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新年流血夜(16)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贵们沉默了一会,蒙巴大公突然开口,对老狗道格拉“去把那壶酒找出来,如果它已经被倒进了泥土中,那么就把泥土带来。--凤-舞-文-学-网--如果它被倒进了下水道,那么起码找到那个装酒的壶。”

    锦衣卫恭谨地应了一声,弯腰倒退着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李理没有抬眼去看,却从他上感受到了一股突然强烈起来的精神波动,仔细分辨,似乎应该归结于兴奋。

    有什么好兴奋的?

    李理完全理解不了,事实上,直到现在他都还没有搞清楚这些大人物们的忧心从何而来。

    一个背叛了的、地位不高的膳食主管偷偷给偏厅的酒里下了毒,况似乎很严重,但是受害目前还不是蒙巴的中坚,对蒙巴造成的直接伤害不算太严重,并且况也没有进一步恶化的迹象,为什么大人物们的反应会如此……恩,激烈?

    那位库里爵士的份似乎并不高,王宫里稍微管点事儿的人都是爵士,从他被分配给第三代们准备饮食就可以知道,他所能造成的最大程度的破坏也就是如此了。

    这样的人,死了也就死了,现在更重要的事,难道不应该是善后并考虑如何回击么?

    不能说李理不聪明,但是现在,在这种极度缺少资料的况下,没有基础的分析能力实在无法给他带来帮助,所以他很快就把种种疑惑抛到了一边。集中精神继续偷听。

    “……这个人一定要挖出来,不过我们还有时间。现在,先生们,让我们研究一下,如何对这次卑鄙地暗算做出回应吧。第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应该把怒火回应给谁?”

    蒙巴大公省掉了所有的废话话,很直接地抛出了最关键的问题,然后一个人一个人地看过去,最终把目光停在了狂澜军神脸上。

    狂澜军神海茵里希大公的目光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李理,这让李理承受了不小的压力然而李理的表演堪称完美,他没能现更多让他感兴趣的东西。

    军神大公感受到了蒙巴大公的注视,在以往,他也总是第二个表意见,即使他的意见通常就是没有意见,这种况也从未有所改变,这是尊重的一种表态,而非是确实需要他地意见。--凤-舞-文-学-网--

    然而今天的况似乎与以往不同——蒙巴大公的征询带有实质意义,军神大公也终于给出了不太一样的回答。

    “天界净炎最快可以在3后出,如果有必要。那么扫南方的任务也可以提前半个月完成,只是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这就是军神的回答,典型的军人风格。不对政治表看法,只用铁和血回答。

    蒙巴大公连片刻的犹豫都没有,立即回道:“说说看,需要付出多大代价。”

    狂澜军神终于收回了目光,对上了蒙巴大公毫无感的双眼,似嘲讽又似感慨地笑道:“总数为2地军队,会有7ooo人死。7ooo人逃,6ooo困守香榭,等待着您的裁决。也就是说……此战过后,三个月内整个南方将没有一个可战之兵!”

    狂澜军神说得轻松,然而听的人是否同样轻松?从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在天眼地世界里,总共有8精神力火炬似的跳了一下。

    李理也在暗自咋舌,狂澜军神这杀气……啧啧。蒙巴总共才军队。他这么一刀扫下去,直接切掉了三分之一。真要这么打。根本不用再跟凯特勾心斗角了,直接就在灭国边缘等着教廷的干涉吧……

    李理早已经不是不通世事的少年了。他可不会以为只死7ooo人算得大事,正常来讲,一支军队在战斗中损失五分之一的力量就会彻底崩溃,三分之一这个数字太高了,高到足以让许多正面抵抗过天界净炎的士兵从此不敢再拿起武器。

    而且,要重新组织起被收拢的逃兵和降兵,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地工作,如果真的这么杀,那么就如狂澜军神所说,整个南方都会成为一片任人予取予求的大蛋糕,先是影响整个蒙巴的布防,进而影响到这个国度的方方面面。

    狂澜军神嘴里的“需要付出很大代价”,果然不是说说而已。

    伦道夫侯爵的眼角跳了跳,显示他的内心并不像外表那样平静。然而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考量,他以军务总长地份给出了另外的建议:“出兵时间不能拖,但是也许我们可以控制一下扫地节奏,无论目前地形式多么恶劣,都不能改变这场战争的实质——内战。在内战中造成这么大地损耗,这代价的确太大了。”

    狂澜军神微微一笑,冷静地反驳道:“我们没有时

    次次的击溃他们,时间拖得越久越危险,这样做的结个,要么就是失去对形势的控制,要么就是大幅度削弱天界净炎的战斗力。与牺牲一个南方郡相比,您觉得哪种选择对我们更有利?”

    牺牲掉南方郡。没错,这就是权贵们讨论的核心,区别只在于,狂澜军神打算干得彻底点,而伦道夫侯爵不希望死掉太多的士兵。

    听到这里,李理的心里升起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他们的第一反应果然还是这样,拿南方郡当替罪羊,避免与凯特产生冲突,即使他们的子女孙侄刚刚在他们面前死去,死在那个女人肆无忌惮的屠杀下。

    能够指责他们太软弱么?

    不能。

    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没有任何侥幸,实力就是一切。经济、武力、人心、士气,所有的一切,蒙巴全都处于下风。近3oo来,一直是蒙巴阿里联合在一起才顶住了凯特的侵袭,一个狂澜军神改变不了大局,他可以放话说半个月扫南方郡,但是即使给他半年,天界净炎也打不到亚历山大城。

    在这种时候,忍辱负重是对的,意气用事是错的,拿南方郡开刀泄怒火是个变坏事为好事的妙招,只要他们作出一些补救,那么普通贵族绝对不会知道,在今夜的事件里南方人也是受害。

    然而,真的会那么简单么?

    已经知道了亚当是冒牌货的李理不相信,人老成精的权贵们难道就真的会以为,那个女人会眼看着他们避重就轻地解决问题?

    想来,他们心里也不会有什么把握,无非就是“尽力而为”四个字而已。

    在这场博弈里,蒙巴方面无疑已经落在了绝对的下风。说到底,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打算用谋占什么便宜,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制造一场硬碰硬的对决。

    要避免这场对决的生,蒙巴方面可以利用的手段很有限,而凯特却还有很多种选择。

    李理其实也是最近才明白,如果不是那个多管闲事的教会在一旁虎视眈眈,那么直接干掉莱茵哈特老阿里疯、力南方人牵制蒙巴,然后各个击破,这种选择会更简单也更高效。

    这样就能够解释通许多奇怪的况了,就比如说,为什么整个计划显得特别凌乱,有些手段那么不入流,而另外一些布置又那么大气?答案很简单,因为紫女王的目标就是那么简单纯粹,一个词——战争。

    所以过程一点不重要,谁死谁活、拆王宫还是拆教堂,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区别,如果做得到,她会很愿意杀掉大公来激蒙巴出兵,常言道,“在政治斗争中消灭敌人的*没有任何意义,在国与国的斗争中,暗杀掉对方的国主也未必会带来胜利”,她不是不懂这一点,只是根本没把目光放在这上面。

    换个角度来考虑,这股咄咄人的磅礴气势也能够解释蒙巴的高层在大事上为什么表现得如此团结——就因为这3oo来毫无中断的压力。豪门之间平时的扯皮是为了利益,假如在大事上同样扯皮,那么就会输掉独立的蒙巴,输掉在这个国度里的独特地位,输掉所有的利益。

    前因,后果,到了这一刻终于清晰起来,剩下的细枝末节已经没有继续追究的必要了,就像玩牌,玩到最后总要全部亮开比比大小的,大的赢,小的输,就这么简单。而现在,就是揭开底牌前最后的一轮交锋,蒙巴想推迟开牌的时间,紫女王想尽快开牌,教廷就是居心叵测的裁判,他想人为制造一场和局,所以正在帮助牌小的蒙巴偷牌。

    李理不知道自己可以在这个牌局里扮演什么角色,但是假如冒牌亚当是紫女王底牌的一部分,那么起码他可以减小双方的差距。究竟能减小多少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不要紧,桌面上并没有他下的赌注。

    就在这时,蒙巴大公近乎于孤注一掷地扔下了最大面值的筹码。

    “3,是么?去准备吧。”

    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来一丝艰难的味道,但是李理知道,故事的结局已经近在眼前。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