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人型凶兽(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一步、两步,当斯卡罗夫退出了两步、面前的空气里蓦然爆起一片寒芒时,李理忍不住在心里赞了一声漂亮。--凤-舞-文-学-网--

    第一步,斯卡罗夫退的是左脚。他的脚就像是飘在水面的浮萍,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向后滑行了半米,动作飘逸得仿若舞步。

    第二步,斯卡罗夫退的是右脚,这一步退得极其具有力量感,刚刚踏定的左脚瞬间从浮萍变成生了根的巨树,微微陷入地面的同时,甚至牵动着大地的力量向脚下集中,就在这样的支撑下,斯卡罗夫退右脚,半拧体,摆出了一个沉腰拉弓的造型。

    快得几乎能够留下残影的动作,流畅得就仿佛一部视觉效果一流的电影,而最后那个沉腰拉弓的动作就是镜头定格。很难用语言确切描述这种不会给人带来丝毫突兀感觉的强烈反差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前一步的飘逸仿佛就是为了给后一步的厚重服务,衔接得如同流水般自然顺畅,浑然天成。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住了,斯卡罗夫的姿势凝固得如同雕塑,后却有隐约的轰鸣声呼啸而过,就像是在荒原旷野里埋藏至今的图腾,甫一出土,便召唤来了肆虐在远古大地上的狂风。

    时间只凝固了片刻,下一个瞬间,三团颜色各异的寒芒便突然爆,眨眼间亮到了极限,隐隐约约的,似乎还各有一点深沉幽暗地光芒藏其间。酝酿着下一波狂潮。

    就在这一刻,斯卡罗夫终于动了,这张由他用整个体拉出的强弓终于宣泄出了其中蕴涵的巨力,出去的却不是箭,而是一柄重锤。

    在这以前,李理也隐约地估算出了这一击的威力。但是当真实的力量对撞展现在他面前时,他仍旧忍不住兴奋地震颤起来。

    斯卡罗夫握着地匕,以极其粗暴蛮横的姿态,由下而上斜斜地挥了出去。像是一抹黑色的电光,恶狠狠地撞在了第一柄散着暗黄光芒的长剑上。

    那道凝实厚重的暗黄色光芒在瞬间崩散。仿佛山岳破碎一般消失暗淡。受此反激,黑色电光以更快一分地度折向右侧,一往无前地划入如火焰般炽的红色剑光中,摧枯拉朽地穿火而出,然后轻轻斜拉。间不容地点在了淡青色凶厉剑光的蛇头处。

    漫天的暗黄色、淡青色剑光在瞬间湮灭,空气中仅有的残存痕迹,便是星星点点地赤红火光,那点点火焰竟然是四下飞的炽的长剑碎片所化,可见斯卡罗夫这柄大槌究竟已经沉重狂暴到了何种程度!

    如果仅仅是实力强劲也还罢了,这世界上从不曾存在过完美的斗气,斯卡罗夫的力量再强横。$也不可能摆脱斗气天然缺陷的限制。真正让阿伦兄弟心惊胆寒的,是斯卡罗夫在这一瞬间所表现出来地眼光和决断,那已经脱离了“战斗技巧”地层次,达到了境界的高度,李理自问,如果换了他面对那种攻势,未必便能比斯卡罗夫作得更好,因为看似简单的应对,其实难到了极点。

    三把长剑。火剑最前、土剑其次、风剑最后。三种不同风格的攻势。火剑炎炎暴烈,是为明面主攻;土剑厚重稳定。掩在其后压阵,时刻准备直突硬撼;风剑轻灵诡异,游走在其它两剑之间,如同潜藏在暗处的毒蛇,只待猎物露出破绽,便会亮出毒牙。--凤舞文学网--

    这一合击策略,是阿伦兄弟熟得不能再熟的终极杀招,明可转暗,暗可转明,再有擅长防御的土剑居中联接策应,凌厉无匹,却又不失稳重,不知道有多少高手倒在了他们这张剑网下。

    当斯卡罗夫开始后退,任由阿伦兄弟爆出最强一击时,阿伦兄弟忐忑不安的内心就迅安定了下来,在他们的记忆中,从不曾有任何一个敌人在这张剑网下全而退,所以斯卡罗夫也不会例外。

    就在他们狞笑着开始期待鲜血地时候,斯卡罗夫却回给他们重重地一巴掌。

    大阿伦实力最强,斗气质是最为厚重坚实的大地属,却并不是攻击地起,但斯卡罗夫偏偏就最先找上了他。匕后先至,从下而上绕过了已经刺到前的火剑,并且爆出了起码6成力量,是以剑匕甫一相交,大阿伦便被那股沛然的狂暴巨力硬生生地震飞了出去,尽管并未受伤,一时之间却也无力返再战。

    用重锤去砸同样坚硬的岩石,锤子一定会弹起来----斯卡罗夫的匕就是那柄重锤!

    因为早有准备,所以斯卡罗夫从大阿伦的长剑上借到了不小的反力,第二击便更加凌厉,就在火剑只差一点点就刺中自己膛的时候,间不容地回手横斩在剑锋中段。虽然由于两击之间的间隔太短暂,斯卡罗夫难以全力以赴,但是这一击却也远胜先前,中阿伦的火系斗气本来就不适合硬碰硬,于是便被斯卡罗夫轰飞了出去,不但长剑片片破碎,内脏也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斯卡罗夫的实力再强劲,终究也还没有跨过那道门槛,这第三击,与其说是试图伤敌,还不如说是全为自保。小阿伦才八级,气系斗气又偏重度,硬碰硬的能力与火系斗气不过是半斤八两,只要找得到藏在剑影后的长剑实体,便完全不必担心被开防御一击必杀,将小阿伦留在最后应付,便是出于这种考量,而结果,也果然没有出乎斯卡罗夫的意料。^^

    虽然当他点上小阿伦的剑尖时只剩下了三分余力。一时间被凌厉地能量撞得口闷,小阿伦却也被这股沛莫能御的大力开了形,无力动攻势,三人天罗地网似的合力一击,便就此告破。

    这电光火石间生的一切,全都没有逃过李理的感知。他的感慨和兴奋。便是被斯卡罗夫这一瞬间地惊艳表现所引。很难用语言确切描述这种精彩,斯卡罗夫的战斗意识是他见过的最出色的----女王安吉莉娜不算,毕竟她没有拿出真实实力。

    如果非要用比喻来形容,那就只能将斯卡罗夫的这种战斗意识形容成最低级地、最简陋的、只会对攻击产生反应的、覆盖范围不过长剑所及之处的……全知领域。

    是的,全知领域。

    当然。重点不是领域,而是全知。斯卡罗夫在这个瞬间表现出来地判断力、决断力、控制力,已经接近了李理开启领域时的程度,而他所拥有的力量却远远出了李理所拥有的,在以一敌三正面硬撼的况下还能伤人。并且伤的还是仅差他一点的9级武,或许,应该叫他“人型凶兽”才比较确切吧?

    说来似乎很久,其实时间才只过去了一瞬间。最先被震飞出去地大阿伦还没有落地,而小阿伦地长剑也被定在了半空,如潮的攻势嘎然而止。

    直到风停雨歇的这一刻,昏暗的夜色才突然对斯卡罗夫这一击做出了反应。只见空气中突兀地亮起了三道扭曲的“光”。摇摇摆摆地合成了一个45度倾斜的大“n”字型痕迹,与之相伴的,还有一声悠长锐利的长鸣,以及微弱却密实的一连串音爆。

    这“光”却并不是光。那匕地度太快,其中蕴涵着地能量太恐怖,在这匕所过之处,空气瞬间被压到了两边,却又来不及散向它处,各种不同属的能量便在这真空中互相挤压。于是便激起了那三道“光”。当光芒淡去。能量湮灭,匕轨迹两旁地“空气墙壁”便以更快的度倒灌回来。形成了一连串如同恶魔恸哭的音爆。

    斯卡罗夫一击之威,竟是如此恐怖,小阿伦飘飞退到兄弟边,脸上的骇然神色,就连夜色也遮掩不住。

    兄弟三人动用了各自颠峰力量的合力一击,竟然被斯卡罗夫如此轻松化解为无形,不但他们没有想到,虎视眈眈蓄势待的巴利同样没有想到,搭在弓弦上的手指顺着意识中的惯一紧一松,长箭便裂空而出,这时机,却明显选择得不是那么恰当。

    对于普通人来说,百分之几秒或许只够眨一下眼睛,但是高手相搏,争的便是这一个个微不足道的瞬间,错过了就不可能再找回来。

    长箭悄无声息地没入夜空,在弓弦震动空气的声音响起以前,那箭就已经到了斯卡罗夫的眼前,可见这度有多么恐怖。可惜的是,没有找准时机,破绽便不再是破绽。

    长箭至斯卡罗夫咽喉前半米时,斯卡罗夫的匕已经点中了小阿伦的剑尖,正在借力回收。这支箭若是早上那么片刻,斯卡罗夫就会陷入两难境地,或吃上小阿伦一剑、或承受长矢贯体,很难全而退;而若是晚上片刻、作好了心理准备再攻击,巴利就可以施展出更高深的技巧、选择一个更合适的角度,处在回气期、短时间内恢复不了全部战力的斯卡罗夫,应付起来就会更艰难。

    至于现在,斯卡罗夫已经抽出了手来,虽然提聚不起太多斗气,可是这一箭也并不是巴利的颠峰水平,说起来还是斯卡罗夫占了便宜,毕竟,阿伦兄弟中的老二已经负伤,大概再也施展不出那种程度的剑技了。

    箭一出手,巴利就知道坏了,但是却也无法可想,只好亡羊补牢般地鼓起余勇,又连续了两箭出去,一箭直取斯卡罗夫的膛,一箭直取斯卡罗夫的小腹。

    当弓弦第二次响起的时候,第一箭已经到了斯卡罗夫的喉咙前,眼看就要咬上了他的皮肤。斯卡

    罗夫的匕还没有收到前,眼看是来不及格挡了,这头人型凶兽却丝毫不见慌乱,双腿如同扎了根似的钉在地上,上半却向后折了过去,这动作,分明就是中华武术里的铁板桥。

    只是这种应对却让李理颇为不解,那支箭的度要远远快过于斯卡罗夫的动作,在他闪开角度以前,长箭必然会钉在他的脸上,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呢?

    下一刻,斯卡罗夫给出了答案。这头凶兽在长箭几乎就要入嘴巴的时候,吐起开声,蓦然一声大吼。

    “哈!”

    那威势就如同一声惊雷炸起,只见斯卡罗夫嘴边的空气就像是一团泥巴,一瞬间便被夯实成坚固的墙壁,那支快得让呼啸声也只能坠在后面的长箭,撞在这道空气墙壁上竟然迸出了点点的火星,最后无奈地折向了天空。

    漂亮!斯卡罗夫这家伙,还真是善于制造奇迹……

    按理来说,这种强度的空气墙根本不足以顶住巴利的长箭,斯卡罗夫的应对,妙就妙在那个铁板桥上,这让他喷出的空气墙与长箭形成了一个接近3o度的锐角,这么小的角度,长箭不被弹飞就怪了。

    一声吼过后,第二支长箭也已经到了斯卡罗夫的下巴前---因为他的上半始终在下压后仰,所以瞄准他膛的一箭,就只够得着他的下巴了。

    李理甚至不需要看,就知道这一箭又要徒劳无功。斯卡罗夫右手握着的匕始终在向回收,这时候正好收到膛,只需要轻轻向上一格,这支来势汹汹的长箭就只能追随它先辈的脚步,把天空当成归宿----当然,这种结果是建立在没有意外生的前提下的,可是怎么可能不生意外呢?球球吹了半天的冷风,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李理一**而起,一枚混合了李理和球球两种精神力的精神刺便瞬间跨越了区区3o米的距离,后先至地进了斯卡罗夫的脑袋。

    毕竟不是由李理本体出的攻击,尽管属很诡异,但是这种程度的精神打击,对于一个实力完好的1o级武而言并不致命,顶多只能称得上是麻烦。然而在这种关键的时刻,这枚精神刺便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卡纳罗战锤斗气的爆力强得可怕,所以这一刻的斯卡罗夫脆弱得可怜,这恰到好处的一击,轻而易举地摧毁了他的行动力。

    于是在阿伦兄弟和巴利子爵的眼中,诡异而可喜的一幕生了:斯卡罗夫刚刚抬起右手,却又突然无力地垂了下去,巴利出的第二支箭没有受到丝毫干扰,势如破竹地钻进了斯卡罗夫的下巴,又从他的鼻梁钻出,将斯卡罗夫的小半个脑袋扯成了一片血雾。

    这并不是致命的一击,却足以导致致命的后果。巴利的第三支箭擦着向后倒下的斯卡罗夫的皮肤没入黑暗,由于控制力不足而溢出来的斗气在斯卡罗夫的体表面犁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凄艳的血珠点点飞散,看在几人的眼中,远比之前的火剑碎片更美丽。

    看到了这里,李理主动断开了与球球的联系。没必要再看下去了,斯卡罗夫会不会死,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切都还在按照他预设的轨迹进行,这就足够了。

    下一个目标,便是莱茵哈特的最后屏障,侍卫长那罗。

    然后,我就可以带你回来了……

    法拉,我的月光女神,你准备好了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