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全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约两个小队二十来位骑士从街道另一边冲了过来,马轰鸣,震得地面微微颤抖,仅仅二十来个骑士的冲锋,竟然产生了千军万马般的悍烈气势。--凤-舞-文-学-网--

    李理心中闪过一丝疑惑,这么巨大的蹄声,应该是角马特有的风格,可是城卫军、近卫军还有王宫侍卫军,这三支城市防卫军队的坐骑都只是普通的马而已,那么,来是谁?

    骑士们在距离李理十米远的位置陡然停下,动作整齐划一,从极动到极静,只用了短短一秒时间,显示出了令人叹为观止的精湛骑术。

    冲在队伍最前面的骑士轻轻跳下角马,悄无声息的落地,大步向李理走来。

    乌云压得越来越低,暴雪随时可能落下,在这漆黑如墨的夜里,眼能见度已经被降到最低的程度,然而李理还是一瞬间就认出了那位骑士的精神波动,心里微微一惊:怎么会是他?

    骑士越走越近,十米的距离转瞬而过,到最后,笑盈盈站在李理面前的,竟然是狂澜军神阿里克斯*海茵里希大公。

    “年轻的大师,你还好吧?”海茵里希大公伸手拍了拍李理的肩膀,李理疼得闷哼一声,海茵里希大公哈哈一笑,“既然会疼,那就是还好。”

    这是军人的逻辑么?李理有点郁闷,但很快就调整好了绪,用恰到好处的讶异语气问道:“海茵里希大公?您这是要去……”

    “出城,去我的军队驻地。”海茵里希大公一边回答,一边环视着四周,目光在那两支微微倾斜着插在地面的箭上多停留了片刻,然后扭头对李理赞赏似的一笑,“那家伙的小把戏对付不了我们,但是暗杀圣级以下武还没有过失手的先例,这次在你上无功而返,以后应该会知道点天高地厚了。”

    笑着笑着。海茵里希大公突然又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道:“不过奇怪了,那家伙可不是一个懂得适可而止的人,没道理就这样忍气吞声的离开啊?莫非是老塔出面了?”

    忍气吞声这个词儿用得好,干掉了那只傻鸟。应该够“那家伙”气上一阵子了……李理正在窃笑,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略一思索,马上找到了这份熟悉感觉地来处。

    “老塔?您说的老塔,是哪一位?”

    李理显得很惊讶。但是海茵里希大公显得比李理更惊讶:“还有哪一位?你们公会的那位老塔大师啊……”海茵里希大公顿了一顿,恍然大悟地笑了起来。“你是不是还没有见过他?这倒是正常。他老人家很多年前就不大理会俗事了。”

    李理现在已经无比确定,海茵里希大公所说的老塔大师就是《老塔笔记》系列的作,除了那位5o多年前就成名地级强,格被狂澜军神尊称为“老人家”?

    这倒是个不小的收获。153的笔记李理已经全盘读透,低级法术离体施法的技巧就是从那本笔记上学来的。刚才就是这个技巧救了李理一命——那个出现在两支利箭中间地空气爆裂,就是最典型的低级法术离体施法技巧,因为正常而言。空气爆裂只能成型于手掌前方。

    只是看书就已经学到了这么有用地技巧,如果有机会向老塔大师本人请教,收获应该会更多吧?

    李理正在惦记老塔大师,海茵里希大公突然轻轻拉了他一把:“走吧,这鬼地方可不适合聊天,趁着顺路,我还能再送你一段。”

    李理惊讶道:“您是特意来送我地?那么城卫军和近卫军呢?”

    海茵里希大公哈哈一笑,爽朗地道:“那些小菜鸟?在半路上就被我赶回去了,堂堂一位魔法大师,什么时候需要他们保护了?”

    短短几句话,海茵里希大公已经两次称呼李理为大师了,第一次的时候李理以为是玩笑,故意忽略了这个称呼,但是这郑重其事的第二次,明显无法用玩笑解释了。

    李理腼腆地解释着:“呃,您似乎误会了,我现在才只有6级,离大师还有很远的距离呢。”

    “哇,才6级么?”海茵里希大公“惊讶”地上下打量着李理,嘿嘿怪笑着道:“那就更不得了了,你知道刚才你弄出了多大动静么?”

    动静?李理一愣,猛然想起了刚才的共振空间。莫非,这东西会散出强烈到能够轻易被武感知到地波动?

    李理的怔忪落在海茵里希大公的眼里,就成了不明所以地表现。他暗暗叹息一声,心立即复杂起来。

    看来是偶然了……应该庆幸还是应该失望呢?真见鬼!

    暗暗咒骂着,海茵里希大公笑盈盈地继续揶揄李理:“奇怪我为什么特意赶来么?其实很好理解,蒙巴城就这么大点地方,你刚刚激的领域波动足以覆盖全城,可以肯定,全蒙巴的圣级强都被你吓到了,只是我离得最近,又恰好顺路而已。--凤-舞-文-学-网--”

    领域?!

    饶是李理的神经无比粗大,这一刻也被震撼得心神失守了。

    领域是什么?用最简单的语言形容,领域就是圣级强的代名词,每一位真正掌握了圣级力量的圣级强,最鲜明的特征就是他的领域,剑气离体只是11级武的评判标准,11级是圣级,但并非所有的11级武都是圣级强,只有掌握了领域力量,才可以说是圣级。

    就比如海茵里希大公,当他全力动他的狂澜剑技时,就会在剑气笼罩范围内形成一个狂澜领域,铺天盖地的狂澜剑气将拥有比幽暗迷雾强得多的感知屏蔽效果,并且能够减慢领域内敌人的移动度,可以说,处狂澜领域里的人,就是风暴海中的一叶小舟,随时都可能被大浪击碎。

    当然,领域并不能让圣级强无敌于天下,更不可能让他们在万军阵中来去纵横,但是拥有了领域。就意味着他们在对战下级武时拥有了绝对优势,在数量没有累积达到质变的程度以前,一个1o的敌人和五个1o级的敌人,对于圣级强来说没有任何区别。

    这就是领域的强大之处,海茵里希大公突然说“你已经激了领域力量”。叫李理如何能够不吃惊?

    我已经掌握了领域力量?!这可能么?

    李理的脑子里乱哄哄地,尽管之前他已经略有所觉,但是没敢向领域的方向猜想,毕竟那种传说一般的力量,并不应该是目前的他有能力掌握的。

    不过海茵里希大公地原话是“激”。激不同于掌握,在危难之际突然爆出全部潜力。临时激出领域力量的例子有很多。当然,每一例都是昙花一现。

    不过李理

    地就忽略了这个词儿,他很清楚,自己随时有能力将那个特殊的频率,那个频率很好记。因为那根本就是他的意识的频率。

    现在最关键地问题只有一个:那个共振空间,真的就是领域么?

    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李理才有心思索其它。比如,这个领域地作用是什么?有没有同样质地领域?如何挥出这个领域的全部作用?

    李理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往深想着,用了很长时间才梳理出一条清晰点的头绪。海茵里希大公很体贴地没有再开口,就这样默默地陪他走着——事实上,李理的心很不平静,海茵里希大公又怎么可能平静得下来呢?

    即使这只是一次偶然地意外的潜力激,但是“潜力激”这个词儿本就是一种证明——证明李理拥有成长为圣级强的潜力。

    况当然不会就这么简单。

    李理提前了将近5激出领域力量,这对于他以后地成长来说,意义极其重大。

    所有走在力量之路上的人都可以形容成攀登险峰,区别只在于,其他人不知道前方的路是什么样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小心翼翼地攀爬;而李理却不一样,他已经提前看到了未来的路,将整个旅途的凶险和最美丽的景致尽收于心,走得轻松惬意,毫无凶险。

    海茵里希大公几乎敢于肯定,李理法师级别的晋升度,一定能够让所有人嫉妒得狂。

    圣级强啊……说起来简单,其中蕴涵了多少辛酸?

    能够挥出剑气的11级强就已经少得可怜了,而即使越门槛,也并不一定可以成为圣级,位高权重叱咤蒙巴的银狐伍兹,此生最大的憾事不就是至今仍然停留在圣级的大门外么?

    世事就是这么奇妙,李理从不向命运之主乞求眷顾,然而命运却对他厚得无以复加,真是让人想想就觉得无力啊……

    时光飞流逝,就在这异样的一路沉默中,法师公会的大门口已经近在眼前。海茵里希大公停下脚步,打算与李理告别。却见李理仍旧魂不守舍的慢步前行,不自地摇摇头,哑然一笑。

    罢了,这个少年的未来,还是让该心的人来心吧,安吉儿与他也算有缘,海茵里希家,可不正缺一个中立的法师盟友么?

    目送着毫无所觉的李理步入公会大门,海茵里希大公翻上马,一挥手,带着磐石般冷硬沉默的二十余骑呼啸而去,没入黑暗。

    **************************************************************************************************************

    “回来了?今夜过得不怎么愉快吧?”温文尔雅地笑着,阿尔法大师从门房里走出来,迎上了李理。

    “还好吧,其实也不算太糟。”李理耸耸肩,轻描淡写地把王宫里浸红了地毯的鲜血描述成了不算太糟,逗得阿尔法大师哈哈一笑。

    “对了,您在等我?”

    “不是我。”阿尔法大师神秘地笑着让开位置,露出了门房里的老。

    黑瘦矮小,皮肤干枯,眼神浑浊,头散乱,一个寻常的邋遢小老头。

    这就是老塔大师在门房里画图时留给李理的印象。份的变化并没有给老塔大师添加上耀眼的光环——起码在李理眼中没有。所以直到今天,这份印象始终没有变过。

    然而,面对一位13级强,与面对一个普通门房老头的不同的,李理苦恼了片刻。最终执弟子礼鞠了个全躬,问候道:“您好,老塔大师。”

    “那是外人地叫法,你可以直接叫我老塔。”老塔大师似乎有永远也画不完的图,李理的问候也没能让他稍停片刻。头也不抬地回答。

    “好的,老塔。

    ”李理从善如流。马上改变了称呼。阿尔法大师微微一笑。对李理赞许的点点头,然后离开了前厅。

    “那么,知道我为什么要等你么?”老塔直到阿尔法大师离开了才重新开口,明明是在全神贯注地画着结构图,但是当他说话时。李理十分清晰地感觉到了一种含着善意地注视,不会给人带来压力,却不容忽视。

    李理很谨慎地斟酌着字眼儿:“大概猜到了一些。是因为刚才我激出了领域力量吧?”

    老塔的精神海里传递出一股柔和的波动。李理猜,这大约是笑。伴随着这阵笑意的,是老塔饶有兴致的询问:“哦?你知道那是领域地力量了?”

    李理摇摇头,老实地回答道:“实际上我并不很清楚那到底是不是,不过刚才在路上碰到了海茵里希大公,他说是。”

    “海茵里希啊……”老塔用笔在图纸上画出了一道长长的虚线,虚线整体看来极其笔直,但实际上,虚线地每一小段都是外凸地曲线,李理玩了十余年铜板,手指头已经足够灵活,但是不用辅助工具,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这一点。

    那道虚线,代表的是背侧的弱魔力回道的连接通路,会用到这种通路的结构图,一定涉及到复合阵方面地知识,李理最近正在精修这个,因为魔法盾在本质意义上就是一个阵,假如能够在冲级的时候成功构建起几条连接通路的话,那么他地精神力损耗一定会减少很多。

    因此,李理走近了一些,全神贯注地观察着这道连接通路,试图从它的起、终位置和封闭节点找出完整回道的意义所在,至于那个被老塔拖得长长的“海茵里希啊……”,已经彻底被他扔到了意识的角落里——如果有需要的话,李理先生也勉强做得到心分二用呢。

    一个啊字拖了很长很长,直到整条虚线画完,老塔才说出了下面的话:“……那小家伙连自己的领域都没搞明白,居然就敢跳出来指点别人了……”

    李理听得心里咯噔一下,不自地想道:自己那个共振空间莫非不是领域?

    刚刚生出这个想法,老塔话头一转,肯定地道:“不过这次他倒是没说错,那的确是一个领域,虽然有点初级。”

    李理心里一松,变化直接就从精神力上显示了出来。老塔又笑了笑,小声嘟囓道:“小家伙岁数不大,倒是蛮沉稳的。”

    李理可不觉得这是夸奖,实话说,他自觉刚才的波动已经算是失态了,刚才死了一地人,他都没有这么大反应。

    老塔开始着手画另一笔结构,李理看不懂,干脆只琢磨

    连接通路。老塔一边画一边问:“你刚刚说激,像是法师的说法,我们管那个过程叫觉醒。而领域也是所有职业共用的笼统概**,具体到法师上的话,那应该叫做精神力共振场。真正的领域,连我也没有能力触及。知道14级的强为什么叫做圣域么?”

    李理随口猜道:“拥有领域的圣级强?”

    “聪明。就是这样。”老塔用暂时闲着的左手打了个响指,在此此景下,这动作很滑稽,不过老塔显然对这响亮的声音很满意。

    “所以,目前我的共振场还不算是领域,你的也不算。不过既然大家都喜欢这么叫,那就姑且叫它领域吧——想不想知道你的领域是什么特?”

    不犹豫,非常干脆,李理只回答了这么一个字。

    老塔点点头:“那么,随便覆盖一下吧,不用尽力,弄完整了就可以。”

    “现在?”李理不自地确认了一下。不过马上就感觉到这问题很傻,因为法师公会内部的异常波动是传不到外面的,不会影响他继续隐藏实力——至于对老塔,先不说藏不藏得住,关键是有必要么?

    于是李理没等老塔回答。老老实实地共振出半径大约在一米左右的空间。

    “唔,令人惊讶的天赋以及令人惋惜的领域……狗屎,很多年没有见到过这么狗屎地领域了。”老塔第一次抬起了头,紧锁着眉头,用力抓着笔杆顶住了自己的下巴。

    “很糟糕么?”李理倒是很坦然。事实上,他已经赚得足够多了。如果没有这个领域。那么他现在就应该死鱼般地翻着眼皮。

    “领域本并不是特别糟,不过出现在法师上就糟了。”老塔耸耸肩,突然意识到这么吓唬一个后辈似乎不太好,于是连忙改口,“不过你也不要灰心。事实上,它是最有展潜力的领域之一。”

    李理提醒道:“您还没有告诉我,这究竟是一个什么领域呢。”

    “哦。没错。”老塔尴尬地挤出个笑容,李理对他的观感马上又从级强降回了糟老头。

    “全知领域。”似乎是为了弥补,老塔很尽职地解释着,“学名是全知全觉无障碍感应领域。听到这个名字,你大约就可以想象得出它的作用了,实话说,对于武而言这是一个不上不下地战斗型领域,不过对于法师而言,似乎并不很实用——起码远远不如精神力锐化领域、能量混乱领域之类的领域实用。”

    任何人听到老塔的评价,恐怕都会灰心丧气好一阵子,毕竟老塔是目前最高级别的权威之一。不过李理却没有因此改变看法,他固执的认为,这个领域很适合他。

    不实用?空气爆裂、幽暗迷雾是也有名地鸡肋法术,然而自己却已经用它们干了不少事

    世界上从来没有不实用的法术,只是你得会用,放在领域上面,也是同样地道理——这个全知领域,今天不是救了自己一命,又帮忙杀了一只傻鸟解气么?

    没有强大地威力就是不实用?我决不承认这样的说法!

    李理悄悄地捏紧了拳头,不但没有因为老塔的一番话而消沉,而爆出了更加昂扬的斗志。

    必须得承认,李理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绝非偶然,俗话说,态度决定一切,毫无疑问,他地态度足够好。

    李理转眼间就把不利的东西扔到了一边,恭谨地问道:“您说这个领域很有潜力?我能知道点这方面的东西么?”

    “是地,当然没问题。”老塔笑了笑,很细致地解释道,“你看,开始我就说过,目前的领域都是不完全的,和真正意义上的绝对领域相差很远,全知领域的威力,要等到提升到绝对领域那个层次才会显现出来。”

    “全知全觉,这个词儿最早被创造出来时,是用来歌颂神的,用歌颂神的形容词来形容领域,你可以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伟大。据说,圣域级的全知领域可以抗衡除了光明神以外,任何一位神的神谕。”

    “然而……”老塔耸耸肩,一个大转折:“这些实际上统统都是推测,因为没有任何一位觉醒了全知全觉领域的强最终晋升为圣域。”老塔长长叹息一声,再次大转折,“但是,13级的全知强大了,自保能力堪称圣域以下最强,第一次魔族入侵时,曾经动用过一次天灾级的大预言术,当时没有圣域在场,于是所有人里就只逃出了一个13级的全知强,那也是一位法师,记载上说,他连续273次抓住天灾法术威力减弱的时机撕开空间躲避,最终成功脱离。”

    李理听得心驰神往,在一个随时可能连空间一起毁灭的大范围法术中,273撕开空间,这个数字本就是一个传奇。李理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喜欢这个领域了。

    不过,魔族不是没有法术的么?

    “我有说过那是法术么?”老塔带着不可思议地道:“魔族的确不会魔法,但是他们也信神,信神就会有神术,大预言术正是终极神术——虽然魔族的终极神术不大可能也叫这个名字,不过你还有更好的称呼么?”

    好吧,没有……李理觉得不是自己变笨了,而是突然接受了太多刺激较强的事,有点迟钝而已。

    “那么,好好努力吧。”老塔若有所思地沉吟片刻,突然抬起头,直视着李理,“比起那位前辈,我倒觉得你或许会更有机会触摸到更高的领域。不管怎么说,你的觉醒比他早了将4o年,如果你足够努力又足够幸运……”

    老塔耸耸肩,没有继续说下去。

    李理知道是该告辞的时候了,于是再次执弟子礼鞠躬,转高退。

    等到李理的影消失在大门后,老塔才嘟囓出了刚才的未完之话:“未来会怎么样,谁知道呢?”

    是啊,未来会怎么样,谁知道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