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法拉回宫(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父亲,我的想法就是这样了,您觉得怎么样?”

    法拉端正地坐在蒙巴大公对面,以请教的姿态结束了长达半刻钟的叙述。--凤舞文学网--从始至终,蒙巴大公都在认真的听着,表平静,神态安详,就仿佛入耳的不是一个把他儿子也算计在内的谋,而是在与女儿讨论晚上吃还是吃鱼。

    哦,错了,这是一个并不恰当的比喻。法拉的出点是为父亲分忧,这个建议本也充满了借势而为的堂皇大气,无论如何都算不得谋。所以说,大公阁下的复杂心绪,另有起因。

    几个儿子之间的摩擦由来已久,尽管表现给他看的总是一团和气,但是实际的况,我们英明神武的大公心知肚明。

    政治上的事大多都是欺上不瞒下,官员们习惯向上看,所以总有那么多道目光眼巴巴地盯着,一般的事,是瞒不住的。话又说回来,瞒下不容易,可是欺上也未必很轻松,心里要是没本帐,那个位置也坐不稳。只是很多时候,上面的人不愿意为小事轻易低头去看罢了。

    对于蒙巴大公来说,几个儿子之间的争端就是小事,安亚大6虽然没有“玉不琢不成器”的谚语,但是对于“有竞争才有进步”这个道理,每个上位都有深刻的理解。

    所以,三个儿子之间的勾心斗角,原本并不能让蒙巴大公为此忧心,蒙巴的政局的确因为继承人之争而变得有些混乱,但这是必要的洗牌,不存在任何外部因素的影响。

    只在极少数悠久皇室家族之间流传的《君权论》上说,“一位合格君王地最后一个义务就是为继任重新打造王座,只有在崭新的王座上举起经历过传承的老旧权杖,新王的意志才可以称得上是国家的意志。而它所出地声音将具有让世界震颤的力量,这个过程,是两代君王对国之权柄的共同朝拜,一为谢幕,一为启航。”

    这段话。是这本满是诛心文字的皇家著作的最后一段论述,短短几十个字,却被单独列为了一章。隐晦的文字,带来的是挥不开吹不散的血腥气息,这种味道能让软弱宽厚地新君作呕,也能让渴望至高权利的新君沉沦迷醉,然而无论他们的态度如何,这个过程都从未中止过。下的王座也在这一次次的摧毁与重建里变得愈加坚固,或愈加脆弱。

    蒙巴大公不希望留给继任一个不能承载太多重量的王座,他知道坐在这种王座上地痛苦,为了国家放弃、放弃享受、甚至放弃生命,这些都算不得悲哀,真正悲哀的是。--凤-舞-文-学-网--冷酷无地放弃了,却没能产生任何意义。

    有些事生的年代过于久远,已经不能够在蒙巴大公的记忆里留下清晰地影像了,记都记不清。也就无从谈起怨愤或仇恨,所以他才能够把全部的心力都放到谋划未来上,这是阿里在二十年里大厦将倾,而蒙巴却恢复生机的根本原因。

    二十年前的未来,现在看起来尚算良好。那么,今天的未来将会是怎样地呢?

    蒙巴大公看不清楚,所以只有全力以赴。但是全力以赴也通常代表着信心不足;对所有的困难与阻碍都看得清楚,却不意味着就有办法解决,这是压在蒙巴大公心里的一块大石。

    查尔斯和多德地争端,本来完全在大公的控制中,但是凯特和南方郡的卷入让况有了变化,再多的客观因素与有利条件也改变不了事实,事实就是:蒙巴公国的内部,的确存在着巨大的破绽。

    对于继承人份的争夺,在蒙巴大公的默许下已经持续了很多年头,到了今天,除非是一方彻底打倒另一方,取得规则以内的胜利,除此以外的任何外力都无法停下这辆疯狂行驶的马车,强行干预的后果,只能是翻车。

    最近一段时间,蒙巴大公也在检讨自己的错误,德华和多德从小就水火不容,但是如果不是他的有意放任,应该不会这么早就演变成对王位的争夺——起码不会这么早就将豪门卷入,如果况不能够得到有效控制,那么霍克和伦道夫这两大豪门,很可能会因为矛盾升级而毁掉政局里的平衡,在这种内外交患的时刻,这是包括霍克与伦道夫家族在内,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况。

    为了给两方面降温,调走多德是最简单可行的办法,同时,率领检查团南下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他的表现将会让支持或排斥他的人重新审视自己的决定,而留在都的查尔斯虽然占据了短暂的主场优势,却也因此而黯淡,这对两方都很公平。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法拉的建议都很妙

    巴大公的想法不谋而合。这让大公非常欣慰,“唯女儿也主动插手了兄弟之争”,这个让他不怎么舒服的事实,也就不那么难以接受了。

    这样想着,大公脸上的表就柔和了起来,轻声问道:“法拉,这些都是你想出来的?”

    拉平静地回答,隐瞒下了李理在其中的巨大作用。这是她必须承担的责任,因为李理还不想这么早就走进大人物们的视线。

    微微颔,蒙巴大公站起绕到了法拉背后,伸手抚上了她的头顶:“很好。你能主动去想这些,我应该感到开心,但是却开心不起来,因为这并不是我的成功,你的精力本来不应该放到这上面。法拉,我希望你能明白,很多东西我无法给你,不是因为我不你,而是因为我的相比于对家族的责任,轻得不值一提。”

    看不到父亲的表,却能够感受到头上的温暖,法拉清冷的嗓音微微有了颤动:“父亲,您已经给了我荣耀。生在银月家族,我同样理解这份责任,您不需要为此自责。”

    仅仅是理解么?

    蒙巴大公暗暗叹息了一声,莫名其妙地想起了族史里记载的传奇法师“空间先驱”柯特*科莱尔对他女婿蒙巴大公一世所说过的先是一个法师,其次是我自己,最后才是银月家族的一员。

    无意识地摇摇头,蒙巴大公驱散了心中那点微弱的不快,重新坐到了女儿对面,随口问道:“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检查团即将被组建的?这个消息,目前应该还只在特殊层面流通吧?”

    法拉没有犹豫,按照早就考虑好的说辞回答道:“与李理闲聊时听说的,他有一个熟人正好是检查团待选成员,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一点建议,就对他提起了这件事。”

    “熟人?该不会是我们蒙巴之花的父亲,克里斯多子爵吧?哈哈!”蒙巴大公爽朗地笑了起来,吓了法拉一跳。

    “父亲,您连这种事都知道?”

    摇摇头,蒙巴大公解释道:“不用奇怪,李理这个小伙子,在我们这帮老家伙的心里还是有点分量的,你感觉不到,是因为他们掩饰得好。看着吧,等到局势稳定了,肯定会有人跳出来为他打架的。”

    打架?!

    法拉的眉头一皱,马上又舒展开来,显然是想通了关节。

    哼!怪不得芬妮和海伦在家里呆得这么安分,原来已经肃清了家里的阻力,只等着确定心意了……

    不得不赞叹法拉的敏锐,仅仅一个词,就让她推断出了事实——尽管这个事实对她来说不算好消息。

    大家族对待子女的婚姻态度基本上只有三种,反对,赞同,不反对不赞同。会产生哪一种态度通常只取决于对象的实力,而子女本的意愿只在不与家族态度冲突的前提下才会得到尊重,这就是蒙巴的社会现状。

    李理有实力,并且是既容易借用又不需要大量投资还极其具有升值潜力的实力,所以受欢迎完全是可以预计的事,轻轻抿了一小口醋,法拉就迅把注意力放到了如何增强自竞争力上。

    “这些人真是不肯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冷笑着嘲讽了一句,法拉轻松地问道:“那么您呢?您是怎么看待李理的?”

    耸耸肩,蒙巴大公同样轻松地回答:“很不错。”

    “很不错?”法拉皱起了眉,这是她第二次听到父亲的这个评价,一个有所保留的、并不理想的评价。

    “就是还不够好。”

    蒙巴大公漫不经心地摆弄着茶杯,视线始终没有落到法拉略显紧张的脸上。顿住了片刻,似乎是在考虑如何措辞,蒙巴大公的脸色由此变得肃然。

    “如果蒙巴还能拥有二十年的平静,那么李理就是无价之宝。但是现在,这件珍宝的价值是打了折扣的,谁也无法确定到了真正需要的时候,他能够提供多大的助力,时间在这上面是最公平的,有大把的人等得起,就有大把的人等不起。”

    时间,又是时间。

    法拉终于懂得了父亲的提醒与母亲的暗示,银月家族将要面临的困难是现在无法预计的,等得起或等不起的变化,也许会在一夜之间生。

    到了等不起的时候又会如何?

    法拉的脸上失去了全部血色,直到这一刻,她才通过这份突然生起的最深沉最真实的恐惧,体会到了李理对她究竟有多重要。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