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零二章 大牙巴利(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大约是在下午3点2o分的时候,拿度子爵被闻讯赶来的城卫兵堵在了卧室,2o分钟以后,贵族院议员和司法部派出的检查官同时到场,贵族院议员监督、检查官授权、城卫兵执法,三方面共同对拿度子爵实施了逮捕。--凤舞文学网--

    听起来似乎很麻烦----事实上的确就这么麻烦。贵族是这个世界上的主体,他们的特权无处不在,即使犯了罪,有资格对他们不敬的也只能是地位更高的贵族。

    当然,这不是问题的重点,问题的重点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被这么多知看到了现场,消息便封锁不住了。

    银狐伍兹在知道了死份以后大雷霆,将下面办事的人骂了个狗血淋头。不过这改变不了事实,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尽量减轻这件恶罪案所产生的影响。

    说是这么说,但是作为暴力机构的头头,银狐伍兹在方面很难有什么作为,他只能尽量地低调处理,于是在正式收押拿度子爵的时候,肩负着特殊使命的城卫兵们悄悄而来,又悄悄而去,只留下了一片又一片的遐思。

    有遐思就意味着会有信誓旦旦、煞有介事的小道消息,这是贵族们的拿手好戏。所以,到了晚上掌灯时分,蒙巴城里就在到处谈论这个话题了。

    在中小贵族***里,这件事,以及做出这件事的那个人,是颇有传奇色彩的。

    通----或形容得好听点----与配偶以外的人生关系,这种事对于这个层次的贵族而言,并不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毫不夸张地说,很少有哪个男中小贵族没有或明或暗地被人戴过绿帽子,同样的,也很少有哪个男中小贵族没有向别人馈赠过绿帽子----寻欢作乐的本质就是这样,你我老婆。我上你妻子甚至女儿妹妹,大家见面哈哈一乐,心照不宣。

    当然,通达理地贵族们完全能够理解“垂头先生”在这种事里承担的压力,贵族的行为准则并不提倡单方面的付出,所以长期以来付出了太多却一点也换不回来的拿度子爵突然爆。--凤-舞-文-学-网--大家都能够理解,并且对此表达了深切的同,以及一点点隐晦而暗地、针对吃白食的讨厌外国人的幸灾乐祸。

    他们是不会去考虑诸如“一个前年才勉强考过8级的菜鸟剑士为什么能够在一照面内杀掉一位经百战的1o级武”这种问题的,其它的类似“拿度子爵突然回家地原因”之类的问题,也完全被他们抛到了一边,取而代之的是“他们两个用什么姿势”、“据说阿尔泰夫的那话儿很长”、“可惜再也没有机会享用艾米那迷人的后门了”之类的话题。他们可以刻意忽视掉某些不合理,蒙巴的掌权大贵族们却不可以。昨天晚上李理才撂下狠话。今天下午莱茵哈特边地护卫就死了一个,如果这是巧合,那么命运之主也太眷顾李理了吧?这完全不现实。

    但问题是,无论他们怎么看,整件事生得合合理,基本上毫无破绽。

    先,李理并不认识拿度子爵夫妇与阿尔泰夫中地任何一位。也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过他们曾经有任何的直接或非直接的接触。

    其次。阿尔泰夫是受到了艾米瑞达地主动邀请,才临时决定赴约的。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艾米瑞达的邀请受到了外部因素影响。

    最后,拿度子爵在简单的询问过程中显得很配合。按照他的说法,他提前回家只是因为最近越来越严重的“暴躁绪”导致心不好,所以在现妻子出轨以后突然“心灰意冷”,打算“结束掉这糟糕的一切”----很符合逻辑的说法,不是么?

    浮于表面地调查至此陷入了僵局,紧急被召唤到王宫参加碰头会地莱茵哈特并不相信这是个巧合,蒙巴大公同样不相信,但是最终。他们还是选择了相信。

    结论既然得出。那么有关于阿尔泰夫的一切就将到此为止。拿度子爵当然要为他地罪行付出代价,不过那就是蒙巴公国内部的事了----“为了捍卫男人尊严而杀掉夫”与“蓄意针对外国使节团的谋”。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莱茵哈特当然没有理由插手对拿度子爵的判决。

    “也就是说,我弟弟算是白死了,对吧?”斯卡罗夫瞪着满是血丝的通红双眼,愤怒地质问莱茵哈特。

    “请注意点你的态度!”使节团副团长,阿里近侍军武技长那罗子爵大声呵斥,斯卡罗夫却仍然倔强地望着莱茵哈特。

    莱茵哈特轻轻一挥手,阻止了那罗的动作,黯然道:“请相信我对阿尔泰夫的感,但是很遗憾,这种事……我实在无法以外事纠纷的名义干涉蒙巴方面对拿度子爵的判决。”

    莱茵哈特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但是在场的三人都心中与数。那就是----阿尔泰夫尽管是莱茵哈特的私人护卫领,但仍旧只是一位武而非贵族,这对于判决的影响,几乎是致命的。

    斯卡罗夫不甘心地咬紧了牙关,失魂落魄地伫立了半晌,终究还是什么也没有说,狠狠地一跺脚,大步走出了房间。

    莱茵哈特忧虑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斯卡罗夫的影,良久,侧头吩咐道:“看好他,别让他做傻事。”

    那罗默不作声地点点头,心中泛起阵阵苦涩。

    即使生了那样的事,蒙巴城的夜晚还是没有任何变化。***通明的豪宅里仍旧聚满了纸醉金迷尽享乐的贵族,街灯照不到的窄巷里破败的矮房同寒风一起瑟瑟抖,这就是蒙巴。

    巴利*巴里托夫带着一小队近卫游逛在午夜安静的街道上,踢踢踏踏的马蹄声回响在空旷寂寥的夜里,喧嚣杂乱得令人不安。当然,这里是西城平民区,没有任何人会因此跳出来抗议。

    巴利是城防军四个大队长之一----哦,现在应该是三个之一了,自从大胡子肖*伯恩意外亡以后,大队长的职务就空下来一个,先前是因为杂事太多,来不及决定,等到上面终于想起来要研究这个问题的时候,那两个倒霉的候选人却已经在新年夜一起去见了父神。

    看着同僚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巴利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他的格,大约就是那种典型的枭雄格,六亲不认,狠辣无。因此,他有一个与“大胡子”质相近但叫得更响的外号----大牙。

    牙大胃口就好,巴利什么人都敢咬、什么好处都敢嚼,因此尽管他掌管的是没什么油水的平民区,小子过得倒也不差其他几位大队长,甚至还因为西城居民的地位低下,而让他很少碰见摆不平的大麻烦,就某种意义而言,这也算是福气。

    为大队长,巴利的工作其实并不像外人想象得那么轻松。即使不必每天都亲自出来巡视,起码也要在指挥所熬到凌晨1、点钟,否则万一出了纰漏,挨排头都是轻的。

    巴利向来很敬业,但是现在他决定早点休班。原因是---太冷了。

    今天恰好赶上蒙巴降温,从极北苦寒之地刮过来的冷风一天之内就让蒙巴正式进入了寒冬,凌厉如刀的寒风飕飕地从盔甲的缝隙往里钻,冻得人浑麻。准备不足的骑士们最多只了一件棉布衬甲,再这么晃下去也没什么意义,碰到突况他们不见得能够制止,搞不好还会给人增加点别的什么战利品。

    这样想着,巴利先挽住了马,向后一挥手,喊了一嗓子:“停下罢,今天就到这里。回指挥所!”

    后面的队伍里爆起一阵低低的欢呼声,尽管还要在寒风中冻上与先前同样多的时间,骑士们还是很开心,动作也明显有了劲头骑士们在巴利的带领下,掉头回行。喧闹的声音渐渐远去,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街灯照不到的墙头上,快奔跑着一个小小的、泛着浅白的影。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