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挽救(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下午四时一刻,当李理正在倾听米琳达的表白时,一份来自香榭城的紧急报告递上了蒙巴大公的案头。--凤舞文学网--

    皱着眉打开报告,才看了两行字,蒙巴大公突然跳了起来,铁青着脸狠狠一拍桌子,出砰的一声巨响,吓得几名书记官噤若寒蝉。

    “混蛋……”

    蒙巴大公并没有怒吼,这声呵斥怒骂,倒像是用尽全力气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坐在书桌对面的道格拉斯知道,蒙巴大公这是动了真怒了。

    待到蒙巴大公终于看完了报告,将之狠狠地甩飞出去,道格拉斯不动声色地斜了一眼几名帮忙处理政务的书记官,书记官们匆忙行礼告退,房间里一时间只剩下了大公与道格拉斯两人。

    拣起散落在地毯上的报告,道格拉斯一字一句地仔细读起来。这份报告的内容很简单又很不简单。

    说它简单是因为整份报告将近8oo字却只说了一件事----法拉消失不见,在午休的时候,在她自己的临时寝室,在好多侍女卫兵的环绕中,带着一点点随物品,消失了。

    说它不简单是因为整整8oo字都没有说清楚法拉究竟是怎么消失的,当侍女们按照平常的规矩进去服侍法拉起时,寝室里人影全无,只有一座残破的法阵散着黯淡的光辉。当那名临时的侍卫长踏入卧室时,法阵曾经存在过的事实,已经只能用侍女的语言来证明了。

    暂且推断确实存在过这么一座法阵,那么它只可能是科莱尔法阵----法拉并没有偏重学习法阵方面的知识。\那对于她目前地级别来说太难了,所以除了家传法阵,法拉没有掌握更多的相关知识。

    可是问题正在这里。科莱尔法阵只是一座放大质的阵,并不具备空间转移地能力。那么法拉究竟是怎么脱出重重防卫的?

    还有,因为是以公主的份进行联姻,法拉的随物品里除了相当有限的几本书,就没有任何能与法师挂上钩的东西,那么,施法材料之类的东西是从哪来地?

    如果是由某个侍女侍卫偷偷带给她地。那么这件事就不难查。不过阿里使节团毕竟还处在蒙巴的国土上,莱茵哈特考虑到影响问题,只是暂时全面封锁了贵族院,真正的勘察,只能由蒙巴方面进行,所以一份紧急报告便被打到了蒙巴大公这里,通过两地之间的法师公会,以最快的度,将这件捅破了天的大事。交给蒙巴大公去头疼。

    蒙巴大公的确很头疼,如果仔细观察,会现他太阳**上的青筋都露了出来。一跳一跳的。

    尽管暴怒到似乎一点就会炸地程度,蒙巴大公仍旧刻意放缓了语,扭头问道格拉斯:“你怎么看?”

    “我不知道。”道格拉斯摇摇头,然后侧过头瞄了一眼挂在墙上的壁钟,皱紧了眉头,“李理这个时候应该还在小塞琳那里,如果说这件事与他有关,那么未免太惊人了。可是如果说没有关系。那么法拉的……恩。出走……就显得毫无价值了。这件事太难推测,毕竟我们不了解法师那些不合常理地奇妙手段。--凤-舞-文-学-网--也许,我们应该将阿尔法大师请来问问?”

    蒙巴大公干脆地摇响了召唤下人的铜铃,很快,一名才出去没多久的书记官又重新走进书房,蒙巴大公简单地吩咐道:“去将阿尔法大师请过来,就说有件要紧事需要同他协商。****”

    待到书记官退下,蒙巴大公扭过头,将忧心忡忡的目光投向了窗外的天空,低沉着嗓音,感慨道:“我们必须得拿出一个过得去的答案。但是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善后,你觉得呢?”

    道格拉斯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没错。事既然已经变成这样了,能不能找得到法拉下消失的原因----甚至能不能找到法拉下,都已经不再是问题地关键。关键是:我们应该拿什么来平息阿里方面地不满?”

    蒙巴大公和道格拉斯对视了一眼,同时深深地叹了口气。大事件啊……即将嫁过去的公主临阵脱逃、消失无踪,让整个王室蒙羞,这都是可以暂时忽略不计地小问题了,毕竟是自己家女儿,被扇一巴掌还可以把牙齿往肚子里咽,可是这一巴掌也同时扇在了阿里王室甚至整个阿里公国的脸上,在这结盟刚刚成功的关键时刻,这乐子可就大了。

    当然,若说这件事会导致两国联盟关系破裂,未免有点危言耸听了,阿里公国对于联盟的依赖,并不稍差于蒙巴。可问题是,在这件事上是蒙巴理亏,若是不希望先前的成果全都付诸流水,蒙巴就要继续让步。

    那么,究竟要拿出多少代价才能补偿阿里王室受到的“伤害”?要从哪找另一个够分量的女人来继续联姻?即使暂时蒙混过关,让法拉的一个举动给撬松了的联盟又能维系多久?

    法拉只是轻飘飘的一走了之,但是她的行为造成的连锁反应,却能够给整个中部大6的局势带来极其深远的影响。\想到这一点,蒙巴大公简直恨不得立即把法拉抓回来,扔到贵族院里关一辈子。

    想到这里,一个新的问题又出现了,蒙巴大公犹豫片刻,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法拉是一个懂得顾全大局的合格公主,事实也的确如此,在这之前,她一直表现得很配合,否则这件事恐怕还要拖上很久才能得到解决。所以很奇怪啊,为什么她不在事已成定局以前努力奔走,谋求改变结果,反而要在这种时候、用这种愚蠢的手段进行反抗呢?”

    道格拉斯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的系统针对着最近生的一切,做了一次反向推导。他们地结论很惊人也很可怕----按照所有已经看到的结果向前逆推。他们现,这一切就像是一桩早已经设计好全部过程的庞大谋,阿尔泰夫地死、斯卡罗夫的失踪、使节团的停驻、叛军的冲击。几个环节结合得严丝合缝,每一个事件都是下一个事件的必要推动力,如果说前一个事件是某种意义上的偶然,那么下一个事件就是同样意义上的必然,我地感觉就像是命运之主轻轻拨弄了一下琴弦,乐音便不可阻挡地响在我们耳边,我们先听到了声音。然后才知道这是命运之主在拨弄琴弦。但是早在琴弦弹起时,结果就已经注定。”

    道格拉斯描述得很印象派,但是这并不妨碍蒙巴大公理解其中地深意,沉思了片刻,大公动容问道:“这么说,现在这种结果也早在你手下的预计中了?”

    “就某种意义而言,算是吧。^^ ^^”道格拉斯说着算是,却板着脸摇了摇头,也不知道究竟是肯定还是否定。大公拧着眉头,在额头中央挤出了深深的川纹,安静地等着道格拉斯的解释。

    “假设这一系列事件不是意外。而是出自某些人的谋,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前面生的一系列事件的目的极其明确,每一个生意外的人都是阿里使节团地高端武力。那么,为什么要单单针对这些高端武力呢?”

    “因为他们会成为某种行为的障碍?”道格拉斯顿了顿,蒙巴大公顺势接口,语气中却还存有不少的疑虑。

    “是这样。”道格拉斯点点头,用几秒地时间进一步理顺逻辑。这才继续推论了下去。

    “假设的确有那么一小撮人抱着某种恶意谋划了这一切。那么他们的最终目标只能是莱茵哈特下或是法拉,无论想要对他们做什么。阿尔泰夫等人都是必须拔除的钉子。当斯卡罗夫夜袭贵族院事件生时,我的系统里有些人觉得况不太对,尽管他们的敏感并未引起太大的重视,我还是在交涉时特别加派了两位侍卫,用来保护法拉。”

    “直到使节团遇袭事件生,谋论才在我的系统内部彻底占据上风,但是在香榭城那个地方,我们地力量并不雄厚,所以才会通知使节团原地休整,等待支援。在做出这个决议地同时,他们也顺便推论出了那些谋的最终目地,几种可能分别是伤害莱茵哈特、伤害法拉、强行带走法拉。”

    蒙巴大公若有所思地接口道:“这三种可能,分别对应凯特势力、南方势力,还有我们的那位小朋友,是么?”

    “是这样。”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蒙巴大公继续道:“法拉自行出走,应该算是第三种可能的变种,也就是说,这一切和我们的那位小朋友脱不开关系了?实话说,我觉得这真是最让人难以接受的结论。”

    道格拉斯扯了扯嘴角,坚持道:“尽管很难把这一切与他联系在一起,但是从结果看,只有他才有动机也有能力让法拉自愿配合。”

    蒙巴大公突然笑了起来,眉宇间竟带上了几分轻松:“那么原因呢?我的管家。”

    道格拉斯却不为所动,固执地答道:“结果就是原因。”

    “好吧,好吧。”蒙巴大公认输似的摆摆手,“你还有其它的推论么?”

    “有一些,是刚刚才想到的。”

    道格拉斯顿了顿,待到蒙巴大公摆出洗耳恭听的架势后,才继续说了下去。

    “我个人认为,前面生的一切,都是出自于他的谋划。您可以不同意,但是不要提出问题,我不必也不会去深究他是怎么做到这些的,我只需要问问自己,以他一贯的深沉心机和神奇表现,究竟有没有可能借助某些势力的帮助做到这些?概率虽然很小,但是很明显,这种可能确实存在。”

    蒙巴大公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他的确自内心地认为,那位小朋友是一个极其杰出的青年----尽管他只是刚刚搭上青年的边,但是每一个曾经和他有过接触的人,都能够清晰地体会到他的神秘和优秀。

    “很好,现在我们取得了共识,可以假设的确是他做的了。那么继续:既然谋如此环环相扣、严丝合缝,那么他的最终目的,应该从一开始就是极其明确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这个目的服务。阿尔泰夫等人死不死、怎么死,都是细枝末节,只要他们无力阻止他的行动就可以。”

    “强行带走法拉,这就是他的根本意愿,没有任何事凌驾于其上,甚至包括莱茵哈特的生死。”说到这里,道格拉斯的语气严肃了起来,唯一的听众也下意识地板起了脸。

    “我认为,在现很难将法拉强行**去以后,他已经准备好了用最后的手段去解决问题。如果他成功,那么无疑会制造出极大的混乱,这样就会创造出一个带走法拉的机会。就算那时候仍旧带不走法拉,联姻的对象都没了,我们除了把法拉接回来,还有其它的选择么?即使他做得不够干净,也大可以逃到国外的公会去,我们拿他没办法。然后要不了多久,法拉还是会消失----也或许法拉不离开,但是我们和阿里开战了,他以加入战争为条件,向我们提出某个或某些要求,想想看,我们能够拒绝么?”

    蒙巴大公下意识地就问起了自己----一位大师,愿意参加一场决定国运的常规战争,要求的酬劳是自己的女儿,自己会拒绝么?

    答案显而易见。没有任何一位君王能够拒绝这种惑,即使他给自己惹了大麻烦,但是死掉的莱茵哈特尸体都要臭了,为什么不紧紧绑住前途无量的大师呢?

    想着想着,蒙巴大公几乎忍不住要笑出来了,他玩味地问道:“照你这么说,法拉逃婚倒是件好事了?”

    “当然!”道格拉斯斩钉截铁地回答,浑然不顾蒙巴大公那诡异的神色,直言道:“恐怕我们都低估了他的实力、能力和魄力。如果能够早一些看到他不惜玉石俱焚的决心、以及确实可以做到这一切的强大力量,那么我不会同意之前的那个决定。应该说,法拉为挽回这一切作出了不小的牺牲,暂且不必理会她是怎么看到那种结果的,事实是,通过一种不怎么光彩的方式,她阻止了一场不应该生的战争----我坚信这一点,并深深感激她在危难之际的决断。”

    这是一个18o度的转折,法拉逃婚的行为,在这一刻,变成了为国家、为王室所作出的牺牲----假如李理知道,想必会笑得很开心。

    有一个不知道好还是不好的消息。再过几天----具体哪天我也不清楚----总之,再过几天,某君就要踏上工作岗位了。

    最近半个月,心理状况比之前好了很多,上上个月这份工作就找好了,但是之前我实在很抗拒,所以作罢。现在么,我打算去试试。

    兄弟姐妹们,为我祝福、为自己祈祷吧……我实在不清楚自己的小体能不能坚持下去、坚持下去还有没有精力码字,不过我有一个完本的愿望,所以,一定会继续码下去。请大家相信我,也请大家能够更宽容、更有耐心一些,就是这样。

    .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