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新年流血夜(1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暗厚重的云层之上,一位法师如魔神般凌空伫立。--凤-舞-文-学-网--

    正常来讲,用魔神来形容法师会显得很奇怪,然而用在他上,恐怕每个看到的人都会觉得很合适。

    法师穿着一件式样独特的长袍,通体黑色,遍布极不显眼的繁复魔纹,偶尔流光闪过,才分得出其中的一二。

    长袍有一个礼服里常见的大翻领,边缘绣着一圈暗金色的花纹,华美而古朴。领子斜斜的立着,领角尖锐,直刺苍穹,领口一直开到心窝处,露出法师半边古铜色的强健肌。

    领子旁边,是一对薄薄的连体肩甲,黑底著纹,极难与长袍本区分。肩甲的末端长出肩膀近1o厘米,微微翘向空中,有着与领角同样尖锐的弧度。

    肩甲后面固定着一条暗红色的披风,披风宽而长,此刻猎猎地卷动在半空,就仿佛一面飘扬的血旗。

    长袍的袖口堪堪盖过法师的手背,设计得十分接近领口,同样的开口、同样的袖角、同样的暗金花纹,还有同样的锐利感觉。

    法师有一颗寸草不生的脑袋,与此相对应的是,他的眉毛既浓密又整齐,直插太阳。

    法师眼窝深陷,眼睛不大,颜色有点近似于泛白的浅灰,从里到外散着死气,让人一望之下就会联想到邪恶、恶魔、亡之类的东西,总之,看上去很不舒服。

    法师的膛以上,锁骨以下。有五道长短不一地奇异疤痕,上宽下尖,呈放状延伸,就像是拱卫着头颅的五把利剑,最中间的一道,直插心窝。

    张扬凌厉,应该是这个男人最好的写照。他看起来实在不像一位法师,很少有法师能把衣服穿得如此狂放锐利,然而他的确是。

    在他衣领十分不引人注目的一角上,绣着一朵小小的六叶金 花,这不但意味着他是法师,还意味着……13级。圣域以下的最强。

    此刻,法师正默默地望着脚下。那里是一片厚重而郁的乌云,然而法师却看得如此入神,就仿佛乌云里正在上演梦之旅行团地新戏。

    “老塔,你太慢了。--凤-舞-文-学-网--”

    良久,法师悠悠开口,声音并不像他气质那样凌厉,低沉而富有磁。应该可以用感来形容。但是对着空气说话这个举动本,却很让人摸不着头脑。

    然而,奇妙的事生了——当他的话音在空中激着远去以后。虚空中突然响起了另一个声音,有点干涩,但语气却并无区别,都是同样的漠然,而又带着些微地喜悦。

    “啊?哦。有个图要画。你知道的,我总有画不完的图……那 个,我错过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么?”

    话音刚刚响起。一双手突兀地自空中出现,像是要扒开一扇门那样向两边用力拉扯,于是就真的有一扇门被拉开了,一个干瘦的老法师从黝黑如混沌般的门中挤了出来,长长吁出一口气,然后努力拍打着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如果李理看到这一幕、听到这个名字,一定会大吃一惊。这位老法师,就是公会里地那个门房老头,他叫老塔,《老塔笔记》的作老 塔,十余年前就开始冲击圣域的绝世强!

    这时候地老塔,没有了李理见到的那种木讷和沉闷,笑得像顽童。

    光头法师扯了扯嘴角,看上去像是个不怎么成功的笑容:“你倒是放心,不怕我把王宫拆了?”

    老塔撇撇嘴,站到了光头法师旁,如他一般向下望去,一边道:“雷,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一点没变,还是那么喜欢吹牛——砸两块玻璃就叫拆王宫么?”

    被称为“雷”的光头法师也不生气,淡淡地道:“要不要我现在拆给你看?”

    “拆吧,我绝对没意见。”老塔滑稽地耸耸肩,“不过小心回去以后被那个小丫头扒了你的皮。”

    “你认为,我多干点活,她会不喜欢?”雷很认真地反问,并未掩饰他在某个女人面前处于弱势地事实。

    “雷,你太宠着她了。”老塔叹息一声,语气里有份不多见的慨 然,“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你更善于把握人心,你觉得,这是她想要的结果么?”

    “我不知道。我只是善于把握人心而已,并不精通政治。”雷摇着头,神萧索。

    老塔笑了笑,道:“呵呵,还记得我们年轻时地讨论么?我说,只要有能力把所有反对的人都杀掉,那么没有任何事做不成。你告诉我,人心难测,越有能力就越不能轻启杀戮。现在,况似乎反过来 了。”

    雷闭上了眼睛

    地道:“老塔。你不明白的。”

    “也许吧,你是灵魂行,我可不是。”老塔一挑眉,不再纠缠这个问题,转问道:“你还是不愿意看到她的灵魂?”

    雷点点头:“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的女儿,我不想用我的能力来与她相处。但是如果只依靠智慧,我又看不透她的想法,她的心思太深沉了。”

    老塔很不赞同雷的某些做法,难得今天有机会,直言不讳地道: “你想得太多了,我觉得,你根本没必要了解她的想法。早些年她还小的时候,你可以扶着她走。但是现在,你们已经彻底走上了两条岔路,还有必要这样么?你能够帮她拿起那柄权杖,却不可能替她挥舞权杖——即使能,她需要么?要知道,她在世俗领域里所取得的成就,并不比你在魔法领域里取得的小。”

    “胡扯!”雷猛地睁开了眼睛,那一瞬间的光芒,就像夜空里的一道闪电,“我不管,难道任由她自生自灭?”

    老塔反问道:“你关心凯特的命运么?”

    雷摇头:“当然不。但我关心她的绪。”

    老塔立即反驳道:“但你看不透她的绪。”

    雷沉默了,显然是被老塔说中了问题所在。

    问题是什么?问题就是,雷这个堪称灵魂大师的强,完全不懂得如何与女儿相处,更糟的是,他很在意这一点。

    其实这个问题解决起来很简单,但是永远都不会得到解决。

    老塔知道这一点,雷也知道。

    信仰坚定的人,脾气通常都会偏向于执拗,这种执拗往往只体现在无关信仰的方面,极难化解。

    就比如雷,假如他的女儿试图危害凯特法师公会,那么恐怕他会比任何人都决绝,然而在没有触及他的底线以前,他又是如此的宽容、富有耐心。

    这很诡异。然而法师里哪有正常人?越高级的法师越接近天才与变态的结合体,难怪教会说:这个群体是人类的毒瘤……

    该说的既然已经都说完,两个人就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再继续了,沉默一会以后,老塔突然咬牙切齿地喃喃道:“这群笨蛋!杀几个人居然这么费劲!”

    雷倒是一点不为他的反应奇怪,平静地开口道:“本来就是一出闹剧。如果一群小丑就能平定蒙巴,那么她又何必费劲心机?”

    老塔揪着头,苦恼道:“我现在突然又希望你把王宫拆了…… 哎,赶紧统一吧,凭你那女儿的手段,有生之年应该能让中部大6重新融为一体,融合了以后,你我也好脱去干点正事,”

    雷的嘴角浮上了一股笑意:“哦?画图画腻了?我还以为你真喜欢画图呢。”

    “!”老塔气急败坏地开了口,“要是做得起实验,谁喜欢整天推算理论基础?”

    雷学着老塔先前的样子耸耸肩,道:“应该不会太远了。她准备了很长时间,为的就是抢到这最后两年,蒙巴和阿里那两个小家伙虽然也不错,但是弱点太明显,不出意外的话,他们没机会的。”

    老塔讥笑道:“别把你女儿捧得太高,看看底下乱的,这种手段,太浮躁。”

    “时间就这么多,谁有什么办法?两年内我应该是踏不过那道坎 了,否则的话,直接打上圣山,岂不比什么手段都简单?”雷再次耸 肩,膛上的肌被牵动,那五道疤痕似乎在狞笑。

    老塔眉开眼笑地道:“哈!你还没有忘记我们的梦想啊?不过教皇那个老家伙又能活又能打,我是没什么机会了。”

    生理极限始终存在并限制着世界上的一切强,这个问题根本不是强大的力量所能解决的,雷看得出来,老塔的体状况并不很好,十分不愿意听老塔谈起这个,转移话题道:“看下面的那个小法师,很有 趣。”

    开始的确只是随便找件事打岔,但是看了几眼以后,雷不由自主地认真起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