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我是您的俘虏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蒙巴最近太混乱了,我很怀疑,这还是那个我所熟悉莱茵哈特、李理、肖*伯恩、李理,短短两个月内,竟然生了贵族的暗杀,这真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现在已经有不少贵族在怀疑蒙巴的治安,我敢担保,这样的刺杀再生几次,保管有一大批贵族领主会放弃蒙巴城奢华的生活,像受惊的耗子一样回到他们的领地,然后眉飞色舞地向那群乡下土包子宣扬蒙巴城的可怕。--凤-舞-文-学-网--”

    德华大声地抱怨着,脸颊有点微微泛红,不过没有人会以为那是因为激动——短短一刻功夫,他已经喝掉了五杯朗姆酒并且正在倒第六杯。

    原因?!有很大可能是因为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跳舞对象。

    拉里和亚当对视一眼,然后同时错开了目光,颇有点心照不宣的感觉。亚当笑着打趣道:“得了吧,你才不会关心这种事呢!我猜,真正让你感觉到苦恼的事大约是‘为什么死的不是李理而是大胡子’吧?大胡子会陪你喝酒打架,却不会抢你女人,这才是你心目中的好朋友,对吧?!”

    “不要胡说!”德华压低声音呵斥了亚当一句,然后四下扫了几眼,现并没有人注意他们这个小角落,这才缓和下绪,略带不满地道:“这种话,你可以对任何人说,惟独不能对我说。李理是一个受人尊敬的法师,他所受到地两次暗杀。很明显不在争风吃醋的程度上,虽然所有人都清楚这一点,但是这并不能洗脱我的嫌疑,你就不要再给我添乱了。”

    亚当撇了撇嘴,没有开口反驳。拉里赶紧打圆场,笑道:“说起来,这也是他们的运气。李理一个小小法师,连续受到两次刺杀,却连点油皮都没有擦破;莱茵哈特下基本不通武技。膛被人刺了个大洞,又中了那么难缠的毒,却还是活了下来;就只有大胡子最倒霉,离了几十米远,居然没能躲掉几个小学徒的偷袭。”

    “小学徒?!”亚当嘴角闪过一丝讥诮:“蒙巴城里有这种实力的小学徒,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很好查的一件事,查到现在都没有个结论,哼哼。也只能把原因归结到运气上了。”

    德华的脸色再次冷了下来:“亚当,被足了一个月,看来你地怨气不小。我能理解你的心,却无法赞同你的行为。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不可以说,什么话可以说却不应该在这种场合说,不需要我提醒你吧?”

    “得了吧,亚当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太紧张了,难道会有哪位大师或剑圣偷听我们的谈话?”拉里伸手拍拍德华的肩膀,然后扭头对亚当挤了挤眼睛:“亚当。你的玩笑的确太过火了,如果被伦道夫伯爵知道,下个月你还得呆在家里抄书。好了,朋友们,难得聚在一起。我们不谈这些扫兴的事。来,喝酒。”

    德华沉着脸与亚当、拉里分别碰杯,一口干掉了他地第六杯朗姆酒。摇晃着站起来,勉强挤出一丝微笑:“你们继续,我去和还没下场的夫人们打个招呼,也许还来得及给今晚找个伴儿。”

    德华没有给亚当和拉里留下开口挽留的机会,直截了当地离开了。亚当不屑地冷笑了两声,道:“看看吧,这就是我的好表弟,在需要我们时笑得如同阳光般灿烂,而在现我们有可能给他带来麻烦时,却又惟恐避之不及。”

    拉里满不在乎地咂着酒,笑着回道:“得了吧,这可没什么好指责的,如果换了是我,也会这样做的。”

    顿了顿,拉里玩笑似的再次开口:“还有,如果不喜欢这种感觉,你大可以只把他当成四王子。不过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你现在地心态的确不怎么值得称赞。”

    亚当很清楚,这句话应该理解成警告,但是拉里和德华不一样,所以他只是冷冷哼了一声,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

    “好吧,我会注意的。”

    敷衍了一句,亚当也起离开了,丝毫没有掩饰他地不耐烦。--凤舞文学网--拉里微微一怔,无意识的盯住亚当的背影,拧紧眉头陷入了沉思。

    事不对头。随着与冒牌亚当的接触,拉里越来越确认这一点。

    一切源于一个可笑的意外:真正地亚当自以为是地独自出手试图消灭法师李理,然后被李理消灭了。

    这造成了很严重的后果,为了计划的顺利进行,大家共同决议,启用了亚当地替。这是一个应急方案,如果还有其它可能,拉里决不会投出那张赞同票,因为真相暴露的后果,任何人都承受不起。

    还好,替瞒过所有人,为大家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然而另一个意外出现了——肖*伯恩也死了!

    这件事的严重,远远过了李理的想象——对天誓,他只是想给幕后黑手们找点小麻烦,然而被随手干掉的大胡子,却不是他以为的小杂鱼一般的恐怖分子,而是本拉灯。

    蒙巴公国里,有一些人对自己目前的待遇不满意,这种不满来源已久,他们想要更多,但是却并不具备直接获取的实力,而凯特王国恰好能满足这部分人的需求,并且需要他们付出的代价不算大——起码比起直接掀翻头上大山来说,不算大。于是两方面经过了漫长的试探,终于借着政局不稳的机会,联合到了一起。

    而亚当与肖*伯恩,正是连接蒙巴与凯特两股势力的中间人

    所谓的中间人,起到的作用大约可以理解成为纽带或平衡,没有了这两人在中间周旋

    ,两股势力脱节了。他们不知道谁是盟友,谁是敌自己去争取利益,但是却不知道能得到多少,又需要付出什么,于是只能在试探中一点点暴露出某些不方便让对方知道的意图,在相互扯皮中寻求妥协,一不小心就会引冲突。

    比如说,让拉里感觉到很不舒服地是,替没有履行原计划。合理消失。

    这个替的存在,拉里很早就知道,并且还与他打过几次交道。原本拉里没有怀疑他,亚当为伦道夫家族的嫡系后代,拥有一个心腹替,一点也不奇怪。然而这个代替真正亚当出现在世人眼前的家伙并没有满足于履行既定职责,这个家伙的不安分让拉里感觉到了不对劲,就仿佛他并不是由亚当培养出来的一样。

    拉里心中一动。一个合合理但令人恐惧的猜测浮出脑海:也许……这个替代表了某位更强大存在的意志?!

    如果是这样,那么很多东西就可以解释得通。但是,他的目地是什么呢?!会不会……整个伦道夫家族都在战利品当中?!

    拉里的瞳孔瞬间缩成了针尖,冷汗涔涔而下。

    冒牌亚当至今没有被人看破,这证明他本是有足够实力去扮演好这个角色的,那么掌握伦道夫家族就很简单了——只要所有的知人都死掉!

    这个决定,是三个人共同做出来的——肖*伯恩,自己。以及一个神秘人。也就是说,应该算做是外人的知人,只有他们三个。这样看来,肖*伯恩的死,也许并不像亚当替所说的那样,是李理

    拉里被自己地猜测吓坏了。其实他也知道,在目标还没有达成之前。两方面应该不会产生这么激烈的冲突,为了一个伦道夫家族继承人的位置,牺牲筹谋多年的大局。更是得不偿失,无论冒牌亚当背后站着谁,这点远见肯定是有的。

    但是,猜忌这种东西一旦产生,再想消除可就难了——尤其是,拉里本来就是一个疑心很重的男人。于是种种不妙的可能化成了一根锐利的刺,扎进了拉里地心底,让他开始坐立不安。

    如果有人仔细观察一下现在的拉里,就会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拉里地脸上还是一片平静,但是就在这短短片刻时间,他已经在沙上换了起码四、五个姿势,就仿佛**下面坐着的不是毛皮软垫,而是钢刺尖针。

    时间就这样慢慢流逝,德华没有回来,亚当也没有回来,倒是有几位相熟的夫人来陪他聊了几句,可惜这会儿的拉里,早已经没有了猎艳的闲心。

    好不容易熬到舞会中场,在这个时候离开,已经不算突兀了。拉里一口喝尽了杯中地残酒,离开了会场。

    外面的空气很好,离开了通明的***和酒香气,初冬凛冽地寒意让拉里的头脑一清,他突然醒悟,自己的反应似乎有点过火了,再怎么着急,也不差这一场舞会的。他摇摇头,自嘲地想着,也许,亚当和大胡子的接连死亡确实让自己变得过于敏感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既然已经出来了,就没有再回去的道理。只是,这次舞会容易脱,已经上去的贼船却不容他说下就下,尽管整个行动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但是很多事都不可能当作没生。

    再次叹息一声,拉里抻了抻斗篷,弯腰钻进了马车。

    侍卫恭谨地问道:“老爷,今天晚上住哪里?”

    拉里沉吟片刻,挥挥手:“回家。”

    这个答案让侍卫感到了意外,但是他没有多问,转坐到了车夫旁边。

    拉里在蒙巴城里有好几处房产,最大的一处是那座被誉为乐园的院,办公、招待朋友都在那里,还有一处是平时用来修习魔法的实验室,机密、重要、值钱的物品都放置在那里,这两处就是他经常呆的地方。但是说到“家”,唯一被拉里从心里当成家的地方,却是平民区的一座小院,因为那里有一个并不时常被他想起,但是一想起就会感到温馨的女人。

    有她的地方才是家。

    马车在石板路上压出粼粼的响声,拉里的心也随着这韵律。变得越来越火。就在家门已经遥遥在望地时候,一阵剧烈的魔法波动突然自远处传来,瞬间熄灭了他的所有

    附近,有法师在施法!

    尽管不能确定这个举动是针对他的,但是拉里还是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应。他低声吐出一个单词,右手中指上的戒指表面漾起一片光芒,一个瞬的元素抵御已经加持在上,就在下一秒,一个明亮的黄色大火球划破夜空。炸在了车厢前部,车夫与侍卫的中间。

    轰的一声巨响,耗费不菲地奢华马车变成了一堆燃烧着的碎片,四下飞溅而去,被高高抛飞的,同时还有车夫和侍卫,不同的是,车夫在第一时间就变成了一堆焦臭的碎。而斗气高达7级的侍卫,还生龙活虎地在半空中喷出一大口炽的血液。

    按理说,侍卫完全有能力在攻击到来前闪开的,这枚火球本来也不是针对他地,但是这枚基本上接近瞬的火球,离马车实在太近了,2o余米对于初4oo每秒的火球来说,实在是非常微不足道的一段距离。留给侍卫的反应时间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而这个瞬间被他浪费在了犹豫上——潜意识告诉他要避开这枚散着危险气息的炸弹,但保护主人的职责又催促他迎上去。士兵和侍卫两种份冲突地结果就是,他哪样也没做到。

    侍卫

    的血液在半空中就全部蒸,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侍卫在地上滚了两圈以后,居然又弹了起来。从他稳稳持着剑的手上,根本看不出这次打击地效果。

    把侵入体内的能量在血液里喷出去,这是一种很有效的保护手段。应付火系伤害尤其合适,不是经历过大量实战的资深武,很难掌握这种技巧。

    被炸飞的,还有坐在车厢中地拉里。但是得益于他那快的反应,以及那枚珍贵的防护戒指,在空中飞翔了一段距离地拉里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同样很迅地爬了起来,只是,主仆两人的距离因为这次意外的打击,而拉开了一段不小的距离。

    这次,侍卫没有犯错误,他在第一时间往回冲刺,打算履行自己为侍卫的职责。

    拉里的应对也算可圈可点,他没有急于吟唱法术动反击,而是急急的冲向了他的侍卫。这是比较正确的选择,他上的元素抵御还能挡住大半个爆裂火球的威力,但是他却没把握在这种接近瞬的攻击下完成任何一个法术,那么,在移动中受点伤,肯定要比被人打断吟唱受到反噬要好多了。

    就在主仆两人还差3左右就能汇合到一起时,第二轮攻击来临了。出乎两个人意料的是,以做饵的拉里根本没有受到直接打击,就仿佛那个藏在暗处的刺杀已经看破了他的打算一般。

    一道飓风突兀地出现在两人中间,时机巧妙得无法形容。元素之风卷在拉里上,被全数抵消,没能卷起拉里,但还是把他向后推出了一段距离。那个侍卫也是同样状况,尽管他使用了类似千斤坠似的技巧,却仍旧被推出了飓风范围外,两个人的会师打算就此告破,拉里上的元素盾却又被磨掉了小半。

    似乎是察觉到了有机可乘,刺杀直截了当地出了第二枚火球,为法师的敏锐感觉让拉里第一时间判断出,这枚火球“如愿”地向了自己。

    “拦住它!”

    拉里大吼出声,经过了飓风术的消耗,拉里已经不敢肯定,这枚火球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了。

    侍卫没有选择,只得凭着直觉冲刺挥剑,还好,他离得不算远,勉强地刮到了火球的边。火球毫无悬**地爆炸了,侍卫再次被炸飞,就在这个时候,拉里终于看清了形式,垂死挣扎似的开始了施法准备。

    一秒不到,又是一股没什么伤害力的飓风,打断了拉里的吟唱。受到了一定程度反噬的拉里脑袋一疼,体里的魔力开始翻腾。然而拉里不惊反喜,在这生死关头,他的头脑格外的清晰,这个飓风术似乎更应该理解成为警告,而非是伤害?!

    就在他突然想到这一点时,又是一枚火球飞而来,但是很明显,目标是他的侍卫。

    面对着一位能够瞬3法术的大师,7级武的任何反..的,而那个可怜侍卫的况更糟糕,他已经被同样威力的爆裂火球照顾过两次了,所以,在拉里庆幸而又悲哀的目光中,他被炸成了车夫的形状。

    “大师,不必继续,我是您的俘虏了!”

    拉里张开双臂,大喊出声,然后收到了一枚小一点但颜色是绿色的大火球。拉里毫无悬**地吐着血飞了出去,但是等他勉强地爬起来以后,脸上已经挂满了劫后余生的喜悦笑容——这笑容倒是蛮真诚的,毕竟他也是法师,很清楚2法术大火球与3级法术爆裂火球的++看来,这条命已经保住了。

    拉里很乖觉地再次张开了双臂,只不过,他的人是坐在地上的。不远处的影里不再有法术飞出来,但是也没人露面,马车的残片还在燃烧着,偶尔爆出一声脆响,混着拉里的喘息声,就是大街上仅有的声响。

    就在这令人压抑的沉寂中,一辆马车由远至近,飞驶来,停在了拉里边。拉里绷紧了上的肌,却忍住了心里的紧张和恐惧,连头都没有回,就被人轻轻巧巧地打晕了——或许,这正是他所期待的。

    马车继续前行,一个浑上下被黑色包得严严实实的翻入了车厢,对着法拉公主微微一笑,这个笑容,法拉熟悉到咬牙切齿,但是那张脸,分明是莫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