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意外的邀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在公会里修炼的子,波澜不惊地一天天过去。--凤舞文学网--安天早上缠着李理,问一些偶尔幼稚偶尔深刻的问题,李理在这过程中也系统地检验了一遍自己的理论基础,兴趣逐渐高昂。

    法拉似乎不太愿意和安吉莉娜呆在一起,索更改了作息时间,把抄书的工作挪到了下午,而这时,李理多半是在练习室里熟练施法,到了晚上,他还要和安吉莉娜一起学琴,两个人在一起缠绵——或说法拉被李理扰的次数就少了起来。

    法拉和安吉莉娜两个人还算是相安无事,即使中间多了一个李理,也是如此。李理预想中哈雷星撞地球的场景并没有出现,法拉没有不自量力地挑战女王的权威,而女王也并不像传闻中那样暴虐,她对李理,始终都保持了足够的尊重,偶尔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李理见招拆招,全当是调剂生活了,子过得倒也不赖。

    在这一个月里,米琳达给李理写了两封信,第一封告诉李理说,警务处的人找她了解况,她“迫于压力”,承认了和李理的私,这件事的影响,在如今这种局势被降到了最低,曾经对米琳达恋恋不舍的纨绔们似乎在一夜之间改变了取向,不但没有纠缠米琳达,就连酒会也很少出席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这个月的酒会少得希奇。

    米琳达的第二封信来得比较晚,意思表达得也比较隐晦,似乎是想**,又似乎是试探。李理很清楚原因,他这大半个月的不闻不问,让美女剑士不安了。李理认真回了一封信安慰她。但是对于她希望见面的暗示,选择了无视。

    对于那种事,食髓知味的感觉肯定有,但是不至于控制不住。难得沉下心来学点东西,李理不想被自己的*破坏了心境。另外,这会儿正是米琳达心里最不平静地时候,晾晾她也好。

    这一天,和往常一样,李理一早就来到了书房。书房里,安吉莉娜正在用功,并没有因为门响而放下含在嘴里的手指。这个拥有女王潜质的女人,在某些方面的习惯相当可

    然而李理已经没心关注这种细节了,让他十分费解的是,法拉居然也起了一个大早,出现在书房里。

    “早安,安吉儿。”先和安吉莉娜打了个招呼,李理皱着眉望向法拉。“出什么事了么?”

    事实证明,李理这么问是绝对有道理的,法拉的表很平静,但是眼睛下面却挂上了表示睡眠不足的黑眼圈。

    法拉先是向李理递过一封信,淡淡道:“你先看信,也许会和事有关。”

    李理疑惑地接过信,拿在手上把玩。信封很小巧,可以肯定,它装不下任何一种函,这说明了这是与友人私下交流时使用的特殊信封。它地用料很考究。摸上去很有质感,白灰底色,上面印着为数众多的矢车菊。

    李理心里一动,翻过信封查看署名,果然,寄信人是莱茵哈特*阿里。矢车菊家族唯一的继承人。

    这个家伙体养好了?只是,他找自己有什么事呢?

    在疑惑中,李理匆匆几眼扫完了寥寥几行文字,但疑惑更深了。信是用古通用语书写的,措辞很优美,什么“久卧思动久病积郁”、“人在他乡思难寄”之类的意思表达了不少,但是除了这些以外,莱茵哈特只是邀请李理陪他小聚一天,为什么,还有谁。一概没说。

    法拉在一旁关注着李理的表,也感觉到了况的不同寻常,追问道:“怎么回事?”

    李理摇摇头,随手把信递了过去:“你自己看吧。--凤-舞-文-学-网--”

    法拉看完信以后,表却不像李理那般迷糊,她冷笑一声,自言自语道:“哼,十天前就能起出门,却偏偏挑这个时候邀人小聚。这位下的鼻子可是够灵了……”

    “这个时候?!”李理马上把握到了重点,皱眉道:“出事了?”

    法拉回答得很干脆:“昨天下午。阿里公国的谴责书正式送抵蒙巴,昨天傍晚,西南卫戍军团地边防告急信也呈递到了军部——阿里公国边境军已经布了正式的动员令!”

    “动员令?!”李理悚然动容,他的父亲就是在边境战争中立功升爵的,他对动员令自然不陌生,追问道:“战争动员还是警戒动员?”

    法拉忧心忡忡地答道:“警戒动员。但是同时给了两个军团。现在,阿里公国的第一边境军已经全线压到了边境上,第二边境军也在向东北方向运动,预计今天下午就会抵达遗弃之地。”

    遗弃之地,是一块庞大地域的非官方名字,那位置,正是蒙巴、凯特、阿里三国交界处,在1o年前,那里以荒凉贫瘠易于滋生部大6,一块不能种植

    不出产矿物的土地,即使面积再大,感兴趣的人都不此,三国有意放松了对那里的监管,成就了一块罪恶之地的美名。

    1o年前,在那里现了第三处神之遗迹,当三国联合开|:.归以后,订立下条约,从此不在遗弃之地驻军,但需全力保持对该区域地封锁,将一块将4ooo平方公里的土:+&1t;天堂。

    所以,法拉的焦虑完全是有道理的,兵蒙巴边境,和兵遗弃之地,在政治意义上是有极大区别的。

    往小了说,这举动很可能是要撕毁三国条约地预兆,那么,不管凯特王国愿意不愿意,被卷入其中已成定局,而就蒙巴公国本而言,不但要承担着挑起事端的恶名,还因为道义上的压力,而无法采取正常应对措施。

    往大了说,凯特王国很可能对此有过激反应——所谓的过激反应,完全可以解释成借机生事,德里克皇室渴望收复故土。这可不是什么秘密,紫女王在祭祀时都会额外地向东方拜一拜,其中深意,不言可知。

    法拉已经深思了一整夜,对于其中为难,比李理了解得更加深刻,所以一见李理在听到遗弃之地的名字以后立即皱起了眉头,马上明白,他也把握到了关键所在。叹息道:“阿里大公这一手玩得太漂亮了,比直接布战争动员还令人头疼,李理,你怎么看?”

    安吉莉娜一直在看书,没有搀和进两人的交谈中,但是对于他们地谈话,还是听进了耳朵里的,这会儿听见法拉居然在这种事上征求李理的意见,大感兴趣地抬起头。望向了李理。

    李理现在一见到安吉莉娜似笑非笑的表就麻——其实表不重要,重要地是,被一个实力远远强过自己的人惦记上的那种感觉实在太难受了。在这种况下,显摆不如藏拙,本着这样的想法,他把问题抛给了安吉莉娜。

    “我现在乱得很,只看得到你脸上的黑眼圈。我看你是急傻了,下一代军神就在这里,不如问问她地想法。安吉儿,用功也不急在这一刻。说说你的看法吧?”

    法拉没接腔,看来她心里的别扭不是那么那么容易化解的,但是她也没急吼吼地开口反驳,显然也想听听安吉莉娜的分析。

    安吉莉娜微微一笑,少有地没去刺激法拉,落落大方地开口道:“消息我也接到了。不过我的看法比较乐观,这场仗,没那么容易打起来。”

    一说到军事上的东西,安吉莉娜立即焕出了不一样地光彩,那份骨子里透出来的自信,李理还是第一次在她上见到。

    “事的关键其实还在阿里大公上,在这件事中,可以说,只有他掌握了主动权,无论是我们蒙巴。还是凯特,只能跟在他**后面行事。”

    “紫女王心里再急,也不敢率先作出过激举动。毕竟凯特早已经承认了蒙巴和阿里的独立地位,只要阿里的第二军一天没有正式开进遗弃之地,她就只能看着东方眼馋。”

    “而阿里大公究竟会不会孤注一掷呢?很显然,威胁这种手段,只有在事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以前,才具有威力。我们害怕凯特,阿里大公的生命如同烛火将熄。所以不怕凯特,这是他的凭仗。可是我们不关心莱茵哈特的未来。阿里大公关心,这是我们的凭仗。”

    李理赞叹着在心里接口:那么,用他关心地东西,来换取我们的安心,才是阿里大公的真正目的所在。

    与此同时,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句子从安吉莉娜口中吐了出来:“那么,用他关心的东西,来换取我们地安心,才是阿里大公的真正目的所在。也就是说,处理问题的重点,应该落在莱茵哈特上,满足了莱茵哈特,也就满足了阿里大公。”

    法拉完全是关心则乱,在安吉莉娜刚刚抛出观点时,她就已经明白了问题所在,按捺下担忧,沉思起来。而李理的心则是即苦恼又为难,所以死死盯住了法拉。

    果然,片刻以后,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问题的法拉抬起头,把艰巨的任务毫不客气地交给了李理。

    “李理,莱茵哈特既然这么看重你,你就陪他聊聊吧,不要求你做什么,从侧面探探他的打算就行。好么?”

    李理哀叹一声,心里大叫晦气。什么叫树静而风不止?这就是了。才安静了这么几天,烦人的事就自动找上门来。

    拒绝?怎么拒绝?

    李理可以无视法拉的哀求,也可以无视莱茵哈特地示好,但是会给人留下一种什么样的印象?

    在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和势力以前,别人的印象可以改变很多东西,虽然不可能严重到关乎生死,但却可以

    他许多的努力。

    罢了,也不是大事,就答应了吧……

    脑子里瞬间转过这许多**头,李理脸上仍旧波澜不惊,他耸了耸肩,笑道:“本来就打算去看看他想拿我挡什么的,能赚回点东西来当然更好。不过我没法给你保证,这家伙可不好糊弄。”

    法拉笑了:“没关系,这本来也不是一时半刻能谈好的事。等他真想谈的时候。就连我都插不上口。不过你那么……狡猾,假如他稍微大意点,说不定就会被你骗了呢。”

    法拉又是“狡猾”又是“骗”的,说得那叫一个气回肠,分明就是结合起了自地实际经历,当着安吉莉娜地面听到这种“夸奖”,以李理地脸皮厚度,也有点受不了的感觉。

    开心过后,法拉想起了还未问出口的疑惑。追问道:“只是……你是怎么认识莱茵哈特的?一直没有听你说过。”

    这倒没什么不能说的,可是也不能全说。笑了笑,李理半真半假地道:“上次宫廷舞会,我心不太好,在小花园里散心时碰到了莱茵哈特下,聊了几句,还算投机,结果后来生了那种事,自然不好说出来炫耀了。他这次居然特意来信邀请。说实话,也吓了我一跳,可能是因为他在蒙巴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赖了,没机会认识别人吧?”

    她不怀好意地笑道:“你真的这么想?”

    还没等李理回话,她自问自答似的再次开口:“只怕别人不这么想。莱茵哈特在王宫里养伤,服侍地下人、医生、牧师,甚至寄出和寄入的信件,都受到了严密的监视,这种程度的保护,基本和软也没什么区别了。说起来不应该再出问题。结果阿里公国刚有点动作,我们的贵宾马上就跳出来约人小聚,在这里面动起了脑筋的人,想来不会少了吧?”

    话听起来很像是怀疑,语气也透着一股惹人生气的味道,但是李理知道。安吉莉娜是在提醒他。其实他也认为,在赴莱茵哈特之约时,自己很可能会遇到一些未知的麻烦,不过,那不是现在应该担心的问题,只要有心理准备,李理相信,没有任何人能借此诘难他。

    所以李理只是挑了挑眉,向安吉莉娜示意听到了,而没有接口。

    法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有继续追问,倒是安吉莉娜那瞄来瞄去地目光,让李理头皮紧。

    事谈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更多的问题,三个小字辈还没有资格去关心,就以邀请来说,李理虽然是莱茵哈特体康复以后,第一时间希望见到的人。但是能在两国谈判中起到的作用,几乎也可以形容成微乎其微。

    三个人对此都心中有数。在确定了战争不会立即到来以后,马上放下了忧虑,重新踏入了正常的生活轨道。

    李理仍旧安静地抄书,安吉莉娜啃着大部头古籍,而法拉则耷拉着眼皮回了房间,看上去,这就是平常的一天。

    然而,真的平常么?

    三个人各有立场,对这个消息的反应也截然不同,除了那些可以用来交流的分析,每个人的心底,或多或少地都存下了不同的**头。

    三个人如此,那么蒙巴的千百个贵族呢?

    乐观点说,这次事件的转余地相当大。

    悲观点说,战争一触即。

    在事成为定局以前的这段时间,似乎可以比喻成黎明前的黑暗,最黑,最冷,也最让人无助。

    李理难以置信地笑着,在纸上抄下了这样一段话:“一直以来,对于黑暗能量地理解,存在着这样一个误区:黑暗能量在夜晚最活跃,所以黑暗法术在夜晚具有最大的杀伤力。很遗憾,恰好相反,黑暗能量在夜晚并不活跃——到处都是同样质的能量,有什么好活跃的?造成这样误解的原因,仅仅是单纯的能量浓度变大而已。黑暗能量在白天才是真正活跃的,我们可以将之理解为湮灭前的最后挣扎,或说是,在一个充斥着敌意的环境里迫不得已的反击。我们把这种现象称之为:反激效应。”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