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五章 余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亚当和尤里伯爵的死在蒙巴公国贵族***里引了轩然大波,此前的蒙巴城就已经是一口架在火上的大油锅了,如今亚当、尤里伯爵又合力添了一把火,也许要不了多久,这口危险的大锅就会燃烧起来,把锅里的小鱼小虾炸成灰。--凤舞文学网--

    不过这和李理没什么关系了,当这个震撼的消息最终被整理成形传到他的耳里时,他正在努力架设剩余的一小半节点,而那份半真半假半是推断半是猜测的所谓“真相”,则被他随手扔到了一边。

    说起来,这份被还原出来的真相倒是蛮唬人的,如果不是李理在其中起到了决定作用的话,也许他也会为之赞叹一番。

    第一个现搏斗现场的自然是倒霉的护卫副队长丹特,他是在亚当和尤里伯爵同归于尽将近1分钟以后才赶到的,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辆千创百孔的马车和三具已经变成冻的尸体,其中唯一能够被辨认出来的是车夫。

    吓坏了的丹特立即呼叫了家族侍卫的支援,并且很警醒地封锁了现场,当蓝青制服率领一队士兵赶到的时候,这些后来只看到了几匹死马和一辆残破的仿佛在风暴海里跑了一圈的马车。

    于是亚当和尤里伯爵死亡的真实况就这样被隐瞒了下来---是的,傻乎乎的倒霉丹特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那个抱着他主子死得惨不忍睹的家伙绝对不是什么“暴熊凯斯”,那张脸虽然有些不正常的扭曲,不过仍然可以让见过的人辨认得出来,它曾经属于一位伯爵,现在属于一位叛国,至于这张脸为什么直到它的主人死去才得以展现在人面前,又为什么能够如此诡异地保持完整,那就不是丹特能够猜到的了。

    之后的事开始向着正常方向靠拢,伦道夫侯爵和一众大人物们同时狂奔到现场,然后开了个现场办公会。目的大抵是统一口径----事实上,几乎不用怎么费劲,蓝青制服和丹特早已经“合谋”给出了一个还算说得过去的说法。

    整件事的过程大约有这么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狡猾地尤里伯爵乔装成“暴熊凯斯”,准备借机脱逃,却因为防卫力量的增加和出人意料严密的盘查而暂时无法出城,不知道从哪个渠道打听到伦道夫子爵有去星巴山休养的打算,于是伙同内应干掉了伦道夫子爵的新侍卫卡特,潜伏到了伦道夫子爵边。--凤-舞-文-学-网--林雷

    接下来是第二阶段:在即将顺利出城的时候,倒霉的尤里伯爵内伤作,被“谨慎警惕目光锐利”的蓝青制服现破绽。无奈之下,尤里伯爵主动揭开了第一层伪装。化“暴熊凯斯”,通过极其狡猾的第二层伪装麻痹了蓝青制服以及丹特等人,成功逃出蒙巴城。

    然后是最后一个阶段:当尤里伯爵即将彻底逃离时,因为某种还没有找到但必然存在的原因。他地份被负重伤的伦道夫子爵识破。伦道夫子爵不顾自安危,用无与伦比地智慧和勇气与尤里伯爵展开了殊死斗争,在明知事已不可为的况下,为了家族的荣耀和蒙巴的国体,动了护戒指上地法术,与罪大恶极地叛国同归于尽。

    这就是整件事的完整还原况,大体还算解释得通透。尽管在每一个小阶段里,都有若干暂时还无法解释的疑点,但是暂时无法解释就意味着总会找到解释。所以,这个“真相”是相当具有说服力的。

    传到李理耳中的也是这个版本,很显然,蒙巴的权贵们是打算把亚当塑造成英雄----尽管在气质上有所欠缺,但是请相信。这些大人物们深谙此道。所以要不了多久,亚当的形象就会完美无缺。

    这一点其实早在李理的预料之中。在决定让他们死在一起时。李理就已经知道了即将生的事----或说,他根本就打算让事这样生。

    不提这个“真相”对伦道夫家族地补偿味道,从根子上说,这是大势所趋。现在的蒙巴,需要这么一个英雄,并且这个英雄必须得是贵族----份高贵到亚当这个等级,那更是再美妙不过了。

    不怀一点恶意、纯粹地揣测实,蒙巴大公肯定会为此头疼,但他的心里决计不可能没有欣喜。不提炸弹似的尤里伯爵,单单是亚当的死就能让他站到一个相当有利地位置上,打一个简单并且不十分确切地比方,这就相当于把他以及他的家族从风口浪尖里择了出去,让他从事故责任人摇一变,变成了无辜地第三方受害。

    所以,总体而言,事就是这样了:叛国终于没有好下场,未来十年里贵族中的典范新鲜出炉,新年事变中的伤全部恢复健康,“净化兽之战”初爆便喜传捷报,蒙巴阿里在正式结盟之路上再跨重要一步……看看,这么多利好消息,谁说我们蒙巴薄西山?

    哦,对了,还要再加上一条----人类历史上最年轻的魔法师即将举行他的出师典礼,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才是最令人震惊的消息,只可惜时候不太对,被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冲淡了本来既严肃又令人敬畏的庄重味道。

    不过李理会在乎这一点么?很显然不会,所以一切如常。

    阿尔法大师和卡尔给他匀来了大两千颗普通魔晶,仅仅两次模拟,就被他消耗掉了一大半,不过成果也很喜人。

    事实上虽然不到最后一刻任何人都无法确认自己能够成功,不过李理毕竟已经算得上是领域级强了,用全知领域冲击区区的7级门槛,想来不会再有第二个魔法师有资格这样奢侈,所以应该考虑的不是失败,而是如何借此向大公施压,这可比一个双层盾令李理烦恼多了。

    说来也是,毕竟李理是要迎娶人家养了二十年的女儿,即使对象不是一位公主,而是乞丐的女儿,总也不能用武力去老丈人就范吧?尊重与否暂且不提。起码面子上要过得去,拳头大说话就有底气是不假,不过声音太大惹脑了泰山,人家降不住你总降得住自己女儿吧?

    所以李理很烦。挑这个时候晋级的确是为了施压,不过这个活动或说这个举动,其本的意义也不过就是进一步提升李理的影响力,而影响力是一种很主观的东西,李理的长期价值几何短期价值几何,谁说了算?自然不是他。

    所以这码事还很麻烦。据说莱茵哈特与蒙巴大公私底下地联姻协议已经暂时被搁置了,一大一小两只狐狸表现得都很暧昧。不肯就此多提一句,自然也就谈不上前进后退了。

    这两个政客倒是蛮有默契的。李理猜。他们大约是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就等着对方出招呢。

    这样说起来很令人难堪,不过事实就是这样----在这场针对法拉的争夺中,李理不但是个第三。并且还是一个局外人。法拉究竟跟谁,并不取决于他付出多少真诚多少努力,而在于莱茵哈特与蒙巴大公最终如何妥协。

    李理将这一点看得很清楚,他甚至知道,如果最终他失败了,那么这个迫不及待、味道浓厚的晋级典礼就会成为某些人眼中的笑话,李理决不会以为到了现在,这个突兀的晋级典礼的举行目的还是秘密,现在唯一不能确定的只有他和莱茵哈特之争的结果。胜则一切不必再提,若是败了,那些嫉妒他地人、仇视他的人,将可以凭此尽地嘲笑他,在背地里把他形容成一个愚蠢地、不知进退的、不自量力的傻瓜。

    事实上。就在现在。有关他的闲言碎语里已经露出了这样地苗头了。

    塞琳娜昨天给他寄了一封信,主要是感谢他地救命之恩并且恭喜他成为一位尊贵的大师。顺带着也很隐晦地关心了一下他和法拉的事,不疼不痒地说了几句“使人勇敢无畏”、“失去人的心灵就将荒芜”之类的客话,虽然没有任何出奇出格的东西,不过李理还是很敏锐地从中现了淡淡的忧心味道。

    为什么会忧心呢?自然是因为前景不乐观。前景为什么不乐观?自然是因为各大豪门都隐晦地表达了不看好。为什么不看好?原因很多,不过硬要怪,也可以怪李理自实力还不够强大。

    力无止境啊……以李理的年纪来算,他的实力用惊才绝艳来形容都稍嫌委屈了,如果这样还不能赢回法拉,那么在道理是上实在也没什么好讲了。别人要笑,也只能由得他们了。

    道理讲不通,怎么办?

    对于这种事来说,堂堂正正以势服人是最好地手段,若压不服,那最好放弃。若实在放不下,却也不是再没有丝毫办法,只是这办法,就不好说出口了……

    李理想得入神,嘴角渐渐勾起,似笑非笑。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