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艾米瑞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李理的计划剖析起来极其简单,但放在如今这个环境下,时间的因素就变得至关重要起来。--凤舞文学网--塞琳娜以极大的安排了一位心腹辅助李理,然后匆匆地出了。

    两刻钟以后,塞琳娜出现在了凯伦特米*拿度子爵府的后花园。

    “塞琳娜姐姐?”拿度子爵的夫人艾米瑞达对塞琳娜的到访表现得既惊喜又狐疑,她地挽上了塞琳娜的手臂,半是恭维半是试探地抱怨道:“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真是的,家里什么也没有准备,让我拿什么来款待你好?”

    艾米瑞达是个小婀娜的少妇,很年轻,大约只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在塞琳娜常交往的贵妇***里,差不多是年龄最小、地位最低的。不过在她们那个***里是否受欢迎,不能完全看份,更多的是看针对女人的交际能力,在这方面,艾米瑞达向来是出类拔萃的,因此在大部分时间里,她都比较受宠。

    塞琳娜和艾米瑞达的关系还算不错,于是亲昵地拍拍艾米瑞达的手,笑道:“我们姐妹之间不用那么客气,又不是第一次到你家来喝早茶。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一早上起来就特别想你,自个儿坐在园子里,喝什么都不对味,索就过来看看你。对了,你最近有没有亲手做甜粟饼?”

    艾米瑞达恍然大悟地拖长了声音:“哦……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啊……我就知道,除了吃,再没有第二个理由能劳动你一大早跑出这么远的路。”

    似是不满地摇晃着塞琳娜的手臂,艾米瑞达领着塞琳娜进了卧室,一边道:“甜粟饼呢,今天就没有了。不过昨天晚上亲自弄了点蛋黄酥,已经涂了蜂蜜和牛了一个晚上。现在吃差不多正好。”

    艾米瑞达得意洋洋的炫耀神态马上勾起了塞琳娜的兴致,她惊喜地掩着嘴笑起来:“啊?我运气那么好?”

    “个运气!你肯定在我边安了探子,要不然怎么每次都那么赶巧?”艾米瑞达简直是百变女郎,刚刚还在为自己的手艺而得意,这会儿马上又气呼呼地爆了一句粗口,那脸颊鼓鼓的样子真是既俏又可

    “好不容易折腾出点零嘴来犒劳自己。每次都被你闻风而来扫一空……”委委屈屈地抱怨了一句,艾米瑞达突然换了一副可怜兮兮的表,央求道:“好姐姐,下回您再想吃什么,提前跟我打个招呼。好歹我多做点,咱们别老为那点不值什么地小玩意抢来抢去了,成不?”

    塞琳娜伸手在艾米瑞达的脸上轻轻拧了一下,啐道:“抢不过老娘,就跑来跟老娘讨好卖乖?人多时也没见你让着我,**妇心眼忒多!”

    艾米瑞达也不生气,扔出一句话,笑嘻嘻地跑了出去。

    “管你说什么,今天的蛋黄酥就只有八块,都给你抢去也亏不出多少。我倒要看看自称老酿的你是不是也有一个老娘肚子!”

    艾米瑞达刚一出卧室,塞琳娜盈盈的笑脸马上就冷了下去,眼里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寒光,刚刚地其乐融融,仿若错觉。

    塞琳娜解在一旁的斗篷里突然钻出了毛茸茸的一团,摇摇晃晃地挣脱了束缚,开始在屋子里疯跑,好奇地探询着这个陌生的环境——不是李理的乖儿子球球还是谁?

    “就是她么?”

    跑来跑去蹿上蹿下地球球上突然传出了一个声音,吓了塞琳娜一大跳:“你还能通过它说话?”

    李理那略微有些变化的声音再次传出:“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凤-舞-文-学-网--法师们总会有些不为人知的手段,或许这更能坚定你的信

    塞琳娜点点头,不再纠缠于这种细枝末节。反问李理道:“你觉得她怎么样?能够满足你的要求么?”

    “很好。”李理的声音里清楚地表达着喜悦和赞赏,“我们需要的正是这样一个有点小聪明的愚蠢女人。”

    “有点小聪明但愚蠢——很恰当的评价。”塞琳娜脸带嘲讽地点点头,很快把目光转移到了球球上,“只是这评价实在不应该出自你口中……你总是这么敏锐么?敏锐到短短几分钟就能够看透一个人地本质?”

    “这没什么难的。”李理不愿意多说,回给塞琳娜一句简单到近似敷衍的话。

    这没什么难的——眼界和层次的限制罢了。艾米瑞达讨好塞琳娜的手法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很新奇,但李理什么没见过?即使表演功夫越了大师,也不可能越自素质的极限。不具备那种气度,那就演不出伟人的风采,这个道理,用在艾米瑞达上仍旧合适。

    “这个女人也算有心计了。第一次在她这里喝早茶时地确是偶然,那时候有样点心很新奇,大家都很喜欢,于是艾米告诉大家。那是她自己做的。有些人被欺骗了,但肯定也有人不相信——艾米实在把做面点想得太简单也把我们想得太愚蠢了。即使没下过厨房,面点师该有什么样的一双手,我还是知道的,她连面都揉不动,怎么可能做得出好吃的点心?”

    “从那以后,艾米就把那位来自她家乡的面点师保护了起来,每天什么也不做,只是翻着花样的研究点心,做上一堆放着,不新鲜了就扔掉——艾米自己是不吃的,她可没有我这样的体质,吃多少甜食都不会胖。每一次陪我玩抢点心地游戏,她起码都要节食两天,好可怜……”

    塞琳娜开心地笑着,笑容里满是讥讽和恶作剧屡试不爽的成就感:“所以我才经常过来找她呢,心不好的话,再没有什么事能比这更能令我开心了。只要一想到她满怀恐惧地勉强自己用那种喜欢得不得了的表大嚼着甜到腻的点心,然后花上两天甚至更多时间饿着自己以控制体重,我就觉得什么烦恼都没了。哈哈……我是不是很邪恶?”

    “没有。”李理毫不掩饰语气里的赞赏,他觉得这种风格简直太有了。所以他直言不讳地表扬着塞琳娜,“这样很好。她想愚弄别人,就应该有付出代价的心理准备。如果是我,恐怕恨不得每隔两天就来一次呢。”

    塞琳娜苦笑一声,道:“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要做什么。也知道要怎么做。心里不舒服是免不了地,不过也算习惯了,贵族之间不就是这么点事儿么?算计、出卖、背叛,一个无亲无故地子爵和一个同样无亲无故的子爵夫人而已,他们连最基本地、获得我的承认的资格都没有。利用这样的两个人,又怎么会让我产生负罪感呢?”

    李理沉默了,暗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如果真地没有任何负罪感,又何必特意强调这些呢?大贵族对小贵族的生杀予夺,说起来似乎很是有碍公理,可是哪个大贵族又少做了?这和小贵族对平民的驱使剥夺没有任何区别,无非就是弱强食而已。看得清楚却又不能完全接受,如何能不痛苦?没有信仰的人啊,真是可悲……

    卧室外突然响起了轻快的脚步声,塞琳娜赶紧整理好绪。笑盈盈地坐好。

    “亲地塞琳娜姐姐,蛋黄酥来喽!”艾米瑞达端着托盘走进了房间,小女孩似的活泼。然而小碟里最终只有6块,而不是她所说的8块,与此相对应的是,她的嘴角沾着微不可见的一点油光。

    塞琳娜心中冷笑,却一脸宠昵的递上手巾:“先擦擦嘴,下次再偷吃,记得带着镜子。”

    艾米瑞达顽皮地吐了吐舌头。老老实实地应了一声:“哦。”

    接下来生的一切就没有详述的必要了,两个心怀鬼胎的女人凑在一起,谈论地东西能让任何一位正常男人无聊得睡着。良久良久以后,两个人才终于谈到正题。

    塞琳娜漫不经心地问道:“对了,我记得上一回似乎听你说起过,阿里使节团的阿尔泰夫很倾慕你?”

    “已经倾慕到上了。”谈起那个份很不一般、相貌也还算英俊的外国人,艾米瑞达显得相当兴奋,吃吃笑着又补充了一句,“他很棒!”

    贵妇们在私下里谈起这种事儿时。通常都放得很开,往里比这更露骨的也常见。只是今天还多了一个听墙角的李理,一想到那个冷漠得让人感觉疏远的小男人,塞琳娜就觉得脸上烧,轻啐了一声,骂道:“浪货!”

    艾米瑞达也不在意,只是不怀好意地瞄着塞琳娜。咯咯地笑个不停。

    “别傻笑了!”塞琳娜用力地在艾米瑞达的**上打了一巴掌。出一声脆响,打完以后。塞琳娜马上就后悔了……似乎,这举动更不妥当。

    为了掩饰,塞琳娜干脆直接抛出了意图:“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有没有说起过关于阿里国内的事?”

    艾米瑞达略有迟疑,塞琳娜地问题带给她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但她很快就整理好了绪,认真但不那么确定地答道:“有吧?!为了讨好我,他总是向我炫耀他和那些大人物们的交,不过我不怎么感兴趣,所以没有认真听……”

    塞琳娜的面色陡然间严肃起来:“下一次不但要认真听,还要认真记。”

    艾米瑞达的脸上浮起一抹不安,喏喏道:“可是他马上就要回国了,哪还会有什么下一次啊……”

    “那就在这两天找个时间约他出来——临走前跟自己的异国人作个告别,这不正合适么?”

    塞琳娜用不容置疑的语气为艾米瑞达做出了决定,见她脸色不太好,马上好言安慰道:“乖妹妹,别担心,这是好事。两国现在已经正式结盟,但是终究离得远了,总感觉有几分看不清。所以上面想通过非谈判人员了解一下阿里国内的确切况,阿尔泰夫也在计划之内。也不需要你打探什么特别的消息——事实上。以你那姘头地份,哪有资格知道什么绝密的资料?无非就是些阿里国内只在一定层次里流传的东西罢了,就和我们总是偷偷猜测你又给拿度子爵戴了几顶绿帽子是一个道理。”

    “你讨厌不?”艾米瑞达啐了一声,似真似假地抱怨着,“他那方面不行全蒙巴的贵族都知道,可是我才不到三十岁。怎么熬?”

    经过这么一打岔,艾米瑞达的不安倒是都消退了下去。塞琳娜地说法的确合合理,真正了不得地大事,连最起码地知资格她都不具备,更别提去做了。

    至于这种事……无非就是多上一次、多灌几句汤而已。爽是双方的,好处是自己地,何乐而不为?

    艾米瑞达心里地变化没有逃过塞琳娜的观察,这样的女人,她见过太多了,她很清楚她们在想什么、需要什么、会受到什么样的惑——艾米瑞达抵抗不了这种惑。

    很快,艾米瑞达笑着腻了过来,讨好卖乖地道:“既然没有什么危险,姐姐的忙,我怎么敢不尽力呢?你放心吧。我会让他连莱茵哈特王子穿什么颜色地里裤都招出来的!”

    塞琳娜满意地笑了笑,优雅地用丝巾拭了拭唇角,然后从带进来的手袋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蓝金镶钻半镂空烟匣。

    烟匣才一被掏出来,艾米瑞达的眼睛就亮得几乎要放光了。这东西现在是整个中部大6最时髦、最能表达份气质的玩意儿——重点不在于它本的精美华贵,而在于它的作用——它是用来盛放香烟的!

    香烟这种说不上特别新鲜的事物,经过了十余年地传播,仍旧还只是大贵族们的专利。秋的午后,悠闲地躺在摆在后花园里的躺椅上,一边小口地啜饮着冰百士利酒。回味得差不多了以后再吸上一口“香叶”,从鼻腔里喷出两道浓浓的烟雾,这几乎就是最有档次、能令任何子爵夫人甚至伯爵夫人都羡慕得狂的生活了。

    塞琳娜刻意无视了艾米瑞达那心疼的表,慢条斯理地从烟匣里抽出两支烟,递过去一支,便自顾自地享受起来——实话说,她真不觉得这种刺鼻的味道有什么可享受的,不过艾米瑞达喜欢就好。感觉差不多了以后,塞琳娜笨拙而欣喜地弄灭了烟头。随手把烟匣向艾米瑞达递了过去,懒洋洋地道:“这小玩意儿你留下吧……”

    艾米瑞达慌乱地推辞着,但是一点也不坚决:“姐姐你太客气了,一点小事而已,不用这样,真地……”

    塞琳娜挥挥手打断了艾米瑞达的表演,语气里已经带上了些许的不耐烦:“你没有让姐姐为难。姐姐送你点小礼物。也是应该的。今天出来的匆忙,只剩下了这么两支。你先玩着,别舍不得。下回姐姐来抢你零嘴时,再给你带上一箱。反正我又不喜欢,放在我那也是放着。”

    听到最后一句话以后,艾米瑞达的表已经不能用感激涕零来形容了,趁着艾米瑞达还迷迷糊糊的不知所措,完成了任务的塞琳娜匆匆起离开了,很快,房间里只剩下了被天降馅饼砸得美梦连连的艾米瑞达,以及躺在角落里呼呼大睡地球球。

    时间在这一刻停住,幽暗的迷雾开始罩向阿里世界团的上空,却无人察觉。我从东土大唐而来,要去往西天取经,施主们,结个善缘吧

    恩,恩,蚊子腿再次出现,大家是不是多少意思下?某君的积极向来很成问题,打击得太狠就缩回去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