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三流感情剧(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真的,查尔斯**叨的这些女人,对待李理的确很不一是,青睐未必就涉及感,这一点,李理最清楚。--凤-舞-文-学-网--

    比如说,已经和李理有了亲密关系的米琳达,她甚至没有选择的余地,完全是被无奈,即使她现在已经开始依恋李理,也是典型的先*,再恋

    再说法拉,她基本已经默认了李理人的份,但是让她对李理正眼相看的,是李理高深莫测的实力,以及李理杰出的智慧和理智的心态。换句话说,她更看重的是与李理成为伙伴所能带来的利益,而感要排在后边。

    而芬妮则是一个被洗了脑的傻妞,这句话一点也不夸张。少年时代,李理在她心里刻下的痕迹,远比李理想象的更深刻,如果说还有一个女人只是纯粹地喜欢李理,那么这个女人一定是芬妮。

    海伦?这是一个还不能确定是什么的小女孩,争强好胜、喜欢刺激、善于妒忌,她的感总是会受到这些莫名原因的影响。

    塞琳娜?这是一个过了相信年纪的成熟女人,她对李理仅仅是好奇而已。当然,她很可能不介意与李理生点什么,但是任何人都明白,那与无关。

    最后还有一个安吉莉娜。安吉莉娜……那是女人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女王和女人根本就是两种生物。

    李理觉得,如果她喜欢自己,那可真是场灾难——五花大绑皮鞭蜡烛,想想都觉得很有虐感。

    把几个被点了名的美女和自己的关系梳理了一遍以后,李理懊恼地现,几位下的指责根本就无法成立。为了不成立的东西遭人嫉妒,这真是太冤枉了。

    但是德华明显不这么想,他用那种不知道是真是假的仇视目光来回扫李理,抱怨道:“我地米琳达就快和我私定终了,却不知道怎么被某人的花言巧语给骗了去,要知道,我已经追求她过2了,却还不如某人2o天的努力。”

    对于这种充斥着敌意的歪曲加污蔑,李理毫不客气。慢条斯理地反驳道:“先,米琳达是我的;其次,被花言巧语骗了的人,也是我。”

    咳咳、咳咳……

    李理嚣张的回答,激起了一片咳嗽声。多德难以置信地问道:“那么,我的姐姐呢?她是怎么说的?”

    李理苦着脸摇摇头,答道:“直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对此表现出异议,真令人苦恼……”

    话还没有说完。在场地男士们眼睛就绿了,看那样子,像是恨不得吃掉李理一般。而两位女士的反应就更有意思了,芬妮神色如常,似乎根本不在乎。反而是海伦挂上了一脸气鼓鼓的表,貌似是在打抱不平。

    莱茵哈特若有所思地托着下巴,沉默了半天,突然自言自语道:“看来我得加快度了,前景太不乐观,任务艰巨啊……”

    李理觉得浑一阵恶寒。--凤舞文学网--谁能想到。背负着雄鹰之名的高傲王子,居然这么擅长说冷笑话呢?

    不过在场的众人也因为这一句话,而把对李理的不满抛到了一边。这绝对是莱茵哈特第一次正式表达出联姻的意向——尽管这表达实在很隐晦。

    查尔斯微笑着瞥了一眼李理,饶有兴致地问莱茵哈特:“那么,你有什么打算么?”

    莱茵哈特摇摇头,很坦率地答道:“没有。你应该明白。这种事是没法事先做好准备的。我的婚姻——甚至我地生活,都是要服务于整个阿里公国的,在正式的协商开始以前,我只能说,我不大可能成为一个好人,但我会努力去做一个好丈夫。”

    查尔斯默默地点头,很公式化的笑着。

    李理突然觉得这个话题很有意思,查尔斯王子喜欢塞琳娜,这在7、8前的蒙巴贵族圈里,几乎尽人皆知。但是他本人的地位以及背后的两个家族决定了他无法和塞琳娜走到一起。无论是蒙巴王室,还是伦道夫家族,都不需要一个强势的王妃,更不希望让军神世家的触角伸入蒙巴的政治体系——结果就是,查尔斯放弃了挚,娶回一个端庄贤淑地小贵族之女。

    李理相信,莱茵哈特和查尔斯的表现,完全是自真心,而非是言不由衷的迷惑欺骗。查尔斯用时间证明了他的确是一个好丈夫。而莱茵哈特也绝不会拿这种事博取同,两人在责任义务与的冲突上所表现出来的气度。颇能令人心折。

    既然与无关,那么芬妮和海伦地存在就略显尴尬了。这就是多德和德华的稚嫩之处,换了查尔斯或李理,他们绝不会在事还看不到任何端倪时,急吼吼地表现出自己的意图——哦,忘记说了,多德是希望芬妮能帮他拉到莱茵哈特这个强援,而德华的打算则是通过这种举动为他争取到法比斯家的支持,顺便拆多德的台。

    然而他们未免太高估自己,也太低估芬妮、海伦甚至莱茵哈特了。

    先说芬妮,她早已经收到了家族的指示,如果不是为了见一见李理,她有无数种方法可以推脱,她和多德有着堂兄妹的远亲关系,但是说到底,她姓霍克,而多德姓蒙巴。

    再说海伦,无论她为什么一脚踩进这潭浑水,她一定有保护自己不受委屈的把握,这是毋庸质疑的。法比斯家族在二十年前没有选择与蒙巴王室联姻,另辟蹊径娶回了一位德里克公主,这一进一退之间地影响,直到今天也没有展示完全,法比斯家族,岂是那么容易算计的?

    多德和德华背后都有一个大家族的支持,但说到底还是亲疏有别,在没有人指点的时候,他们和莱茵哈特、查尔斯这种经历过更多风雨的成熟政客相比,差得不是一筹半筹。

    抛开他们自认为为大局所做的“牺牲”不提,如果不是看到了更大的利益。难道他们本对芬妮和海伦就没有野心了么?

    呵呵,只是还没被*蒙蔽了理智,控制得比较好罢了。

    豪门婚姻、*纠葛、不由己……这些东西结

    起,还真像是一出三流感剧。可惜,感终究是地,王子公主也不例外。如此说来,还是法师好,只要过了11级,马上就有了任妄为的资本。社会中地条条框框,挥挥手就能破开。

    李理不屑地冷笑着,那颗只为追求力量的心又坚硬了许多。

    谈话进行到这种程度,气氛就比较适合开诚布公地交流了。勾心斗角也好,掩饰试探也好,仅仅是手段,而非是最终的目的。不管几个人是因为什么原因聚到一起的,认真的就某些问题交流一番,取得某些共识。对彼此进行深入了解,都是有必要地。毕竟,这样的机会不多。

    “贵国的局势如何了?”

    查尔斯问出了迄今为止最敏感的问题,但是他的措辞很随意,语气也表明了这是私人闲聊,所以莱茵哈特没有掩饰,很坦率地叙述着。

    “况大约不会太好。我出来时,已经有两个地区爆混乱了,那些猪猡一样愚蠢、蚂蝗一样贪婪的领主好象永远得不到满足,他们几乎是无止境地压榨着治下的领民。实话说。我一点不觉得那些平民的反抗是暴乱。”

    查尔斯了然地点点头:“我能理解。其实,每个地方都会有这样的事生,很多贵族本地素质根本配不上他们的爵位,这些家伙喜欢把十年后才应该属于他们的钱,提前十年握在手中,而绝不会去考虑总收益究竟会因此减少多少。”

    李理漫不经心地嘲笑道:“贪婪是原罪。愚昧也是原罪。就连教会的牧师都没能让他们相信,滥用特权一样会受到惩罚,单单依靠法律的威慑,又怎么能让他们因为惧怕而有所收敛呢?”

    查尔斯饶有兴致地看着李理,问道:“这种话似乎并不应该由一位法师说出来……你应该是不信神的吧?”

    “当然。我只是就事论是。”李理理直气壮地摇摇头,开始捍卫他议论神的权利:“如果真的存在神,而且神还不嫌麻烦,那么最好能降下几次真正的神罚,用以警惕世人。对于未知的畏惧,是最强大地约束。比非议和绞刑架可靠得多。”

    莱茵哈特哑然失笑,摇头道:“这太理想化了,为一个政客,我不能把希望寄托在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上。”

    “所以,对于贵国的况我只有一个建议……”李理耸耸肩,满不在乎地吐出了那个字眼儿:“杀。”

    莱茵哈特苦笑着否决了李理的建议:“剥夺一位贵族的生命,是一件很严重的事,过程也太漫长。这种手段,解决不了问题地。”

    李理懒洋洋地笑了笑。嘴角向上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这个不合时宜的笑容,让大家一愣。几个男人往深琢磨了下去,心中猛然一凛。

    法律判罚困难,程序慢,难道就非得走程序么?

    他的笑容,表达的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有了这样的判断,几人更加仔细地观察着李理,然而看到的只是深不可测的平静。

    最后还是莱茵哈特主动开口打破了平静,他坦然地道:“其实我国的麻烦还不止这些,由于近年来局势的不稳,希望通过战争来转移矛盾地想法越来越被贵族们普遍接受,这一次我在贵国生意外,无论幕后黑手究竟是谁,这次事件本无疑是给了主战派一个合适的借口,如果不是顾忌凯特的压力,我们肯定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坐在一起聊天。”

    多德紧锁眉头,仇视地紧盯着莱茵哈特,问道:“那么,你是主战派,还是主和派?”

    莱茵哈特没有回答,转头望向查尔斯,查尔斯回给他一个笑容,莱茵哈特这才慢条斯理地答道:“我?我是阿里派。”

    李理会心一笑,这答案真够直白,阿里派,自然是哪种做法对阿里有利,就支持哪种做法了。

    这句话所表明的态度,先是不会因为个人仇恨而影响大局,但是细细思索起来,既然个人仇恨都可以放弃,那么肯定也不会**着联姻的分了……这大约也可以理解成一种变相的警告,看起来,真正的两国谈判,应该会进行得很艰难呢……

    查尔斯对这个答案很满意,他抢在多德再次开口以前接过了话头:“对于国家利益而言,把自己视为本国派才是最负责任的态度,这样才可以避开冲动、偏激、狭隘、短视等等不必要的负面绪,为我们双方交涉地正常进行竖下有力保证。下能有这样的认识,我谨代表个人表示赞同,并希望您能始终坚持这一点原则。”

    查尔斯地外交辞令一出口,李理就明白,这位下觉得今天的聚会进行到这里,已经差不多了。

    李理自然觉得无所谓,他巴不得早点回去学习,反正算起来,今天他的收获不比任何一个人小。

    莱茵哈特也很满意,他礼貌地笑着,站起来分别和每个人客了一番,主动结束了今天的聚会,并强烈邀请大家在这里同他共享下午茶——当然,没有一个人会留下。

    抻着懒腰,李理蛮轻松地和几位王子道别,刚要转,查尔斯却按住了他的肩膀,满含深意地对他道:“李理,年轻人要及时行乐,这很正常。但是说到婚姻,我觉得还是法拉最适合你。”

    查尔斯点完鸳鸯谱,潇洒地走了。留下李理一个人杵在原地哭笑不得。

    法拉他哥,我才19岁,这话说的……是不是早了点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