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初识灵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李理就这样与怨灵对视着,无**无想,心头一片澄澈。--凤舞文学网--

    那怨灵的脸上闪过种种绪,先是愤怒,再是仇恨,然后变为恐惧,其中又夹杂着贪婪,到最后,随着李理心**的纯粹,怨灵也终于平静下来。

    直到这个时候,况才真正像极了对镜自视。李理同怨灵相对而立,间隔不过一米,面容表一般无二,俱都平静无比。若说有区别,那么唯一的区别就是,怨灵李理的一双眼睛漆黑如墨,隐隐有电光流转,就像是即将摧城拔寨的雷暴乌云。

    李理注视着这双眼睛,不多时,竟然产生了一种深陷其中的感觉,就仿佛被深潭里的旋涡卷住了心神,一点点的往下沉。旋涡深不见底,水流重如山岳,四周一片黑暗,叫人无从挣扎抗拒,只能随波逐流地越陷越深。

    李理心境一个不稳,一丝不安悄然地浮了上来。这点绪才一露头,李理就知道况不妙,然而还没等他琢磨出个说法,怨灵突然动了。

    时间流逝陡然变慢,怨灵的每一个动作,在李理的全知领域中纤毫毕现。

    提右膝、收右肩,体微侧----准备。

    右脚下压,滑步前踏,右手自然成掌,收于腰侧----起式。

    脚尖沾地,重心前移,右掌从肋下蹿出,如毒蛇探,指尖轻点敌躯----蓄式。

    脚掌踏实力。脊椎如大龙弹起,腿顶腰、腰拧肩、肩抖臂、臂冲指尖,指尖为轴、掌心力----吐式。

    指尖点实、掌心虚按;力由脚生、由掌终;须臾一刻,掌心需顶拧抖冲四力,时短则强,有第则远。含而不吐为蓄,吐即极阳生。极强极远,外柔里刚----力诀。

    没有一点错漏,没有一处谬误,没有丝毫滞涩,怨灵以丝毫不下李理地流畅熟练。轻轻一掌按上了李理膛。

    没有人能比李理更清楚这一掌的威力,透力推是一种能够把力量挥到极至的技巧,它的恐怖威力,无法用能量等级来衡量。

    李理知道他现在最应该做的事就是平心静气收慑心神,然而值此危难之际,他的心里终究还是产生了一丝杂**----躲还是不躲?

    这丝杂**转瞬间就被他压了下去。**起**消不过千分之几秒,然而既然心灵上有了破绽,那就无论如何都来不及了,李理能做地,惟有看着点在自己膛炙痨**上的指尖苦笑。--凤-舞-文-学-网--

    躲?透力推指尖定位掌心力,从指尖定住位置到掌心按上膛,瞬间度起码有二分之一音,力诀要更有不顶实不力地说法,既然被定住位置。那就无论如何都躲不开了……

    这一刻,李理反倒放开了,索不理会那只按上膛、若有若无似幻影的手掌,静静地望着怨灵。

    这一集中精力,李理马上就现问题了----这个怨灵版本的自己,从始至终都那么平静,无论是寻得战机还是提掌力,都没能让它产生一丝丝异样绪,那不仅仅是表的平静,它的整个精神也一直处在一种空灵地境界里。这种状态。就连李理自己都没法长时间保持,毕竟这是战斗。不是打坐定静。

    这恰好就是李理正在追求的状态,在他想来,惟有保持住这种状态,才有机会对抗这个很可能融合了自己灵魂的怨灵,只不过由于没能战胜生物本能,李理在遭受攻击的瞬间产生了杂**,脱离了那种空灵澄澈的心境,以至于功亏一篑,却没成想,这怨灵居然能做得如此完美----如程序一般,毫无瑕疵。===

    接下来的事,就没什么悬**了。李理连看都懒得看,很光棍地接受了自己地命运----嗖地飞了出去,在半空中狂吐鲜血,然后死狗似的落地。

    疼,撕心裂肺的疼,动动手指都难的疼。

    李理仰望着猩红色的天空,也不急着起来,也不试图对抗那剧烈的疼痛,只是竭尽全力地收慑心神,努力澄澈心灵。

    因为那种深入灵魂的疼痛,往常极容易踏入的定静之境,在这时候抬高了门槛,李理只好一次一次、百折不挠地尝试。

    李理没打算用定静对抗疼痛,那不现实,灵魂之力造成的伤势,惟有灵魂之力才能修补,他之所以要在此刻入定,无非是想要窥视一下灵魂本质----当然,如果运气好,他也不会介意再研究得更深入一些。

    李理不知道灵魂之力地本质究竟是什么、该怎么应用,这东西有点玄,并不像精神力那么容易理解,好在他前世时看过不少小说,“学识”还算丰富,虽然理解不了,却也不至于完全摸不着头脑。

    在他想来,灵魂这东西,大概跟道家所讲的“神”差不多,人有精气神三宝,修道之人又能练什么神阳神元神,这些“神”,总有能跟灵魂对上号的。

    李理这是急病乱投医了。不过倒也怪不得李理,强的推理能力只能让他在有逻辑的世界里如鱼得水,灵魂这东西有什么逻辑可言?

    凭空看透力量本质,那不叫推理,那叫全知。

    李理自然不可能全知,即使他有全知领域也不行,领域没达到那个层次,就不可能看到那个层次的东西,想看到点什么,惟有使用同一层次的眼----灵魂之眼。

    一次次的不懈努力很快得到了回报,渐渐的,李理开始能够剥离掉疼痛,静下心来,清明内视。

    定静本就是一种很玄妙地感觉。在剧烈地疼痛中定静,感觉更加玄妙。那疼痛从口作,感觉起来,就真如被人打了一掌般,但是当李理地心灵真正安宁下来以后,他现。那疼痛并非是有外而内的之伤,而是由内至外地“神伤”。

    李理觉得口很疼。肋骨好象断了好几根,内脏里如同有一把火在烧,然而这些都是假的。

    灵魂上地损伤,李理看不见,但是他看得见精神的损耗。很严重;他也看得见体地伤势----乱七八糟。

    膛深深地凹陷下去,肋骨断裂了七八根,内脏破损得很严重,断骨插在肺叶里,呼吸间疼痛难忍、满嘴血腥。

    怨灵的那一掌直接穿透了魔力盾,看起来。自己就像是个伤重垂死的重病号。然而李理坚信,这些都是假象,没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他就是知道。

    无**无想地把精神散开,李理紧守着灵台一点清明,安静、漫无目的地内视。

    他也不知道自己要看什么、用什么看、往哪里看,他就这样专心但不刻意地看着,什么也不想,只是为看而看。

    人体中自有世界。

    法师冥想。看到的是外部世界元素宇宙;再深入一些,就能看到自成宇宙地魔力海;深入到极限,便会进入精神世界,也就是所谓的精神海。

    第七识之后有阿赖耶识,精神海也远不是极限。

    起初,李理看到的是一片星空,这便是他的精神海,每一次定静都要进入的所在,无比熟悉,无比亲切。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理的目光似乎突然具有了某种威能。当他地视线掠过,星空中的星辰就开始一颗颗的暗淡。三五眼过后便化为虚无,就这样,星辰一颗颗的湮灭,直到一颗不剩,宇宙就像是被盖上了幕布,一团漆黑,无垠无尽。

    李理仍旧无**无想地四处看着。照理说,这样的奇异景象应该能够在他心中掀起波澜的,但是他没有任何反应,不思索也不惊讶,就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时间的流逝和环境的改变,就像是在走神呆。

    然而实际上,他不但感受到了变化,更明白变化生的原因。这是一种很奇妙地体验,他明明什么也没想,答案就自动浮现在脑中,每当一颗星辰湮灭,他就多懂得一分,一切都自然而然,不需要想什么,更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安心等待它生。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一片黑暗的宇宙中突然亮起了一点光芒,那光来自极遥远的地方,远到看见了光,又过了好长时间,才看到光源。

    那光源便是李理,闭着眼,坐在虚空中,体如幻影一般,向外着光。

    李理的“目光”,第一次停住了,就像是突然活过来一般,他望着幻影膛上那个掌印,陷入了深思。

    现在有三个李理----躺在地上的李理在思考,幻影似的李理在沉眠,还有个无形无质的李理在看。

    这是一种极其奇妙的体验,他在思考,却也能感受到沉眠的安详,一边还好奇地看着“自己”,但是他却没有有任何异常的感觉,仿佛天生就该如此一般。

    灵魂地本质是什么?李理仍旧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触及了灵魂地一角,他看到了很多东西,也知道了很多事,说不出来,无法细究,但确实存在。

    李理对自己说:“醒来。”

    于是宇宙中的幻影张开了眼。

    李理问自己:“你怎么受了伤?”

    于是幻影微微一笑,低头看了看膛,膛上地那个手印就渐渐淡化,很快便消失无痕。

    李理点点头,幻影也点点头,宇宙光明大放。

    睁开眼,李理只觉得上疼痛全消,伸手抚上膛,却哪有一点伤?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畅快地长笑着,李理从地上爬起,缓步前行,很快,便重新站到了怨灵前。

    这章好难写,难死我了。

    新的一月,兄弟们,保底月票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