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联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莱茵哈特的气色远比李理想象的要差,那是一种从精神深处传来的疲惫,不过他仍旧笑容满面,举手投足之间充斥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巨大信心,让他显得仍旧那么英武拔。--凤舞文学网--

    见面的地点是在外事府后花园,花园里早已经没有了盛开的花,光秃秃的树枝被洁白的雪包裹着,随风摇曳。

    “你的气色很不错,看起来传言并不准确。”莱茵哈特友善地微笑着,昔里鹰隼般锐利的眼神闪动着柔和的光,看上去似乎是真的非常关心李理的健康。

    李理耸耸肩膀,含糊道:“我的状态和你差不多,那么回事罢了。”

    顿了顿,李理又揶揄道:“话说回来,你似乎应该去找个女牧师滚滚单,驱逐一下霉运。短短三个月,你已经两次沐浴在神圣之光下了,按照这个频率,用不了几年你就会心有余而力不足。”

    莱茵哈特爽朗地哈哈一笑,显然并不介意李理的玩笑,很亲近地抱怨道:“那是因为蒙巴的侍卫们太差劲了……不过我倒宁愿找个女法师试试,如果能够避免这种事生,何必总等着别人来救火呢?”

    “哈!”李理嘲讽地笑着,毫不客气地打击道:“别以为法师是万能的,像那夜的况,大师在场也会中招。”

    莱茵哈特不以为意地耸耸肩,笑道:“最起码你们还有手段自救,无论如何,这都比把命运全部交付到别人手里要好得多。”

    李理知道莱茵哈特说的是什么,明明心里转着很暗的**头,却还是假模假样地谦虚着:“那是一个意外。”

    莱茵哈特迷糊了:“意外?”

    “是的。”李理轻松地点点头,解释道:“那是一个失败的炼金术产品。我的本意是制造一枚预警戒指,结果成品的作用是解毒。哎,如果不是在实验效果时浪费了太多。它还能再多救回来几个人的。”

    李理地话没有一个字儿是真的,但是莱茵哈特全部相信了,从这个角度来说,奥斯卡影帝应该感觉到羞愧,他们18岁的时候,大约还在高中女生的上滚单。

    “那就是他们的命运。”莱茵哈特口不对心地安慰着,很快露出了真面目,“对了。那种失败的炼金产品,你还能够制造出来么?”

    “不能。”李理很干脆地回答,“因为我已经成功了---就在昨天。”

    李理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来一条挂坠,随手抛给了莱茵哈特。莱茵哈特饶有兴致地把玩着,一边问道:“这东西就是你说的预警……呃,预警挂坠?它有什么用?”

    “是的。”李理点点头,解释道:“我们每个人在面对危险地时候都会产生一种直觉。这种潜意识里的刺激感一定存在,但是不一定能够被人察觉。有人的敏锐些,即将生危险时心里就会感觉到别扭。有人的迟钝些,所以直到看清楚了危险才能够反应过来----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吧?”

    “当然。”莱茵哈特笑着点点头,“我有过这种体会,突然毫无征兆的心慌,就仿佛即将生什么不好的事,虽然无法确定会生什么。但结果总是的确有坏事生。”

    “很好,你能理解就好。”李理笑了笑。继续道:“这件魔法视频地唯一作用,就是能够放大潜意识对危险的敏感----更直白点解释,就是当危险即将降临时,把你的精神上地异常,从你无法感觉到的程度。放大到足够激起你的警惕心理的程度。”

    莱茵哈特喜形于色。惊讶地笑道:“那么夸张?这岂不是说,无论任何危险都能够被事先察觉?”

    “怎么可能?”李理哑然失笑。摇头道,“先,这个危险必须能够激起你的反应。比如说,你在乘坐马车时感觉到大街上有一股异样的气氛,看不见,摸不着,就似乎空气里流淌着某种奇怪地味道,整体环境和平有一些不同,但是你又找不出这份不同在什么地方,这就意味着可能有针对于你的危险存在。在没有带上这枚挂坠以前,你会忽略这种异常,因为你正在集中精力考虑问题,而你潜意识里地不妥感觉太微弱了,微弱到无法被你察觉,所以当危险真的生时,你来不及反应。”

    “但是带上这枚挂坠以后就不同了,实际上,你还是什么都没有现,但是你的潜意识出了不妥的信号,信号被挂坠放大,你开始心慌,于是决定调头回去----事实上,这并不意味着街上确实有危险源,安全和危险的几率只是一半对一半,你避过了那一半,代价是耽误了一点时间,究竟值得还是不值得,你自己说了算。不过我想,如果这样地况生十次,总会有某一次是确实能够威胁到你生命地危险,那样的话,其它九次地谨慎就是有意义的。”

    莱茵哈特把玩着银质的挂坠,微微一笑:“你似乎还不太清楚我们这种人的心理,不管这东西能够起到多大作用,只要一百次半途折向里能够避过一次确实的危险,那么它的存在的意义就是无可替代的。”

    “这样就好。”李理耸耸肩,“你觉得有意义,那么我就不必再另费心思给你准备礼物了。”

    “礼物?”莱茵哈特惊讶地咧开了嘴,“这是送给我的么?”

    “没错。--凤舞文学网--”李理笑了笑,“我觉得大概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与你见面了,所以特意为你准备了这份礼物,算是对我们相识一场的纪**吧。”

    “谢谢,谢谢。”莱茵哈特不住口地道谢,开心而细致地摩挲着手中的挂坠,顶多只能算是简约别致的小小饰物,让他喜欢得不释手。

    李理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不好意思的微微一笑,自嘲道:“我的手艺看来还需要继续磨练。这东西的外型和我想象的相去甚远。不过,实际起作用地只有充当坠子的紫晶,所以你可以自己换一条链子,甚至对紫晶本体进行进一步打磨。”

    “没有必要。这样就很好。”莱茵哈特很郑重的拒绝了,然后毫不吝啬地开始夸奖李理:“你是我见过的最神奇的法师,真难以想象,你在这个年纪就有了如此奇妙的想法和技术,这是一个伟大的创举。如果你愿意抽出点时间多制作一些这种饰物,我相信它一定会给你带来非常巨大的财富。”

    “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李理蛮严肃地摇了摇头,解释道:“先,这东西只能把一个普通人对危险地直觉提升到与一个强大的战士差不多水准的程度,具体提升幅度因人而异,但是本精神力越强大的人就越不容易受到它的影响,所以它只适合普通人使用。”

    “其次,紫晶对于我们法师来说。用途太广泛了,把如此珍贵的材料用在这种我们自根本不需要的小玩意上面,无疑是没有必要的浪费。大师们不是没有能力制造出这种小玩意。只是没有必要,所以不会向这个方向考虑。”

    “最后,能够出起这份价格地人不多,我也不至于需要这点零星的小钱。想想看,即使一枚可以卖到1ooo金,1oo枚也不过1o万。可是1oo枚我需要制造多久时间?”

    “我把你当做朋友,你恰好需要它。这才是我制造它的原因,而不是别地其它什么。你喜欢它,那么就不枉费我辛苦一场了。”

    李理煽地做出了总结,就差没有喊出“友谊万岁”了,不过效果很好。看得出来。莱茵哈特很感动,却也在心里存下了很多疑惑----对于一位习惯了把任何东西都用利益衡量的谨慎王子来说。这是必然的结果,莱茵哈特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他没有在这个时候对此说得更多,无论感谢还是怀疑,无疑都是不合时宜的。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再开口,一前一后漫无目的地前行,空间里惟有皮靴踩在雪上“咯吱咯吱”地单调响声。

    按理说,刚刚经历了一个如此愉快的开头,接下来地谈话应该是流畅而坦诚的,但结果却是反常的冷场。

    莱茵哈特大约是有什么话想说,但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头。李理已经感觉到了不太对劲,莱茵哈特向来是一个喜欢快刀斩乱麻的实干家,当他表现出如现在一般的扭捏时,那么就一定是因为有什么事让他踌躇---但愿,这件事不要与自己有关。

    半晌以后,莱茵哈特随意地问出了一个问题:“蒙巴生了这么大地事,你有没有感觉到压力?”

    “压力?”李理默默咀嚼着莱茵哈特地措辞,每个字眼儿单独拿出来都很容易理解,但是组成完成的一句话以后,他地本意彻底被隐藏了起来。

    “法师不会为这种事改变固有的生活轨迹----无论思想还是行为。”沉吟了片刻,李理给出了一个同样云山雾罩的答案,其实这没什么必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李理对莱茵哈特总是坦诚不起来,无论他表现出多么大的善意,李理都觉得自己和这个人做不成好朋友。

    莱茵哈特无声的笑了笑,不知道是满意这个答案,还是根本就不在乎。他自言自语似的道:“如果这种事生在我的国家,那么结果只可能有一个---崩溃。”

    顿了顿,他又感叹道:“蒙巴的诸位咨政们,总体而言还是非常团结的。君主英明而睿智,大臣们识大体而又有能力,这就是一个伟大王朝的雏形。不过遗憾的是,天空中并没有适于王朝成长的温暖阳光,地面上也没有适于王朝成长的肥沃土壤,而暴风雪会将所有的冻结,这是一个大时代,却不是一个好时代,我们就像史诗里的悲剧英雄,仅仅是为了衬托更高的存在而存在。”

    李理皱了皱眉头,道:“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莱茵哈特侧过头,瞟了李理一眼,笑道:“自从来到蒙巴以后。我已经两度徘徊在死亡边缘了。你觉得,一个连自己的生命都无法掌握的异国王子,应该有什么样的风格?”

    李理不动声色地道:“每个人地生命都是一枚筹码,你的稍微轻一些,但是起码能够保留到赌局结束,想想那些已经被扫掉的筹码吧,如果无法赢得胜利,它们将永远不会再被拾起。”

    “哦?”莱茵哈特笑了笑。很感兴趣地问道:“那么你的呢?”

    “我?”李理耸耸肩,自然地答道:“我不会把自己置于这种赌局里,你们的游戏规则,和我的不同。”

    莱茵哈特无声地笑了笑,似乎没什么意义,又似乎满含深意。不过他没有继续纠缠于这个问题,自然地顺着李理的话转移了话题:“说到游戏规则,你觉不觉得。紫女王这次玩得有点过火了?她的行为,是在向整块大6上地王室挑衅。”

    “可是那会对她产生什么实质意义上的损害么?”李理撇撇嘴,不以为意地替那个女人开脱。“其它国家也许会对紫女王的行为产生很大意见,但是无论他们如何愤怒、如何希望教训一下这个肆无忌惮地破坏了规矩的疯狂女人,两年以内都不大可能会主动挑起事端,可是等到两年以后,谁知道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她成功也好,失败也罢。事都不会继续扩大,而时间是最健忘的。你有理由一辈子仇恨她,旁人没有。不管凯特能不能恢复帝国时代的版图,都不会有哪位国主会为了几年前这一桩没有证据的无头公案主动与她交恶,顶多暗中咒骂她残忍暴虐罢了----事实上,女暴君的恶名早已经多到连旁人都不再介意地程度。那么。过不过火又有什么关系呢?”

    莱茵哈特苦涩地笑了笑,道:“你看得很清楚。事实就是这样,我们自的力量并不足够,却又借不到外力,这让我们很为难。”

    李理马上嗅到了一股异样的味道,这话是真话,却没有必要更没有理由对他说,向他诉苦能够解决什么问题呢?

    “所以呢?”李理不动声色,把目光转向了天际。“所以我们需要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莱茵哈特同样扭过了头,但是不需要去看,从这前所未有地软弱声音里,李理就能听得出他内心的挣扎和苦涩。

    挣扎与苦涩?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

    李理脑里灵光一闪,猛然间明白了莱茵哈特的意图,陡然沉下脸,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你要与蒙巴大公联姻?”

    莱茵哈特沉默良久,才艰难而决绝地吐出一个字:“是。”

    混蛋!怎么可能?!

    李理一下子暴怒起来,表扭曲得厉害。

    事实上,这个可能早已经在他与法拉的预料之中,假如是在三天以前知道这件事,他绝对不会如此暴怒,毕竟在那时候,莱茵哈特的分量要比他重得多,他没有任何资格为两个国家的利益联合而感到委屈与不平。

    但是现在不一样,他是谁?他是11级以下地最强!也许现在还不是,但是要不了几天,他就有资格向任何一个非圣级强叫板!

    阿里公国唯一的继承人?那又如何?再给他十年时间,他就有能力以一己之力屠灭阿里!

    谁轻,谁重,三天前看不清,难道在他拥有了领域地今天,仍旧看不清么?蒙巴大公,怎么可能答应这种事?莱茵哈特,怎么敢提出这种要求?

    他们是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实力,还是根本不在乎1o年以后的事了?

    李理心如乱麻,一时间闪过了无数**头,却根本没有一个成型的想法。不过有些事已经很清晰了,比如说,莱茵哈特为什么表现得那么古怪?

    先,他知道李理对法拉的感,这是每一个长了眼睛地贵族都看得到地东西;其次,李理今天对莱茵哈特相当友好,显得极其在意与他的谊;最后,莱茵哈特并不喜欢法拉,这次联姻显然只是单纯地利益结合。

    这三点就是莱茵哈特觉得愧对李理的根本原因,另外也必须得承认。李理对这桩政治婚姻没有作好心理准备,莱茵哈特同样没有。如果没有生新年流血夜事件,也许单纯的互利条约就足以满足蒙巴、阿里双方地胃口了,然而现在,所有的事都在不知不觉间向着更严峻的方向展,莱茵哈特与蒙巴大公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

    李理了解这一点,却不会体谅莱茵哈特与蒙巴大公的为难。他的想法很简单,是最典型的强权思维:你们为难是你们的事。我地女人不应该被卷进去,否则就是打我的脸。我不怕没面子,但是怕疼,所以不要惦记我的女人,否则你们就是我的敌人……法师,从来都是无法无天的角色!

    这一瞬间,李理甚至动了杀机,然而酷烈的杀气只在他的眼里闪了一闪。转瞬间就被埋到了心里最深处。现在还不是时候,这件事未必就没有转机。

    莱茵哈特突然扭过头,深深地望了李理一眼。神态自若地晃了晃始终持在手中的挂坠:“这东西很有用。我越来越觉得很对不起你了。”

    李理撕下了友好地外衣,森冷地开口:“你知道么?你会给自己竖下一个很可怕的敌人,你所掌握的力量,并不足以保护你一辈子。”

    “我知道。你地确是一个很可怕的敌人,并且会越来越可怕。不过……”莱茵哈特苦涩地笑了笑,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会比紫女王还可怕么?”

    李理默然不语,莱茵哈特继续道:“你顶多只能毁灭我的生命。她却能够毁灭整个阿里家族,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

    “我一样可以做得到……”

    莱茵哈特挥挥手,打断了李理的话:“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我不知道那时候会生什么。你也不知道。所以请不必说下去了,那没有意义。”

    李理愤怒极了。尽管莱茵哈特有一万个理由轻视现在的他,但是,他同样有一万个理由感到愤怒。

    “我把你当成朋友,但是更希望你能够成为我地盟友。如果没有这件事,我想我可以做得到。”莱茵哈特的语气很低沉,真挚而富有感染力,李理相信他所说地话,但命运的审判已经开始,已经不会再逆转。

    李理深深吸了一口气,很快冷静下来,莱茵哈特沉默良久,突然突兀地提出了一个建议:“来阿里吧。”

    李理愣住了,莱茵哈特却没有给他留下思索的时间,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不喜欢法拉---事实上,除了正常男人必有的生理需要只能在女人上寻求解决以外,我不会与任何女人产生更多的牵连。法拉公主很美丽,但是我地要求太简单,任何一个美丽地女人都能满足,所以她于我而言,在个人感方面是没有必要也没有意义的。”

    “而你不同。”莱茵哈特转头面向李理,目光清亮,语气坚定,“你来阿里帮助我,我放弃对法拉地一切约束,她将成为你的人,而我不会碰她一根手指,哪怕会因此背负上绿帽子国王的称号。这是我的承诺,你愿意相信我么?”

    李理默然了,莱茵哈特的牺牲不可谓不大,皇后与臣子偷在这个世界里是很寻常的现象,但是对于一个雄心勃勃的君主来说,这样的事终究是有损形象的,如果肆无忌惮到他所承诺的那样,那么麻烦还要更多。

    莱茵哈特以为李理动心了,连忙用惑的语气继续道:“你将出任我的宫廷法师,但你承担的将不仅仅是一个法师的任务,我了解你对政治的敏感以及把握大局的能力,那是一种极其稀少的天赋,天赋不应该被浪费,所以你同时还会是我的第一咨政,我不在乎法师不许参政的戒条,只要谨慎一些,没有人会知道。我们不见得能够打败紫女王,但是我们付出的一切必有回报,想想看吧,你的一句话就能令无数人匍匐在地如同待宰的鸡鸭一般秫秫抖,不需要费力去**动咒语,一个命令就可以让无数人因此而死去。这样的权利,是再强大的法师也享受不到的。,金钱,权利,你想要的东西,在阿里都能够得到,我需要地是你的智慧,而非是你的力量。你可以提前二十年就享受到只属于你的欢呼,而不必非得埋在书堆中苦苦挣扎,在青消逝以后为枯燥的少年时追悔……”

    李理在心里冷笑着听莱茵哈特费尽心思地鼓动自己,他知道自己有成为一个优秀政客的能力,但绝对不像莱茵哈特吹捧得那么无可替代,只要不是太笨的人,足够的锻炼和足够地经历就能起到鲜明的效果,天赋的意义对于政客而言。并不像法师那么重要。

    并且最关键的是,李理的一切都来自魔法,他从来也没想过要抛弃魔法去做一个政客。那太可笑了。所以莱茵哈特许诺的一切,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吸引力。

    人都是有信仰的,莱茵哈特也有,并且很坚定。这让他能够轻易理解拥有同样信仰的人,可是,谁能解释法师地另类信仰?

    除了法师自己。谁也解释不了。而法师不会对外人说起他的信仰,说他如何向往自由而强大的个人意志。说他愿意为了不委屈自己接受一切磨难与惩罚。

    李理也一样,他不会对莱茵哈特说起这些,所以他只是很勉强地笑笑,道:“我会考虑地,但我也会同样尽自己的努力来破坏这桩联姻。蒙巴大公惩罚不了我。所以在这段子里。你要小心。”

    莱茵哈特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然而李理却没有看他第二眼。毫无恋栈地转离去,留下莱茵哈特一个人,伫立在一片素白的雪地中。

    良久,莱茵哈特的脸上浮起了一个笑容。他其实并不真的很生气,这个结果已经不坏了,毕竟李理肯去考虑这种可能,这就比直接翻脸成仇要好。

    也许,真地有希望把他拉到自己边?莱茵哈特回味着自己的说辞,得意地想到了遥远地未来……

    李理也在笑,他觉得这件事很可笑。

    “我需要的是你的智慧,而非是你的力量”,不难从莱茵哈特的话里现,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掌握了全知领域,莱茵哈特还没有资格无视领域力量----事实上,没有任何一位拥有领域地法师服务于王室,雷只能算是半个例外,因为他也不是宫廷法师。蒙巴大公不知道抱着什么样地目的,并没有对他提起这件事,而阿里使节团里没有圣级强,感应不到也不足为奇。

    往深处想一想,大约连蒙巴大公也不清楚他地领域状态是掌握而非偶然激,也就是说,蒙巴众权贵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原来的程度----即使不算上新掌握的领域力量,原来的程度也是李理隐藏了近半实力的假象,这或许是一个契机。

    在联姻被正式公布以前,突然以一个领域级强的份干出一件大事来,会有怎么样的效果呢?

    结果很难预料。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办法值得一试。毕竟不到不得已,把矛头直接对准莱茵哈特或蒙巴大公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如果能委婉一点解决问题,那么激化矛盾就是最笨的做法。

    至于李理一直以来坚持的扮猪吃老虎政策……隐藏实力就是为了在关键时刻挥出更大的作用,现在,是时候了。卖还债。这个月要做杨白劳,大家奖励两颗小白菜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