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 拿度子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正当艾米瑞达沉浸在对未来的美好幻想中时,她的丈夫拿度子爵也陷入了茫然。--凤舞文学网--

    他前的办公桌上摆着一封信,廉价的信封以及信纸,其上却用珍贵的魔法墨水书写着一句让他大脑完全空白的经文----阿比酋斯的圣水已降落凡间,求取若虔诚地跪拜,当可寻到。

    拿度子爵用颤抖的手翻过信纸,在背面找到了一个同样由魔法墨水书写的地址。他烦躁地推开椅子,开始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像是一只从小生活在笼子里的野兽,天向往自由,却又害怕未知的危险。

    拿度子爵心里烦躁得几乎要狂,他努力地说服着自己,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无聊的恶作剧。

    他不是什么大人物,有谁会关心他的问题呢?并且还使用如此可笑的手段……

    他很愤怒,觉得自己受到了愚弄和侮辱。他一把抓起了信纸,只要轻轻一用力,便能将这个恶毒的玩笑连同他自己的软弱搓成碎片。

    然而事到临头,他终究还是犹豫了。如果那么容易就能战胜自己的软弱,这世上就不会再有弱。

    他痛苦地挣扎着,一脚踢飞了接待客人的木椅,抓着信纸的手却不敢加上哪怕一分力量。

    就在这时,信纸上的字迹突然淡去了,就在他的注视下,一点一点地消失不见,直到所有的痕迹都化为乌有。

    拿度子爵瞪大了眼睛,心中陡然升起了一丝希望----如果说魔法墨水尚且不算难得,但这种手段却绝对只有真正的法师才会拥有。也许……这不仅仅是个恶毒的玩笑?

    怔忪了半晌,拿度子爵突然哀号一声,猛地翻过信纸,背面书写着的地址却也一同消失了。

    拿度子爵苍白的脸上已经满是汗水,他用微微颤的手小心翼翼地将信纸铺在桌子上,紧紧盯着信纸上曾经书写着地址的位置。一边紧张地回忆着,一边喃喃地安慰着自己。

    没关系,没关系……你记得住的!那个地方你很熟悉,你一定能够想起来!

    片刻以后,拿度子爵突然癫狂地大笑起来:“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看,你做到了吧!”

    办公室外面,几个份低微地书记官面面相觑着。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畏惧和怜悯。

    拿度子爵他的精神状态……最近是越来越差了啊……

    办公室里面的笑声嘎然而止,过不多时,脸色苍白的拿度子爵走了出来,书记官们忙不迭地垂下头去,没有任何人现拿度子爵脸上那种同时混杂了兴奋与恐惧的紧张表----即使现了又如何呢?没有人会关心拿度子爵,他是这个院子里最不受欢迎的贵族。从很多年前开始直到现在,一直如此。

    拿度子爵完全没有理会这些不相干地下人,他的心已经被炽的感填满了。如果有可能,他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不过总算他还没有昏头,知道这种事在确定以前实在不应该泄露出去。于是孤一人迈着轻快的步伐却揣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尽量隐秘地来到了信上的地点。

    这是一栋商业区里地二层小楼。--凤舞文学网--商家似乎刚刚撤走没有几天,角落里还摆放着一些被丢弃的杂物,个头肥大的老鼠肆无忌惮地在其中钻来钻去,搅起阵阵灰尘。

    破败地气息一下子就将拿度的打到了冰点,直到此刻,他才猛然间想起,自己根本就不清楚要为了那个可能付出多大的代价,刚刚的乐观。实在是太一相愿了一些。

    看着眼前陡峭地木质楼梯。拿度子爵有些迟疑。

    自己愿意为了康复付出一切,这是毫无疑问的。但问题是,付出了一切以后,自己就真地能够痊愈么?

    就在他又一次开始犹疑、开始恐惧、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一个骗局的时候,一个略微有些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生命就是一次只能前进不能后退的旅行,我们走在一条有着无数终点的大路上,每时每刻都要面对或大或小的选择。当命运给你安排了一条岔路时,你没有权利拒绝前行,只能选择走这一条,或是那一条。我们的眼神不好,个头太小,也不够聪明,看不清楚远方的景象,那不要紧,最起码,你还可以把它当成赌博。”

    “怎么样,要不要搏一搏?”

    简简单单地一句话,就像是来自恶魔地惑,瞬间清扫掉了拿度子爵的所有犹豫。他轻轻呼出一口气,然后坚定地踏上了楼梯。

    二楼地环境同样的破败,但是那个伫立在空旷房间中央的影,足以在一瞬间就填满来人的视线,拿度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你看,我并不避讳让你知道我是谁,同样的,我也并不避讳让你知道我的目的,所以我想,问题应该会很容易就能够得到解决----我的,还有你的。”

    李理选择了一个气势人的开场白,这让拿度重新找回了理智,并且自觉地把自己放到了弱势一方。

    “尊敬的大师,我想……恩,我想确认一下……您是否真的清楚我的问题?当然,我绝对不是怀疑您,只是……”

    拿度子爵扭捏、慌乱、辞不达意地表述着,变得越来越真实的幻想,让他与平时判若两人。

    李理微微一笑,用一种随意但不会刺伤拿度子爵那可怜的自尊心的语气开口道:“生命之主的从神阿比酋斯作为男*望的象征,他的圣水所能够起到的作用,在阿比酋斯教会的教义里描述得很清晰。遗憾的是,那位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回应过信徒地祈求了,所以您那虔诚的信仰并没有对您起到任何帮助。所以我来找您了,我想让您知道,那一位做得到但没有去做的事,我同样可以做到,并且愿意去做。”

    “那么。您需要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拿度子爵尽量冷静地开了口,但是那颤抖得变了腔调的声音出卖了他,显然,他并不像表现得那么冷静。

    李理心中了然,抛出了问题的关键:“您愿意为了心的健康,去面对有可能失去财富、封地甚至爵位地危险么?”

    失去封地和爵位?拿度子爵吓了一跳。

    对于贵族而言,爵位就是他们的一切。失去爵位,就意味着他们失去了高高在上的份,从此与平民无异。

    若是换了一个人,想必宁肯死去,也不愿意失去贵族的份。享受过那种特权的人,绝对承受不了从天堂坠入地狱的痛苦。

    但是拿度子爵只是略微地考虑了一下。甚至没有丝毫挣扎,很快就平静但坚定地回答道:“我愿意李理开心地笑了,结果同他想得一样。但过程明显要简单得多。

    对于拿度子爵来说,再没有任何东西比“做一个真正地男人”更重要了,不再是贵族了,起码他还是一个实力不弱的武。但是如果不能找回人道的能力,他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要知道。今年他才32岁!

    拿度子爵对着李理单膝跪地,深深地垂下了头:“无论您要我做什么都没问题----只要您能够让我相信,您不但能够让我康复,并且还将保证我地生命安全,那么,我将一切听您指挥,直到完成约定。”

    “很好。”李理点点头,对拿度的态度感到很满意。便决定给他吃一颗定心丸。

    沉吟片刻。李理开口道:“资料上说,你的毛病。是因为1o年前一次不太成功的凌辱平民所造成地,对吧?”

    拿度子爵垂着头,低低的应了一声,听起来很是沉痛。

    “那个具有魔族血统地女人在心灰若死的时候意外地开启了潜藏在血统里的能力,生吃掉了其中一个参与的阳根,撕碎了另外两个参与,只有你逃出生天,但从此就失去了那个能力,是这样么?”

    拿度子爵还是没有说话。这件事一直是他心中最深沉的隐痛,当时他就不同意这种行为,却碍着面子没有自行离开,结果虽然因为没有参与而逃过一劫,却也在最好的年华里彻底失去了男人的能力,将整个人生都扭曲成今天这般模样。

    李理说起这些,自然不是为了揭人伤疤,他只是想确定自己的猜测,如今看来,事实和他所料无差。

    “这么说起来,你地体其实没有任何问题,只是精神上受到了伤害,导致能力地丧失。我记得,你曾经分别向教会以及法师公会求助过?”

    拿度低声应道:“是的。但是牧师们无法给我帮助,而普通地法师显然也不具备这种能力。”

    “牧师除了会使用路化的神术,还能做些什么?”李理不屑地哂笑一声,又道:“至于法师……据我所知,蒙巴法师公会里对精神魔法研究最深的是碧丝大师,恐怕她可不会理会一个做出了那种事的贵族……”

    拿度默不作声,静静地等待着。李理对他的反应很满意,他突然觉得,这个人选真是挑得再合适不过了。

    李理点点头,轻松地笑道:“好吧,既然只是这样,那么您可以放下心来了。我虽然只是一个新晋的大师,但是在精神刺激以及精神安抚方面还算是颇有心得。退一步说,即使我没有能力解决你的问题,最起码我也能够说动碧丝大师为你治疗---当然,在真正治好您的毛病以前,谁也无法保证我或碧丝大师就一定能够成功。”

    “还是那句话----这是赌博,您要自己做出选择。”

    拿度子爵按在地上的右手已经狠狠地抠进了地板,他颤抖着回道:“这样的保证就足够了。您现在可以说了,到底需要我做什么?”

    李理脸色一冷,一股凛然如实质的杀气咆哮着冲出,刺激得拿度子爵浑寒毛倒竖----他在一瞬间就完全相信了李理的话,这种程度的杀气,除了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级强,也只有精通精神刺激的法师才能出了。

    “今天或明天的某个时候,阿里使节团的阿尔泰夫将会和您的夫人在您的大上进行友好而亲切的深入交流,您需要做的就是……冲进去,杀掉他们!”

    杀掉他们!

    拿度心里一冷,如同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度全无。

    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他的夫人,他对那个喜欢到处勾三搭四并且肆意宣扬自己不能人道的虚浮女人没有任何好感,但是……

    “但是……阿尔泰夫是一位1o级武,我……”

    拿度子爵嗫喏着开口,话才说完一半,就被李理打断了:“这不是问题。1o级武?!呵呵,当你冲进去时,他就不是了……”

    拿度子爵精神一振,只觉得马上又从冰冷的地狱返回了温暖的天堂。振奋地问道:“这就可以了?”

    “是的,这就可以了。”李理点头确认,然后竖起了食指,“当然,您还必须得为自己的冲动负责----包括向警务处解释、被法官审判,以及接受贵族院的惩罚。”

    “没问题。”拿度子爵毫不犹豫地回答,干脆利落。

    “哦?”李理饶有兴致地笑了起来,探询的目光不住地在拿度子爵的脸上逡巡。

    “最近蒙巴死掉的贵族实在太多了。我觉得,至少2年以内,都不会再有任何王党贵族被挂到绞刑架上----除非他犯了谋逆罪。”拿度子爵很认真地解释着,末了微微一笑,“至于有可能被剥爵……这不过是承受范围内的必要代价罢了,既然已经作好了心理准备,还有什么好可惜的?!您说呢?”

    “呵呵呵呵……”李理愉快地笑着,上前一步,伸手拉起了拿度子爵,“您是个聪明人,我承认是我小看您了。原本还有很多话要说的,但是现在看起来,完全没有必要了……那就这样吧,回去等我消息,当您赎完罪以后,您将迎来新生----这是我的保证。”

    “愿意为您效劳。”

    拿度子爵重新跪了下去,匍匐在地上吻了吻李理的靴尖。

    事就这样成了。

    也许是在明天,也许只在半个小时以后,三块拦路的大石头就将被搬开一块。李理转过,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渐渐的陷入了深思。

    是时候考虑,如何搬开下一块了……

    突然间现,居然被兄弟姐妹们顶到了分类月票榜前15,某君揉揉眼睛,仔细一看,这竟然是真的……太扯了,这简直太扯了啊,某君兴奋鸟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