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新年流血夜(7)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有人知道此刻李理心中转着什么样的**头,他的表神不再像刚开始那么危险,却也绝不平静,但是,因为现场的每个人都是如此,倒也说不上特殊。--凤舞文学网--

    在这种时候,不会有人在意他的想法,几分钟以前,他手上掌握着最后一把打开地狱大门的钥匙,所以权贵们愿意放下段,向他恳求。而现在,通道已然关闭,活着的人只来得及在最后一丝回忆里感受悲伤。

    李理没什么好悲伤的,他关心的人全都安然无恙,那么这个事件就谈不上有什么大影响。他想得很多也很远,亚当只在其中占了很小一部分。

    对于李理这样的男人来说,一个人或恨一个人都是同样的不容易。亚当该死,却不值得恨,更不值得花费大量精力去琢磨,在即将到来的乱局中,他只是一块边角料而已,在合适的时候、用合适的方式让他凄惨地死去,这就足够了。真正值得深思的,是这件事本

    无声无息间,一共死去了14个人。

    能够获邀参加宫廷新年晚会的贵族只在整个蒙巴城贵族圈里占了一个很小的比例,而聚集在这个偏厅里的贵族,更是组成了一个顶级中的顶级小圈,死去的这14个人,每一个人后都有一张庞大的织起来足以盖住整个蒙巴。毫不夸张地说,到了明天,绝大多数蒙巴的上层家庭都将沉浸在悲痛之中,等他们解脱出来,就会吹响复仇的号角。毫无疑问。如此大规模地、生在王宫中地、直接针对贵族的暗杀一定会激起每一位贵族的怒火,大大小小所有贵族的意志将会汇聚成一道洪流,摧毁挡在面前的一切。

    事的确太严重了。

    在这个世界里,贵族是统治的基础。他们有知识、有教养、有荣誉感、善于计算管理、懂得团队合作,能够胜任许多复杂地工作。农民的儿子再聪明也仍旧是农民,也许他能够比一位贵族更妥善地管理庄园或领地,但是他永远不可能管理好与其他贵族的关系。那么他就无法成为一位官员,无法把自己地力量融进整个体系,无法成为统治地基础。

    在外敌入侵时。贵族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一群平民聚集在边。率领他们作战甚至命令他们作战,而平民则很难做到这一点,失去了贵族的领导。他们不会比兔子更坚强。

    所以,每一个贵族都是宝贵的。

    两国交战,贵族军官被俘虏以后通常都会有不错地待遇,并且许他们被赎回去;在政治斗争中,失败会被流放。--凤-舞-文-学-网--严重一些剥爵,如果不是莫逆大罪。鲜有处死贵族的事生。

    当然,在这块尚武的土地上,指望一切都按着规矩来,那不现实。每年死在匕、弩箭、毒药下的贵族不在少数,暴力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手段,但从来都是最干脆地,这种选择无可厚非。

    但是,蒙巴从未生过今天这种事,如此大规模的、不分立场地下毒谋害还未掌权的年轻贵族。这更像是一种挑衅,而非是看得见实际利益的博弈。

    这些年轻人能干什么?他们的舞台才刚刚开始搭建,想要在上面演出起码还得等1o年甚至更长时间,即便把这个小厅里的贵族短时间内也不可能伤害到蒙巴的根本。老人们至少还能再坚持1o年,第二代们也还能坚持3o年,谁知道3o年以的第三代会比现在还强。

    没错,这就是一种挑衅。

    教廷说:不要乱,灭国战争是不许的。那么好吧,我们不动战争,只挑衅,如果有人主动要求战争,你们要拦着,或我们反击。

    教廷还拦得住现在的蒙巴么?

    劝说?当全体贵族的意志凝聚在一起出一个相同的声音,劝说谁?如何劝?

    打击?当蒙巴以一个受害的份要求讨回公道,不再与大义站在一起的教廷该用什么样的理由举起利刃?

    当然,教廷完全有理由制裁主使,在圣女驾临蒙巴作客王宫的时候生这种事,死中尚有拉里斯多夫这位神的信仰牧人,这已经可以视作为对于圣山的蔑视了,但是,那位坐在高高的王座上冷笑着睥睨众生的绝世女王,会这么轻易地给人留下把柄么?

    下毒是亚当,紫女王派来的冒牌货,而主使正是紫女王,李理确信无疑,法拉相信李理的判断,但是他们没有能够让更多人相信的证据。

    如何证实毒药是亚当所下?如何证实亚当是冒牌货?如何证实他是受紫女王指派?

    这三个难题,李理一个也解决不了。并且,现在解决也晚了。

    该生的都已经生,有关于冒牌亚当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即使他突然神经错乱改斜归正跳出来指证紫女王,也不会改变任何事。紫女王甚至不需要与蒙巴打口水仗,只要一句“加之罪”就能占据至高点,除非冒牌亚当拿得出紫女王或凯特某个大人物的手书——可能么?

    对于紫女王来说,现在仅剩的问题就是如何把这股怒火引向她需要的地方。

    蒙巴大公和诸位权贵们不能让公国里的所有贵族都克制住自己的

    像他们现在正在做的那样,但是他们有能力把这股力蒙巴有利的方向,而不是用鸡蛋碰石头,主动向凯特进攻——并不是不伤心,他们恨不得把紫女王生吞活剥掉,但是他们这个层次的政客早已经习惯了把个人感放在最后考虑,一个两个人或许会有偏激言论,集体决策绝不会受到影响。

    所以。紫女王需要让蒙巴的普通贵族也明确的知道。这次事件是她一手炮制出来地,她会在所有正式场合否认这种说法并指责这是污蔑,但是种种迹象都会指向相反地方向。这样一来,蒙巴的高层将无法再控制这股力量的走向,与凯特一战,必不可免。

    要做到这一点,对于紫女王来说十分简单。李理几乎是一瞬间就想到了最有可能的况。

    含蓄地暴露出某些破绽,用确凿无疑的证据证明下毒是亚当,然后在所有人措手不及的时候。让亚当叛逃到凯特。给予他足够的庇护和优地生活,如此一来,问题全部解决了。证据并不足以指责紫女王策划了这场杀戮,但是没有人会误以为她的做法是出自善心,至于舆论——让舆论见鬼去吧。

    这是一个完美的谋,紫女王地手段,已经不能用可怕来形容了。越往深处想,李理越是心惊。

    在这个计划里。圣女也被算计在其中。

    李理可以肯定,紫女王绝对不会希望莱茵哈特也死在这个谋之下,她只需要一个疯狂地蒙巴,而不会想让阿里也陷入同样的疯狂。同时对付两个国家是很吃力的,把莱茵哈特挑出去,那么遥远地阿里公国绝对不会与蒙巴同仇敌忾,阿里公国现在自顾不暇,光是控制国内局势就能耗尽阿里大公和莱茵哈特的所有精力,等他们真正完成交接,想必大局已定,同盟已亡了。

    如果星辰之诗没有参加晚会,那么莱茵哈特就不会中毒;如果她在现场,那么就用莱茵哈特浪费掉一个救治名额。蒙巴方面绝对不敢就这样看着莱茵哈特去死,如果是那样,紫女王甚至不用出手,就可以坐等收复蒙巴与阿里。

    话又说回来,如果星辰之诗没有参加晚会,蒙巴大公应该很愿意看到莱茵哈特与他的儿子一同死去,可惜到底还是紫女王的心计更高明,星辰之诗的作用被她限制到了最低,如果没有李理这个意料之外地变数,最终获救的可能只有一个查尔斯,而法拉、芬妮、塞琳娜地死,毫无疑问将会让更多的权贵头脑充血。

    在变故生以后,星辰之诗圣女表现得很积极,李理不清楚这是不是因为她同样看到了未来有可能生的一切,但是她的态度或说立场,已经无法改变圣山教廷在以后一段时间内所要面临的尴尬局面了。

    然的地位带来的是更多的约束,圣山教廷对独立主权国家施加影响的手段非常匮乏,事展到这个地步,用威慑力来控制局势已成奢望,教廷要么悍然动武,要么静等动乱平息,除了这两条路以外,再无其它选择。而教廷的根本目的是避免大规模动乱的生,这是一个无解的循环,所以结果显而易见——圣山教廷才刚刚入局,就已经宣告出局。

    完美。李理只有这样感叹。

    这个层面的算计,已经脱离谋的范畴,称得上是阳谋了。可以说,能够考虑到的一切细节都无可挑剔,李理的解毒指环根本不能算是破绽,能够缓解那种剧毒的药剂,短时间内在整个王宫里都找不出第二种,并且它挥出来的作用无关大局,丝毫无损这个谋的邪恶魅力。

    紫女王作为一个女人应该是极不成功的,这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惊天手段和毫不手软的杀伐心,很难令男人产生任何与慕沾边的遐想。但是作为一个君主,她比任何人都更值得尊敬与畏惧。

    李理看得出她想要什么、想做什么,这并不意味着李理就能够与她站在同一高度。在事生以后,用巧合得知的诸多秘密推导结论,这并不很难。但是,在一切都还不确定的况下遥控布置出一个如此恢弘巧妙的局,不动声色间将蒙巴、阿里甚至教廷都**于股掌之上,这可不是随便动动脑子就能做到的,而这些,应该还不是全部。

    李理有一种预感,今夜生的一切,也许只是一个开始,蒙巴如今的实力还算完整,从扯皮、谴责到宣战最后到正式开战,起码还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这段时间足够让蒙巴调整出一个良好的状态,紫女王应该不会就这样看着,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节目应该还会更精彩。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