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 晋级典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新历2o9年1月29,年后的第12天,尤里伯爵伏诛、亚当“就义”的第6天,蒙巴阿里双边盟议正式完成的前一天。--凤舞文学网--

    这是一个平常的子,也是一个注定会被历史记住的子,就在今天,人类社会里将要诞生一位堪以伟大形容的魔法师,几项重要的、曾经被普遍认为不可能刷新的记录将在今天被刷新,昭示着人类在自进化之路上又向前迈出了意义极其重大的一步。

    是的,今天要举行法师李理*昂纳多跨越7级关卡的魔法师晋级典礼,从今天开始,李理将被人称之为李理大师。

    李理等这一天已经蛮久了,事实上,在两天以前,他就已经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大师了,这个庆典的意义,就是让他获得与之相符的承认,广泛的、持久的、令人尊敬而畏惧的、具有绝大影响力的承认。

    当太阳的第一抹光辉照耀在法师公会门前的曜轮上时,整个法师公会陡然从沉寂中醒来。广场上亮起了银、紫、红三色相间的柔和光芒,一座庞大而繁复的法阵从石板上浮起,曾经让平民们畏为险途的法师广场,此刻真正地变成了一座瑰丽而恐怖的战争圣,那一道道流转变幻的光芒是如此美丽,却又如此威严,让人不得不油然生起敬畏之

    不需要有人提醒也不需要再看到那块石碑。那道久远地、似乎已经消逝在历史长河中的戒律便会重新浮现在所有知人地心头,让人心尖一颤。然后猛然间记起,这里是法师公会,无论沉寂了多少年无论如何低调收敛都始终未改本色的魔法师们的居所,这里面住着的,是曾经的亵渎神灵,现在的人类社会守护神,未来还有可能会是指引人类进化的灵魂导师,于是,来就会不自地收敛起那一脸招牌似的倨傲表。谦卑地垂下头去。

    “法师公会门前,不得纵马、不得狂奔、不得动武、不得喧哗。”

    这便是那道公会初立时的戒律,简单直接,嚣张霸道,并且骄傲得无与伦比。--凤-舞-文-学-网--林雷曾经有无数贵族愤怒地叫嚣,说这是对整个贵族阶层地威胁与蔑视,甚至一度引来了来自世俗最高掌权以及教廷的询问和斥责。然而戒律里并没有明言指出违反会如何,所以早期的魔法师们从来没有正面给出过回应,始终顽固地用傲慢对抗傲慢。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的,这个问题不再需要回应了,于是法阵的光芒也暗淡了下去,直到无比遥远的、几乎要被遗忘地今天。

    头渐高,受到邀请的贵族们从城市里的各个方向赶来,远远地看到公会广场前那一片光芒,纷纷谨慎地停下了马车。步行着汇聚到门前。

    严格来说,受邀并不是特别多,够资格参加晋级典礼的人本来就很少,还要考虑到蒙巴如今的内外环境,所以这场典礼将是一个高规格但不太闹的典礼。然而广场外很快就聚满了从四面八方闻讯赶来的贵族,大家已经太久没有见过法师公会亮起门前法阵了,中青年一代的贵族,甚至会以为这座广场的杀戮传说只是被老人们加工出来的故事,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了传说不只是传说。但是马上又有一个新问题浮出他们地脑海----究竟为什么,法师公会要动起门前的法阵?

    贵族们小声的讨论着八卦着,嗡嗡的声音从早上开始再没有消失过,好奇、兴奋、崇拜、羡慕,种种绪不一而足。在他们看来。这是比夜袭王宫还要大的大手笔,每个人都知道。这一切,仅仅是为了给一个早已经响彻蒙巴的名字再增添上一道亮得能够刺上双眼的光环。

    李理正在*师塔里接受其他大师们的摆布,他根本不知道门前用来挑衅、防御、反击的法阵在时隔百年以后被重新被驱动起来----即使他知道,也不见得能够体会到其中的意义。

    蒙巴城法师公会,从来没有像纵容李理一样如此纵容过一位法师,这些古里古怪地老家伙,是真的把李理看成了重要的同伴和值得维护的后辈。

    而此时的李理却出了状况,很严肃很严重地状况----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今天该做什么,于是只能满脸苦色地接受阿尔法大师的临时填鸭式教育。

    这几天诸位大师都忙坏了,没有人还记得庆典地主角根本只是一个小菜鸟,而小菜鸟李理在搞定双层盾以后马上又沉浸到了奇妙的领域世界中,迷迷糊糊地等着正子来临。比李理更迷糊的是他的老师卡尔,整个晋级典礼的仪式、程序本该由他来教给李理,结果等李理懵懂地踏入法师圣以后,大家才现,除了那层盾以外,小菜鸟仍旧是小菜鸟。

    时间将近,宾客们已经集中到了法师圣的前,等在了祭坛下面。而李理此刻才只学完了一半课程,阿尔法大师忙而不乱地把剩下的内容高度概括了一遍,然后李理就被老塔法师扔上了祭坛。

    时辰到。

    李理大师在祭坛爆起的光芒中出现了,底下响起一片矜持但绝不敷衍的掌声。李理死死板着脸,冲着下面行了一个法师礼,然后扭回头,向着祭坛前面跪了下去----那里是一片奇妙的虚空,从众人的角度望过去,那像是一面黑色的镜子或一堵暗夜之墙,然而从侧面或背面望过去,视线毫无阻窒。

    “哈!难得见到他这么庄重的样子呢……”海伦蛮兴奋地拍着手,扭头悄悄对芬妮和法拉诉说着她的现。

    法拉微微皱了皱眉,觉得那表怎么也不像是庄重,还没等回答,就听芬妮道:“那是绪不好吧?”

    海伦微微瞪大了眼睛:“怎么会?今天他可是星星呢……”

    “我也不确定。”芬妮笑了笑,“很久没有见过他耍小孩子脾气了。”

    芬妮笑得很淡雅,让法拉和海伦同时一愣。险死还生的经历对于一个像她这样的女孩子来说,意义重大,尤其是知道了自己是被李理救回来的以后,她对李理的依赖正朝着更深沉、更浓烈的方向展,曾经浮于表面的妩媚逐渐收敛沉淀,短短几天之间,竟似乎让她成长了好几岁。

    窃窃私语到这里就停住了,在祭坛上,真正的典礼已经正式开始。

    一道道笔直如利剑的光芒在李理体周围亮起,形成了一道帘子似的光幕,李理的影在这光幕后变得虚幻,而他面前的那片虚空却越清晰。这么说似乎很奇怪,不过魔法师的事就只有魔法师才清楚,这种奇妙的景象对于下面的观礼人员来说,大概只是谈资。

    在其中的李理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感觉。他仿佛又回到了初学魔法的那一刻,旁人看到的虚无,在他眼里全是电影般的回忆和幻觉般的未来,直指心灵的力量让他再次无比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包括,包括恨,包括被忽略掉的无所谓,也包括很多初露苗头的希望。

    这种感觉太好了。李理近乎贪婪地盯紧了那片虚无,一点点地剖析着自己的*,有些想法、做法在现在看来很可笑,于是李理就将它湮灭掉;有些想法、做法不够决断,李理就将它们记在心底,准备作出改变;还有些想法、做法太小家子气,于是李理就笑了一笑。

    时间似乎过得很快,又似乎过得很慢,在不知从何处传来的轰鸣声中,李理将自己已经经历的人生和预计要经历的人生整个地过了一遍,就像开着**打游戏,修正角色属一样修正着自己。

    这时候,程序里的提问开始了,老塔的声音奇妙地震着,在祭坛的转化下催生出一股庞大冰冷毫无感的威严,在他的要求下,李理开始背诵魔法师公约。

    此刻正是李理将自己看得最清晰的时候,他的信仰在这一刻同样虔诚到了极点,魔法师公约被他宣誓般地**了出来,随着精神的集中而震,庄严得仿佛神谕。体还是没好利索,太勉强了。不咳嗽只流鼻涕好幸福,不过据说鼻涕流多了会变傻。55,某君都够傻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