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新年流血夜(6)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李理先生,您有办法解去这种毒素?”

    仿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李理就给包围了起来,迫不及待问出这句话的是与他还算熟悉的银狐伍兹,其他人紧张而又期待地观察着他的表。--凤-舞-文-学-网--

    老人们都是见惯了生死的枭雄,这世界上最漠视生命的人绝对不是士兵或屠夫,而是这群掌握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权柄的贵族,但讽刺的是,越是漠视他人生命的掌权就越是在意自己的生命,延伸而来的表现形式就是同样在意自己的生命的延续――包括后代的延续、家族的延续、荣誉的延续以及类似的其它。

    这时候,他们不再是一言决人生死的豪门家长,而只是祈望儿孙能够活命的寻常老人,很可怜也很值得同,前提是自己不要也是其中的一员――很不幸,李理最重要的两个异朋友还没有真正脱离危险,所以李理实在没什么心去同他人。因此,他只是不咸不淡地据实答道:“不是解毒,只是延缓毒的作而已,最终还是要靠圣女施救,希望还来得及。”

    尽管只是延缓作,权贵们的脸上还是不可遏止的浮现起惊喜,多一秒就多一分生还的希望,这个道理谁都知道。

    “那么,您还有足够大家使用的药剂么?”

    干瘦的伦道夫侯爵问得很直接,但是使用了敬语。不过李理并没有在乎这种因为需要而产生的临时地尊重,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在芬妮支持到接受救治以前,决不把戒指从她的嘴里取出来。至于多出来那杯解毒药,还得看看法拉的体状况,如果有必要,他会毫不迟疑地喂给法拉。

    所以他没有马上回答伦道夫侯爵,而是把目光转投向了法拉。法拉立即明白了这个眼神的含义,心里一甜,冲他点了点头。

    李理相信法拉不会用自己的生命来扬风格,悬在半空的心总算落回了肚子。这才转头对伦道夫侯爵道:“我很想给您一个肯定的答案,但是很遗憾,没有。我手上的这杯,就是剩余的全部。--凤舞文学网--”

    大家闻言立即把目光投向了李理手中地杯子。那是一个不大的方杯,装着的解毒剂大约只占了三分之一的容量,一大口而已。

    老人们急了。救治莱因哈特是大势所在,把另一个名额给查尔斯是由于君主不容忤逆地权威。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机会了,谁不想要?

    银狐伍兹抢在所有人开口以前道:“挑出五个人来,每个人喂一小口,这样可以么?”

    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明白了银狐伍兹的打算。如果这杯解毒剂只给一个人使用,那么他的侄子罗杰子爵恐怕没有任何机会,如果分成五份或三份来使用。也许他的侄子还能抢到一口。尽管效果可能会差上一些。但是总比一点希望也没有要好得多吧?

    出于同样地考量。没有人站出来反对银狐伍兹的提议。谁敢保证自己就能够抢到那唯一的一份呢?

    老人们默认了银狐伍兹的提议,目光殷切地望着李理。等待着他地答案。药剂能不能稀释、最多能够稀释成几份,这些他们说了不算,李理说了才算。

    所有人都自觉或不自觉地忽略了这样一个问题,李理并未答应将药剂的分配权交给他们,所以当李理给出了回答时,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先生们,”李理的笑容很工整,然而语气里却没有丝毫暖意,“我想大家弄错了一件事――这份药剂应该怎么使用、给谁使用,是我个人地事,诸位并没有决定权。”

    狂澜军神诧异地问道:“您不愿意把药剂地分配权交给我们?可是您已经帮助了您地好友,现在看来,我们比您更需要它。”

    “是的,我帮助了我地好友,但还不是全部。”李理的语气有所缓和,态度却益坚决,“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不会希望生这种事,我同样不愿意看到任何一个人死在眼前,但是很遗憾,中毒的人那么多,药剂却只有一份,我只能选择帮助更亲近的人,而非是更需要的人。”

    老人们的脸上或明显、或隐晦地闪过愤怒和仇视,被一个小辈拒绝的感觉不好受,尤其是在这种决

    的时刻。

    不过李理不在乎,从确定了效果开始,他手里的这杯东西就成为了幸福的祸患,给谁都是一样的得罪人,时间拖得越久、他们说得越多,得不到时就会越失落,那么,何不早下决断?

    李理从来都不是一个缺乏决断的人,更不是一个仁慈善良的人,如果事不关己,他或许会利用这个机会为自己最大程度的牟取利益,但是现在,他的心已经恶劣到了一定程度,尽量把话说得委婉点,就已经是他能够给出的最大善意了。

    没有再多说什么,李理挤出人群,在众人或不甘、或愤怒、或惊喜的目光中,把药剂交给了安吉莉娜,淡淡地道:“随你处理。”

    女王早已行动如常,只是脸上还挂着一丝大病初愈的疲惫,接过水杯,她深深地凝视了李理一眼,毫不迟疑地一整杯药剂都给塞琳娜灌了下去。

    塞琳娜已经清醒有一会儿功夫了,一双大眼睛早已经失去了神采,看样子就挣扎在最危险的境地,喝下药剂以后也没有马上见好,最后能不能被救回来,还是个未知数。

    看到药剂的效果并不是那么立竿见影,刚才还惦记着稀释成几份的人也终于接受了事实,当然,指望他们不介意李理的态度,那不现实。仇恨的存在需要载体和目标,在找到下毒和主使人以前,唯一能让他们泄怨愤的人就是李理――这里所说的“他们”,大约是指伦道夫侯爵与银狐伍兹,看看他们郁得几乎要滴出水来的脸色就知道。

    不过李理几乎什么感觉都没有,相比较起来,这样几道仇视的目光甚至还不如海伦的嘤嘤哭泣更能让他在意。

    走过去轻轻拍了拍海伦的肩膀,李理语气低沉的问道:“没有选择救你弟弟,你怪我么?”

    “怪你什么?”海伦止住哭声,幽幽反问:“怪你救回了法拉、芬妮还有塞琳娜?拉里是我的弟弟,却连你的朋友都不是,我能理解你的选择。我只是忍不住想哭而已,他其实还是一个孩子……呜呜……”

    说着话,海伦又抽泣起来。李理默然了,他不会为自己的选择后悔,如果重来一次,拉里还是要被他放弃,那么,他有什么资格安慰海伦?

    默默地转过头去,李理把目光停在了亚当脸上,表冷硬,眼神酷烈。

    很快,又是一分多钟过去了,星辰之诗圣女先完成了复活术,查尔斯的脸色真正地红润起来,原本艰涩的呼吸也变得平缓,就像是在熟睡,显而易见,他是彻底康复了。

    一一查看过剩下的中毒,星辰之诗用毫无感的声音宣布,只个人还有希望。除了服用过解毒剂的三女以外,剩下的那个正是亚当。

    伦道夫侯爵惊讶万分,再也控制不住绪,老泪纵横。很多老人在同时痛哭出声,最早进入回光返照状态的那位女士已经悄无声息地死去,神态安详,脸色青灰。接下来的是银狐伍兹的侄子罗杰子爵,然后是四王子德华,再然后是一位不知名的年轻贵族……

    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以令人震撼的度凋零,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有可能在若干年以后成长为银狐伍兹这样的人物,然而命运给出了裁决,让o8年的新年成为一个泛着青灰色的死亡之夜。

    悲伤是这个夜晚的基调,空气中弥漫着血液和泪水混合而成的味道,一切还没有结束,也不应该这样结束,夜晚还没有到头。

    李理静静地看着星辰之诗对亚当施救,眼睛里满是讥诮。

    死去的已然死去,活着的却还要承受痛苦。亚当,你一定会为今天的贪婪而后悔……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