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新年流血夜(4)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砰”的一声,木门陡然被撞开,一个军官模样的侍卫脸色还算沉稳,但怎么也掩饰不住声音里的张惶:“大公,东厅出事了,请移驾!”

    透过大开的木门向外望去,全着甲的侍卫们源源不断地从王宫侧面的小门里涌入,迅地控制了整个王宫的各个出口,宴会正厅和小会客室中间**的廊道里,很快排起了人墙,正厅的后门突然被打开,一个搂着女伴的贵族满脸笑意地露出头来,下一秒,笑容马上扭曲成了惊愕,守门的礼仪侍卫彬彬有礼地把他又塞了回去,嘴里还不忘叮嘱:“回去呆着,别出声,也别乱说话。--凤舞文学网--”

    这个举动放在往常,肯定会为他换来一顿怒骂,但是在这个时候,已经没人会注意这种小事了。蒙巴大公的脸色有点沉郁,倒是看不出来愤怒或不安。他站起大步向外走去,一边问道:“形势已经控制住了?”

    官跟上大公,解释道:“一收到消息,下官立即封锁了几个客厅的出口,宫城的外围防御也已经启动,消息目前还没有传播出东厅。要不要下官通知西厅的贵人们?”

    蒙巴大公挥挥手,冷声道:“继续封锁。无论是谁,不准擅离当前的位置一步,哪怕他在洗手间。诸位,随我去看看吧。”

    最后这一句,却是回头对着参政总长们说的。李理扭头看了看星辰之诗,见她没什么特殊表示。这才起跟上。

    此刻地东厅已经不再像事时那样混乱,能够进入这个***的贵族,无论男女,都是精英或说拥有成为精英的潜力,一时的慌乱再所难免,倒是没人歇斯底里的大哭大叫,在礼仪侍卫的引导下,大部分还能站着的人都规规矩矩地站在宽敞的舞池中,旁边的餐桌已经收拾干净。上面平躺着出事地贵族。

    李理一进偏厅,便给吓了一跳。六张长条餐桌已经并在了一起,上面平躺着十来个贵族,有的还能出微弱的呻吟。有的已经气若游丝。--凤-舞-文-学-网--

    查尔斯、德华、法拉、莱茵哈特、芬妮、查理、塞琳娜、亚当、拉里斯多夫,光是李理地熟人,就有9位躺在了临时病上,旁边的小沙上还盘坐着几位军官。以及安吉莉娜,每个人的脸色都泛着不正常的青白,严重一点地,嘴唇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蒙巴大公一行人浩浩地进了东厅。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这群老家伙们即使再猾,看到自己的儿孙们躺在餐桌上似乎马上就要断气的样子,也很难无动于衷。一个个咬牙切齿。脸上怒容隐隐。纷纷扑到了餐桌边,如果不是蒙巴大公也在这里。只怕要马上怒骂出声。

    蒙巴大公还算冷静,环视一圈以后,把目光落在了精神状态稍好一些地安吉莉娜脸上。安吉莉娜似有感应的悄然睁开眼,未等大公开口,马上简单而又清晰地说明了况。

    “酒里有毒。我最先察觉,3o秒以后,依次开始作。毒很烈,7战士少量摄入有可能保住命,7级以下,难。”

    蒙巴大公沉着脸转头望向侍卫统领,统领很乖觉地汇报:“下官已经派人通知宫里的医官,此刻,医官应该已经在赶来地路上。”

    医官已经在路上,然而这些中毒地贵族,有多少人能到医官地到来?又有谁敢保证医官来了就能解毒?

    绝望和悲哀的绪开始在众人间蔓延,最不善于掩饰绪地法比斯侯爵握着拉里斯多夫的手,已经哽咽着泪流满面。

    李理第一时间就来到了法拉和芬妮的边,几位女士挨在一起,像摆放尸体那样摆放着。可以看得出来,有人为她们整理过仪容,脸上、上,丝毫不见狼狈的痕迹。

    李理端详着法拉和芬妮,她们曾经美丽的脸庞如今仍旧美丽,却已经失去了生气,长长的睫毛盖在下睑上,合上了她们心灵的窗口,展现给人的,只有一种苍凉的宁静和安详——让人痛不生的宁静和安详。

    海伦已经在旁边哭成了泪人,对于这个单纯的小美女来说,法拉、芬妮、塞琳娜加在一起,也许并不能占据她的世界的一半,但是假如她们就这样在她面前死去,那么一定可以摧毁她的半个世界。

    李理的太阳**在突突的跳,拳头攥得紧紧,可惜指甲不长,不能够刺进里,让疼痛减弱他心中的暴虐。

    自从14岁以后,李理已经很久没有生过这种绪不受了。他可以无视芬妮对他的依赖,可以存着利用的心思与法拉交往,假如她们意外亡,他甚至可以只在心里感伤,脸上挂着毫不在意的笑,继续他的生活。

    每个人生下来就注定要迎接死亡。

    是的,死亡没什么难以接受的,任何人,包括他自己的死亡,对李理来说都是如此。但是,眼睁睁地看着法拉和芬妮就这样毫无意义的死去,李理无法接受。

    这是一个错误,她们可以死,但是不应该这样、不应该在这时候死,这对她们不公平,这场战争,不是她们的战争。可是,形势已经恶化到这种程度,还有什么办法能纠正这个错误么?

    李理有生以来头一次感觉到了无力,令人从内心里觉得屈辱的无力。

    魔法师不是神,魔法也不是万能的。法师们远常人的精神力是神经毒素的天敌,但是有得就有失,法师那孱弱的体,也让他们在面对生理毒素时比常人更脆弱。芬妮和法拉,几乎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李理俯着子,半趴在餐桌上,双手分别在法拉和芬妮的脸颊上温柔地抚摩着,专注而贪婪地凝视着她们的面孔,就好象一个深妻子的丈夫,在每天清早醒来都会做的那样。

    他安静地微笑着,笑容很纯粹很澄澈,没有一点平时的虚伪、嘲弄、讥诮、敷衍,与此截然相反的是,他的眼睛里却带着一种诡异的、生无可恋般的绝望,当笑容与眼神结合在一起,带来的是震撼人心的疯狂。这个世界上再没有第二个人清楚这种表从何而来,那是前世的李理在弥留之际,最后的挣扎与释然。

    所有的迹象都表明,李理的理智已经处在崩溃边缘,他很清楚自己目前的状态,也知道理智崩溃后自己会做出什么事,不过管它呢,几十年来难得放肆,他需要泄。

    时间似乎只过去了一瞬间,却又长得像是一万年。李理想了很多,包括与法拉和芬妮共同经历的那些过往、自己对她们的感、要为她们做的最后一件事、怎样给凶手建立一个永恒的灵魂囚笼……将他从思绪里惊醒的,是不远处一位女士突然响亮起来的呻吟。

    李理转头望过去,现那位陷入深度昏迷的女士居然正在渐渐清醒,伴随着一抹突然涌上脸颊的潮红,她终于睁开了双眼,用模糊的声音问着旁的丈夫:“我这是在哪里?我要死了么?”

    她的丈夫连忙擦去眼泪和下唇上的鲜血,努力用最温柔的声音回答:“亲的,别担心,你已经得救了,只是毒刚解,你的体还很虚弱。等会儿睡一觉,睡醒以后,一切就过去了。”

    很多人都转过了头,不忍再看。还在哭泣的人,也尽力放低了声音,惟恐自己的哭声刺破了这个美丽的谎言。

    是啊,就当自己在睡觉吧,把痛苦留给还活着的人,让他们铭记这段经历,从此懂得珍惜,或带着仇恨一起沉沦。

    李理暗暗叹息了一声,收敛起眸子深处的冰冷,重新低下头去,温柔地注视着法拉悄然睁开的双眼。

    法拉的脸上,潋滟着同样的一抹嫣红,艳如同七月盛夏里月光花最后的绽放。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