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新年流血夜(10)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美女海伦已经红了眼睛。--凤舞文学网--就在几分钟以前,拉里斯多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那是她的弟弟,并不怎么听话但是足够她的弟弟。

    星辰之诗有能力救他,李理也有能力救他,然而最后他还是死去了。海伦好恨,但是天善良的她却又无法恨上星辰之诗或李理,这个世界不会围着某一个人转,她懂得如何去承受不公平,却无法克制住愤怒。

    在愤怒的同时,她的心里也充满了委屈和恐惧。

    如果说之前还隐隐抱着一分希望,那么现在她已经完全可以确定,谋主使必然是紫女王无疑,除了她,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做得出这样的决定。

    无论是投毒还是接下来的袭击,都是无差别攻击,除了圣女一行以外的每一个人都在打击范围内,已经死去和即将死去的贵族中,有不少是支持野兽派的,还有不少是中间派,南方那位大人物不可能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而蒙巴目前的敌人总共只有南方和凯特两个。

    如果这样的理由还不足够的话,那么海伦还可以拿出更关键的证据。

    她不是很了解毒药,但是有一点很确定,中部大6上从未有哪个家族掌握着这样一种无色无味、用银针和蓝金都试不出来的恐怖毒药,德里克家族自然也没有。但是,在2ooo年以前的波旁王朝时代,德里克族诞生的第一位贵族,就是波旁王室的御医,其后的五代内,德里克家族都是在和各种伤药、药、毒药打交道。直到德里克家族开始参与政治并最终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帝国,也始终没有丢下研究医术地传统。如果说中部大6上还有一个家族有实力也有能力制造出这种恐怖的毒药,那么一定是德里克,所以结论显而易见。

    这并不是一个好结论。只要一想到是紫女王亲手造成了这一切,海伦就会浑冷,一颗心就仿佛给冻成了一团,血管里流淌的都是冰。

    紫女王不止是凯特的国主,她还是海伦和拉里的阿姨。

    海伦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去过一次凯特,那时候紫女王还不是紫女王,而是拉玛阿姨。--凤-舞-文-学-网--时间隔得太久。那个女人的面孔已经模糊,但是抱着她不释手的那种慈祥,却总在海伦的回忆中闪现。等到拉玛阿姨终于变成了紫女王,还破例亲封海伦为德里克公主,当敕封文件被送到她手里的时候,整个世界都明亮了起来。

    然而这个世界地明快色彩已经没法再延续下去了,海伦知道,从今天开始,她不会再以自己的份自豪。

    还有什么好自豪的呢?给予海伦这重份的人,差一点就通过如此别致的手段又把它收了回去。连带着还有不是她给予的生命——真的只差一点而已。

    被下了毒的酒是“兰多鸾尾草”,关于这点不需要再去验证。海伦比任何人都肯定,她一直与法拉呆在一起,法拉喝了而她没喝的酒,就只有兰多鸾尾草。

    鸾尾草是一种很清淡的开味酒,这种酒地独特之处,在于它们能够提升味觉的敏感,所以真正讲究地贵族都喜欢先喝上一杯开味酒,然后再正式开始喝酒——换个角度来说,当晚会开始以后,真正能让所有人差不多同时间喝下去的饮料。就只有开味酒。

    开味酒的种类非常多,鸾尾草是其中最受人喜的,而兰多则是鸾尾草酒中的佼佼,它本的口感很特殊。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但是恰好这个小***里的绝大多数人都喜欢。

    理查德不喜欢兰多,所以他没有中毒。

    多德讨厌一切软绵绵的酒。所以他也没有中毒。

    德华其实也不喜欢,但是他大哥查尔斯喜欢,偶尔他也会陪着喝一杯,例如今天,所以结果才显得那么讽刺——喜欢的还可以继续喜欢,不喜欢的却永远不用再勉强自己了。

    另一个悲剧是查理。查理其实是个很努力地法师,喝酒对于他来说就是应酬,无所谓喜欢不喜欢,所以他排斥所有口感、味道特殊的酒,假如侍的托盘上还剩下两种酒,那么他绝对不会拿起兰多,然而他也死了,死在兰多里的毒药下,或许这就是命运。

    剩下地人里,法拉喜欢,芬妮喜欢,安吉莉娜喜欢,塞琳娜喜欢……所以她们都中了毒。

    海伦其实也喜欢,然而命运就是这么荒谬,轮到她选择时,她鬼使神差般地拿起了那杯使节团从阿里带来的开味酒,她甚至连那种酒的名字都不知道,让她与死神擦肩而过地原因,也

    因为那酒的颜色看起来很喜人。

    海伦心里突然涌上的愤怒、恐惧、痛苦、委屈等种种负面绪几乎就要把她疯,她忍不住一遍遍地想着:只差一点点,自己就要死在亲人的手里了,就像可怜的拉里……

    海伦知道,也许紫女王不是有意把她也牵涉进去的,但是很明显,紫女王也没有刻意给她留下一条生路,于是执行选择了最稳妥、把握最大、效果最好的这一种,而她和她的弟弟拉里就是这个计划里的“必要的牺牲”——或许连牺牲都算不上,只是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而已。

    在这一瞬间,海伦甚至想,也许当时也喝下一杯兰多鸾尾草,和拉里一起死去会更幸福。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父亲悲伤无奈的眼神和母亲痛不生的哭泣。

    就在这个时候,刺客出现了,弩箭如同暴雨般四下飞,海伦已经接近崩溃的绪,终于找到了泄的地方。

    —

    随着她激越的吟唱声,一道道风刃飙了出去,在空中割开一朵朵艳丽的血花。凭心而论,她能够给刺客造成的伤害并不大,1级的风刃,如果不是打在咽喉、眼睛、动脉等绝对要害,并不足以瞬间杀死最低也有5的刺客们,但是结果如何无所谓,她在乎的只是泄而已。

    海伦的肆无忌惮很快给她惹来了祸端。已经有不少刺客意识到有位高级法师在暗中偷袭了,但是他们找不到那个险得不像法师的家伙,于是只能拿海伦泄愤。

    刺客们似乎并不是来自同一组织,实力参差不齐,开始贴搏以后在整体配合上也很混乱,不过里面似乎藏着不少强悍的家伙,只是一瞬间的突然力,侍卫们临时构筑的防御阵线就被打开了两个缺口,一部分刺客冲了出来,有些对上了贵族中的武,有些猥琐地冲向了没什么战斗力的女宾和普通贵族,还有一部分人开始向李理这边的大人物们起冲击。

    这其中,就有四位带着极强的目的冲向了海伦。

    这四个人里面有三个是剑士,还有一个是刺客,看起来不像是专业的杀手,倒像是总在一起战斗的佣兵,配合默契,战斗风格大开大合,直接惨烈。一路上拦在他们面前的零星几个礼仪侍卫,没有一个能够在他们的合击下过5钟,尽管四个刺客为这份效率付出了总共三道伤口,但是突袭的效果也极好,等他们冲到海伦前不足5处时,散布在周围的侍卫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把海伦保护在后。

    海伦已经现了自己的境地,然而她的眼睛里只有熊熊燃烧的火焰,就像她头一样飘动跳跃着,没能吓住敌人,倒把李理吓到了。

    这个傻妞!这种时候了,还搞什么视死如归的把戏?这边有好大四棵树不去靠,非得自己死撑,这样心里就会好过些?好了,为了帮你,现在连我也没得靠了……

    李理哭笑不得地冲了出去,恨不得把海伦小傻妞吊起来打一顿,然而在海伦现他以后,他还是挤出了一个最柔和的笑容,示意她不要担心。

    这一刻的海伦,嘴角硬硬地抿着,眼里满是倔强的委屈,全无平时的开朗和狡黠,让李理自内心的怜惜。

    好吧,不靠就不靠,教会的家伙本来就靠不住,三个剑士一个刺客,平均不过7级,当少爷怕你们?

    大吼一声,李理悍然开口:“那边的四位先生请留步,要死就死在这边,别让脏血污了女士的衣服!”

    唱台词的时候,一个险毒辣卑鄙无耻的瞬混乱术已经了出去,等他装模做样地开始吟唱起咒文时,本该掩在剑士后面的刺客,已经被返冲来的剑士们拉开了起码3的距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