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再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李理回到别墅时,法拉正坐在客厅里的沙上读书。--凤-舞-文-学-网--她抬起头默默地望向李理,李理回给她一个大大的笑容。

    “晚上来我卧室一趟。”

    法拉冷淡地留给李理一句话,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了书本上。这份藏在冷漠反应中的关怀,感动得李理泪盈眶——话说,自从安吉莉娜来了以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对法拉干过偷香窃玉的勾当了。

    上楼,换衣服,洗澡,把一的血腥气息收拾干净以后,李理又来到了书房。毫无疑问,法拉既然委委屈屈地等在楼下,那么安吉莉娜一定会在书房。

    和法拉的反应截然不同,安吉莉娜看到李理以后,笑得是既危险又邪恶,她揶揄着问道:“听说我们的天才法师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李理苦笑。

    “小”麻烦?!好吧,连块油皮都没擦破,姑且算是小麻烦吧……

    这样想着,他大言不惭地回道:“而已,还算不上麻烦。”

    “这样啊……”安吉莉娜轻轻笑起来,舒舒服服的往椅子上一歪,把双腿高高架起在书桌上,大马金刀地冲李理挥挥手:“时间还早,过来坐,给我讲讲经过。”

    李理自然是无可无不可,除了那一掌以外,整个战斗过程中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手段,而受了那一掌的刺客以及被踩碎的车厢都已经化为了灰烬,李理大可以想怎么编就怎么编——烧尸这个举动,立威是假,毁尸灭迹是真,当着上千人的面堂堂正正地干这种事,看着那些无知路人或敬畏或恐惧或憎恶的表。李理差点把肠子笑打结。

    那一掌,对于李理来说是一个极大的突破,刚刚在自己房间里,他又试了一次。只要注意力高度集中,他可以轻松地打出一寸远的空爆,这是他两个月以来不懈努力的成果,同时,似乎也和精神上地突破息息相关——在今天以前,他很难进入那种能够让时间变慢的精神境界。也就做不到细微的控制。

    在彻底掌握了透力推以后,新的问题又来了——这一掌的杀伤力究竟有多大?

    高刺客是第一个实验品,但是那种生死关头的极限况,似乎并不能正确体现那一掌的威力。李理甚至不清楚,破开了高刺客防御的究竟是透力推、空气爆、还是两结合?

    恩,在推算这个之前,应该先弄明白斗气的防御机制才对。

    有了这样地想法,李理在叙述时就加入了很多的东西,末了。他疑惑地反问安吉莉娜:“安吉儿,你们武想要破开对方防御,会怎么做呢?实话说,直到现在我还觉得有些奇怪,那个刺客的表现很拙劣。”

    安吉莉娜皱起了眉头,似乎是想不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况。沉吟片刻,她决定从基础开始给李理补习:“斗气能量是储存在气海、运转在经脉中的,这和你们法师的魔力不存在本质差别。但是低级斗气的应用方向是淬炼自,让体更强壮、更快、更坚韧,当体足以承受更大伤害时。斗气延伸乃至斗气外放就有可能实现,成为武的攻击手段。”

    “但是相比于魔法,斗气存在一个先天的缺陷——在达到斗气外放境界以前,它不可能被凝结成防御罩。恩……你应该知道你们晋级要求吧?”

    “怎么可能不知道……”李理翻起了白眼,似乎觉得这是一种莫大地侮辱,但是事实上。他的确刚知道没几天。

    魔法师的晋级要求,就是在皮肤下凝结出一层魔法防御罩。

    听起来是不是很简单?!

    只是听起来而已。实际上,这是一个无比艰辛的过程。这层防御罩,完全不同于平时使用的防御法术,如果要找一个相似的法术,大地系的“护体石肤”在存在形式上大约与之相同,但并不完全一样。--凤-舞-文-学-网--

    这层防御罩,是由魔力突破经脉与*间的罅隙,通过一个个节点,连成一体。成为一个类似固化法术的无死角防御——从头到脚,从眼睛到嘴巴,甚至包括下在内,只要有皮肤的地方,就有防御存在。

    它能够无差别防御一切能量打击,包括魔法、神术以及斗气,就算是受到精神法术地攻击,只要魔法师的精神力没有散出体外,那么精神攻击也只能在突破这层防御以后才会对魔法师本体造成伤害——当然。任何法师都不可能时刻收缩着精神力,这才是精神魔法无法战胜的原因。

    同时。它还能防御一定强度的物理攻击,比如箭矢穿刺、刀剑砍劈,在攻击强度不足以破坏防御罩时,魔法师本体只承受冲力,不会受到直接伤害。

    而防护罩会一直存在,直到魔法师死亡的那一天。

    魔力永远优先供应防御罩,只要魔法师的魔力不消耗干净,强度不够地攻击就不可能伤害到魔法师。

    7以前,法师叫做学徒;7级以后,法师被尊称为魔法同级的其它职业相比,只占微弱优势,但魔法师却比其它所有职业都高了一个档次,这就是原因。

    有了防御罩的魔法师,生存

    直强到令人指。这个群体,几乎不惧怕任何同级惟有四种攻击能够在没有突破防御的况下伤害到他们,一是精神攻击、二是毒素、三是重武器砸击、四是诅咒——这其中,还有两种是法师所特有的攻击手段。

    同级弓箭手的利箭?!除非连珠两箭在同一位置,否则机会不大。

    同级刺客的割喉?!恐怕他们得用钢锯做武器。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更不会有无缘无故地尊敬或畏惧,那么,结论就很明显了——魔法师的社会地位和特权都是用实力争取来的,看上去很夸张地地位和特权。其实一点也不夸张,他们有资格得到这样的地位,也有实力去捍卫他们的特权。

    同样是利用空气中的自由元素修炼,魔法师的防御罩让其它职业的强羡慕得直跳脚,因此,很多天赋过人地有志之士前赴后继地把精力投入到对斗气防御罩的研究中,一条路一条路地走下去,直到最后,大家才现。这种防御罩是只属于魔法力量地,斗气根本无法复制。

    安吉莉娜不无遗憾地沉声开口:“……原因很简单也很复杂,斗气说到底是应用在*上地,我们打通经脉的阻隔,为的是让斗气延伸出去,在拳头或武器上形成能量攻击,或是用它淬炼*。这种能量的本,决定了它只能短暂存在,它是狂暴并且凝聚的。用在攻击上极其具有爆力,但是根本不可能用于防御。如果我们让斗气在皮肤下面堆积起来,最大的可能是伤害到这一部分肌,在留下一堆暗伤以后,它还是会回到原处。”

    “当你帮助我意识到精神力的重要以后,我对斗气的质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这种能量并不纯粹,但是很霸道,它对精神力地排斥非常强,在先天上。根本无法与结合了精神力的魔力相比。这就是原因。”

    李理早已经沉浸到对这两种能量的深刻思索中去了,听到安吉莉娜的话,猛然间没能反应过来,傻乎乎地问道:“什么原因?”

    安吉莉娜没好气地抬脚磕磕桌子,皱眉道:“你能破开刺客防御的原因。”

    “哦。”

    李理淡淡的应了一声。那个原因,他已经知道了。

    斗气可以用来防御。但是只能用来进行瞬间防御,并且由于斗气的特,它只能短暂地存在于肌中,用来抵抗打击。

    李理的透力推,实际上攻击的是体内部,就像是隔山打牛的劲,透过肌打击内脏。而斗气对于内脏地淬炼作用,是极其有限的,剧痛之下,刺客被打散了上的斗气防御。这才被李理的飞箭中。

    至于那个几乎是密封的空气爆究竟挥了多少作用,这就不好考证了。不过通过刺客精神波动的变化来推测,那个爆时机妙到毫颠地空气爆破,似乎能够极大地加强透力推的穿透力和震力。

    这倒是个好消息……

    沉思着,李理再次走神。这次安吉莉娜干脆跳下椅子,一把拽起李理,拉着他出了书房。

    “好了,到学琴时间了,赶紧给我滚回去换衣服。老娘的时间宝贵着呢!”

    基本毫无反抗之力的李理很明智地选择了顺服。每当安吉莉娜自称“老娘”,那就表示她的心不是很灿烂。在这种时候,李理要多乖有多乖。

    在被她推进房门时,李理自恋地想,安吉莉娜突然火,该不是因为关心自己吧?!很有可能哟,嘿嘿嘿嘿……

    学琴的过程自然不用多说,李理还算有点底子,而这个世界的钢琴,也着实简陋了一些,认认真真完成了两组类似于和弦的技巧以后,他被放了回来。

    洗澡,换睡衣,捧着一把刚从路边扯下来的野花,李理敲响了法拉的房门。

    门开了,法拉大大方方地站在房间里,上下打量着一睡衣、光着脚丫、抱孩子似地抱着一束花的李理,突然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看来安吉莉娜把你教育得成功,不但知道敲门,还懂得带礼物了……可是,这是什么?”

    理脸不红心不跳地扬了扬手里杂草与野花共相伴的“礼物”,柔款款的注视着法拉:“我在路边看到它们,突然就想起了你。知道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美的事物都能被我联想到你上,我想我是中了你的魔法,如果你不介意,我想让你感受一下我狂乱的心跳和……”

    “很明显,我介意。”

    法拉毫不犹豫地打断了李理,退后一步躲开了他不怀好意的拥抱,然后自顾自地转走回了卧室。把戏被拆穿,李理连点尴尬都没有,举起花深深地嗅了一口,左右看了看。随手把它扔在了会客室的小桌子上,自然地跟了过去。

    “说说看吧,今天怎么回事?”

    法拉很有警惕心地坐到了梳妆台前地椅子上,李理则毫不客气地占据了她的,懒洋洋地开口:“今天?!哦,生了一点曲折离奇地小故事。明天再说好么?我累。”

    看着李理地惫懒

    法拉恨得牙痒痒,膛猛地起伏了几次,这才“温温问:“那么。我应该怎么做,你才会不那么累?”

    李理没说话,翻趴到了上,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法拉的瞳孔里隐约浮现出一点银色,体周围突然噼啪作响,看上去很危险的样子。但是李理头都没抬,全上下,惟有脚趾在一屈一伸地活动着。

    法拉委屈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自从知道了李理遇刺。她已经整整担心了一天,却还要压抑着不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来,好不容易等到这家伙回来,满心以为他会安慰自己一番,结果他还是这么没心没肺。

    法拉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像安吉莉娜女王那样彪悍地大吼一声:“你究竟把老娘当成什么了?!!!”

    然而酝酿了半天,她终于还是慢慢挪到了边,伸手按上了李理那不怎么宽阔的后背。

    “这样可以了么?”

    “恩哼着,李理奋力扭头,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脸。眉飞色舞地开始叙述今天生的一切。

    当法拉面色凝重地听完全部事以后,现李理这家伙笑得一脸舒爽,极其**。她莫名其妙地伸手拍了李理一下,刚要开口,突然感觉到手感不对。

    的,很有弹……恩?弹?!

    她连忙低头看过去。现自己的双手居然一直停留在他地……**上!

    法拉脸上唰地一下涨得通红,从脖子到耳根,统统变成了同样的颜色。她使劲往李理背上一锤,起就要跑开。

    李理怎么可能放她逃掉?回手一抓,匆忙间没掌握好落点——恩,也或许是掌握得太好了——总之,直接抓在了她的……恩恩,她的那里……

    其实,以往法拉也不是没被李理占过这种便宜,但是今天的况分外不同。本她就说不清道不明地主动“扰”了李理,心里又羞又气,变得格外敏感,突然被李理这么一抓,只觉得混都软掉了,怎么也迈不开步子逃开。

    最可恶的是,李理还一脸坏笑地捏了捏,然后隔着睡衣找到了那一点凸起,轻轻捻着往回一拉……法拉立即不自然地呻吟一声。软软地倒向了李理。

    法拉堂堂一国公主,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场面?羞得她简直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如果有可能。把李理埋起来当然更好。

    李理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客气,一见法拉倒下,马上“关心”地搂住了她,一边不要脸地撇清自己:“亲的,你今天真。”

    事实证明,女人在这种况下的反应,是有规律可以遵循的。

    法拉马上向李理表现出了她地,张开樱桃小嘴,恶狠狠地咬了下去。但是她似乎没有考虑到位置因素,这一咬,本来是对准了李理肩膀的,但是李理环在她部的双手微一用力,落嘴点就变成了李理的脸。

    美女公主还是太善良了,她怕伤到李理,连忙闭住了嘴,然后这个动作就变成了“吻”,再然后,李理就很直接干脆地迎了上去。

    开始时,法拉还试图想挣扎,但是当李理驾轻就熟地揽住了她的头以后,这个吻就不得已地渐渐变得缠绵。

    李理很细致、很耐心地在她的唇上吻着,时而含住她的上唇,时而吸啜着她的下唇,时而用舌尖勾勒着她的唇廓,很快,法拉沦陷了。

    一个极其绵长的湿吻过后,两个人已经在上滚出了一趟马拉松地距离。当法拉勉强挣扎出来时,双唇已经红肿了。

    李理基本得到了满足,窃笑再次肯定:“亲的,你今天真的很。”

    法拉刚刚畅快地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听到这句话,马上感觉肺里的空气又不够用了。但是,事实已经是这样了,她还能用什么来为自己辩解?!

    好吧,没法解释是吧?!老娘不解释了!

    法拉一狠,低下头,找准位置,以猛虎下山的气势,恶狠狠地再次吻了上去。

    很久很久以后,又一场马拉松过去了……

    李理有点累,他抬起有点昏的头,看见法拉轻轻着嘴唇,脸上满是颠倒众生地媚惑微笑。这本该让人血沸腾的微笑,却让他觉得况好象不太对。还没等李理想出个所以然来,法拉死死搂住了他的脖子,豪万丈地吐出一个让他崩溃的词儿。

    “再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