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灭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牧师和斥候贼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当罗易斯吐露出只剩下四个知的实时,他们就意识到自己被卖了,第一时间便作出了反应。--凤舞文学网--然而在这个距离上,无论他们的反应有多快,都只是徒劳的垂死挣扎。

    普通的7级大师强在打不死,攻击倒未必多犀利,毕竟持咒是需要时间的。然而当一位7级法师能够瞬3级法术时,在中短距离上,他就是神!

    李理就是这样一个近战之神,既然他已经起了杀心,那么逃跑就只是个笑话。

    就在斥候贼华伊惠刚刚启动、牧师手握十字架开始祷告的时候,李理左右开弓,随手甩出两团不成型的蓝色火焰,分牧师和华伊惠。

    火焰的度并不快,因为还未成型,所以也不具备锁定跟随的效果,然而就在罗易斯大惑不解扭头望过去的时候,刚刚提起度的斥候贼竟然诡异地保持着一个单足点地的姿势顿住了一瞬间,这不足一秒的停滞要了他的命,似是来自地狱的蓝色火焰弥散着扑上了他的体,斥候贼痛叫一声,炮弹似的蹿了出去,上黑芒和蓝光纠缠成了一团,显然是爆出了全部斗气,试图硬抗遍布全的火焰。

    罗易斯暗暗叹息了一声,收回望着华伊惠的目光,转投向牧师。在他的内心里,已经认定华伊惠必死无疑了,这种程度的火焰,实在不是一个斗气质偏黑暗的8级武能够硬抗的,光是那恐怖的量,就足以在几秒内将他全的血液蒸干了。

    等到罗易斯带着一点点兔死狐悲的感慨望向牧师时,却现了令他更加惊异的事----那牧师已经消失不见,唯一还能证明他确实存在过的证据,就只有一堆在原地积聚起来的灰烬,一位堂堂地神之牧,竟然比那斥候贼还不堪,眨眼间就被烧成了灰烬!

    望着那堆骨灰。罗易斯的心跳起码漏掉了五六拍,浑地汗毛激灵灵地竖了起来。恐惧之余,只觉得今天所见的一切都是那么诡异,简直颠覆了他所掌握的一切常识。

    耳边回着的惨叫声渐强又渐弱,罗易斯下意识地望过去,却见华伊惠在外面的皮肤以眼可见的度瘪了下去,很快便贴在了骨头上,偏偏其上还流转着一层漆黑如墨的光芒。就像一个染了墨地骷髅兵,以极其别扭的姿势狂奔着,原本贴的皮甲跟个罩子似的兜兜,一阵微风吹过,头、面罩连着早已化灰的头一起飘散开来,没多远便给涤成了尘埃。

    强忍着内心里的巨大恐惧,罗易斯艰难地转过头来,鼓足了全部的力气才稳稳地站住了体,他正面对着李理深深低下头去,安静而谦卑地等候落。

    李理出四记瞬法术后。就转过把目光投向了蚺尸旁边的圣武士,完全没有再向后看上一眼的意思。故意把后背卖给罗易斯,主要是为了看看罗易斯的反应。--凤舞文学网--罗易斯表现出来地恐惧与顺从,换来了他无声的一笑----是个识时务的人,也能牢记自己地份和阵营,还不错。

    法师罗易斯得到了李理还不错地评价。圣武士地反应更是可圈可点。在变故生地一瞬间。他就背起了歌德盾。伏低体。全力冲向了李理地来处。

    就在他距离树林不到1o米地时候。法拉和米琳达牵着LoLI露三驴地影绕过一棵大树。出现在众人眼前。

    圣武士毫不迟疑。红着眼睛闷头冲了上去。法拉和米琳达已经听见了惨叫声。也感受到了突然爆地魔力波动。因此并不是全无准备。米琳达提着备用地长剑。而法拉则握着一张李理抄写地卷轴。

    虽然不清楚圣武士是怎样绕过李理对她们动攻击地。但是米琳达相信李理更甚于相信自己。第一时间便挥剑迎了上去。将法拉掩在了后。

    应该说米琳达地勇气可嘉。但未免有点不自量力地嫌疑。就以她4级多不到5级地实力。与一位8级圣武士正面相撞。绝对没有任何胜理----即使敌人已经是强弩之末。也不行。

    仅仅一个照面。米琳达就被圣武士挥着短剑磕飞了武器。见到米琳达中门大开。圣武士竖起手掌。剑刺枪扎一般地对准她地心窝捅了过去。因为嫌手碍事。圣武士在处理蚺尸时随手把带着拳刺地手摘了下去。事突然。来不及重新带上。然而即使手无寸铁。以他这么多年地扎实苦练。这一戳也足以将米琳达开膛破肚。直接击毙!

    形势看起来极度危急,然而法拉却还在一板一眼、抑扬顿挫地吟唱着咒文,丝毫未受影响。

    圣武士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他早就瞄到了法拉手里持着地卷轴,所以进击时特意选了个能够藏住形的角度,为的就是最大程度地避开目光锁定和飞行法术攻击线路,创造出各个击破的机会来。然而法拉却不顾米琳达的死活,随手扔下卷轴就立即开始持咒,这让他的心陡然一沉,直觉感到,恐怕要糟。

    然而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了。圣武士咬咬牙,手上又加了三分力道,白光在指尖吞吐着,撕开空气出锐利的尖啸,眨眼不到的时间就已经插到了米琳达前三寸……

    似乎只需要一瞬间,这只如刀似剑的手掌就能**米琳达的膛,然而那白光突然一亮,砰的一声闷响过后,米琳达和圣武士竟然以极快的度反向飞了出去!

    圣武士蹬地力,重击里带着一股向上的力道,所以米琳达直接被顶得向后方飞出,越过法拉的头顶撞在一根横生出来的粗大枝桠上,砰的一声,第二次弹飞了出去,斜着撞在一棵大树中部,然后弹落到LoLI露前面,体微微一颤,就似乎上有一层气垫缓冲一般。毫无伤、只是微微有点眩晕地仰躺在地。LoLI露好奇地凑过头去嗅了嗅,闻到了熟悉的气息后。它亲昵地用大头拱开了米琳达的胳膊,把下面一株鲜嫩莹绿的麦芽草卷进嘴里,开心地大嚼起来。

    米琳达毫无伤,只摇摇头便找回了平衡,重新爬了起来,然而圣武士就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他进击的时候,双脚如生根一般扎在地面。桩马站得极牢固,却不成想崩步力反倒被顶了回来,虽然只是柔和地挤劲儿,不是刚猛的崩劲儿,但是一挫之下,整个腰部都仿佛折了似地轰隆隆向后仰倒,那股大力余势不歇,直接把他顶出七八米远,大头顶地滚了三圈有余,这才卸去全部力道。面色惨白地站了起来。

    才一站起来,还没等把口积郁的淤血出来,法拉的吟唱却结束了。只见她双手掌心相对,轻轻向外一拉,噼里啪啦不住跳动的一条电弧就亮了起来,近午耀眼的阳光让那条电弧略显黯淡,并不如何惊人,然而圣武士这类金属罐头最怕的就是雷电法术。见状吓得魂都要掉了,拼尽全力提聚斗气,试图做最后一搏,但是连淤血都没来得及清理,斗气顶在口就是上不去,刚刚生起个转用盾牌硬挡的**头,那道电弧已经在眼界里扩散成一片,下一刻,整个世界暗了下去。

    呼地一声喘出一口大气。法拉软软地坐了下去。只觉得背后已经被冷汗打湿了一片。毕竟是第一次面对这样地场面,即使再怎么坚强冷硬。强压着的紧张和恐惧也不会稍弱半分,赌博似的选择了相信李理的法术加持,作出了最正确的决断,回想起来才越后怕。

    倒是米琳达大大咧咧地重新冲了过来,眼看着圣武士倒了下去不住抽搐,却又未死,顺手一剑刺入他的喉咙,雀跃着回去扶起了法拉。

    “谢谢法拉妹妹,你好棒!”

    法拉的眼神仍旧是一片吓人的冷漠冰寒,倒是脸上余悸未消,看起来颇有点我见犹怜的柔弱感觉,对着米琳达笑了笑,竟是少见的柔和。

    李理耳朵尖,远远听见米琳达兴奋崇拜小女孩似地叫声,好笑地扬起了嘴角:谁说米琳达没有心机的?这声法拉妹妹,叫得真是恰倒好处浑然天成啊……小小地感慨了一下,李理收回了早已凝聚完毕蓄势待的精神刺,呵呵轻笑一声,嘴里没头没脑地冒出来一句话:“你很不错。”

    法师罗易斯知道这话是对自己说地,微微抬起头,有一说一地回道:“罗易斯不敢忘记自己的份,公会的利益就是我的利益,公会有未来,我就有未来。如果来人不是您,而是圣骑士团成员,想必我也只能悄无声息地埋骨此处,既然只是同伴而不是兄弟,用自己的命赌一把又何妨?即使输了,也能还上公会培养我的恩,不算委屈。”

    李理赞赏地点了点头,老气横秋地道:“好,很好,你有这个心,那就一切都好说。”

    对于李理而言,分辨一个人地话是出自真心还是假意,实在太容易不过了,罗易斯就格来说,无疑占全了狠毒辣狡诈等等坏蛋必备要素,不过从来也没人规定过魔法只能传授给高大全的正面人物,只要心里装着这个集体,法师的个人格就可以不予考虑,若是为非作歹惹得天怒人怨的话,放他自生自灭也就是了,规劝两句都显多余。

    李理在考虑这些的时候,下意识地就忽略了一个问题----好象,他比罗易斯坏多了,起码罗易斯在给出暗示的时候还挣扎了一下子,他动手杀人时可一点也没手软,甚至还曾经试图掀翻两大王室,若说无法无天,他认第二,谁敢认第一?

    没什么自觉的李理沉吟了一下,少有地抛开了个人好恶,极客观地以一位大师的份许下了诺言:“我估计你是不敢向我要什么承诺的,不过你立下了这么大功劳,就这么让你提心吊胆地跟着我,委实太过刻薄了些。”

    “这样吧,从现在开始直到我离开,这段时间里,你有任何问题----包括但不限于魔法方面地问题----都可以拿来问我,能够回答你地,我会尽力解答,但不保证你能够听懂。假如遇到了危险,我必然会先保证我妻子的安全,有余力了才会照顾到你。假如你愿意同我一起探索遗迹,那么战利品地分配必须听从我的意见,财物你可以分得四分之一,甚至把我们带不走的全部带走,但涉及到魔法方面的物品,我给你留下的上限是十分之一,假如在路上遇到了其他大师,分配给你的比例还会进一步降低。”

    顿了顿,觉得自己已经说得足够清楚了,李理很好说话似的笑着开了口:“差不多就是这样,那么,你愿意带我去那处遗迹么?或还是现在画一副地图给我,立即回公会?”

    罗易斯听得很认真,李理说的每一点,他都在心里琢磨了好几遍。实话说,李理的保证几乎等于什么也没保证,教又不负责教懂,带着走又不提供保护,干活少不了报酬却不多,看起来似乎苛刻到了极至。

    然而罗易斯成为法师这么多年,并不缺乏与大师打交道的经验,他天生又是个善于识人的,自然能够认识到这份保证的重量,强自压住了心里的兴奋,尽量沉稳地回道:“能够跟随您是我的荣幸,我没意见。”

    “很好。”李理点点头,迈步迎向法拉,远远地留下一句话,让罗易斯惊愕而狂喜地愣在了原地。

    “我是李理*昂纳多,你可以叫我李理大师。现在,你可以开始提问了。”

    召唤月票。最近在书评区看到了铁杆的说法,那么,铁杆们请投出你们的保底月票,让废柴我看看究竟有几个或有几十个吧。订阅上不去不是你们的错,月票还那么可怜的话,我就要举起屠刀,请你们吃东北x蒸饺了。(未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6com,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