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 新年流血夜(15)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理神萎靡地倚着墙坐在地板上,嘴角还垂着一丝血张地跪坐在他边,用力握着他的手,不住地问:“你怎么样?伤得重么?”

    伤得重么?这么显而易见的事还需要问么?看看李理那苍白的脸色和强忍着疼痛装出来的镇定表吧,一个脆弱的法师被一个刺客踢了一脚,没有当场死去就已经是意外了,怎么可能伤得不重?

    海伦的眼泪已经开始在眼睛里酝酿了,今天夜里生的一切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刚才还能凭借着心中那股仇恨硬撑,把绪引导出来以后,现在的她史无前例的脆弱。--凤舞文学网--

    李理看着海伦为了他如此担心,心里蛮愧疚的,不过仍旧是哼哼唧唧一脸半死不活的模样。没办法,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就应该把戏演完,总不能让这一脚白挨了吧?

    前面似乎说过,“脆弱的法师”被武击中的后果通常都很凄惨,然而,李理应该算是一个脆弱的法师么?

    李理的确没有斗气可以用来锤炼*,从这个角度来说,他连士都比不上。但是实际上,他的*强度早已经不逊色于一般4战士,综合素质甚至还略有出。

    浑元功是温养,斗气是锤炼,这两截然不同。李理没想过、也没有能力去比较它们的优劣,他对自己*方面的素质并没有一个清晰地了解。不过其实有一个简单的公式可以计算出他的*强度。

    同样是站桩,李理从7岁开始,准备练武的少年大约也是在这样的年纪开始,5以后,基础坚实,其他人开始正式接触斗气,差不多几个月就可以进入1级,然后一路狂飙猛进,在18左右结束体育高峰期,这个时候。最正常的斗气级别就是4。

    然而拥有4斗气,不代表就拥有了同样结实的体。少年人的体正处在成长期,无法承受太重的负荷,这就意味着在这个过程里对体的锤炼必须是小心翼翼地,结果就是低效率,所以,通常况下级5左右的战士,他们的体通常都不会太硬朗,就像45级法师对精神力的掌控一定不会太高明一样。因为这段时间,实际上只是一个积累期。

    李理没有斗气可以用来锤炼*,但是一个桩架被他站了11年。--凤-舞-文-学-网--养的效果从来没有因为任何原因而被加强过,却也没有因为不具备斗气而减弱,始终在一点一滴的强化着他的体——毫无负荷地强化、由内而外的强化、顺其自然地强化,不如斗气的效果明显,却不霸道,并且带来的是能够延长寿命地质的提升。

    长强短补,18岁的李理就拥有了18标准4级战士地体素质。

    当然。没什么是绝对的,贵族们懒惰但学得的斗气更高明,许才2,6级,可是体同样脆弱;平民们习惯了途,18岁也许才3,可是体早已经锤炼得能够承受重击。

    千人千样,这种对比没什么意义。最关键的结论就是——如果只用标准来衡量,那么李理毫无疑问就是一4战士。并且还掌握着一种远远4的攻击技巧。

    这样的李理,怎么可能被一个派来送死的炮灰一脚秒杀?

    好吧。我们不应该把那家伙侮辱成炮灰。怎么说那家伙也是个蛮有份地8刺客,刚才那一瞬间的冲刺。甚至比女王7级时的度还快上将近一半——要知道,女王修炼的可是原版的天界行走斗气,能在同级的况下,与她在度上一争长短,无论如何都是足以自傲的事了。

    不过仅凭这样的度,要偷袭李理还不够资格。

    天眼就相当于一个**,对付寻常法师的手段无非就是收敛杀气、收缩精神力,然后用度一击绝杀。但是很可惜,这样地攻击在李理的感知中实在是太清晰了,在那一瞬间,李理不动用精神刺就做不到反败为胜,但是他有起码三种手段逃离。

    李理最终还是没有动,因为那太惊人了,正常6级法师先就没有这种察敌手段,其次没有那么快地反度,最后不可能在那短短片刻间作出合适地应对,与之相比,瞬的法术就不算什么了,法术瞬毕竟只算技巧,而这种临危应对则是战斗智慧与心理素质地结合体,是真正值得重视的东西。

    表现得太过并不会让他收获更多的实质好处,短时间内,他的地位都不需要再通过实力来获取。但是过于强大的实力却会让许多人对他产生忌惮,进而隐藏起对他的敌意,或在准备对他不利时采取更凌厉的手段,甚至换另外一种更难防范的方式去对付他,而这些统统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扮猪吃老虎是一门艺术,你不能指望那些在谋中打滚了一辈子、如同狐狸般狡猾的家伙们主动犯错误,把你低估成一头猪,这不现实,因为你的敌人不可能精明了一辈子,单单在对付你时疏忽。

    你应该在不得已的况下,露出自己为凶悍野猪的“真面目”,让自己略略过他们的正常估测,这样他们才会缩减对

    防范空间”,本来他们会准4额外的牌来应付你来的实力,但是经过了这个过程,他们就会把1张牌加到明面上,把2牌收到怀里,只留下1张当底牌,只有到了这个时候,你的偷袭才会产生效果,而不是被别人留下的后手消弭。

    李理不知道自己最后要与谁为敌,不过很显然。法拉地敌人、安吉莉娜的敌人、甚至米琳达的敌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他的敌人,而他不可能总是藏影中用偷袭的手段解决问题,总有一天,别人也会把他当成一个必须要重视起来的对手,而不是无关紧要的小杂鱼。

    那么,趁着自己还没有受到这种程度的重视,压制住想要炫耀实力的虚荣心,抓紧时间多做点什么,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

    所以李理一边哼哼着。一边支棱着耳朵偷听蒙巴大公他们地谈话。

    大厅里的混战已经快要结束了,还在垂死挣扎的刺客已经不足个,但是加在一起也不过1o分钟。战斗得到控制,但是将完未完,绝大部分人的注意力还未收拢——只有在这个时候,蒙巴大公他们才会开始讨论善后问题,并且顺带着拿出某些重要的处理意见来,不得不说,李理把偷懒的时间控制得恰倒好处。

    揭开谈话序幕的是一个便装的侍卫,李理不认识他。不过却能够从他衣领上的暗记猜出他的份——隶属于监察部门地老狗手下的小狗,看他冷峻的表和毫无感地双眼,倒是蛮符合狗腿子锦衣卫份的。

    锦衣卫没有逾越地找上大公。而是用一圈人都听得到的声音对老狗道格拉斯汇报。

    “总长,下官在本次宴会膳食主管库里爵士的房间里现了他的尸体,初步鉴定结果为服毒自杀,死状与诸位大人相同,系同种毒素所致。另外下官已查明,毒源为兰多鸾尾草,但酒窖中尚存的21桶兰多鸾尾草并未受到污染。惟独厨房里已开封的那一桶里蕴涵毒素,医官在7钟前开始化验,再有3分钟,有关这种毒素地进一步报来。”

    老狗道格拉斯皱皱眉,用那种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的奇怪语气问道:“库里直接服毒还是喝了毒酒?有没有在他房间里搜到毒药?另外两名副主管呢?”

    锦衣卫似乎已经料到了这些问题,条理清晰地一一回道:“库里爵士直接将包着毒药的纸包吞下了肚子,如今纸包已经彻底无法辨认。另外两名副主管已经被下官收押,但是经过调查,在最关键的那一段时间段内。具有投毒机会的只有库里一人,两名副主管该如何处置。请总长示下。”

    李理一边偷听。一边为锦衣卫们查案的效率和手段心惊。纸包无法辨认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相信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想到。可是这才过去了多点时间?用胆大妄为、肆无忌惮来形容这群野兽,一点也不过分。

    老狗道格拉斯却一点也不吃惊,这种过程,应该是他常教导的结果。他淡淡地问道:“还有什么有价值地东西么?一并说出来吧。”

    锦衣卫似乎一直在等着这句话,闻言垂下头,沉声道:“那一桶兰多鸾尾草已被取用的分量可以精确折合44o,然而中毒只有28人,有1杯已经证实无人取用,现在应该就在这大厅里地某一处,还有1壶零1杯不知所踪。

    锦衣卫地措辞很讲究,他没有说11杯,而是说了1壶零1杯,听到这番话的大人物们悚然动容。

    老狗皱眉问道:“你想表达地意思是什么?”

    锦衣卫把头垂得更低了,但声音却也更冷了:“下官猜测,也许厨房里成桶的酒原本并没有受到污染,所4酒并不是全部带毒,投毒很可能只来得及给3酒下毒,是以最后一壶酒并没有出现在它们本该出现的地方,为的是避免减少中毒人数,毕竟,最终选择了这种酒的只有28个人。”

    锦衣卫没有说完全部的猜测,但是以这些人的智力,几乎瞬间就想到了更远的地方,一时间不再有人问,空气陡然凝滞起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