大概是说不出来什么道道的,不过他和一般的佣兵不同,政事国事天下事,关心了那么久,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趁势而起么?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这个机会,不能错过。

    自信地笑笑,汤姆条理清晰地开始叙述:“公国南郡政局不稳,海茵里希将军率军平叛,这些都是老话题了,大师您一直远在蒙巴,大概不清楚这边地具体况,国都里很多贵族都以为南方局势早已安定,平里也总有商队贸贸然从北边过来,却是大多都被抢了个干净,可想而知,这边究竟是怎么个安定景象!”

    “海茵里希将军自然是极知兵的,天界净炎3ooo铁骑横扫南方,所向披靡,不过短短半个月,南郡境内就再无一支可战之军。但问题是,平定叛乱和平定政局压根就是两码事,南郡的官员贵族早在天界净炎大军将至前就逃到了边境左近,香榭城里留下的只是个空壳子政务府,仅剩的零星几个小官小吏,就连最基本的常行政都无力维持,又谈何安定?”

    “统领南郡的那位大人,用我们私下闲谈时的粗话来形容就是烂**的闷坯子,这位大人了不得啊,在这香榭城里。没吃过他暗亏地商铺不多,吃了亏还得挤出笑脸来谢他的可不少,南方局势糜烂至此,这位大人当居功,就说现在地一片混乱,也和他脱不开关系。”

    “这位大人从一开始就没存着战胜天界净炎的妄想。自然也就没把军队当回事----左右不可能打得赢,有军权没军权,有什么差别?何苦把一群派不上用场的废柴兵带在边,给海茵里希将军竖靶子?所以可以这么说,南郡的军队一开始就是弃子,压根就是送给海茵里希将军杀着玩的,距离第一场战事生已经有两个月了,可曾有任何一位军官或贵族出来收拢溃军?海茵里希将军早已经宣布降兵不罪,那些大头兵为什么还百八成群地各处流窜、甚至宁愿占山为王也不愿回城请降?”

    “哦?还有这种事?”

    李理心里一动。突然想起了早已经死去多时的亚当,这家伙正是负责联络南方势力地中间人,李理始终怀疑。亚当在新年流血夜以前,就已经同南方人谋划好了某个谋,与新年流血夜毫无关联地谋。

    尤里伯爵在嘲笑亚当时曾经说过“你本该在新年夜里殉职”这样地话,最开始李理以为这个“职”,指的是亚当在新年流血夜里起到地作用,但是后来想想,又觉得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先,亚当在投毒事件里没有重要到不可替代的程度,把毒药带入皇宫其实有很多种办法。并不需要由亚当带入,更没必要在当天临时寻找机会。蒙巴王室的厨房烂了,关亚当这个廷臣之子什么事?

    然后,亚当在刺客入侵事件里也完全没有任何作为,有尤里伯爵主打,又有大牙巴利敲边鼓,甚至搞不好监察处里也有人在放水,其他内应等着看闹就行了,想凑上去都找不到机会。又怎么会和亚当有关?

    所以,结论很清晰,亚当和新年流血夜扯不上太大关系,顶多就是居中联络了一番,具体环节肯定没他份儿----也就是说,亚当应该殉的“职”,另有它事。

    从前后全盘来分析,最有可能的就是针对公国南方地某个谋,所谓殉职。不过是为了补上漏洞而已。这也从反面说明了那位紫女王所谋不小。还算有用的棋子,居然说弃就弃。真是令人心折。

    一瞬间想过这许多东西,汤姆却一无所觉,仍旧沉浸在对局部问题的“全盘掌握”里不可自拔,卖弄得愈起劲。

    “可不是嘛!南郡乱,一是乱在政局无人主持,二就是到处流窜地溃兵。这些大兵没了军法官约束,又早被灌输了某些东西,宁肯到处劫掠也不愿归队回营,把公国南方祸害得不轻。最近我们的生意相当好做,往里,百八十里的短途根本不需要请护卫,现在不凑足一队高级佣兵,哪个商队敢出城?这都是拜那位大人所赐,他打算破罐子破摔,同大公玉石俱焚,倒叫我们拣了便宜,现在大家聊起天来,夸他的倒比骂他的还多些。”

    “说起来也怪海茵里希将军太年轻、杀太重。如果当初下手轻点,多俘虏、少杀戮,现在收拾起来也不至于这么难。另外,这香榭城里官吏不足,实施军管也就是了,左右不过两个月功夫,四处抽调来的官吏一到位,她就可以功成退,这不简单的么?虽然擅自实施军管不合规矩,不过她又不是一般人,不理会那些多事贵族,谁又能把她怎么着?不过这些都是小事,海茵里希将军最让南方商人不满的,就是她不肯分兵清剿溃兵乱匪。谁都知道天界净炎战斗力惊人,3ooo铁骑分成3o队放出去,一个月铁定能够扫平南方,像现在这样整军出击,一年也剿不足5oo人----这还得说是有蠢货跑反了方向,自己撞枪口上。”

    听到汤姆抱怨安吉莉娜处置不当,李理不由得同法拉相视一笑。

    安吉莉娜,那可是被全蒙巴年轻贵族尊称为女王的人,不管是敬也好,是畏也罢,这天底下除了一个正牌女王,还有谁能获此殊荣?

    女王地心思,岂是一般人能猜得出、看得透的?!

    尽管一直以来。安吉莉娜除了军事才能和武技以外,再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留给别人的印象始终是好武成痴、视礼仪如束缚、桀骜难驯的印象,但是谁要真的这么看待安吉莉娜,那他绝对是一个无救的蠢材。

    安吉莉娜会弹奏诗歌,真实气质极其高贵。连李理都要为之惊叹震撼----就这一件事,遍数整个蒙巴,知道的人不过二十个,而这还是安吉莉娜没有刻意隐瞒地结果。那么可想而知,如果安吉莉娜想要刻意隐瞒下什么,恐怕真能瞒过所有人。

    远地不说,只说两个月前流民大军冲击阿里使节团那件事,蒙巴大公始终怀疑这出戏是由安吉莉娜一手导演的,可是无论监察处怎么明查暗访。硬是找不到丝毫证据,一切直接或间接的痕迹都显示,这是一起意外事件。没有任何可疑成分---即使整件事从前因到后果无不可疑。

    也正因为从安吉莉娜那里找不到证据,所以监察处关于李理全程导演“联姻疑云”的推论始终拿不上台面----一丝证据都找不到,就意味着连最基本的立论基础都没有,这推论只能是个笑话。

    即使大公已经通过某条心照不宣地渠道得知法拉就在李理边,也只能“宽厚”地相信,这是法拉一时起意,怪不到李理头上,并且还要向公会表达不得已“冤屈”了李理的歉意----大公为此憋屈了好些天。

    这是安吉莉娜与李理连手造就的结果,牛刀小试的结果。

    李理始终认为。在气质方面,法拉是和他最相象地一个。但是在核心本质上,安吉莉娜才是与他最接近地。

    安吉莉娜是个为了理想可以舍弃一切的人。无论什么事,只要她想做,就能够做好。她是一条东方地神龙,潜于渊不失其利,翔于天不失其坚,即使一无所有,她的心仍旧装得下天地----所谓强。不外如是。

    相视一眼间,李理悄然同法拉交换了心意,知道对方和自己想得一般无二----安吉莉娜对南方局势另有打算、所谋甚远,这一点无须置疑,唯一值得费心考虑地,不过是安吉莉娜在“谋什么”而已,只是这问题大概要等到见着她以后才有机会窥得一二,倒也不必急于一时。

    法拉静静望着汤姆,听他大放厥词。目光淡漠平和。心里却全是鄙薄:你也勉强算得上是人杰,但是就凭你。也配指摘安吉莉娜?可笑!

    不过好在汤姆同学还记得安吉莉娜同眼前的两位似有私交,很快就把视线焦点移向了更远的南方。

    “我们国家南面乱成一团,阿里北边也不轻松,代国侯和卡宴侯宣布独立,又号召全国贵族再立议会、改制共和,把阿里搅得鸡犬不宁,当其冲地就是北部边境----忠于王室的第一边境军被关在麦卡锡平原,动弹不得,又失去了粮草供应,现在只剩下两条路可走:要么分兵硬突,要么应二侯要求宣布中立、退出内战。”

    “直到目前为止,军团统帅卡巴基斯伯爵仍未作出回应,对外的说法是兹事体大,需慎重考虑,但是昨天我与一个刚跑过一趟遗弃之地的朋友喝酒,他告诉我,卡巴基斯伯爵似乎同我们南郡的那位大人秘密接触了很长时间,这事在那边根本不是秘密。而我的另一个从军的朋友则告诉我,第一边境军正在试图以非正式渠道联系海茵里希将军,请求对话---您现在可以大致想象一下,南方局势混乱到了何等程度。”

    摇摇头,汤姆不无遗憾地叹息道:“说不怕您笑话的大实话,最近有几笔跟贵族和军方有关的单子递到我这,我压根就没敢接。局势这么乱,看分明以前,我是不敢搅和进去地,佣兵这行当,的确是把脑袋拴腰带上过活,但是拴在自己腰带上起码还有点保障,拴到别人腰带上,那还不是说扔就扔?”

    李理闻言,温和地笑笑。安慰道:“拒绝了也好,钱是赚不完的,更好的机会也未必没有,的确犯不着搀和进去。”

    法拉和米琳达同时点头,深以为然。

    被这样三个人赞同,汤姆谦虚笑着的同时。脸上也闪过一丝得意。

    他也算拣着了,李理问出这个问题时,没想着能够得到如此详尽的答案,意外之下,难得地给了个好脸色、说了两句好话。

    能够在汤姆这里把南方局势掌握个大概,这绝对是个意外收获,是以李理再次提问时,措辞就严谨了许多,心里也多了两分期待。

    “这两个月以来。海茵里希将军的具体动作都有哪些?尽人皆知地事和你地猜测,都可以说说。”

    “海茵里希将军?汤姆皱起了眉,显然。这个问题的难度远胜之前。沉吟片刻,他带点迟疑地再次开口:“有关她的消息相当少,这两个月以来,她只踏进香榭城三次,大部分时间,她都呆在香山军营里,要么就是追着大股溃兵四处跑……”

    “如果非要总结的话,那么倒是有一点蛮奇怪的。说起来,除了战以外。她似乎一直没有刻意求胜----或说成是刻意求不胜会更恰当一些?”

    “刻意求不胜?”李理瞄了一眼法拉,心里毫不惊讶,倒是想大笑三声,只是限于法拉地面子,强忍着罢了。

    “是啊……虽然这样看待海茵里希将军的战术很不礼貌,但是的确有很多人有这样的感觉。怎么说呢?就好象是在戏弄叛军一样,先把他们打散,然后驱赶某一股溃兵,让他们一路汇合越来越多地溃兵。到规模足够大地时候,再一次打散他们,如此反复,让人摸不着头脑,阿里使节团受冲击时间就是因此生……”

    “还有别的么?”李理在汤姆试图进一步阐述这个疑点地时候开口打断,法拉皱了皱眉,不满地白了他一眼。

    “没什么了。”汤姆摇摇头,很苦恼的样子,“天界净炎地战斗力极其惊人。不过这也不算新闻。理所当然的事罢了;海茵里希将军很难接近,至今为止没有接受过任何一位贵族的邀请。这也不值得奇怪,南方贵族地底蕴毕竟差了些,连我都不觉得他们有资格与海茵里希将军同席而坐……”

    “没有就算了。”李理摆摆手,不以为意地道:“她本来就不是个高调的人----找人打架时除外。”

    汤姆感激地笑笑,迟疑片刻,最终还是不那么自信地开口道:“海茵里希将军本人并没什么值得一提的动作,不过最近城里流传着一条和她有关的谣言,倒是很有趣……”

    李理扬了扬眉,颇感兴趣地问道:“哦?说说看。”

    “自从阿里内战爆后,就开始有人信誓旦旦地说海茵里希将军近将会率领天界净炎越境平叛----平阿里公国的叛。”汤姆一边说一边摇头,最后又自嘲地笑了笑,“这谣言可真够无聊的,这种事怎么可能生呢?就算阿里大公五世想要向我国借兵,总不可能绕过蒙巴大公吧?现在这况,连谈判都没法开启,再说,阿里公国还有一支皇家骑士团呢……”

    越境平叛?

    李理不动声色地同法拉交换了一个眼色,清楚地看到了她眼睛里的骇然。这一瞬间,李理突然想起了圣女星辰之诗驾临蒙巴以后,查尔斯、多德、莱茵哈特、安吉莉娜以及他自己,五个人曾经秘密地聚会过一次。

    在那场直白而酣畅的交流中,李理知道了很多秘密----从前的、以后地,完成的、计划的。

    在那天晚上,查尔斯和莱茵哈特达成了一个邪恶的交易---共同对边境保持压力,分别进行大清洗。

    当时选定的执行蒙巴公国内部清洗的人选,正是安吉莉娜。

    后来,突如其来的新年流血夜事件打乱了所有安排;再后来,莱茵哈特和法拉的联姻将李理也到了他们的对立面;再再后来,李理带走了法拉,直到那时候,安吉莉娜地清洗仍旧未能开始;现在,安吉莉娜仍旧不得而归,却突然有谣言说她将要越境平叛,这意味着什么?

    那些肮脏已被看清。那些暗中联系的黑手已握在一起,那些该死的已远离人们视线,那些不该死的还在抱头逃窜、钻林爬山……

    凶刀终于可以出鞘了。

    一次彻底的、能够同时净化两国边境地清洗,即将开始。

    莱茵哈特曾经说过:这是一场审判,凡有罪的,必不能活。

    安吉莉娜也曾说过:天界净炎从不受降。

    血流成河的景象。已经必不可免。

    李理深深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吐出去,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对汤姆下达了命令:“我要知道天界净炎地确切位置,明天早上以前,你必须给我个答案。”

    汤姆知道自己终于拿出了一条了不得地报,但是他突然不想知道这条报地价值所在了---就像他不想承接贵族和军方地雇佣任务一样,不需要理由,只需要直觉。

    时间并不紧张,汤姆拍脯打下了保票:“没问题。今天晚上,等到这一批出任务的兄弟们回来,天界净炎的确切位置就能到手。我会亲自送到您的住处。”

    李理满意地点点头,紧接着便陷入沉思,平静如常的表无法驱散凝重的气场,汤姆看着重新垂下眼睑的年轻大师,下意识地放缓了呼吸。

    李理正在思考的问题很简单也很复杂。简单地是问答题:安吉莉娜究竟要如何开启清洗、怎么清洗?复杂的是选择题:清洗的范围,会不会扩大到……整个阿里公国?

    天赐良机。一战而定地天赐良机。

    阿里公国第一边境军是忠于阿里王室的,但第二边境军并非如此,它是早就定下的清洗对象。所以顺序应该是这样---直扑遗弃之地,将蒙巴公国南方叛乱贵族一网打尽。顺势挥师横扫,击溃阿里第二边境军,深入阿里腹地后一路北上,与第一边境军夹击卡宴侯,破其国后与第一军合流,推平代国侯。

    到这时候,清洗就可以结束了,剩下的事,莱茵哈特自然能够摆平。但问题是。安吉莉娜会甘心止步于麦卡锡平原么?止步在距离阿里王都不足三百公里的位置?

    汤姆说,第一边境军的卡巴基斯伯爵正在同蒙巴公国南方乱党秘密接触,无论是真是假,这都是个绝好的借口,可以肯定,经过同卡宴侯、代国侯进行的连番两场大战,第一边境军的实力绝难保持完整,不缺借口、实力对比明显失衡,安吉莉娜。会不会咬下这一口?

    很馋人地一块啊……吃掉它以后。还忠于阿里王室的力量就只剩下一个半军团了,阿里的皇家骑士团虽然是仿照天界净炎的制度和标准创建出来的精锐私军。但是和正版货天界净炎相比,皇家骑士团的战斗力就是个笑话。

    一个完整军团再加上一个皇家骑士团,这点兵力,挡不住只是稍欠经验的下代军神----李理丝毫不怀疑这点,可是在那之后呢?阿里还有大大小小的贵族私人武装,还有忠于某些权贵的另外两个完整军团!

    蒙巴边境上只剩下一个东南军团,这支军团驻扎在遗弃之地,受南方叛乱影响较深,也在清洗序列----当然,不必连士兵也杀尽,只要洗掉大部分军官就好。

    但是,这就意味着东南军团完全派不上用场,从公国别处抽调军队一是来不及,二是动作太大,所以可以这样说:安吉莉娜只能孤军作战,除了天界净炎,她再无依靠,而天界净炎也同样如此,只能同它地女王相依为命。

    这样的一支孤军,真的能作到以寡敌众、转战千里不败、纵横灭敌灭国么?

    历史将要因为安吉莉娜的一**之差而转向,这是一次赌博,对任何而言,都是。

    李理的心跳开始加,血液咆哮着冲出膛,涌入大脑冲刷灵魂,真我站在虚空里仰天长啸……

    李理想陪安吉莉娜赌一次。

    这不是他的赌局,他只是想陪在那个如同对镜自视的女人边。在她下场前,就亲口告诉她:我会陪在你边。

    如此……而已。

    这章写得比较有**,所以决定给大家个惊喜到9k字,大家喜不?

    特意调整了生物钟,现在好困,希望起来时看到月票涨了一大截,阿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