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拜访米琳达(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里对那领头有了先入为主的好感,难免就会更关心个机会,李理漫不经心地问道:“那么,那些平民是怎么处理的?”

    克里斯多子爵没有多想,笑着答道:“被抓进去的平民据说已经放出来了,而带头冲击政务府的那几个不是平民,是武,他们没有过激举动,当地政务府连打几板子泄愤的权利都没有,还能怎么样?”

    “哦?!佣兵还是私兵?”

    李理越来越感兴趣了。--凤-舞-文-学-网--克里斯多子爵所说的“武”,指代的是整个武阶级——这是一个很独特的阶级,所有掌握了个体力量,包括斗气、神术、魔法以及一切其它的人都可以被划分到这个阶级里,上至教皇,下至街头无赖,所有在某个力量体系里占有一席之地的人,都是武。这个阶级享有很大的特权,但是分摊到每个人头上的特权并不均匀,而且没有一个具体量化的标准,所以除了法师和牧师以外,修炼斗气的武都以成为贵族为目标,而每年的新晋贵族,也的确大部分是武。

    李理猜测,领头闹事的人,社会地位一定不会很高,否则的话,政务府当时就会把那个惹了祸的家伙抛出来平息事端,事根本就闹不大。

    克里斯多子爵摇摇头,卖弄道:“都不是,领头的是一个刚刚从国外回来的冒险,那头猪疯的地方正好是他地故乡。剩下的几位是他的伙伴,如果没有弄错的话。他们中间还有一个施法,但不知道是牧师还是法师——那头猪很倒霉,不是么?”

    李理哑然失笑,那家伙的确够倒霉的,这么小概率的事都碰上了。不过他并不怎么关心这个,真正值得奇怪的是,克里斯多子爵为什么对这件事了解得如此清楚?像这种小细节,如果不是特意留心,应该很难知晓。

    李理是个藏得住心思的人。他心里存着疑惑,却并不开口询问,只是顺着克里斯多子爵地口气接了一句“是很倒霉,真让人同”,然后就开始悠闲地喝着咖啡。

    李理的敷衍态度让克里斯多子爵感到为难了,实际况是,这个话题本带有着极强的目的,即使克里斯多夫人没有把它拿出来当作谈资。克里斯多子爵也会另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谈起这件事。可是,李理的沉稳老道实在令人难以想象,从谈话开始到现在,李理的好奇心和虚荣心都始终保持在一个极其克制的程度内,既不肯多问,又不肯多说,这让克里斯多子爵颇有点老鼠拉龟,无从下手地感觉。

    就在克里斯多子爵为难时。他的夫人仿佛心有灵犀似的接过了话头,她笑着恭维李理:“您的心地太善良了,那种人可不值得同。他根本就是活该,如果说倒霉,被他牵连的南方派官员们才叫倒霉呢。”

    克里斯多子爵心里大乐,开心得恨不得扑过去吻妻子的脚趾,所以也就没有注意他的女儿在听到这句话以后的古怪反应——其实不只米琳达脸色古怪。李理也有点哭笑不得地感觉。

    被自己了的美女就在边坐着,心里也许还怀着三天三夜也说不清的委屈,然后当着她地面被她的母亲夸奖为心地善良……这叫什么事啊?纵使李理脸皮极厚。也别扭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还好,克里斯多子爵给李理解了围。他已经被李理的深沉给弄怕了,不敢再玩吊人胃口、人思路的把戏,赶紧接过了话茬。

    “是啊,野兽派刚刚在蒙巴的大小议会里拉拢到一批盟友,还不能算是站稳了脚跟,这次地事件恐怕会给他们带来相当程度的打击,英明睿智的蒙巴大公绝对不会介意抽出手来关注一下南方地格局——事实上,我们审务处已经准备好应对某些即将变为事实的传闻了。”

    “野兽派?!哈哈,这个名字很贴切。那么,说说你的……恩,传闻?”李理很厚道地配合了一下,笑吟吟地等着克里斯多子爵的演出。

    “对,传闻。”克里斯多子爵用那种既嘲讽又兴奋的语气强调着这个关键的字眼儿,那表让人不得不相信,这所谓的传闻很快就会变成事实。

    “大公对南方烂的形势深感不安,他很有可能派遣一个检查团去彻查南方郡里存在的各种问题,以免在这双边谈判还未能达成一致的重要时刻,被某些意外扰乱了本国秩序。除此以外,这个检查团很可能还要担负起就地审判该案犯的职责,所以,它的规模会很庞大。”

    “哦?!”

    李理挑挑眉头,专注地看着仍旧袅袅散着气的咖啡,脸上一片平静,神态却不同于一般的漠不关心。

    克里斯多子爵顿了一顿,略一犹豫,把描述的重点放到了庞大上。--凤-舞-文-学-网--

    “据说,检查团会由一位政务或司法副总长带队,从财政、警务、司法、政务四大政府机构里抽选精干人员组成若干个专业的检查小组,长老院派遣专员随行监督,中央近卫军负责护送——这样规模的检查团,是以往各地政府内部出现严重渎职行为的惯例,按照常理来说,这次事件的严重程度还没有达到启动大型检查团的级别,但是如果考量到南方郡如今的形势……”

    克里斯多子爵干裂的上唇,咬着牙吐出了多少有点逾越的猜测:“……大公恐怕会借题挥。”

    检查团?

    李理托着下巴,咀嚼着这个在前世里就时常接触的字眼儿,陷入了沉思。

    局势太乱了。

    蒙巴、阿里、凯特,三国角力。蒙巴内有南方郡作乱、阿里大公不久于世,两国同样处境不佳。于是试图抱在一起争取修养时间,而凯特挥着金币和大棒在暗地里搅风搅雨,力求破坏两国和谈,这大方向的东西,一眼而知。

    但是如果落眼到具体举措上,想必有许多人会看得一头雾水。这就好象绝顶高手比武,东一抹西一刺,三流看得莫名其妙,二流看得一知半解。一流看得兴高采烈——如果把这个比喻在李理上,那么他应该是二流半,为什么出招、怎么出招看得明白,每一招能达到什么样地效果,却又一知半解。

    李理在某些方面,称得上是天才,而在另外一些方面,越这个世界太多的阅历让他看上去像是个天才。但是天赋也好,阅历也罢,都不可能面面俱到

    很多东西,他只能依靠书本上得来的知识进行推论—遣检查团。

    检查本是一种机制,广泛存在于除了原始时代所有类型的社会中,从奴隶社会一直到现代文明,只要社会存在着层级结构。那么由上而下进行的检查就是有必要,也有意义的。

    但是,在这个世界——或说在蒙巴这个国家里。检查团存在的意义、具有的功能、能够达到的作用、将会受到地反弹等等一切,李理并不清楚,所以他对整个局势的把握,到了这里一下子断裂了,他推导不出来。当检查团正式组建完毕以后,将会给混乱的局势带来什么好的或坏的影响。

    剥夺掉一个普通贵族的爵位,需要贵族院对“剥爵提案”进行表决。这是一件程序很复杂的大事。所以,有许多犯了罪的贵族在监生涯结束后,仍旧具有贵族份。由此可见,法律对于贵族来说,威慑力并不强大。

    那么,可以预见地是,区区一个检查团,并不足以解决南方郡的问题——起码不足以解决蒙巴大公希望解决的那些问题,然而派遣检查团本,的确是一个饱含着敌意的举动,这就很有趣了。

    蒙巴大公希望检查团做到什么程度?!或是……他希望南方郡做到什么程度?!如果矛盾被激化,那么阿里和凯特又会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问题太多了。

    李理苦恼地轻轻挠着下巴,这个小动作迅被聚精会神的克里斯多夫妇捕捉到,让他们隐蔽而又满足地对视了一眼——当然,他们并不知道李理的想法,他们只需要确定,李理对这件事感兴趣,那就足够了。

    他们地反应没能瞒过李理,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法术能够细致地捕捉到他人绪上的每一个微弱波动,那么这个法术一定叫做“李理的天眼”。

    受此提醒,李理意识到自己沉思地时间太长,已经快要达到失礼的程度了——当然,他绝对不会介意这个,只是对这种小角色表现得太过于盛气凌人,既没必要也不符合他的格。

    没什么诚意地歉然一笑,李理道:“克里斯多子爵,不得不承认,您的推测很有道理,事很可能会向那个方向展。那么,您还有什么没有说出来的推测么?我对此很好奇。”

    明明大喜过望,偏偏还笑得十分矜持,克里斯多子爵自以为控制力不错,却不知道早被李理看了个一清二楚,所以当他刚刚开了一个头以后,李理已经知道他想要什么了。

    “我那浅薄地想法能得到您的赞赏,应该是沾了我女儿的光,所以我就不谢您了。检查团地事,应该已经成为了定局,区别只在于规模大小而已。不过不管规模是大是小,我为审务处第一副官,恐怕都逃不掉这来回上千公里的奔波——现在看来这是一个美差,毕竟能为一位尊敬的法师效劳的机会可不多。那么,您是愿意听听我现在的推测呢,还是希望知道任务完成以后的第一手资料?”

    李理笑笑:“聊天而已,您现在就可以说。”

    “如您所愿。”克里斯多子爵振奋起精神,开始卖弄。

    “先,剥爵已经毫无疑问。它是这件事本的最终定论,可以说,这次的事件到现在就已经结束了,检查团、大公、南方郡——不会再有任何人提起这个人,这件事。”

    “但是。这件事产生的影响才刚刚开始显露,在以往,检查团地任务大约只有两种——扩大影响或消除影响。这一次,我的个人看法倾向于前。”

    “那么,问题出现了。检查团是否有能力现南方郡存在的某些问题?这里还有一个前提:这些问题必须是可以被利用的。假如检查团作到了这一点,那么胜利将会是大公,如果检查团作不到,那么胜利将会是野兽派——这过程中间绝不存在妥协,妥协和交换只能生在区分出胜利以后。”

    “如果这只是一个游戏。那么一切都可以到此为止,但这不是,所以还有更严峻的形势在等着检查团去面对。”

    说到这里,克里斯多子爵的语气低沉了下来,这是迄今为止,他在李理面前表现出来的最真诚的绪。

    “检查团完成任务的那一刻,就是失去主动权地时候,野兽派的反应将代替我们的工作。成为影响事走向的关键因素。有句谚语说:当问题无法在规则以内解决时,尝试一下打破规则——这是一个很好的指引,但遗憾的是,它经常被用在坏的方面。”

    李理撇撇嘴,应道:“那是因为,率先打破规则的人通常都是坏人——坏人地顾虑总是比好人更少一些,不是么?”

    “您说的真好,的确是这样。法师的智慧。真是让我这种愚人惭愧。”

    克里斯多夫人做崇拜状奉上了一个大马,克里斯多子爵顺着道:“所以在这种况下,好人总是更吃亏。”

    李理厚道地安慰道:“放心吧。恶必自溃,您应该相信神的指引。”

    “呃……”克里斯多子爵一下子卡了壳,这话茬说什么也接不上来了。

    一个狂妄的、素来不信神的法师突然教育你说,要相信神的指引,那么你应该赞同。还是应该反对?

    克里斯多夫妇并不愚蠢,所以绝对不会认为这是李理地真心话,但问题是。这话应该怎么理解呢?

    米琳达在一边掩嘴窃笑了起来,一直以来,李理展现给她的都是比较真实的一面——甚至还要真实过展现给法拉地,所以她更了解李理本质意义上的某些格,而按照她的理解,这个答案恐怕是在报复她母亲的那个“眼冒金星少女捧心式崇拜表”,这是最有可能的原因——实话说,那个表连她都觉得接受不了。

    这个答案,让克里斯多夫妇在内心里进一步肯定了李理地高深莫测和沉着狡猾,可是落在猜到了实的米琳达眼里,这个捉弄显露出了十足的孩子气,李理这个狐狸般狡猾、冬狼般残忍地家伙,第一次让米琳达感觉到了可

    被人打上了可标签的李理感觉到了米琳达的异常,于是干了一件相当符合他“可格”的事——他正大光明地伸出手,弹了弹米琳达的大腿。

    即使相触的只是指甲,即使隔

    的几层纱,李理仍旧感觉到了那*的丰腴和弹,力量,朝气蓬勃,充满生机。

    似乎很迷恋这种无法直接化为*的奇妙触感,李理乐此不疲的一下一下轻弹着,这可紧张坏了米琳达——这种*似的动作,适合在父母面前做吗?!一下两下还可以装做不知道,这样持续的扰,还不如亲密点搂在一起呢!

    于是米琳达心中觉得李理可的想法,像出现时那样迅地消失了。可?!天呢,这个专捉弄人的家伙简直太可恶了!

    克里斯多夫妇很快也现了李理的举动,实话说,他们是乐于见到这样的场景的,但绝对不是现在。

    看见堪称蒙巴公国最有前途的法师与自己的女儿关系亲密,这是喜悦;预想中的谈话完成了百分之九十,却剩下最为关键的百分之十,因为这种不合时宜的亲密,而无法再以先前那种自然的方式一本正经地进行下去,这是苦恼。

    被这两种对立的绪纠缠着,克里斯多子爵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冲着月亮吼上几嗓子的冲动。

    好吧,不管怎么说,起码现在能够和李理面对面的坐在一起交流。那么,如何完成交流,还重要么?!

    不重要不重要不重要……

    谈话对象仅仅是一个刚刚走上社会地毛头小子,却无法继续按照预想中的方式完成谈话,这个打击着实不小,却也帮助克里斯多子爵认清了事实。他迅屏弃了一切不切实际的幻想,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无视了李理对自己女儿的扰,以极低的姿态向李理请求帮助。

    “说起来实在太不好意思了。不过既然已经谈到了检查团的事,那么我希望您能给我一点帮助,当然,绝对不会很麻烦您,那真的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帮助。”

    “哦?!您确定我有那样的能力?”

    李理地反应很平静,坐姿、神态一丝未变,但语气却很夸张——夸张得奇怪。克里斯多子爵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李理一早就看出了他别有所求。冷汗瞬间湿了克里斯多子爵的背,被人看穿目的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少年在聪明敏锐的同时,心机竟也如此深沉。

    留给克里斯多子爵的反应时间只有短短的片刻,片刻以后,他的反应将会决定他是否掌握住了这个得来不易地机会,诗人们把这个片刻称为“决定命运的瞬间”——很搞笑的说法。因为有能力决定他命运的并不是他自己,而他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的命运很可能就在之前的某一个瞬间被决定了。

    所以克里斯多子爵并没有用到这个瞬间——在他开口回答以前。李理已经挥了挥手,随意道:“好吧,您希望我为您提供什么样的帮助?”

    克里斯多子爵大喜过望,这种喜悦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因为只有他自己清楚。他所要求的事对于自己来说,是什么样地难题,而对于李理而言。又是多么的简单。

    安全,他要求的,仅仅是南下旅途中地安全。

    “负责我们检查团防卫工作的,是中央近卫军,这是一支专门为重要公务提供防卫的军队,他们的每一次出动,都带有极其明确的目地,这一次,我估计他们肩负的任务就是保护好任何被现的重要证据,或有可能成为证据地个人。我希望能通过您得到一点小小的特权——在非任务目标中,最后一个被放弃的特权。”

    李理静静的听着,脸上挂着优雅而柔和的微笑,然而克里斯多子爵无论如何都不会把那当成是赞赏,只好自嘲地笑笑,继续叙述——即使他要说的东西,很可能早已经在李理的预料之中。

    “这对您来说,绝对不会很难。因为这支近卫军现在的武技长,是安吉莉娜小姐。”

    “还有,假如检查团真的达到了预想中的规模,那么还会有一位法师随行。您在法师公会的影响力,我想不需要我再赘述。让一位尊贵的法师挂心我的安全,我绝对不敢有这样的奢求,我仅仅是希望能够在顺便的况下,得到这位法师的一点点照顾。”

    克里斯多子爵站起来,对李理行了一个表达感激的贵族礼,这也代表着,他的请求提完了。

    实话说,这个请求完全在李理的预料内,检查团如果真能组建并成行,无疑会成为一个巨大的靶子,即使南方郡不作出任何反应,凯特方面也绝对不会让检查团轻易地回到蒙巴城,甚至就连阿里公国都很有可能掺上一脚,而这个举措最核心的意义就在于此——所有检查团驻足的土地都有可能成为角斗场,几大势力追逐胜利的角斗场。

    谁强谁弱,谁敌谁友,一眼分明。

    “在确定了检查团会被组建并且名单上有您以后,我会和安吉莉娜谈谈这件事的。”

    微微沉吟片刻,李理给出了答复。

    这个忙真的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只需要李理动动嘴皮子就行,克里斯多子爵并不讨李理喜欢,却也没有资格被李理讨厌,那么看在米琳达的面子上,向安吉莉娜张一回嘴又如何?

    特权这种东西,在有些人眼里可望而不可及,但是对另外的一些人来说,仅仅是可以随便放的劣质大米。李理给自己的决定下的定义,就是开仓放米。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