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伦道夫伯爵的叹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历了昨天那样一个**的夜以后,李理对接吻产生了恐惧的直接体现是,当第二天中午他再次见到法拉时,总是会不自然地瞄着她的嘴,然后体就会不受控制地微微抖。--凤-舞-文-学-网--

    法拉的“伤势”也很严重,她的嘴唇更嫩,所以一夜过去,仍旧有些红肿。仅从外表上看,被凌虐了的人完全应该是法拉——但事实正好相反。

    获得了重大胜利的法拉毫不留地嘲笑了李理一番,带着一个极其罕见的好心去书房工作,而李理却没那么轻松,他还要去向公会的“常事务裁决团”详细说明一下昨天的刺杀经过,并且与裁决团里的大师们磋商出最终解决方案。

    这件事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李理并不希望大师们现在就出手,而大师们其实也没有这个打算,理由甚至比李理的小心眼还充分。

    很多人把魔法师看成一群不谙世事的古板学,但是很明显,这种想法极其幼稚。的确有许多魔法师从来不去思考那些人世故,但是还有更多的大师是那种善于揣摩人心或精于把握大局的人精——比如阿尔法大师。

    如果单单一个阿尔法大师还不足以扭转大多数人的认识,那么他们应该去研究一下李理,这家伙早晚会成为魔法师,到时候谁还敢说魔法师里没有狡猾诈之徒?

    总之,应对措施已经被确定了下来。阿尔法大师会向警务处出谴责并要求他们在十天内找出幕后真凶,否则法师公会将会使用自己的手段去解决问题——绝对不是什么好手段,为了让这份最后通牒似的通告显得更正式一些,阿尔法大师甚至开启了与教会和蒙巴政务系统的紧急磋商,看在不明所以的人眼里。就好象法师公会打算动城市大战一般。

    应该说,这次刺杀本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而法师公会又往上头浇了一桶油。因为阿里寇边而乱成一团地局势,又乱了一些,每个人都在猜测,究竟是谁如此愚蠢地在光天化之下,当街刺杀一名前途无量的法师。

    消息灵通的大人物们当然会知道更多,比如说,那淬了毒的弩箭。这种毒在众人的视线里。已经是第二次出现了,而它的每一次出现,伴随的都是大乱子。

    可是,问题来了。阿里王子莱茵哈特和蒙巴小法师李理,两人有什么共同之处么?!或说,两人有什么刺杀价值,至使幕后指使如此大动干戈?刺杀莱茵哈特还可以说成是政治需要,但是出动一个“堕落狂法师”以及两个7级武,仅仅只为了刺杀一个小小的法师学徒。这就说不过去了。

    尤其好笑的是,这股相当强大地力量,居然连目标的油皮都没蹭破,就全部回归了天神的怀抱,这让许多人在目瞪口呆之余,也彻底记住了李理*昂纳多这个名字。

    越来越多的人在关注这件事的后续展,有些人是好奇,有些人怀着恶意,还有些人是不得已——总之,他们想找出这两次刺杀之间的联系。更想找出凶手,但是,那就和李理没什么关系了。

    在和安吉莉娜谈过以后,李理迫不及待地开始了对“魔法盾”的研究,接二连三的意外让他认识到了提升实力的重要,而对于法师学徒来说。学会十个四级法术,都不如掌握魔法盾重要。

    当然,李理目前地进展仅仅停留在研究上,要构建属于他自己的魔法盾,他的精神力勉强达标,但是魔力还不够。那是一个极其艰辛的过程,魔力在突破经脉的屏障,进入体表时,会产生剧烈的疼痛,可以说。每固定一个节点,都是一场磨难。

    同时,整个过程还必须尽可能的短暂与流畅,否则很容易前功尽弃。--凤-舞-文-学-网--但是在长达1到3月的时间里,生意外的可能太高了,有很多6法师就是因为失败几次以后,在心理上无法承受那种痛苦以及对再次失败的恐惧,才最终失去了晋级魔法师地可能。

    李理不想在一次次的失败中浪费时间,所以当然要做好完全的准备。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最近一段时间的生活只有两个主旋律:抄书,修炼。

    就从今天开始。新历2o211月23,遇到刺杀的第二天。

    ************************************************************************************************************

    新历2o211月2221时,云雀堡,书房。

    阿尔弗雷德&1t;.读着书。

    他的体微微前倾,整个上半都已经压在了书桌上,由双肘支撑着那份重量,却把双

    半空中,而肩膀则因为这个姿势被高高顶起,几乎与平齐,看上去极其古怪。

    这并不是一个合格贵族应该具有的读书姿势,伦道夫伯爵的礼仪老师也从来没有这样教导过他,他学自于父亲,伦道夫家族现任家主,伦道夫候爵。

    伦道夫伯爵抬着的右手里把玩着一枚私人印章。由晶石雕刻而成的印象毫无规律地转动着,书房里的魔法火烛稳定地燃烧,明黄色的火光偶尔被印章反出青芒,落在红楠木家具上,就像来自幽暗地狱的魔鬼突然睁开了眼。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在这寂静地、保持着17oo前古老风格的书房里,时间的流逝不会有任何痕迹。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古朴的木门终于被轻轻敲响,随后,亚当走进了房间。

    “父亲,您找我?”亚当恭敬地开口。停在了书桌五步外,那个位置,端端正正地摆着一张椅子。

    “坐下说话,亚当。”伦道夫伯爵轻声开口,语气很平静,这让亚当紧张的心放松了些许。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交流过了,这是我的疏忽。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怪我,坐在这个位置上,即使没有工作也很难抽得出时间。你以后会明白地。”

    亚当局促地点点头,急忙辩解道:“我当然不会怪您,其实我很好,您把问题看得太严重了。”

    “这样就好。”伦道夫伯爵仔细地把书签与刚刚看完的那一行文字对齐,然后合上书,缓缓地抬起了头:“那么,让我们谈谈下午生的那件事吧……你怎么看?”

    随着伦道夫伯爵缓慢地动作,一股极其具有压迫力的气势,从他地上散出来。这个古怪的读书姿势,直到现在才显露出它的真面目——就像一头猛虎,突然从瞌睡中醒了过来,作势扑。

    伦道夫伯爵那凝重的目光给亚当带来了极大地压力,他靠在椅子上的后背开始微微濡湿,如果不是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很难肯定,他不会在这样的压迫下崩溃。

    亚当从前一直抱怨父亲太过苛责严厉,他现在终于明白了,那究竟是怎样一种严厉。

    “我……父亲。您应该明白,我并没有打算瞒着您,但是会生这种意外,我实在没有想到……”

    伦道夫伯爵摇摇头,平静得仿佛深潭:“亚当,看来我对你的确是太疏忽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什么长进。”

    “父亲!”亚当的声音带上了些许的愠怒,他很清楚,“自己”一直表现在家人面前的脾是什么,不管面对多大的压力,他都必须保持下去。

    “李理只是一4法师而已,但是我地安排是把他当作7法师来应对的,我并不觉得在这件事上,有什么疏忽大意。这中间一定是生了什么无法抗拒的意外变故。如果您要责备我不该偷偷使用您的印章,那我无话好说。”

    伦道夫伯爵暗暗叹息了一声。自己的这个儿子,还是太毛躁了……或许,这应该怪自己,如果不是因为伯雷而放松了对他的教育,以他的头脑,应该还是可堪造就的。

    这样想着,伦道夫伯爵的目光柔和了一些,他沉吟片刻,换了一种更加温和的语气。循循善地开口问道:“你觉得,我把自己地印章收藏在云雀堡里的这间书房。而不是防御完善的东堡,究竟是为什么?”

    “这……”亚当愣住了,在他偷出这枚印章用以召唤刺客时,并没有想过,为什么如此轻易地达到了目的。

    “我不怕你惹祸,但是我不想你受到伤害。所以我留下了这枚印章,让你在事紧急时,能够有个凭仗。”伦道夫伯爵顿了顿,柔声道:“所以,我不会怪你偷用了我的私人印章。”

    “至于梅隆*梅索,这是一颗很珍贵的棋子,如果好好使用|L有扭转局势地实力。但是他再怎么强大再怎么有用处,说到底也不过是一枚棋子,又没有人知道他是属于伦道夫家族的,丢了就丢了,更不值得为此生气。”

    “那……那么?”亚当呆住了,他没想到,这么严重的错误在伦道夫伯爵心里,居然根本不值一提。

    伦道夫伯爵第无数次在心里叹气,在他的印象中,自己这个不学无术的二儿子尽管喜欢惹祸,但是头脑绝对清晰,今天怎么就变得这么蠢了呢?或许,是因为自己平常太严厉了,让他对自己产生了畏惧吧……

    蒙巴正处在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在这种时候,让他看清楚局势比斥责他的任妄为更重要,于是伦道夫伯爵压下了心中的不满,轻轻笑着问:“你觉得,你的安排万无一失是吧?其实我很庆幸,幸好你没有成功。”

    看着亚当目瞪口呆的模样,伦道夫伯爵笑得更畅快了一些:“你有没有考虑过,如果

    了,很可能会给伦道夫家族带来巨大地灾难?”

    亚当不服气地抗辩道:“可是,这怎么可能?我正是确定了没人知道梅隆*梅索与我们家的关系,才命令他去做这件事的。”

    “怎么不可能?对于魔法,你知道多少?对于魔法师。你又了解几位?”

    稍显得激烈的反问了几句,伦道夫伯爵迅收敛好绪,语重心长地道:“亚当,无论你最后达到了什么高度,拥有了什么成就,千万不要以为世界就是你想象的那样——任何时候都不要有这样地想法。每个人所能看到的世界,都只占全部的很小一块,你必须学会看到别人眼里的世界,这样才能保证。伦道夫家族不会因为你地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举动而覆灭。”

    “这次算你你有点小聪明,挑选了一个好时机。知道李理会去探望莱茵哈特下地人,总共只有那么几位,法师公会不想在这个关口把事闹大,所以没有采取激烈手段,否则,伦道夫家族就算彻底被你拖下水了。”

    亚当心里一动,好奇地问道:“激烈手段?您认为,他们真的有能力确定幕后指使?”

    “当然。”伦道夫伯爵沉重地点点头。“你还小,有很多秘密还没有资格知道。11级以上的大师是极其恐怖地,表现在外的强*术,仅仅是他们最微不足道的那部分实力。11级大师能够初步掌握空间的力量,12级大师能够初步掌握时间的力量,13大师能够初步掌握灵魂的力量——这就是圣域以前的三大终极力量。”

    “而蒙巴法师公会,就有一位13级的大师。如果你真的杀掉了李理,这位大师很可能出面,用法术拷问梅隆*梅索地灵魂,到时道夫家族恐怕很难承受法师公会的怒火。”

    说到这里,伦道夫伯爵不满地哼了一声,似乎还在后怕。他像是提醒又像是警告地怒道:“以前就教育过你,不要轻易招惹强大的敌人。想为伯恩家的那矮子报仇?!就凭你?!你怎么不去刺杀法拉?!还仿照王宫刺客在武器上淬毒,你以为这样就能嫁祸给那群人?!你以为那种普通的藤毒就只有你能仿制出来?!别人都恨不得离他们越远越好,你倒是不走寻常路——不同寻常的愚蠢!”

    亚当的冷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他不明白,连自己都没能确定杀死大胡子的凶手,为什么伦道夫伯爵会知道,并且还肯定法拉也参与在其中了。

    伦道夫伯爵看到亚当的懦弱模样,心里更愠怒了,但是说话反倒轻了一分:“听着,我们这些老家伙,看上去是没什么用了,但是知道的事,远比你想象地要多。李理的名声的确还不算大。但是我们比你们更加清楚他在法师公会的地位。蒙巴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样有天分的法师了,一位13级的大师让我们对阿里地优势保持了将5o,那么,培养并保护另一位天才法师的重要,你可以自己去想象。”

    “哼!如果不是因为李理是一个罕见的、具有战斗天赋以及战斗*的实战派法师,你以为你会有机会对他进行刺杀?”

    “肖*伯恩的事,你给我全部忘掉,就当没有认识过这个失掉一个城卫军大队长的位置,你以为我不心疼?记住。杀戮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手段,如果手法拙劣。那么它就是最差的手段。”

    “是的,父亲,我知道错了。”亚当很诚恳地承认了错误,完全是自真心。

    虽然受到了一顿训斥,但是他的心却变好了许多。不但刺杀地动机被伦道夫伯爵误认为是替大胡子报仇,又知道了许多打听不到的内幕消息,尤其是法师公会进行灵魂拷问的能力,这一点如果利用得好,恐怕将会产生难以估量的作用,总算没有辜负他抱着必死决心坚守岗位。

    伦道夫伯爵点点头,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是沉吟了片刻,他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说,重新垂下头,翻开了那本书。

    亚当知道,这意味着谈话已经结束了。他站起,轻手轻脚地走出书房,直到关上房门以后,才长长吁了一口气。

    而房门内,伦道夫伯爵怔忪地望着红楠木书桌上那只狰狞的“鬼眼”,也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