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三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天时间一晃而过,蒙巴城里风云突变。--凤-舞-文-学-网--

    2o81月18号

    全城戒严,取消庆典,这是有蒙巴以来的第一次。当人们还在猜测与新年流血夜事件有关的一切时,监察处已经雷霆般地秘密逮捕了过3o名南方领主,这个数字是停留在蒙巴城里的全部——一半的,另一半是赶来参加王城庆典的,结果可以用天降横祸来形容。

    除了血统纯正的南方领主以外,尚有1o余名与野兽派关员被逮捕,这些贵族大多是蒙巴的中层官员,并且是宫廷贵族——即有官位有爵位但无封地的政务贵族。

    被逮捕的这两部分贵族的成分很有趣,南方贵族都有封地,牵涉的官员都没有,很能引人深思。

    假如——仅仅是假如,假如南方人真的要为新年流血夜事件承担责任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南方郡的绝大部分领土都要被收归国有,然后论功行赏,重新分配出去,在南方郡建立新的秩序。

    从本质上来说,这是一个对土地、财富、权利的再分配过程,任何一个贵族犯了重罪以后都会有这么一个过程,只是这次涉及的人数太多了。

    一国之主做出这种事,毫无疑问,一定会激起所有贵族的强烈反抗,因为这会让所有的贵族都感觉到危险,在西方政治思想中,先例是一个很重要的决断依据,展到后来,就是西方法律里的判例制,用李理的话来描述,就是“这个口子不能开”。

    然而,这一次的况太特殊,在真相没有大白以前。南方人站到了所有蒙巴贵族的对立面上,而有限的看得清楚真相的人,无一不是这种行为地最终获利,所以实际意义上的阻力并不大,这应该算是某种程度上的借势而为。

    借势而为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是不能有任何反向的运动。

    南方领主以外的绝大部分贵族都是“势”地一部分,那么。

    严格控制打击面,尽力避免大范围波及南方派以外的领主贵族,就是蒙巴大公必须尽到的责任,事件不能够继续升级,否则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然而奇妙的是,被逮捕的南方领主大部分都与流血夜事件毫无关系,反倒是那1o余位中层官员有种种叛国的迹象。

    然而要南方领主们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也很难,东厅里死了57位贵族,只有6位是实打实的南方人;西厅的况要好一些。只死了9位贵族,其中只有一个南方人。

    不得不说。这个比例确实有点太小了,但是,这是有特定原因地。

    自从那个提案出台以后,野兽派和正统派之间的关系就越来越僵,到了圣女驾临,内战地影马上笼罩了整个蒙巴,正统派习惯了在任何场合下疏远野兽派,野兽派也习惯了不去拿自己的脸贴冷**,在这种大环境下,去参加宫廷新年晚会的南方人本来就不多。又大多呆在了正厅里应付了事。东、西两个偏厅遭到攻击,自然伤不到他们。

    敬而远之,用这个词儿来形容两派的关系应该是蛮合适的,然而也正是这种敬而远之的态度,让蒙巴大公的栽赃行为有了一个还算说得过去的借口。假如总共66位死里有2o位南方人。并且都是南方同盟里的重要人物。那么即使圣女站出来为大公作证,也不会有几个贵族相信这种扯淡说法。

    不过不管怎么说。蒙巴大公这步棋都算是兵行险招,假的终究是假地,栽赃可以瞒得住不明真相地贵族们一时,不可能瞒得住一世,这不是一两位贵族被暗杀,这是一次足以震动整个大6的事件,到了真相大白的那一天,蒙巴家族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这对于视荣誉为生命的千年家族来说,是最严厉地惩罚。

    李理大约猜得到蒙巴大公地心思。

    化不利为利,化被动为主动,或许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而这种孤注一掷的行为地成功与否,只取决于时间。

    在真相大白以前,彻底平定南方,将南方的土地和财富尽量公平公正地分配出去,用利益将共谋们牢牢地绑在自己的战车上,消弭蒙巴内部的混乱,以一种铁板一块的形态去面对来自外部的压力,或许就能够过这一关。

    同时,大公还应该尽量弱化蒙巴王室以及他自己在这个过程里所起到的决定作用,最好的方式莫过于不要正面表态,到需要的时候再推出一个替罪羊。--凤舞文学网--

    李理甚至都猜得到替罪羊的人选——不是银狐伍兹就是老狗道格拉斯,这两个人是蒙巴大公的真正死忠,并且专门替大公干脏活累活,想确定最终会被推出来的是哪一个,只要看看接下来的行动由谁主导就行。

    这一天里,还生了许多其它的事。

    银狐伍兹下令逮捕了9个佣兵团的领导人,在这个过程里,城卫军打了大小二十来架,彻底覆灭了两个小型佣兵团,让新年第一天就过得红红火火。

    圣女星辰之诗对蒙巴生的一切都保持了沉默,也许是教廷打算重新考虑立场问题,也许是圣女本人什么都不想说,总之,教廷的不作为让许多亲教会的贵族都失望了,他们需要指引,需要一个声音将一盘散沙似的他们凝聚起来,但是没有,所以他们只剩下了一个选择——服从大公的意志。

    法师公会第二言人李理法师也沉默着,他光荣地受伤了,据说需要休养不短的一段时间。而正牌言人阿尔法大师呢?哦,他的实验正进行到最关键的地方,已经三天没有走出实验室了,他甚至都还不清楚昨天夜里生了什么,失去了这两位熟悉世俗事务的法师的指引,其他的大师决定做好自己的事——反正,法师公会本来也很少搀和世俗事务。

    这样一来,蒙巴就只剩下了一股力量还在运作。毫无障碍地运作。敏感的人都感觉得到,无论是摆在明处地还是

    处的行动,都在加,一股沉滞的气氛笼罩在蒙巴上都变得压抑起来。

    没有几个人清楚,他们的国家正在与时间赛跑。赌注是一个王室的名誉,和一个国家的命运。

    2o81月19号:

    有关新年流血夜的具体信息终于突**传了出去,整个大6的目光都正大光明地投了过来,随之而来的是各种非正式的慰问和关心。

    有点晚,不过没办法,第一时间表达关心和愤慨并不能让蒙巴领,因为那无疑是在说:嘿,你还好吧?我的间谍已经告诉我生的事了。那可真令人惋惜,希望你节哀——这是挑衅还是关怀?

    另外。由于蒙巴法师公会两位言人的停工,正式的照会无法通过法师公会间地魔法通信手段立即传过来,所以总体而言,蒙巴的政局没有受到任何干扰,仍旧在按部就班地执行着各种行动。

    比如说,经过一夜地突击审讯4新的“不法”佣兵团被银狐伍兹挖了出来,于是新年的第二天又过得红红火火,天气很冷,但是冻不住城卫军的。轰轰隆隆的一天过去。死亡名单上又添上了许多条人命。

    老狗道格拉斯也不甘寂寞,因为南方领主早在前一天就已经被他一网打尽,所以今天被逮捕的仍旧都是无封地的纯粹官员,而且他还公布了一部份已经查实的罪证——关于昨天被逮捕官员的。

    从那份详实的证据来看,昨天被逮捕地人里大约没有哪个是被冤枉地。几乎每一个人都与国外势力有染。这个所谓的“国外势力”,包括了目前大6上所有的强国。幸好法师公会在这次事件里保持了然的立场。否则各大国的正式慰问过来,大公地回函一定会让他们很尴尬。

    不过事仍旧没有实质意义上地进展,有叛国迹象的贵族们大约是用来为以后地“证据”增加说服力的,因为无论他们犯了什么罪,都和新年流血夜事件无关。

    不过不要紧,老狗总会有办法的。从这份罪证湖寻常的获取度来看,要么是他的下属工作能力惊人的强大,要么是他早已经掌握了这些东西,只此两种可能,如果是你面对着这种判断,你会选择相信哪个?

    李理相信第二种可能。这就意味着,老狗对蒙巴的大小贵族有着足够的掌控力,那么,当他需要有人为此次事件负责时,就一定有办法找出最合适的那一个。

    这一天,还有一条相当震撼的消息传出来——城卫军四大统领之一,帕图*尤里伯爵畏罪潜逃。

    尤里伯爵是新年流血夜事件里的关键人物,当晚是他负责王宫以南的一切防御工作,结果刺客长驱直入,从天而降,而他则在事后不知所踪。

    在新年夜,宵虽然被取消,但是如此大规模的刺客集结很难避过城卫军的耳目,无论这群刺客乘坐的是哪一种飞行工具,他们的起飞点都不可能是在城外,因为城墙上空有专门防御空中偷袭的警报,防御高度在2ooo米左右,大型的飞行魔兽或:.个高度,苍空之鹰毕竟是稀罕的高级魔兽,根本不必纳入考虑范围。

    所以结论很简单,刺客们在城内集结,乘坐一些飞行兽越过宫城,降落在两个偏厅上。

    这其中,宫城的岗哨已经被箭圣解决,但宫城外的防卫范围更大也更灵活,几乎不可能被悄无声息的跨过,所以值勤的城卫军脱不了嫌疑,尤里伯爵就是最关键的人物,并且是每个人都确信直接参与了这起事件的关键人物。

    现在,他潜逃了,刺杀的一部分过程已经可以被还原出来,然而真正的问题才刚刚开始。

    尤里伯爵逃到哪里去了?他对国家的背叛已经达到了什么程度?他是否还掌握着一些不该被他掌握的东西?他会不会跳出来给蒙巴大公致命一击?

    李理觉得很有可能。

    如果他被抓住了押在牢里,那么无论他作出什么样的证词,大公都可以把事实盖在手里。然而现在他在外面,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对蒙巴大公有着巨大的杀伤力。

    不过幸运的是,直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也或许,他是准备把话攒到一个更关键地时刻一起说。

    最初。在刺杀还没有开始的时候,李理以为亚当是唯一的杀手锏,但是现在看起来,紫女王比他想象得还要精明稳重,亚当现在应该只算得上是保险,尤里伯爵才是最具威力的炸弹。如果不让他哑火,那么一个替罪羊恐怕是不够了。

    消息传出来以后,银狐伍兹立即开始大张旗鼓的抓捕尤里伯爵,相同的命令通过法师公会传到了东、北、西三郡,尤其是与凯特接壤地东部郡,那里是防卫的第一线。

    这一天就在抓捕尤里伯爵的主旋律中过去了,没有人注意到,蒙巴大公悄悄处死了几位宫廷膳食主管。

    2o81月2o号

    尤里伯爵还是没有消息。在新年夜里受伤的贵族们大部分都已经得到了救治,其中中毒而侥幸未死的那几位。已经可以接见客人了。

    查尔斯王子很低调,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传出来。与此相对应的是,莱茵哈特王子高调复出,用了一整天来接见客人,并且宣布将在后天重启谈判。同时,他也给李理寄了一张邀请函,约李理在明天也就是21号见面。

    李理觉得这没什么必要,他甚至猜得出莱茵哈特即将与他谈些什么,不过去看看也好,也许。会有什么意外收获呢?

    同样是在这一天。法拉和芬妮也分别寄来了私信。两个女人没有提起李理在关键时刻对她们的帮助,反倒是为李理地体担心了一番,芬妮说会尽快找机会回来探望李理,而法拉在关心之余,也猜到了李理估计是在装模作样。

    所以更多的是在与李理探讨针对亚

    动还有没有必要继续。

    有必要。当然有必要。不过比起从前,要更谨慎才行。

    现在的况不一样了。外面还跑着一个尤里伯爵,所以正常的顺序应该是先抓住尤里伯爵,然后才能对付亚当。如果顺序弄反了,亚当的死就会让尤里伯爵提起警惕,不但会更难抓,甚至提前动反击也说不定。

    这件事让李理很烦,谁知道那群饭桶什么时候能抓住尤里伯爵?等他动了反击再去杀亚当,充其量也就只能泄愤,于事无补。

    李理正烦着的时候,安吉莉娜悄悄回到了公会,吓了他好大一跳。

    “安吉儿?哈,亲的女王,真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见到你。”李理惊讶的站了起来,上下打量了安吉莉娜,渐渐的,笑容浮上了上来,“你看上去很精神,很好,这大概是今天最值得开心的事了。”

    安吉莉娜闻言魅惑的一笑,轻轻解下腰间长剑,张开双臂让李理抱了一抱。

    开心过后,李理才现了安吉莉娜与平地不同。今天她穿了一非制式地武士服,天蓝色的紧皮衣,幽蓝的长筒马靴,白色的长披风,头用束带扎成马尾,整个人显得特别的干净利落,英姿勃勃。

    “要出征了?”李理瞬间反应了过来,兴奋劲溢于言表。

    吉莉娜点点头,“一会要去驻地誓师,夜间正式出。顺路过来看看你。”

    有地时候,安吉莉娜地话既多又放,也有的时候,安吉莉娜地话又少又简单,然而这两种况却不能简单的用心解释,所以李理一向摸不准安吉莉娜的心思。

    不过今天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精神力提升了的原因,李理很清晰地感觉到安吉莉娜隐藏在平静表面下的心——七分坚定、两分兴奋、一分紧张。

    女王也会紧张?

    李理觉得很有趣,坏笑着顺势把双手搭到了她的肩膀上:“亲的,你应该不至于会担心我吧?如果那种小杂鱼都伤得了我,那你该多没面子?”

    “这就是你对我的临别祝福?”安吉莉娜似笑非笑地勾起了嘴角,很感,不过落在李理眼中全是可怕。

    可别逗过火了,这可不是一个讲理的淑女……李理警示着自己,却还是没忍住,继续揶揄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对你的信心要比你对我的信心大得多。

    至于临别祝福……对不起,我可没想到你还在意那种东西……要不然,用一个吻来代替怎么样?”

    “好啊……”安吉莉娜笑得更加放肆,直的躯陡然软了下来,双手轻轻撑着李理的膛,仰脸把厚实感的粉嫩嘴唇送到他面前,梦呓般地问道:“想吻哪里?”

    安吉莉娜喷出的气息就萦绕在李理的鼻端,一股温暖的芬芳香气刺激得他寒毛倒竖,从皮肤一直麻痒到心底。李理不是一个经不起惑的人,但是安吉莉娜的危险就像是惑的催化剂,让他格外敏感。偷为什么那么刺激?因为危险,这和如今李理面临的况如出一辙。

    吻,还是不吻?这是一个问题。

    ***,拼了!

    李理一咬牙,猛地张开了他的全知领域,然后环着安吉莉娜的后颈,偏过头,慢慢地、轻轻地嗅着安吉莉娜的味道,从她的耳根开始,经过她的香腮,然后垂落到修长细腻的脖颈,最后浮着蹭在她的鼻翼。

    李理轻柔的鼻息抚摩过了安吉莉娜的大半个脸颊,带着一股独属于李理的特殊度,给安吉莉娜带去一种从未有过的新奇触感。

    安吉莉娜的耳根已经微微泛红了,即使再怎么强悍,她也总归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悸动,对于少女来说,无解。

    李理清晰地看到了安吉莉娜内心的慌乱,带着一点点羞恼,带着一点点期待,还带着一点点冷静的品味。

    鼻翼和鼻翼轻蹭着,两个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共同保护着微微颤抖的嘴唇。似乎只要向前探出那么半厘米,一个实质意义上的吻就要生,就在这个时候,李理突然偏过头,轻轻触了触安吉莉娜的唇角。

    安吉莉娜正惊愕着,李理已经退开了半步,清亮清亮的眸子直视着她的双眼,温柔地道:“这样的初吻太委屈你了……去吧,去把南方搅个天翻地覆,用流淌成河的肮脏鲜血成就你的威名,然后带着荣誉和骄傲回来,那时的吻,一定会比现在更加刻骨铭心。”

    安吉莉娜轻轻咬着下唇,神色复杂地盯着李理,突然一把揽住李理的脖子,低下头在他的侧颈上狠狠了一口。几乎不需要去看,李理就可以肯定,那里一定被种下了一颗大大的紫豆。

    做完了这个报复似的举动,安吉莉娜猛地一把推开李理,讥诮道:“错过了这次,你以为你还有下次机会?等到打得赢我那天再说吧,哼!”

    李理灿烂地一笑,花痴似的挥着手目送着安吉莉娜离去。这个格别扭的女暴君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却给李理留下了一个好心。他就像是刚偷着鸡的狐狸,得意而又险地笑个不停。

    我亲的的女王啊,你回来的时候一定还不是晴空剑圣,而我却已经是李理大师了,双层盾外加全知领域,打得过你?难道那很难么?!

    嘿嘿嘿嘿……咱们走着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