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我持唯心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李理离开王宫以后,又生了很多事。--凤-舞-文-学-网--有些事不用多提,但有些则不得不提----比如莱茵哈特的归期以及与法拉的婚期。

    至此,阿里使节团的全部任务都已经顺利完成,阿里国内局势的糜烂让他们归心似箭,在经过了简单的磋商以后,莱茵哈特把回国期订在了三天后,并且当场公布了这个消息。而法拉,将跟随使节团一同远赴他乡,并在阿里完婚,具体期且不必去计算,总之,留给李理改变这一切的时间,只剩下了短短的三天。

    改变这一切,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那么困难。没有人相信李理还有能力改变什么,李理是位大师,但仅仅是一位7级的新晋大师。蒙巴的诸多贵族毫不怀疑李理抱有某种大逆不道的想法并且打算将之付诸于行动,但是敢于去做是一回事,有能力去做又是另一回事----即便敢做并且有能力做,是否能够成功,也并不取决于他。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任何针对莱茵哈特王子的不利举动,其结果最终只取决于阿里使节团那三位1o级武的敬业程度以及他们和袭击的实力对比。

    能够被莱茵哈特以及阿里大公共同相信,被派往遥远的异国,担负起保护王子的职责,他们的忠心程度不应该受到质疑。至于实力对比……没有任何外力帮助的李理只是一个7级法师,即使他掌握了领域并且魔武双修并且还有防不胜防的精神攻击,在单对单中是否能够完胜一位1o级武,仍旧是一个未知数。

    这是第一个麻烦。也是必须要越过的麻烦。摆不平那三位1o级武。李理的任何手段都奈何不了莱茵哈特。

    好吧,那就干掉他们。

    只是三个莽夫而已,女王不是很轻松地就把他们打成了猪头么?把这当成是与女王地另一次战斗吧,相信自己,你会胜利地!

    漆黑如墨、寂静无声的深夜,李理刚刚结束了今天的冥想功课,不去睡觉,反而神叨叨地对着镜子摆弄着自己,一边血小强似的给自己打着气。

    是因为紧张么?开玩笑,那种绪怎么可能出现在李理上……与其说紧张。还不如说是即将迈上一个更大舞台前的兴奋----假如他真的成功了,那么他的新舞台就是整个大6。

    很棒的舞台,不是么?

    凌晨2点差一刻。李理换上了一件带着兜帽的学徒袍,悄悄地溜出了公会。三刻钟以后,他坐到了唐纳德*帕图卡的书桌前。

    唐纳德饶有兴致地观察着李理。并不急于开口。说起来,这是对彼此好奇已久地两人第一次正式见面。多少都有点准备不足---若是没有生那种事,恐怕这两个人永远也不会有真正的交集,这不得不让人感慨世事无常。

    唐纳德不急,李理也不急,但总要有个人先开口来打破沉默,李理毕竟是有求于人,很快放弃了这种无谓的对抗。

    “我需要有关阿里使节团地全部报,尤其是那三位1o级武的。”

    “哦?”唐纳德摩挲着戴在左手中指上的戒指。玩味地笑着。“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助你呢?”

    李理漫不经心地用指尖轻叩着木质地椅子扶手。笑答道:“我听法拉说起过,您宣誓守护玛格丽特夫人直到永远?我觉得,这应该和效忠蒙巴大公甚至蒙巴公国有点区别,所以我就想试一试,看看您是否愿意为了法拉的幸福而牺牲掉一点别地什么东西。”

    “牺牲?”唐纳德皱了皱眉,“我不喜欢这个字眼

    “我也不喜欢。--凤-舞-文-学-网--”李理耸耸肩,饱含深地转折,“但是当我需要别人为我让路时,我觉得使用这个字眼儿更能表达我对他们的感激和尊敬----以及些许的遗憾。”

    “你是个混蛋。”唐纳德哈哈大笑,感叹道:“法拉的好越来越让人担忧了。”

    “这是她的事----并且我觉得还好。”李理继续在扶手上敲击着,不知天高地厚或说有成竹地紧不舍,“那么,您的意见呢?”

    唐纳德仍旧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李理敲出的旋律上:“这是塞伯纳进行曲?”

    “是的。”李理微微一笑,“不过流传更广地称呼是---。”

    “啊……”唐纳德感慨万分地叹息了一声,脸上浮现出一股缅怀之色,但是转瞬即逝。

    “好吧!以地名义向旁人要求牺牲,这理由还算说得过去。”唐纳德俯下打开书桌下面的抽屉,掏出了厚厚地一沓文件,推到了李理面前,“先,只能在这里看;其次,你只有4个小时的时间。”

    李理点点头,示意没问题,然后伸手接过了文件。在翻开它们以前,李理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道:“对了,为了找人带我来这里,我麻烦了很多人。”

    “没有关系,这不是一件需要严格保密的事。”唐纳德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因为毒刺之家什么也不会做。”

    “那就好。”李理点点头,很快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手上的文件中。

    唐纳德聚精会神地观察了李理将近5分钟,很可惜,李理同他一样聚精会神,并且还低着头,所以他什么也没有观察到。大约就觉得这样的行为没有什么意义,唐纳德很快起离开了。在走出书房以前,他突然停下,漫不经心地道:“对了,有件事忘了告诉你----你对我耍的小把戏即拙劣又令人讨厌。”

    “呵呵,我知道。”李理连眼皮都没有抬起。轻笑着回答。“但它不会影响结果,不是么?”

    唐纳德狠狠把门摔上,一边走一边怒骂:“混蛋!恶棍!人渣……”

    骂着骂着,他突然笑了起来,心里涌上了一股莫名的舒畅:也许,也只有这样格恶劣毫无忌的家伙才有可能掀翻那狗屎一样地命运吧?

    李理,希望你地运气能够比我好。

    枯燥但至关重要的4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李理草草地睡了一小会,早上9点差一刻,他以一个流浪武的形象出现在了塞琳娜的沙龙公寓的小会客室里。

    深感时间紧迫的李理没有浪费时间。开门见山地道:“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端庄淑雅以一个贵妇形象出现在李理面前的塞琳娜不紧不慢地亲手为李理调制着咖啡,随意却认真地回道:“如果是有关于阿里使节团的要求,就不要继续说下去了。如果不是……我希望你已经做好了回报我的准备。”

    塞琳娜含笑抬头。永远都水汪汪的大眼睛若有若无地扫过李理地唇角,然后与李理的眼神微微一触,又不着痕迹地收了回去。垂到了手中的咖啡杯上。

    李理地目光微微一动,既而大呼厉害。这熟女已经将魅惑修炼成了本能。简简单单的两个眼神就有无尽的风。只要不自觉地被她地目光所牵引,第一眼便要扫到她那雪白修长的粉颈,顺势直下,只怕就会停在她那露出小半地浑圆鼓涨的口,再也拔不出来。至于咖啡杯……这时候谁还会记得咖啡杯?!心里大概早已经被她所说的“回报”所填满了吧。

    毫无疑问,这是挑逗,却并不露骨,这种浑然天成的隐晦勾引简直就是女柔媚天赋的极至。李理若不是心中有事。绝不会介意与塞琳娜玩上一场征服与被征服的游戏,只可惜。时候不对啊……

    定了定神,李理笑盈盈地摇摇头,斩钉截铁地道:“就是有关于阿里使节团的要求,你不但要听,还要去做。”

    李理这番话说得霸气十足,提到“要求”二字时,还特意加强了语气,把坚决的态度表达得淋漓尽致。

    塞琳娜倒不觉得李理过分,“要求”一说,本来就是她先提出来地,救命之恩横亘在心头,她认为李理有资格向她提出要求----但是这个,地确令人为难。

    她垂头静思了片刻,终于还是退了一小步:“你需要拿出一个足够说服我的理由。这不是一件小事,以我们家如今地地位,损害蒙巴的利益就如同自掘坟墓一般。”

    “我们家”?是海茵里希家,还是本*杰明家?

    李理微微一笑,心里玩味着塞琳娜的措辞,有成竹地开了口:“理由很简单----这件事,无论如何我都会去做,如果你肯帮忙,那么我的手段就不必那么激烈,影响也要小很多。”

    即使李理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霸道的逻辑,凭什么人家要为你的任负责啊?

    塞琳娜觉得自己应该生气,但奇怪的是,她怎么也无法真正的生起气来。只要一想到自己在差点死去那一刻时的绝望以及刚刚清醒过来时的喜悦,她就觉得为了眼前这个小男人付出任何牺牲都值得。除了这一点,李理愿意为法拉做的一切也让见惯了的她感动不已。

    在贵族的世界里已经很少能见到这样的了,我应该帮助他。

    这样说服着自己,塞琳娜软弱地开始了最后的挣扎:“那么,说说你究竟要我做什么,我会认真考虑家族需要因此而付出的代价。”

    李理得意地一笑:“很简单……是这样……”

    说完以后,李理一摊手:“你看,在这件事中,你只需要付出微不足道的一点点东西。就能帮到我很大的忙。那么。你愿意帮助我么?”

    塞琳娜垂下头,无意识地搅拌着已经冷掉地咖啡,努力用这样地举动来掩饰她心中的震惊。

    李理没有骗她。如果按照他所描述的计划去行动,那么不但李理有很大机会达到目的,她也不会在此事中牵涉过深。唯一可虑的是计划中的另一个关键人物,他的下场不会太好,所以如何说服他配合行动就成为了真正的难题,反而是行动本的成功率不用去考虑。

    “你觉得你能够说服他为你背这个黑锅?”怀疑了半天,塞琳娜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她实在想象不到。有什么办法能让那个难以打交道的人配合。

    李理笑而不答,却伸出食指在头侧轻轻一点,那意思便是---一切都在掌握。

    “好吧。这件事我可以帮你做。”

    再次象征地犹豫了片刻,塞琳娜做出了不出意料的决断,却没有得到李理任何的应答----到了这个时候。李理脸上地笑意反而褪了下去,神冷漠得就像石头。

    这才是他真正的心么?此时此刻。他所承受的压力一定很大吧?一个是天之骄女,一个是法师传奇,童话里地主人公也不过如此,可惜,贵族的世界不欢迎童话,将不可能地事也做到就能得到幸福,这也只能是美好的幻想吧……

    塞琳娜在心里暗暗叹息着---为她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还有她自己已经逝去了的叹息。

    独属于女人的纤细而柔弱、敏感而复杂的绪一涌上心头,塞琳娜突然就对李理产生了莫名其妙的、极其强烈地好奇。强烈得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天可怜见。她以为自己早在1o年前就不会对男人产生好奇了。

    皱着眉,权衡了好半天。塞琳娜终于决定要勇敢地问出来----即使这个问题是那么的冒昧,并且很不符合她一向保持地矜持形象。

    “我想知道……你究竟为什么这么做?我是说,恩,是什么给了你勇气和动力,并让你坚信自己会成功?即使用这种会被无数人指责甚至敌视的手段也在所不惜?”

    塞琳娜用力的捏着汤匙,努力地筹措着字眼儿,以期望她表达出来的东西能够最大程度的接近她的本意----幸运的是,李理是一个很敏锐的人,他很轻易地理解了塞琳娜的问题。

    这个问题对于李理而言有点可笑,但**在塞琳娜答应的帮助,他考虑了一下,最后决定给她一个真实的答案。

    “我持唯心论,并且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

    李理笑着回了一句话,然后把探询的目光投向了塞琳娜,那意思即为“明白了么”?

    “唯心论?”塞琳娜用很无辜的表回应着李理的探询,喃喃地重复了一遍这个词儿。

    果然……李理苦笑,但最终还是不得不详细解释了一遍:“维尔伦学派核心理论的变种。最能体现其中心思想之于我的意义的解释大概是这样的----凡是我所相信的,便是事实;凡是我所认定的,便为真理。”

    这下子塞琳娜明白了,她面色古怪地望着李理,喃喃道:“你真狂妄……”

    “是啊……”李理理所当然地肯定了这个说法,抬头瞟了塞琳娜一眼,微微一笑,笑得疏离而又冷漠。

    “人活百年,能够留下的痕迹就只有那么多。希望留下更多痕迹、获得更强烈的存在感,并因此更多的为他人付出,不能说这种生活态度有问题,但它不适合法师。”李理慨然一叹,“法师啊,都是只信仰自己的人……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在意存在感呢?”

    “做自己想要去做的事,并且坚信它正确,这就是对自己最高的认同和鼓励。至于他人的认同……”

    李理微微眯起了眼睛,那里面是一片风暴肆虐的冰冷汪洋。

    “于我而言,没有意义。”

    啊啊啊,太扯了……5ooo字……

    某君已经竭尽全力了,虽然弥补不了这么长时间的一片荒芜,不过文字腿也是,总算是个解馋的意思,大家看着办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