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流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三天,阿里公国使节团驻扎的营地,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闹的集市。--凤-舞-文-学-网--生了那样的事,谁对谁错先不提,蒙巴的权贵们必然要上门探视一下的。出于某些不好宣之于口的考量,善后的交涉地点也被放到了这个营地,为此,蒙巴方面顺理成章地又安排了两个大队的军。

    其实这是一件很多余、很没有必要的事。那罗子爵的分析不能说错,但终究还是过高估计了李理掌握的力量,并且过低估计了他的理智。

    李理怎么可能在光天化之下袭击外国使节?单看他针对斯卡罗夫兄弟的手段就能明白,他并不是一个自持武力肆意妄为的莽夫----当然也不是说他的行为不够肆意妄为,只是在还有其它选择的况下,他更倾向于运用智慧解决问题。魔法师可以是学也可以是杀人狂,这是他们的个人格,魔法师的个人格不会改变魔法的本质----一门能够将智慧转化成力量的艺术。

    在这样一个领域内压倒无数古今天才的李理,怎么可能作出那么愚蠢的事来?这三天,他比以往更低调,几乎足不出户地呆在家里,埋头搞着研究。

    阿里使节团护卫副统领试图刺杀蒙巴罪官?让他们见鬼去吧!这种事,和尊贵的大师有什么关系?我连喝咖啡都是在书房。恨不得把每一秒都掰成两半用,哪有功夫理会那些闲杂人等地破事?

    这就是李理在公开场合下表露出来的态度,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在无耻方面的天赋也同样远常人,在这块尚武的大6上,除了一小撮真正把握住厚黑精髓的商人政客,普通的贵族领主骑士武于他而言,基本上都是可以随意忽悠的货色。^^.nbsp;^^没办法,时代跨度造成的全方位差距就是这么大----这是李理的原话。

    李理当然不可能一点不关注这件事的进展,事实上。他极为清楚那件事所造成地影响---方方面面的影响。

    比如说,阿里使节团外围又多了两百名士兵,这些士兵隶属于青年近卫军。最为擅长的就是护送。尽管现在他们地责任还只是“在交涉期间监视阿里使节团,严格控制任何人离队生事”,但是用膝盖都能猜到。--凤-舞-文-学-网--等到交涉完毕,他们就会一路“监视”着阿里使节团直到边境。最后汇合先前那一百弟兄一同返回。

    再比如说,莱茵哈特边地防卫工作也全部由那罗子爵亲自接手----在这以前,那罗子爵肩负的任务更多程度上是统筹全局,具体防卫工作则由手下负责,而现在,那罗子爵干脆住到了莱茵哈特营帐的外间。

    还有就是使节团众人对待法拉地态度变化。

    这次来蒙巴,莱茵哈特边带了不少侍女和宫廷礼仪官---其实就是专门侍侯王妃的高级侍女----可见这家伙绝对是早有预谋。

    这些小侍女大侍女们最初地时候,对待法拉的态度是有些居高临下的,倒也不能说是不恭谨或是不周到。只是在那种恭谨和周到中又带了一股婆家奴才看主妇的优越感----很难理解这种优越感从何而来。但这的确是政治联姻中经常会出现的真实况,即使无数仆从侍女死在这上面。却也没能让后人警惕上半分。

    莱茵哈特和法拉的这桩婚姻,无疑就是最典型的政治联姻,两个人之间没有丝毫感存在,只因为各自家族的利益勉强维系着“感”,在公开场合礼貌地向对方点头示意,这就是全部。**J**

    在这样地况下,指望那些下人把法拉当成主人一样尊敬,无疑是不现实地。事实上,法拉自从移驾到使节团以后甚至没有得到最基本的尊重,想必这还是因为在蒙巴土地,阿里众人有所克制地结果,很难想象,真正到了阿里以后,迎接法拉的将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这些况,蒙巴大公知道得很清楚,但是商品既然已经卖出去了,商家的嘘寒问暖就显得虚伪且多余,所以蒙巴大公就干脆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只要买主不退货,那就全当一切安好。

    李理自然是很恼火的,不过遗憾的是,他完全没有任何立场提出抗议,另外他也觉得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更好,索压住了绪,一头扎进学术的海洋,等待时间抚平心灵上的创伤。

    哦,“一头扎进学术的海洋,等待时间抚平心灵上的创伤”,这一句也是李理的原话。

    时间才只过去了短短的几天,李理心灵上的创伤想必还没有那么快痊愈,不幸的是,阿里使节团的成员们又纷纷添了新伤。

    当阿尔泰夫以一个夫的份死去的时候,使节团里还没有什么异常的绪产生,虽然说起来不太光彩,但这种事终究也不算希奇。但是等到斯卡罗夫也生死不明的时候,绝大多数人都感觉到不对劲了。

    为什么,生意外的都是实力强劲的护卫统领呢?

    疑问一旦产生,就只会越钻越深,毕竟有很多事在高层的小***里并不是什么秘密,于是不久以后,关于真相的推测就被那些好事的近侍们挖了出来,当然,这些连挖带猜的东西不可能有多清晰,但是正是这种不清晰,给了众人自行挥的空间。结合着突然增加的侍卫、王子边突然紧张起来的防卫,很快,一条条感**彩鲜明的流言传开在这小小的营地间,闹得整个使节团人心浮动,整惶惶不安。

    于是大大小小的侍女们再面对法拉的时候,态度多半变得极其恭顺,再没了之前的敷衍和不屑,若是法拉挑挑眉,多半就能吓得边女官瑟瑟抖,只恨不得马上跪下请罪。

    初时法拉也很惊讶,但是等到随嫁的心腹去打探过况以后,当夜她入睡时唇边便含着了微笑。

    造成这一切的,是一条最离谱、在下人中接受程度最高的流言。

    “我们回不去啦!那位能够驱使恶魔、把祭坛建在血骨头上的大人在这件事上输给了我们下,愤怒得连续和他们的大公连续吵了好几架。那位大人虽然很强大,但是拿他们的大公和我们的下自然是没办法的,所以他决定把怒火泄到我们这些小人物头上。”

    “不相信?哼,你以为阿尔泰夫和斯卡罗夫两位大人真是死于意外么?别傻了,那么强大的武士,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死掉?这都是谋!是那位大人为了泄怒火而下的诅咒!这件事,上面已经有结论了,难道你没觉我们边的护卫起码多了一倍吗?如果真是意外,下为什么这么小心?你再看其他大人的脸色,前几天还都兴高采烈的,现在哪个还笑得出来?”

    “明白了?看着吧,要不了多久就还会有人生意外。也许是那罗大人,也许是其他某个倒霉蛋,也许就是我们。谁知道呢?大人物们争斗起来总是这样的,失败需要泄,而胜利也不会怜惜我们这些下人。反正,除了我们下和那位公主,没有任何人是安全的,天知道那位大人会不会用诅咒对我们散播瘟疫……天啊!想想都觉得可怕。这段时间,机灵一点,如果能经常呆在那位公主边,也许就不会那么倒霉,即使不行,也千万别惹公主生气,要知道,她也懂得那些恶魔传授的技巧!祈祷吧,愿父神保佑我们……”

    流言很荒谬,但是经过数次传递以后,却也变得极其符合下人们的思想和观**。法拉听了只觉得好笑,却也敏锐地意识到,这样的流言是造不出来的,只可能由他们自行传播并完善,这就意味着……阿里使节团的军心乱了。

    李理,我亲人,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么?那么然后呢?

    这般玩火,你究竟……要做什么?

    法拉轻轻叹息了一声,遥目望向了王城的方向。

    与此同时,在离王城更远一点的地方,安吉莉娜也在凝望北方。小半个月的战场撕杀,让她整个人变得更加明亮,尤其是那双眼睛,亮得如同宝石一般,却又不失柔和圆润,与从前那种棱角分明的锐利,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极目良久,安吉莉娜突兀地微微一笑,轻轻一松手,便被大风卷飞了捏在指间的便笺。

    这便是你替我做的准备么?你倒是有心,只可惜有点多余……罢了罢了,便替你多做一些又如何?

    纸笺在夜风中飘卷翻飞,飞着飞着,突然间一分为二,再飞出一段距离,又二分为四、四分为八,不多时,竟然就化成了千万点粉尘似的碎末,彻底消散于天地之间。

    夜色愈加深沉,来自极北的狂风呼啸而来,卷过蒙巴全境,卷向更南的南方。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