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消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这是一个谋!是对我们阿里公国的挑衅!”

    莱茵哈特愤怒地咆哮着,甩飞了刚刚送抵的加急公文,然后像一头狂的公牛般烦躁地在营帐里走来走去。--凤-舞-文-学-网--

    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这里说“第二天”,意味着斯卡罗夫罔顾令私返蒙巴是昨天夜里生的事,今天早上起来时阿里使节团的众人们现了这一点,为此他们不得不继续呆在原地,结果等来的却是这样一个噩耗。

    哦,现在就将之形容为“噩耗”似乎早了点,毕竟公文上并没有“击毙”或“擒获”这样的字眼儿----也就是说,斯卡罗夫最终还是逃掉了,带着不轻的伤。

    莱茵哈特并不怀疑这份公文的真实,他太清楚斯卡罗夫的格了,事实上,止私自离队的令就是为斯卡罗夫而设,但是很显然,这东西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

    “您大可以骂得更恶毒一些,但我不认为这有什么意义。”

    皱着眉指责了一句,侍卫长那罗子爵拣起公文扫了几眼,随手将之递给侍立在一旁的书记官,吩咐道:“去告诉信使,莱茵哈特下会在这里恭候蒙巴方面交涉人员的到来,我们希望尽快得知事经过,并愿意积极配合蒙巴方面的调查。****就这样,你去吧。”

    书记官点点头,然后向莱茵哈特行礼告退,拿着那封皱巴巴的公文走出了营帐。在这过程中,莱茵哈特只是紧握着拳头,却并没有提出异议,显然是默认了那罗的处理方式。

    若是让外人看见了这一幕,想必会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对于两位当事人而言,这种况并不新鲜。

    那罗子爵是一个没有封地的宫廷贵族。一般来说,宫廷贵族总是比采邑贵族更受国主的信赖----或反过来说会更合适:只有很受国主重视和信赖的臣民才会被册封为宫廷贵族,那罗子爵正是这样一个实例。

    那罗是在十二年前被封为贵族的,在那之前,他只是个有点军功的平民军人,那时候,老阿里还不老,而雄鹰莱茵哈特更只是一只小鹰崽,那罗子爵在一场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怎么回事地政治斗争中莫名其妙地被老阿里看中,从此以后就担负起了保卫宫廷的重任。--凤-舞-文-学-网--****

    大约是格古板、刻于律己的缘故。那罗子爵从一开始就受到了老阿里特别的信重,当时莱茵哈特正好长到了需要为他寻找一个武技老师的岁数,这桩异常轻松却回报丰厚的美差就落到了那罗子爵头上。

    十余年来,那罗子爵对待任务的态度可以说是兢兢业业,奈何莱茵哈特对展个人武力的兴趣并不是那么浓厚,更多的时候,那罗子爵只能陪着这个名义上的徒弟锻炼骑术、学习兵法、战略、礼仪以及类似地杂七杂八,待到昔的雏鹰长成了雄鹰。武技老师也渐渐展成了全能型管家和贴保镖。可以预计的是,再过二十年,那罗子爵就会成为莱茵哈特大公的“老狗道格拉斯”,以那罗子爵目前的年纪和实力来推断,那时的他应该远比老狗道格拉斯更强悍。

    知道了这些,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那罗子爵会对莱茵哈特拥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了。**

    莱茵哈特无疑十分了解他这位兼任了“礼仪官”的老师是多么地古板严厉,此时他心里的火气也差不多退了下去,于是便端端正正地坐了回去,重新拿出了王子该有的气度风范。

    恢复了冷静的莱茵哈特完全无愧于英睿之名。只要看到他那双精光四的眼睛就知道,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去迎接之后的一切。同时,他也没有忘记征求那罗子爵的意见,一边思索着,一边开口问道:“您怎么看这件事?”

    “这件事,恐怕与李理大师脱不开关系。”那罗习惯地在言辞间留下了相当大的余地,但是这个总结的开头,仍然一针见血地刺中了问题的实质。

    顿了顿,那罗子爵继续道:“尽管我并不欣赏斯卡罗夫地肆意妄为,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有实力去肆意妄为。抛开在南方平叛的安吉莉娜女士不提,整个蒙巴城里再没有第二个同为1o级的武能够正面击败他----起码我所知道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行。^^^^”

    “就像我们的王都一样,蒙巴城安逸了太长的时间,所谓的城卫军四大统领,论起个人战斗力。大概也就是王室私兵精锐的水平,那位巴利子爵打报告说他重伤了疑似斯卡罗夫的刺客,我并不怀疑确有其事,但是假如没有其它地意外因素,想来他是做不到的。”

    “那么问题就又回到了原处----基本不可能被击败的斯卡罗夫却受了重伤,显而易见,斯卡罗夫的冲动是个人行为。巡逻卫队的行为不是。这是一个陷阱。愚蠢地斯卡罗夫就是猎物,有能力进行这次狩猎的人有很多。但是有动机的就只有两个----李理大师,或那位陛下。”

    那罗子爵的分析还有所保留,但是用来启思维,却已经足够了。莱茵哈特同样把怀疑的矛头指向了李理,推理的角度却截然不同,也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程度。

    莱茵哈特对斯卡罗夫地个人实力并没有一个清楚地认识,毕竟他只是一个4级的小菜鸟而已。*****那罗子爵很清楚自己这个徒弟在这方面地无知,所以他只是想让莱茵哈特认识到最为关键的一点----斯卡罗夫基本不可能被人海战术打败,如果他被打败了,那就说明敌人已经集合起了一股相当庞大的力量。

    莱茵哈特终于意识到了那罗要提醒他的真正内容,心陡然沉重起来:“这么说,我即将面临的危险相当可怕?”

    “不是即将,是现在,我的下。”那罗严肃地纠正了莱茵哈特的错误措辞,用以激起莱茵哈特最大程度的重视。

    “好吧,我明白了。”莱茵哈特笑了起来,坚定、洒脱,显然,他并没有被沉重的压力击倒,仍旧那么坚韧锐利。

    “您去忙吧,这两天,恐怕我们不会过得太舒服。营地防御方面的事,就全交给您了。我这就拟文应付蒙巴方面的责问,顺便也给我的岳父透透气,无论是加强监督也好、增加防御也罢,总之最少再要来两个大队的开道兵,我们的终极目标,便是活着回到阿里!”

    那罗子爵嘉许地点点头,随手整整衣领,干脆利落地走出了营帐。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两个人既没有提起重伤失踪的斯卡罗夫,也没有对最有可能布下这一切的李理多作置评,显示出了非同寻常的默契。

    时间悄悄地流逝,整个阿里使节团就像一座上了条的机器,紧张地转动个不停。而这个时候,李理正在悠闲地查资料记笔记,丝毫没有受到风暴的影响。

    在更早一些的时候,李理就已经知道了昨夜那场伏击的结果。斯卡罗夫确实没有死,在付出了七、八记重伤的代价以后,他还是赶在更多的高手出动前逃掉了,以这个时代国家政权对城市的控制力而言,若是三天内搜索不到他的下落,那么他就算是真正地逃出了生天。

    对于这个结果,李理倒是没有什么不满。只要不碍着他的大计,斯卡罗夫的生死并不值得太过在意,也许有一天斯卡罗夫会清楚他在这场伏击中扮演的关键角色,但是负如此重伤,斯卡罗夫能不能活下去还是两说---即使活下去了,实力也会退步得相当厉害----这样的一个潜在仇敌,值得李理浪费心思么?

    答案显而易见,所以李理的心相当不错。

    值得一提的是,今天整整一天,没有任何人为昨天夜里生的事找上他。这是一个信号,一个表明他已经真正成为大人物的信号。所以在没有丝毫证据表明他与此事有关时,权贵们很克制地无视了所谓的“动机疑点”。

    只是这样一来,巴利同志就难免要承担巨大的压力了,希望他能住……

    李理饱含善意地为巴利默默祝福着,脸上始终挂着微笑。

    凭着对人心的精到把握以及匪夷所思的奇异能力,如今李理已经把能够解决的麻烦全部解决,剩下的无非便是等待而已。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李理已经为自己找好了消遣,他面前的那页纸已经密密麻麻地记满了文字和图形,最上方的题目便是李理谋伏击斯卡罗夫的铁证----对卡纳罗战锤斗气的全面推理解析以及将该种能量运行模式应用于法术的一二猜想。

    这,就是李理给自己找的消遣,一个有趣而危险的……消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