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前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李理就从上爬了起来,作早课,查阅法术,然后赶在9点钟以前,拿着一张拜帖出了门。--凤舞文学网--

    李理打算去见见米琳达,这本来不在他的常计划内,不过偷听到亚当和尤里的谈话以后,他觉得很有必要给自己找一个“负伤”出门的理由,毫无疑问,关心在新年夜受到惊吓的好朋友是一个相当说得过去的理由。

    法师公会独特的绘着白色七叶堇花的黑底拜帖把克里斯多子爵家的门房吓坏了,二十多秒以后,衣冠不整的克里斯多子爵连滚带爬地迎了出来,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惊喜。

    李理迷糊了片刻,一次普通的拜访而已,又不是从来没有上过门,至于么?

    “请进!请进!您能来,寒舍蓬荜生辉。”克里斯多子爵殷勤地招呼着,一边扭头对管家吩咐道:“去准备茶点,要最好的。然后让玛丽叫小姐起。”

    蛮有威严地嘱咐完,克里斯多子爵立即又扭回头,重新挂上了一脸媚笑,刚刚有点直迹象的腰背又不自觉地弯了下去,前后转变之快流畅自然,令人叹为观止。

    既然如此,李理也就不客气了,拿着架子微不可见地点点头,淡然道:“您太客气了。”

    “哪里哪里,您的到来有如冬里一道温暖的阳光,鄙人词拙口笨,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惟有尽心尽力,务求招待周全。”克里斯多子爵两句话没说完。声音都有些哽咽了,表那叫一个感激涕零,最后还作出了一个搀扶李理的动作,关心地问道:“您的体还好吧?”

    李理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还好。”

    脸上没什么表,李理的心里可腻烦地紧。不过他突然想明白了克里斯多子爵为何如此。倒也不能怪他谄媚,只能怪自己选的子不对。

    今天是1月23号。年后的第6天。按照中部大6的习俗,年后7天都算节内,是用来与家人庆祝并拜访亲戚的。7天以后到15天以前这段子叫余庆,这才是拜访朋友地正确时间。

    李理这是第一次在外面过年,法师们又不讲究这个,一时间就把这码事儿给忘了,以他刚刚成为公会言人的显赫声威,又一向神秘低调,赶巧还“负重伤”。这次拜访地份量可是够重了,即使克里斯多子爵抱着李理的大腿痛哭流涕,旁人知道了也只会羡慕。

    李理突然觉得脑袋很疼。这件事儿传出去以后指不定会扭曲成什么样呢,可恨的是,昨天他才向法拉求过亲,并且今天还要向全蒙巴昭告29号的晋级典礼,这***可真够暧昧了。长几张嘴才说得清?

    在客厅里落座,敷衍了克里斯多子爵几句,老管家这时候下来报告。说小姐还得收拾一会。

    因为这是自己的失误,所以尽管心里烦闷,李理却还是耐着子陪克里斯多子爵漫无边际地瞎扯,以免失礼。

    不过克里斯多子爵尽管为人令人不齿,察言观色的本事倒是一流。--凤舞文学网--闻言立即道:“这丫头真没礼貌。这是懒惯了。平里,不到午茶时间她是决不起的。李理先生。要不然,麻烦您亲自去催催她?”

    李理的心马上就好了起来。什么叫知趣?这就叫知趣!虽然出卖女儿地行为是不对的,但既然是卖给自己,那也就无所谓了……

    满意地笑了笑,李理“为难”地道:“这样不好吧?”

    说话间,李理已经从沙上站了起来,脸上满是真意切的勉为其难,若是法拉、芬妮众女中的任何一位在这里,只怕要当场用一大火球毁了他的容。

    不过克里斯多子爵心里就只有开心,两句流于表面的寒暄就足以让他乐不可支了,不管李理为谁而来,总之,他来了,这就是整个克里斯多家的荣耀。喂了狼女儿?如果来得及,这样地女儿应该多生几个。

    于是李理就大摇大摆地走上了楼,而整个府邸就在他走上楼梯的那一刻彻底安静下来,仿佛都陷入了冬眠。

    轻轻推开卧室房门,入眼的是一个妖娆地背影。米琳达正端坐在梳妆台前,动手挽着她那一头瀑布般的长。

    听到有人走进房间,米琳达加快了动作,然而那个型的难度似乎出了她的能力范围,她一边手忙脚乱地卷着柔滑而顽皮的头,一边着急地嚷嚷道:“玛丽嬷嬷,快,快来帮我一下,不过不许再唠叨!我知道成熟地女人应该把头高高挽起露出她地修长玉颈以博取男人的欢心,您说过很多遍了,可是您没有教过我应该怎么把头挽起来!还有,我是应该戴一条项链,还是应该系一条丝巾?恩?玛丽嬷嬷?”

    平常都是被唠叨得插不上嘴,今天却变成了自己唠叨没人插嘴,米琳达意识到了不对劲儿。猛然回过头,只见李理抱着双手站在卧室门口,满脸揶揄地坏笑。

    “呀!”米琳达惊呼一声,不敢和李理的目光对视,猛地扭过头趴到了宽大的梳妆台上,捧在手中的秀瞬间披散开来,盖住了她的脸颊和玉颈,露在外的肩胛却不争气地染上了淡淡的红晕。

    “我觉得,在考虑戴项链还是系丝巾以前,你应该先把这件睡衣换掉……”

    李理戏谑地笑着走向米琳达,轻盈的脚步重重响起在她的心头,带起了不堪重负般的颤抖,还未等她从这种憷愫中体会出味道来,那喷吐着炽气息的嘴唇已擦在了光润的颈后:“否则的话,我哪有心注意你地修长玉颈呢?”

    就仿佛一把野火烧过,大地以眼可见的度龟裂。河流转瞬间干涸,在一片蒸腾的气雾中,天堂若隐若现,化成了最纯粹的向往。

    嘤咛一声,米琳达全的骨头都软了下去。莹润地肌肤上瞬间渗出细细碎碎的汗珠,蒸出一股馥郁地甜香。衬着陡然浮起的粉红色妖艳花纹,简直能够引天使堕落。

    这个毫不设防的姿势恰好让宽松的睡裙垂了下去,李理伏在米琳达的背后,嘴唇轻轻擦着她的颈窝和肩胛,眼神自然地顺着魅魔血纹掠过,轻巧地探入那神秘的沟壑。

    一对*晶莹洁白,坚而富有质感,饱满而生机勃勃,那小小的圆晕粉嫩柔和。微翘的顶端小如红豆,嫩如樱桃,叫人看了就想掌握,想捧于手中,想大口地吸,想一头扎入其中长醉不起,这是人世间最伟大地杰作。

    李理的眼神和心在瞬间火起来。暴怒的下体早已经膨胀到了极限,甚至有些微微疼,显然无法再继续忍受寂寞。

    李理三下五除二地脱去了衣物。米琳达的体微微颤抖起来,颈侧的魅魔血纹愈艳红,却还是不声不响地趴在梳妆台前。

    装淑女,玩矜持?李理眼珠一转,突然间想起了今天早晨翻过的那本低级法术大全。嘴角勾起了一抹邪恶的微笑。

    故意吟唱出了咒语。李理在米琳达无比惊异却还没有反应过来地时候,对着她的两瓣翘释放了一个漂浮术。

    米琳达惊呼一声。双手下意识地按住了梳妆台,李理伸手一指,一个固定术牢牢地将米琳达的双手与桌面粘在了一起。

    双手撑在梳妆台上,翘不自然浮在半空,两个支点随着李理地心意而被固定,米琳达刚刚从一个困惑中走出,就陷入了另一个更大的困境,完全不知所措了。

    她那两条修长的*竭力下探,却无论如何都够不到地面,一曲一伸间肌微微颤动,叫人忍不住想要探询她那短短的睡裙底下的人风光。米琳达,现在就被李理戏弄着摆成了这样一个请君品尝地姿势。

    一脚把椅子踢开,李理开始调整米琳达地位置和高度,在她的呼和求饶声中慢条斯理地脱下了她地睡裙和底裤。

    “干什么?亲的,不要……啊……”

    在徒劳的挣扎和求饶中,米琳达很快就被剥成了小白羊,垂落的硕大双峰随着腰部动作甩出了惊心动魄的波浪,那份在摇曳晃动中表现出来的坚强硬,让人不自地相信,被这沉重的团砸在上,感觉一定会很美好。

    李理扶着米琳达结实圆翘的部,伸出手指从她的尾椎处滑落,温柔轻慢的动作让米琳达整个人都僵住了,李理抓住她瓣的手掌甚至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她的肌的紧绷和收缩。

    李理邪恶地微微一笑,手指坚决地下滑,滑过她粉嫩可的菊花,略微顿了顿,试探地轻轻一按,然后在米琳达的畏惧或期待中继续滑落,最后在那粉腻的花园上轻轻一抹,一道*的银丝顺着他的手指勾落,随着米琳达一声婉转悠长的**,花园瞬间被淹没,成了菏泽。

    才只是这样而已,就受不了了?

    李理兴奋地嘴唇,恶劣地用极慢的度开始吟唱另一个法术。米琳达立即意识到了不妙,带着哭腔腻腻地向李理求饶:“亲的,饶了你的小宝贝吧……”

    李理不为所动,继续挑逗着米琳达的神经。米琳达急坏了,可怜兮兮地扭过头望着李理,视线羞涩而隐蔽地掠过那根昂扬的凶器,雾蒙蒙的眼睛猛然一亮,腻声道:“亲的,过来好么?梳妆台上还有足够的位置让你坐下,或许,我们可以做点别的。”

    米琳达媚人地伸出舌尖,轻轻地上唇。李理被刺激得心头一跳,只觉得血液的温度再次拔高了一大截,几乎忍不住要走过去粗暴地出她那灵巧红润的舌尖。

    这就是魅魔的血统啊……人间妖娆,用来形容米琳达再合适不过了。

    总算李理也算是另一种妖怪,强忍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冲动,完成了法术。

    法术一落到米琳达的上,她就猛然意识到了不妙,只觉得光是李理隔着空气传递来的温度,就让她的嫩花园愈瘙痒起来,她甚至感觉到了腔体内的嫩在微微的抽搐。

    大口地喘息着,米琳达勉强开口问道:“亲的,这……这又是什么?”

    “初级敏锐术。”李理坏笑着低下头,在距离花园几厘米的位置开口回答,“一个小把戏,能够提升五感敏锐度,但是用在战斗中的效果并不明显。现在,我总算知道这个法术应该怎么用了。”

    “啊……你混蛋!”米琳达激烈地呻吟着,终于忍不住恨声怒骂,但是被拖得长长的婉转起伏的声调不像是斥责,倒像是掩饰的泄。

    “还有更混蛋的呢……”李理笑嘻嘻地抬起头,随手向自己的*之根上释放了一个未入级的练习版“空气障壁”,微弱但强劲的气流开始在长枪周围卷动,然后上前一步,将长枪贴在花园上,开始上下擦动。

    “啊……啊!”

    更激烈的呻吟声瞬间响起,两片花瓣就像是遭到了飓风的侵袭,摇摆不定,并且伴随着阵阵的抽搐颤抖,然后*喷泉般地涌出,滴滴答答地砸落地面。

    李理眯着眼睛,戏谑地问道:“是不是很奇妙?”

    米琳达已经陷入了短暂的失神,紧紧咬着嘴唇,迷惘地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完整的话:“亲的……不要……再折磨我了。”

    李理坏笑着摇头:“这样可不行。再好好想想吧,这个时候,你该怎么说?”

    “求你……”一阵强烈的撕扯感袭来,打断了米琳达的话。两秒钟以后,她高高地仰起头,嘶喊道:“填满我……**我……我!”

    “乖!”李理也终于忍不住了,低吼一声,用一个沉重的突刺结束了这场比乱交还*的前戏,粉色的卧室里终于响起了愉悦到极点的狂乱欢呼。

    累死了累死了!这章比前几章加起来都难写,实在太难为纯洁如雪的某处男君了……兄弟们,让我看到大家的支持吧,大声告诉某君,你们喜欢这一章!如果票票涨得不够多,那下次恐怕就是“此处省略2千字”了……yd的你们看着办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